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第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4.第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郭昌明十分震惊,从来都温柔贤淑的金氏,私下里竟是这样一幅面孔。

    看着上首高高在上的金氏,他快步走过去将歪倒在地的郭满给扶起来。触手便是一把骨头,摸得他心中就是一惊。再抬头瞧金氏,珠圆玉润,三十好几了保养得粉面含春,比郭满这十几岁的姑娘家还白嫩。

    郭昌明忽然有了些为人父的心酸,“六啊,你快些起来!”

    郭满幽幽地低垂着眼眸,似哭非哭的憋着脸,扶着郭昌明的肩膀艰难地站起来,也不敢瞧人。

    瘦骨嶙峋的一幅身板,脸就半张手掌大,大腿还没他的胳膊粗。他来了她也不晓得告状,就这么睁大了极黑的眸子巴巴望着他,“爹……”

    郭昌明那一刻的酸涩直酸到了心坎儿里。真是太可人疼了,受了欺负也不晓得喊疼的孩子太酸人心。郭昌明百八十年没冒过头的父爱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都叫自己给酸出来,“你这孩子,你这丫头……”

    郭满捂着胳膊怯生生的:“爹……”

    双喜双叶碎步过来搭把手,垂头敛目地站她身后,一走一有地搀扶着郭满。正院不是她两能话的地方,两人老老实实地垂头敛目听着。

    金氏冷眼瞧着这一幅父女执手相看泪眼的场面,吃点没绷住脸给拧变了形。

    她快步从高坐上起身走下来,想话,见郭昌明没搭理她的意思。转而狠狠一瞪晚双叶一步跑着追上来的婆子,恨不得吃了她。蠢奴才,郭昌明人来了正院,怎地不晓得提前通报一声?

    心里气下人办事不利,金氏牵了嘴角,硬凑上来软笑:“老爷怎地这个时候过来?”她故作不知错地,“平常这时候不是该在书房处理公务?怎地有空来看我……”

    “哼!不看看你,怎么知道你金氏私下里还如此厉害呢!”

    金氏面上笑意一僵,当即喊冤:“那可就冤枉妾身了!”她就是明摆着欺负,也不会认,“老爷误会了。妾身此时唤六姑娘来,是有事儿要询问她呢。”

    还在狡辩?他都亲眼瞧见了!郭昌明冷冷一拂袖甩开她的手,几步走到上首坐下,还是不搭理她。转脸掀了眼皮子,又冲正院这群倚老卖老的婆子们不满,“做什么?一个个傻站着,还不给六姑娘看座!”刚才不还一个个的威风的很?

    郭昌明性子火爆,素来罚就罚。婆子们面上一白,连忙拿眼睛去觊金氏的脸色。

    金氏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前脚她才把短命鬼唤来,后脚郭昌明就到了。了不得,短命鬼倒是学聪明了,还晓得提前搬救兵了!

    心里一阵冷哼,面上却还是点头。

    见金氏点了头,下人们立即看座的看座,奉茶的奉茶。刚才还趾高气昂的,此时都含胸缩背地,恨不得自个儿能眨眼能消失在郭昌明的跟前。

    下人这么殷勤,金氏面上有些不好看。

    她这人素来好脸面,下人这一番前后突变就等于打了她的脸。她再瞄了一眼这一会儿功夫便老神在在坐玫瑰椅上的郭满,鼻子都要气歪了。果不其然啊,往日这死丫头的乖巧都是装的,她就嘛,哪有人能窝囊成那样!

    不过当着郭昌明的面儿,金氏只能装傻,柳眉拧着倒打一耙地责问:“老爷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觉得妾身在苛责六姑娘不成?”

    “难道不是?”郭昌明袖笼里的手指蜷缩着,一把骨头的触觉挥之不去。他终于舍得转过脸,手一指病歪歪的郭满,拔高了嗓门道,“你自己睁大了眼瞧瞧,六都成什么模样了!我还冤枉你?”

    “这能怪妾身?!”

    才这点程度的责问,金氏自然没在怕的。当即一脸不可置信,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与冤枉,道:“六姑娘早产,本就是养得艰难。病弱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么?”

    郭昌明满腔翻涌的父爱与怒气忽地一滞,突然语塞。

    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儿?

    郭满眼珠子咕噜噜地转,一见不对,连忙不心地打翻了茶杯。只听瓷杯在金丝楠木的桌案上咣——地转了个圈,噼啪一声落地而碎。

    上首两人的目光投了过来。

    她仿佛一只手足无措的犬,单薄的肩膀猛然一瑟缩。然后抬眼对上金氏的眼睛,面上倏地一闪而过害怕之色,低下头,特别声道:“……爹,母亲的是呢。女儿身子不争气,是女儿生没福气……与母亲无关的。”

    金氏:“……”贱人!

    果然,郭昌明刚缓和的脸色又绷了起来。

    “你还没苛责她?”郭昌明就是个墙头草,哪边可怜哪面倒,“瞧瞧,都怕你怕成什么样儿了!”

    金氏气急:“六姑娘生胆儿,哪里是妾身害的……”

    郭满立即接茬,声音都带颤儿的:“是,是,是女儿生胆。”

    郭昌明手指伸出来,指着金氏点点点。

    “六姑娘!”金氏的脾气被激起来了,“你这般故作可怜的做派,是唯恐下不乱么?挑拨我跟老爷的情分与你有何好处?”

    郭满捂着胸口,歪倒双喜的肩膀上,一幅快吓昏过去的模样。

    双喜适时冲上前扶住她,泪腺崩溃眼圈就红了。她素来是个外放的做派,当即又是哭又是喊的,闹得正院乱糟糟一团。

    郭昌明已经吓得冲过来,大喊着叫人去请大夫,接过双叶递来的水亲自给郭满喂。

    金氏气得要死,这不是她惯常使的伎俩吗!往日只要有妾室蹦跶得欢,她便拿了这招对付,百试百爽。今日竟被这贱人给抢先了去!可当着实在比她瘦弱太多的郭满,她连装个头风犯了都显得假惺惺。

    “姑娘,姑娘您别慌!有事慢慢,大爷在这儿呢,定会替您做主!”

    双叶见缝插针,十分会把握时机地道哭,“您方才不是还在,马上要出嫁了,今日便来好好与太太提一提元配太太寄放在太太这儿的嫁妆?”

    这话一出,金氏从容的态度就变了。嘴角抿了起来,明摆着不高兴:“什么嫁妆不嫁妆的,妾身可没见过……”

    双叶声音不高不低的,一字不落地落郭昌明耳朵里,“大东珠十八颗,羊脂白玉串一盒,前朝风道子大师真迹两幅,炫音孤本三十六册,南海玉观音一尊,布匹商铺六家,红珊瑚一盆……十二仕女图双面苏绣屏风一座。这些不是都存在太太这儿?”

    她跟念经似的念了一长串,口齿清晰,一个字儿不带错的。一旁的双喜偷偷瞪大了眼,那么多东西,双叶居然一个不漏全部都记得。

    就见双叶着着抬起头,视线投向了屏风和她鞋面上。绣金丝的大红鞋面,缀着两颗整齐的大东珠。

    金氏面色倏地一僵,脚往裙子里缩了缩,但在场的人可都瞧见了她脚面上的大东珠。金家‘清贵’人家,哪里拿的出这么大的东珠还是奢侈地绣鞋面上,当下一目了然。

    郭昌明冷冷一哼,金氏心提了起来。

    她这气势一弱,双叶眼睛一闪,便立即趁胜追击。

    “都太太性情高洁而文雅,又是出身诗书传家的金家,饱读诗书,自然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哪里会贪墨主子的嫁妆?”双叶一边拿眼睛四处瞥一边替郭满抚胸口,“您千万莫慌,只要您好好,太太定不会为难姑娘的……”

    郭满有气无力地睁开眼,希冀地看向郭昌明:“真的么?可是母亲之前不还为了三姐姐要用烟罗,特意遣李妈妈……”

    “得这是什么话!”金氏还未开口,郭昌明倒是立即截住这话。

    儿女都是债,三女儿这事儿不要再提。

    他拍拍郭满,语重心长地安抚,“你母亲留给你的嫁妆,自然全给你带走。太太再不会贪你这点儿东西!”即便当年亲自清点了这些物件,双叶前头念的,郭昌明还是一点印象没有。不过十二仕女图和八幅山水虫鸟水墨他十分熟悉,不正巧摆在正屋里头嘛!

    郭昌明一张嘴,就由不得金氏接话。金氏数次想辩解,都被郭昌明十分不给面子的打断。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有何需要纠结的?俗物沾染多了,凭地降低了读书人的操节!

    于是他十分爽快地做了决定,“若是不安心,一会儿就叫下人给你搬回院子去。左右你那院子也大,摆放几件东西也使的。”

    郭满看了一眼面色刷白脚下打摆子的金氏,欲言又止地道,“若是母亲……”

    “哎~她自是不会贪墨你这点的,你放心!”

    郭昌明也是个好面子的性子,在女儿面前也是要摆谱的,“为父得便是道理。你自管全带了走,就是那屏风一直摆在屋里有些旧了,毕竟十多年了……”

    “无事,这些是娘留给女儿的,就算旧了也是念想……”郭满十分感动地看着郭昌明,真心实意的感动。这究竟是个手指头多么松的人啊,她快感动哭了。

    郭昌明摇头叹气,“可怜你娘红颜薄命,苦了你了。”

    金氏站在后头,整个人已然僵成了块石头,眼中闪着泪花儿。

    东西搬就搬,一点不待转圜的。

    金氏本还想借头风犯了把郭昌明给糊弄走,结果郭满病歪歪地赖在她屋里不走。郭昌明这个不通庶务的读书人,便亲自指挥着正院的下人去开了她的私库。婆子们不敢违背他,顶着金氏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开了库房门。

    且不郭昌明亲自进去,看到不少本该是别人的东西却在金氏库房,心中是何感受。就单这金氏夜里睡不着爬起来去库房,当场一口气没上来,憋昏死了过去。

    大房这点动静瞒不过郭家其他几房的眼睛,都在看笑话。

    郭老太太听金氏居然没出息的气晕了,心中十分鄙夷。果真是穷酸人家养出来的,见钱眼开,真真儿丢了郭家的脸!

    这般鸡飞狗跳的日子一晃就过,转眼就到了郭满出嫁的日子。

    这日,公不作美,京城倾盆大雨。

    大雨的气十分适合补眠,尤其郭满这种雨便容易犯困的特殊体质。此时蜷缩在被褥里,抱着被褥死活不愿意睁眼睛。

    青纱帐外,双喜双叶急得快哭出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