正文 6.第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6.第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喜娘是金氏找的,给郭满上妆自然做不到用心。

    双喜双叶眼睁睁看着她先是糊一层脂粉,然后开了胭脂盒挖一块涂手背便一点点往她脸上抹。眨眼的功夫,郭满脸颊一边晕出一团高原红,眉心还糊弄似的点了个红点儿。郭满又生得瘦弱,打眼一瞧,跟那满山头蹦跶的猴子没两样。

    郭满看不清,铜镜里头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晃而过的白影和白影上两团红。

    “如何?”她转过来问双喜双叶,“尚可么?”

    双喜双叶闭上了眼,一幅恍若被利刃刺中的伤眼神情。

    “姑娘,你……”她们不知道该怎么,这个时候,她们满脑子都是猴屁股,“兴许是奴婢们的见识太少,这新嫁娘妆容,当真是……”

    不用,什么都不用,她懂了。

    “两位姑娘这就是你们不懂了,”喜娘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腰一掐教训道,“肤若凝脂,两颊晕红,再配一张红润润的樱桃口,新嫁娘都这么过来的。六姑娘上脂粉是厚了些,盖因六姑娘脸盘子太黄,不涂得厚些遮不住!”

    这话一落,本还皱着脸不知该如何措辞的双喜双叶,嘴角就拉了下来。

    她们姑娘虽比寻常姑娘家瘦弱些,可也没脸黄到一个喜娘也敢当面指摘的地步!喜娘这话是何意?诋毁她们家姑娘生得丑怪不得人?!

    双喜这泼辣脾气当即就要怒,双叶按住她摇头,“大喜的日子,莫要给姑娘添晦气!”

    郭满施施然站起来:“给我打盆水。”

    请喜娘来为姑娘上妆是为了妆容好看,好讨了未来姑爷的喜欢。既然这婆子将她们姑娘往丑了摆弄,还不如自个儿来。双叶冷冷觊一眼姿态摆得颇高,仿佛她们离了她就不能成事儿的喜娘,张口便赶人。

    “双喜,送客!”

    双喜将胭脂盒递给双叶,黑着脸:“请。”

    喜娘有些恼,自觉手艺被看轻了。肥硕的腰肢扭了两下,尖着嗓子道:“老婆子可是大太太特意花重金请来给六姑娘上妆的。这京城里头,经老婆子的手的新嫁娘没上千也有几百户,你两不识货的丫头懂什么!”

    然而双喜双叶根本不理会,撸了袖子便将人给赶了出去。

    喜娘生得痴肥,被推搡的急脚下崴了一下,打了个转便摔在门边。

    喜娘没想到双喜双叶这两文文弱弱的姑娘这般泼辣,与交代她如此行事那人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软柿子完全不同。她狼狈地拍拍屁股爬起来,心里也有些懊悔,今儿个这喜钱不知还拿不拿得到!

    眼看着吉时就要到了,双喜打了盆水进来,手脚麻利地帮郭满洗了脸。还好郭满没看到自己的那脸,否则她一定会打死那喜娘。

    妆容洗了,郭满决定自己来。嫌铜镜不清晰,便转头对着清水上妆。

    可头往水盆那儿一凑,就她这个自诩的美妆达人也犯了难。郭满这张脸,虽经了她半年仔细养护,此时也还是太瘦了些。眉眼也没怎么长开,软绵绵姑娘一团的,撑不起来厚重的妆!

    走道那头已经隐隐有脚步声,似有嬉笑,按照成亲一贯的程序,来给她添妆的姑娘夫人们快到了。

    双喜双叶有些慌,连忙检查郭满的衣裳。衣裳还算齐整,就是这头发还没梳,这就又开始慌头不会梳。郭满心一横,干脆就上淡妆。左右年纪,皮肤虽不太健康但胜在细腻无毛孔。总体上让这脸看着有血气一些就差不多了。

    梳子双喜拿着,她没梳过新娘头,左看右看不知从何处下手。双叶忙推开了她,接过梳头。

    她也是预先存了心,怕金氏成亲当日会给郭满难看,特意偷学了些梳妆。哪里想到金氏家子气还真就如她所料,当下心里更瞧不起。不过她手巧,梳发也麻利,三两下就梳了个简单大气的发髻。

    这般来来去去的,时辰有些吃紧。这头凤冠才将将戴上,门外头便响起了姑娘夫人们矜持的笑声。

    人来了。

    门打开,一帮没打过照面的人款款走进来,郭满也有些紧张。

    她端坐在床榻上,双手双膝乖巧地合着。瞪大了一双黑漆漆的眼儿,看一个接着一个夫人姑娘走形式地过来牵起她的手,些大差不差的话。然后再象征性地让下人送上添妆,顺口再夸上两句。郭满全程保持着温软单纯的微笑,模样倒是乖巧。

    夹在人群中的宋家三太太松了口气。旁的不求,乖巧些便好。早前谢家那位太跋扈闹腾了,这回这个定得仓促,还不算太差。

    宋家三太太严格算的话,其实算不得郭家这头的亲眷。不过与郭家二房太太是手帕交。往日里即便来郭家走动,也只在老太太的院子与郭二太太的院子坐一坐,跟大房这头是半点干系都没有的。这次会过来给郭满添妆,也是受人之托。

    来周家嫡长孙此次亲,其实是一场乌龙。

    原本年初才跟谢国公府的四姑娘和离,本不该这么就快定下家。但周家老太爷在四月的三甲簪花宴上受了气,一时意气用事才有了这么一桩。贤惠的周大夫人为了这事儿,当场发了飙。可周老太爷自来一言九鼎,决计不能出尔反尔。周大夫人闹了几日,不顶用,连来郭家这头相看相看新媳妇儿都提不起劲儿。

    这也是为何郭家定了病秧子郭满,周家无人过问的缘由。

    亲事定就这么定了,眼看着要接人进府。临了周大夫人才认命,托了跟郭家有交情的宋三太太来送点添妆。她也是听人这六姑娘在郭家不受重视,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怕她嫁进门太寒酸,私下里贴补些。

    没办法,媳妇进了门就是她周家的人,她便是再不高兴,也不会迁怒人家姑娘。

    郭满没打开转手交给双叶,并不知宋三太太递给她的盒子里装了什么。只觉得这人的目光有些怪,似乎羡慕又似乎是眼红。总不会宋三太太三十好几的人心里也惦记周家那谁吧?那周家那谁魅力真是无敌了,郭满特不负责任地想。

    眼看着吉时快到了,郭满该上花轿,夫人们适时告辞。

    按例,新嫁娘由家里兄弟背上花轿。长房这边便由继太太所出的郭安礼来背,郭安礼跟郭满不亲近,心中不大乐意。不过被郭昌明一个冷眼扫过去。他半挂着假笑,不甘不愿地将郭满送上花轿。

    双喜双叶亲眼看着花轿的帘子放下,眼眶刷地就红了。心中是又高兴又难过,抹了眼泪,立即抬脚跟上。

    鞭炮劈啪作响,撒喜糖的婆子们花篮往胳膊上一挎便有人朗声喊起轿。

    只见仪仗队最前头,一个身着大红锦袍的年轻男子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他生的身姿颀长,背脊笔直,气质清淡隽雅。在一瞧,面若敷粉,鬓若刀裁,眉目如画,真真儿一个玉人。

    烟雨过后,空中弥漫着薄薄的一层水雾,周柏雅就这般骑在马上面色寡淡的凝视着花轿,眼眸悠长,那神态身姿,恍若那宫妖神又似那悲悯的神祗。

    人群中传来阵阵惊呼,都在感叹这周家博雅当真百闻不如一见。

    双喜双叶具是一样,她们早听了未来姑爷是俊美,此时也惊艳得不知道什么。簇拥人群里有妇人在叹息,耳边隐约听见两旁酒楼包厢里女子的啜泣,双喜双叶兴奋得浑身都在打颤儿。

    她们主子果真,果真是苦尽甘来啊!!

    新郎骑马领头,仪仗队走在队伍的前头,花轿在正中间,后头则是新嫁娘的嫁妆。嫁妆也算郭老太太亲自操持,弄了个六十四抬。虽称不上十里红妆,但也不算少。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郭满缩在花轿里,头上盖着红盖头,感觉脖子要断了。

    这凤冠少也有十来斤,纯金的,上头镶了大东珠。先前戴得时候觉得自己特别美,现在她是一点不觉得美了,她想哭。一箱水果才十五斤,有这么折腾新娘的么?让她顶这么重的东西拜堂,不如让她提前归西!

    轿子晃悠晃悠,不知晃悠了多久,终于停下来。

    郭满扶着花冠,恨不得立即下轿给脖子上个夹板。真的,如果不是她机智,她这脖子有可能就真折了!

    轿外有人在喊,让新郎踢轿门。

    郭满什么都不懂,也不敢妄动,竖着耳朵听。

    周博雅从马上下来,施施然走到轿门前,抬脚轻轻踢了轿门三下。正门上首的台阶周大夫人的贴身嬷嬷将这一幕纳入眼底,见郭满并没像之前谢家那位给反踢回来,心里点了点头。这新少夫人是个柔顺的。

    再等了一会儿,喜娘喊着新娘下轿,郭满几乎喜极而泣地向外递了手。

    双喜双叶适时想去接,却被喜娘给按住了。

    就见轿门边站着那神祗似的姑爷略一思索,淡淡伸出一只手。那手一递出来,白皙如玉,骨节修长且根根匀称优雅,令围观的女子看了都脸红。大手递到轿门前,牵了便将轿子里的人拉出来。

    郭满看不分明,眼前一团红,感觉手感有点不对。

    周博雅见出来的是一个只到他胸口高的单薄红人影儿,寡淡的神情动了动。似乎没想到新妇这么娇,不过也没什么,牵着她慢慢掉头往门内走。

    郭满心里有点异样,猜到是周家那谁,乖乖地由着他牵走。

    身高腿长的人就是步子再悠闲,也不是短腿想赶就能赶上的。尽管周博雅尽量放慢了脚步,他身边这矮子还是十分自然地拖了他后腿。火盆明明就在前方,却跟怎么也到不了的边,半都走不到。

    周公子迁就了再迁就,然后寡淡着一张俊脸打横将矮子抱了起来。

    跨火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