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5章哭丧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375章哭丧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意外指的是什么,两人都一清二楚。

    沈家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不惜派了一拨人给六耳,明对他还是很看重的。

    但是六耳,他们是绝对不会再放过了!

    乔振离立刻正着离开了。

    陆泽承安心的听从医院的安排,直到进了手术室,那些医生才大吃一惊。

    忍了这么久没有吭声,却没想到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真男人啊!

    单渝微担心的看着医生收回手,着急的问着:“医生,睿睿的情况怎么样?”

    “暂时已经稳定下来了,应该刚不久服用过药,不过还是不能大意,今晚上辛苦一些,多多注意,有什么事情让人叫我,明早上烧退下来就没事儿了。”

    那医生对这个多次死里逃生顽强不已的家伙儿也是真心的感叹,这会儿仔仔细细的吩咐着。

    单渝微心头的大石头没放下,这会儿又提了起来。

    一旁的护士已经换了一个,送走了医生之后,手脚利落的给睿睿插上针管,还贴心的将注射液暖了暖。

    “单姐,睿睿有我看着就行了,陆先生还在手术,你要不要去看看?”那护士搬个凳子,坐在睿睿身边,一副贴心周到。

    上午那个护士已经因为照顾不周而被院长辞退了,如今分到睿睿病房来,她自然要尽三百分的心,绝对不能怠慢了。

    单渝微恍惚了一瞬,脸顿时紧张起来:“陆……陆泽承动手术?怎么回事儿?”

    何谨言拿着单子走进来,揉了揉眉心:“陆泽承肩胛从后背被人用利器划伤了,应该没什么大碍,现在在手术了你放心。”

    “谨言……”单渝微有些抱歉的看着他。

    他陪着她忙上忙下一晚上也就算了,她只顾着看睿睿了,什么单子之类的,都是何谨言在跑。

    何谨言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我知道你想谢谢,可是我们是什么关系?微微,我不想再听见你谢谢了,知道吗?”

    单渝微有些讪讪的别开眼,不敢看他。

    何谨言眼神一动,想点什么,蓦地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下意识的皱眉。

    按下去,几秒钟之后,又叫魂儿似的响了。

    何谨言无奈,只能对单渝微打了个手势,然后朝着外面接电话去了。

    “妈,这么晚了,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抬眼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凌晨三点钟了。

    何母在那端声音微冷:“我还要问你呢,这么晚了,你在哪儿呢?”

    “我当然是在家休息。”

    “呵,你当我是七老八十老眼昏花了不成?现在给我回来,我有重要的事儿跟你!”

    何母声音冷厉,不容反驳。

    何谨言脸微微一变。

    几句话不欢而散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何谨言脸有些僵硬。

    单渝微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袖口:“大晚上的伯母打电话找你,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你还是先回去看看,别误了事儿。”

    “可是你和睿睿在这里,我不放心。”何谨言脸又一瞬间的松动。

    单渝微笑了笑:“这里医护人员这么多,有什么不放心的,再了,我累了一,想休息一会儿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今辛苦你了。”

    见此,何谨言只能叹息一声,“好,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记得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何谨言走了之后,单渝微坐在椅子上,微笑渐渐地耷拉下来。

    她哪儿睡得着。

    咬了咬唇,最后抵不过心中的那点儿念想,还是去了手术室。

    灯还在亮着,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着陆泽承出来。

    这一等,也不知道多久,单渝微只知道一整没有注意的伤脚似乎隐隐泛起了疼痛,才看见手术室的灯灭了。

    她立刻紧张的站起来,脚上一股刺痛,唤醒了她麻木一整的神经。

    陆泽承趴在病床上被人推了出来,半合着的眼睛在出了手术室门的时候朝着外面寻找着。

    在眼角瞄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之后,眼中划过一抹满足的笑意。

    旋即瞧着她微微有些不适的动了动脚踝之后,脸又是一黑。

    蓦地伸手撑起,直接起身。

    “陆先生……”

    “陆律师你现在不能动……”

    “陆先生,你的伤口……”

    陆泽承恍若未闻,直接下了车,走到单渝微身边,黑着脸看着她。

    单渝微抬眸,瞧着紧张的众人,再瞧见陆泽承,忍不住拧眉:“陆泽承,你刚做完手术,应该好好的在床上躺着,你……”

    “关你什么事儿?”陆泽承哼哼。

    “你……”心气儿不顺发脾气的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单渝微眼角的余光在他敞开的外套上一闪而过,却将里面被绷带缠上的一大片看的清楚。

    单渝微惊呼:“陆泽承,你流血了!”

    “嗯哼。”陆泽承脸微微一白,向后退了半步,虚弱的样子。

    单渝微想也不想的将人扶住,脸上满是担心:“你怎么样?怎么会……医生都让你不要动了,你怎么不听话啊!”

    恨铁不成钢的单渝微眼角带着泪意,心疼的看着渗血的白纱布。

    陆泽承似乎努力的站直了身子:“不想趴着。”

    “那你……你……”单渝微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身后的医生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出口。

    经过上午的事儿,谁不知道这个陆律师把妹根本连自己的伤都不顾的人。

    这群人眼观鼻鼻观心,这会儿纷纷当做视而不见。

    陆泽承被她哭的心烦:“哭丧呢?扶我回病房。”

    “可是你现在能走吗?”单渝微询问似的看向身后的医生。

    陆泽承一个眼刀飞过去。

    那医生顿时上道的上前:“适当的锻炼对身体也有好处,不过要注意不要太活动肩膀。”

    陆泽承轻瞥,算是勉强过关。

    单渝微见此,只能咬唇,扶着陆泽承一边完好的肩膀,努力的让他半个身子靠在自己身上,扶着人去病房。

    陆泽承低头,在单渝微的腿脚上扫视一眼,脸越发不好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