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第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室正文 3.第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大张旗鼓地来,临时凑合出的一场戏没唱完,白拿了一堆东西。

    郭满很满意,郭昌明这个人其实很好懂。给点钱财,让她赶紧息事宁人莫要再惹得家中不安宁。她也特别给面子,干打雷不下雨地哭几下,然后带着送东西的下人,歪在双喜双叶的肩膀上,再一路凄凄惨惨地被扶回去。

    一行人走得快,又是抄路,没惊动什么人。这一来一回的,倒是没人发现主仆三人出去过。

    所以,要不然再敲一笔?

    郭满摸着下巴围着满桌子古董字画打转,琢磨着要不然再搞个事儿。

    她记得双喜提过,这十几年,金氏趁郭满年幼不知事儿,不晓得从姑娘手中哄走多少值钱物件儿。据双喜信誓旦旦地保证,那些是姑娘母亲林氏生前的财物,没沾郭家一针一线,全是从娘家带来的嫁妆。件件珍品,个个宝贵。

    起这郭昌明的原配林氏,其实也是一个凄美悲剧的人物。

    郭满的母亲林氏,出身于江南巨贾之家。

    家财万贯不,本身更是貌若仙,清冷孤高,仿若那山巅上一朵不染纤尘的白莲。当初郭昌明还未中举之前,曾有一段在外游学的经历。两人便是在郭昌明游学之时偶然相遇的。

    郭满从双喜双叶的只言片语中,推敲出来这么一个故事。熙熙攘攘的闹市,俊俏书生驾车经过,惊鸿一瞥,被远在游船上吃茶的美人给迷了魂。

    书生为了美人辗转反侧,立誓必将美人娶进门。

    然而官商之家门不当户不对,美人再美,也敌不过出身低贱家中不允的结果。书生为了求娶美人,在长辈跟前立誓,以高中皇榜为筹码获得应允。而后书生废寝忘食发奋读书,最终一举高中,抱得美人归。

    只是,这美人,素来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远远从旁观赏着,自然美而孤高,等拥入怀品过了味儿之后,郭昌明才惊觉费尽心力得的美人无才亦无德,空有一张芙蓉面。

    古来男儿多薄幸,美人尚未迟暮便已然失去新鲜。

    之后便理所当然的,郭昌明将往日誓言丢在地上,转头另寻新欢。于是,家境清贫但出身官家的金氏便粉墨登场。她一双纤纤素手抚慰你心,一张朱口妙语连珠与你心灵相通。很快,林氏便被弃之敝履。

    即使金氏没有林氏十里红妆的陪嫁,她依旧挤掉了原配,坐稳郭家大太太之位。

    可怜林氏自知敌不过金氏心机,弥留之际,怕自己这一去,刚出生的女儿没依没靠被人磋磨。特意抓着郭昌明的手,要他见证要自己这些的东西分成两份,分别留给两个女儿将来做嫁妆。

    有钱财傍身,便是下人,也该看在钱财的份上哄着她女儿……然而,事与愿违。郭满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别嫁妆了,连根毛都没有。

    故事很凄美,郭满想得比较实际。知道郭满的母亲不丑,她便不担心自己长残了。毕竟郭昌明虽然渣,相貌俊美倒是一点没掺水分。

    父母都是美人,她若还长成个外星人,那只能苍要她丑,丑起来没得救。另外……金氏那女人是把郭满娘留给她的东西给搬空了么?

    再一打量屋子,真一穷二白。

    琢磨了又琢磨,郭抠抠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

    虽严格意义上她并非郭满本尊,但论起来,肉身却实打实是郭满。换言之,她其实约等于郭满,郭满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再换言之,拿她东西还苛责她,那她必须就要搞事啊!

    搞到那贪财的正房太太非给她吐出来不可!反正她过不多久便换地盘了,谁管那金氏气不气。她金氏还能飞去周家找回场子不成?

    “双喜,”郭满一把搂起古董字画,乐颠颠地抱着往床上堆 ,“你去后院把李妈妈给放了。”

    双喜还在为这么多古董找不着北,被这句话给吓回了神。

    她皱着脸儿,有些害怕地跟在郭满身后转悠,“姑娘,咱们不能放啊……李妈妈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心眼儿比针尖还!要是放了她,她定会回正院告状!”贴身下人便是主人的脸,他们把李妈妈打成那副猪样,以太太那自持身份的做派,定会叫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谁叫你亲手放她?”

    郭满四处张望着找柜子放东西,一心二用道,“你不晓得拿根棍子再打她一顿,然后假装不心让她跑了?”

    “哎?”为什么要假装放她?她们废了那么大力气才绑起来,“咱们不是关着她,不叫太太发现么?”

    “谁的?”

    郭满终于在角落找到一个空箱子,转过头来很诧异,“不让太太发现,你们打算就这么养着李妈妈么?给她端菜端饭端水端痰盂?”

    双喜:“……”

    “主子奴婢不明白,”双喜觉得自己平日还算机灵啊,怎地主子话突然就这么难懂了呢?“难不成你是希望太太找上门么?”

    “不然咧?”

    “可是太太上门可不会像李妈妈这样就一个人,”双喜觉得有必要告诫一下近来有些得意忘形的主子,“太太最喜彰显身份,去哪儿都前呼后拥一大串人。若是主子您惹她不高兴,三四个婆子冲上来,奴婢跟双叶根本拦不住!”

    还带这样的啊?!

    郭满有些傻眼, “这可是在府里,府里也带这么多人?她怎么这么厉害呢!带那么多人也不嫌累赘么?”

    “自然不会!”双喜眨巴眨巴眼睛道,“那样多气派呀!官宦人家的管家太太都这样!”

    郭满:“……”

    她怎么记得电视里没这样演过啊……不过,如果金氏真是这种做派,那确实不能莽撞行动。否则郭昌明还没赶来,她反倒被金氏给弄死了。捏了捏自己枯槁的胳膊腿,郭满心有戚戚。

    屋子里忽而静下来,郭满皱着眉,思考着要用个什么法子更妥帖。

    反正就一句话,她的钱,她一定要讨!

    ……

    “奴婢知道主子您的意思。”双叶忽而插了一嘴。

    她走过来,“左右主子马上就出嫁了,也用不着再仰太太鼻息。太太往日拿姑娘的,咱们要全部讨回来。”

    双叶的性子沉静,脑子也比双喜转的快,“一会儿双喜你就听姑娘的,再叫那肥猪吃吃苦头,谁教她往日里作践咱们姑娘!”起金氏,她面上有些恨,“太太那般金贵的人怎么可能屈尊降贵来咱们院子?顶多命人传话,叫咱们姑娘去正院。”

    双喜一想也是,金氏就是这么摆谱的人。

    这时候她脑子也转过来,“那奴婢这就去李妈妈那儿,嘿嘿!”论打人,她可是利索得不得了,“等李妈妈跑了,奴婢立即折去前院求见老爷。”

    郭满觉得自己这穿越真有意思,遇到两个丫头,都是人才。

    “不不!”她心情又好了些,将古董字画一件一件心翼翼地放进箱子。然后从妆奁里取了一个铜锁,将箱子锁了起来。钥匙弄了个红绳窜着挂脖子上,然后塞进衣领拍了拍:“双喜你只管去后院,叫人的事儿,让双叶来。”

    双叶口舌厉害,懂该怎么话。

    双叶点点头,转身眉眼就耷拉下来,变脸不过一瞬的功夫。

    郭满看得啧啧称其,心中不免也感慨。病弱又怯懦的郭满能活到十五岁没夭折,怕是多亏了身边这两大护身丫头。

    双喜双叶的行动力十分强,得了郭满肯定,便立即行动。

    果不其然,正院的主仆真是应了双叶的话。这边双喜喂了李妈妈一顿棍子炒肉,不一会儿就有人来院子里传唤,是太太要见六姑娘。

    郭满面上妆还没卸,正好方便了后面行事。

    来人气势汹汹,看见郭满一脸土色也恍若平常。往日她们见过郭满,私下里没上妆都是这幅要入土的模样。郭满原本想着都是女人,一眼能瞧出来真假,准备把脸洗了。谁知她们都没瞧出来,她便理所当然装惨。

    双喜搀扶郭满,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往正院而去。

    正院离得有些远,走了将近一刻钟,才将将看到正院的牙门。进了正院,郭抠抠的心十分迅速地经历了从容淡然向仇富的转变。

    只见这正院装点得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恍若这人间富贵窝。

    地上铺着繁复花纹的地毯,从入门的门槛延伸至屋内。墙上挂着山水鱼鸟,正前方摆着一封绣十二仕女图的屏风,处处精致,处处华美……连挂在门廊上的珠串,也彰显出一种嚣张的雍容。

    两个字,“有钱,”三个字,“很羡慕”。

    双喜像怕郭满不晓得恨似的,在她耳边嘀咕:“主子,这儿大半摆设都是我们太太生前的嫁妆。太太去世后,按理屋子里的东西该取下来放库房。可继太太却跟不明白这些道理似的,就这么厚脸皮占了。”

    郭抠抠心尖儿一抽:“……哦。”

    “还有不少好东西,不能明面上摆的,”双喜又,“估计被继太太锁紧私库了。”

    郭满面无表情地嘴也跟着抽抽:呵呵!

    “姑娘……”

    双喜刚微微张了口,屋里走出来一个高瘦的婆子。那婆子的身后两个清秀丫鬟搀扶着一个一身水红衣裙的妇人。只见那妇人的相貌生得十分清淡,肤色偏白,一双眼睛弯弯的,别有一番温柔韵味。

    那婆子扶着妇人坐上主位,转头一指郭满,厉喝:“六姑娘,跪下!”

    郭满站得笔直,没动。

    上首的金氏柳眉一竖,那婆子立即更严厉地呵斥郭满。嗓门大得跟闷雷似的,耳膜都能叫她吼破了。郭满琢磨着要不然就跪下的时候,那婆子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下来。看样子,是想踢她的膝盖。

    郭满当机立断,两眼一翻,往地上倒。

    正当这时候,外头传来一声暴呵:“狗奴婢!谁给你的胆子踹郭家姑娘!”双叶红着眼睛,跟在郭昌明身后跑着过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