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第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5.第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姑娘家嫁人是件大事,自当举全家之力仔细操办。更何况此次与郭家结亲的不是一般人家,可是京城头一等的百年世家周太傅家的公子。便是郭六姑娘再不受家中重视,操办起来也容不得半点闪失。

    郭家几个主院的主子卯时三刻就起身了。

    门外大雨将地连成片,铺盖地落下来。打在院落的草木上,屋顶的绿瓦上,沙沙作响。色尚未明,依稀还能听见丛中虫鸣声儿。衣着喜庆的管事早已插了腰站在廊下,压低了嗓子指使下人做事。

    丫头婆子们行色匆匆,抱着一叠叠大红灯笼展开了点上,沿着抱夏到长廊一盏盏挂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水汽,湿漉漉的,下人们个个脸上挂着笑,再大的雨也浇不灭郭家这举府的喜气洋洋。

    大户人家的姑娘出嫁,素来是当家主母给操办。便不是当家主母,也是应当由一房正方太太来。不过郭满的生母早逝,亲事自然是落到身为继母的金氏手上。本来她操办得好好儿的,前儿突然是犯了头风,突然间就撂了手。

    眼看着郭满的好日子就到了,这哪里是能这么耽搁的?

    郭老太太活到这个岁数,什么都心里明门清儿。金氏头风早不犯晚不犯,偏偏要在出嫁前几日犯。老太太心知她是被郭满给讨走了林氏留下的那些东西,心里不舒坦,故意地折腾郭满。一时间又是气又是无奈,只能接过来。

    一件事经两人手,自然要乱套的。

    知道金氏是个贪的,昨儿郭老太太光是查验嫁妆便忙了半宿。此时正由下人伺候着梳洗,又要置办下面的事儿。

    耳边下人正声地着话,她一边戴上抹额一边忽而又忆起金氏故意没给郭满请教养嬷嬷的事儿,当即面上一变。

    姑娘家到人家去,不通人事儿可怎么行?

    仓促之中,她偏头往痰盂里吐了漱口水,慌里慌张地叫了管事妈妈赶紧指派房妈妈去郭满的院子。

    房妈妈跟旁人不同,宫里出身,是郭老太太特意聘来的指导郭家出嫁姑娘规矩的。平日里也时常给姑娘们教教人事儿,指导仪态。不过郭满素来不讨长辈喜爱,又是个病弱的,规矩就更松散了许多。

    郭老太太想到这个便头疼,后悔没好好教,事到临头才知道晚。

    罢了罢了,甭管那些了。临时抱佛脚也抵过什么都不教。端看六丫头悟性,能教了多少算多少吧!

    房妈妈于是携了一个红木的盒子过去,到的时候郭满还未起身,她便候在耳房。

    院子里静悄悄的,从踏入院子到进了耳房,除了满耳朵的雨声与雨打梨花的零落声,就只剩她自己的脚步声。这般冷清,跟郭家外头那热闹的景象差地别。

    房妈妈眼睛虚虚一扫,便收了回去。

    屋里掌了灯,除了两个贴身伺候的大丫鬟忙前忙后,却连个打水洗漱的婆子也无。往日在老太太屋里便时常听长房的六姑娘备受冷落,她只当平常。真真儿瞧见,才晓得冷清。

    来长房继太太也是本事,将原配嫡出的姑娘给苛责成这样还能人前人后得个好的,当真少有。不过这都不关她的事儿,房妈妈手捧着木盒子眼观鼻鼻观心地坐杌子上,也不催促,优哉游哉地候着。

    双喜忙前忙后地准备梳妆用的嫁衣、胭脂,抽空还给她煮了壶茶。

    双叶则清点要带去周府的物件儿,有些郭满用惯了的,自不能落下。两人这番动静不算轻巧,房妈妈在耳房都听得一清二楚,而那内随风徐徐舞动轻纱帐中人却跟只猫儿似的蜷缩成一团,睡得人鬼不知。

    又过了一刻钟,给郭满开脸上妆的喜娘也到了。

    双喜双叶两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们主子自从鬼门关前走一趟回来心就宽了,原本该是十分欣慰的事儿。毕竟心思太细,遇了件事儿就要呕,呕着呕着就呕出个好歹。可往日觉得好,今儿才觉出宽过了头算不得好事。瞧瞧一睡起来她们是拉也拉不起,喊又喊不醒,真真急死个人!

    房妈妈默默饮了一壶茶下去,正屋那头还是半点动静没有。

    眼瞧着卯时已经过了,门外的色一点一点亮起来。她拍拍衣裳下摆站起来,“双喜姑娘,这是老太太命我送来的。”

    把盒子交到双喜手上,便一幅要走的架势。

    双喜顿时慌了,房妈妈是什么人郭满不知道她清楚。哪里能就这么让她走了?她们姑娘什么样儿她们几个贴身伺候的最清楚。句大逆不道的话,那就是一点规矩也没有啊!

    房妈妈走了,她们姑娘可怎么办?

    “妈妈再等等,”老太太院子的妈妈,她们得敬着,“姑娘心里惦记着要出嫁,昨夜辗转了半宿才合了眼,难免就起迟了。再等一等,姑娘马上就起了。”

    房妈妈抬头瞧了一眼色,无奈:“来这儿也快半个时辰了,六姑娘还没起呢。双喜姑娘对不住,老太太那头还等着我回话,怕是等不及。”

    双喜心里着急,她听别院的婆子才知道,姑娘家出嫁都要家里长辈给传授个什么道理的。原本就在忧心没人教她们姑娘,这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还要走。差点就上了手扯房妈妈袖子:“妈妈再等等。”

    “双喜姑娘记得将这盒子交给六姑娘。”

    房妈妈眼皮子都不带掀的,“里头都是新嫁娘该学的,六姑娘识字,看也看得明白。双喜姑娘若是不放心,嘱咐六姑娘多费心研读便是了。”六姑娘自个儿不经心,她们做下人的也没法子想不是?

    丢下这一句,房妈妈利落地就走了。

    双喜气的眼圈儿都红了,这些人,这些人,一个个的狗仗人势的东西!

    这头双喜气得要哭,那头郭满做梦了。

    梦里,她什么也没干。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做梦也这么懒,但她就是躺她那张懒人沙发上啃着西瓜看。这部还是她很久以前看的,剧情十分狗血,致使她过了很久都印象深刻。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和离》。

    主要讲男女主之间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忽然好像又爱我了的作作地的爱情故事。具体其中剧情之复杂,情节之婉转,跟老太太裹脚布似的,又长又酸。

    郭满一面上帝视角无聊地看梦里的自己看,一面隐隐又有些急迫。

    唔,总觉得有什么事儿没干。

    于是这么急迫着急迫着,她忽地睁开眼,然后就醒了。

    然后就发现她的贴身丫头双喜,正趴在她床边红着眼睛吸气,那样貌可悲苦了。不知内情的人看了,怕是都以为她死了。

    郭满无语凝噎:“……怎么了一大早的?”

    刚刚才醒,她嗓音糯得像裹了糖,又甜又软。

    “……姑娘,你还记得今儿是什么日子么?”双叶幽幽地问了一句。

    郭满睡蒙了,抱着被子软趴趴地坐起来:“什么日子?”

    双喜抹了一把脸,瞪大了眼睛看她。

    郭满挠了挠脖子,又抓了抓后背。顶着两丫鬟期盼的目光,绞尽脑汁地想了下,然后电光火石一闪,渐渐地瞪大了眼睛。

    我勒个去!她真是个糊涂蛋,今她结婚啊!!

    “……该,该不会,花轿已经走了吧?”郭满结巴道。

    她没结过婚,不知道古代结婚什么流程的郭满突然感觉心好慌,“你们这么看着我作甚?难不成这亲事不成了?”她记得男方似乎出身显贵来着,该不会她睡过了头,金氏那黑心肝儿的让别人替她上花轿了吧?

    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么,郭满突然头皮一阵发麻,手脚并用地爬下榻。

    双喜双叶被她突如其来的这一句给愣住了,都忘了话。

    郭满已下了榻,到处找鞋,“双喜,双喜啊,现在梳洗还来得及不?” 眼尖瞄到屏风上的凤冠霞帔,她麻溜地穿在身上,还不忘扭头安抚双喜,“你先别哭啊!实在不行,咱不还有那么多钱在么?”

    双喜幽幽地吐出一口气,看她们家姑娘这样,话不知从何起。

    “姑娘你可得长点心吧!”

    看她嫁衣穿得乱七八糟,赶紧过来替她理,“大喜的日子都在瞎什么呢!好好儿的亲事怎会不成就不成?你可是三媒六聘正经聘的,要八抬大轿抬进门的,哪里如你得那般儿戏!吉时还未到。就是上妆的功夫被误了些,喜娘怕是没法给姑娘弄精细了。”

    嗨,她还当什么事儿呢!

    耽误了点时间又不是什么要紧的,郭满没好气地瞪她,一大早弄得这般吓人,“一醒来就瞧见你在我榻边哭,魂都叫你吓飞了!”

    提起这事儿双喜心里还气呢,郭满话一出口,她便立即倒豆子似的吐出来。

    “姑娘您,郭家的下人怎地就这么狗眼看人低呢?”双喜就不解了,她们姑娘正经嫡出,又马上嫁入太傅府。身份眼瞅着水涨船高,这些人怎么就敢这么怠慢呢!

    “无妨,难不成你指望她们捧着我?”郭满倒是接受无碍,“房妈妈是老太太院子里的人,平常也不跟咱们打交道,尽人事罢了。”

    “可是她拿个木盒子就打发了,未免也太敷衍!”

    “什么盒子?”郭满听到重点。

    双叶立即把那红木盒子递过来。郭满打开来,里头是一本书。书面上三个大字——‘房/中术’,差点亮瞎她的狗眼。

    郭满:“……”

    她啪地一下阖上盖子,随手丢到床榻上。然后转身走到梳妆台前,拿起胭脂水粉准备自己上妆。一旁双喜双叶不明所以,又不敢打开那盒子,一面按住郭满叫她莫慌等喜娘进来,一面心翼翼地探问,“主子,那里头什么东西?”

    “没什么,”郭满满不在乎地回道,“春/宫图而已,又不是没看过。”岛国电影包她有一个t,谁还有闲工夫看那玩意儿!

    双喜双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