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7章 我要杀了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367章 我要杀了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可是,不是陆泽承又是谁呢?

    单渝微失魂落魄,脸苍白的没了一丝主心骨,眼睛雾蒙蒙的仿佛前面什么都看不见了一般。

    睿睿是她的命啊……

    陆泽承绷着脸,心头翻涌着各种担忧情绪,凉薄的眸沉的像墨。

    医院的人很快赶来,有对着二人安慰的,有积极前去找人的,可是似乎效用都不大。

    “陆律师,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睿睿的,医院这么大,也可能孩子只是迷路了,您和单姐先放宽心……”院长擦了擦脑袋上的汗。

    嘴里着固有的托词,可是心里却是哭爹喊娘。

    为何这样的事儿会发生在他们医院?

    上午还在欢呼庆幸着的大人物,一下子变成了吓人的恶魔。

    不难想象,若是睿睿真的丢了的话,姑且不论陆泽承和何谨言要怎么报复,单渝微对孩子的在意都有让他们喝一壶的。

    这话出来,也不知道是宽慰单渝微和陆泽承的,还是宽慰他自己的。

    回应他的是陆泽承冷冰如同化作利剑一般的眸子。

    “不行!我要去找睿睿,他那么,也没有认识的人,现在肯定很害怕,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睿睿。”

    单渝微终于回过神来,抓着陆泽承的衣服顺势起身,就要往外面跑。

    手腕处的力道紧紧地擒住她,极大的力道根本挣脱不开,单渝微脸上满是泪痕:“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放开我啊!”

    “单渝微,冷静!你现在这样无济于事,我们必须先知道睿睿的下落!”陆泽承不知什么时候起身,拉着单渝微紧紧地捏住手腕儿,脸上带着沉着的冷意。

    单渝微狠狠地一甩开,脸上带着凄楚和痛苦:“陆泽承,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静?你怎么可以?那是你的儿子!你就算在不喜欢他,也不能害他?”

    “你在什么鬼?”陆泽承努力的深呼吸,深的眼眸里夹杂着冲的怒火。

    儿子出事儿谁都不想,但如果他也像她一样失了分寸,那睿睿谁来找?

    指望医院的那些人吗?

    单渝微冷笑:“难道不是吗?陆泽承,你敢发誓这件事情真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吗?”

    单渝微脸上的表情太疯狂,通红的眼眶和狰狞的面容让陆泽承的话不出来。

    他不敢发誓!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在内心里有了些怀疑。

    单渝微眼中是满满的失望。

    原以为,至少他即便对她没有心,可念在孩子是他骨肉的情分上,稍微还能上心点儿。

    可是如今明明两人心中都有怀疑,他却仍用这种态度来逃避。

    是为了保护景诗吗?

    呵!

    单渝微扯了扯嘴角,讽刺一笑,心口扯的生疼。

    “手机给我!”蓦地伸手从他的口袋里拿出手机,单渝微看见上面静音模式,狠狠地怒瞪了一眼陆泽承。

    手机一打开,上面无数个未接电话蜂拥而来,都来自于同一个名字。

    单渝微的眼睛被刺的生疼。

    似乎已经从这些未接电话上看到了那个男人的着急。

    陆泽承面沉如水,冷漠的看着她给何谨言打电话,看着她情绪崩溃的在听到那个男人声音的瞬间。

    “谨言……”单渝微捂住嘴,努力缓解着情绪。

    何谨言吓了一跳,本就因为联系不上单渝微而着急的情绪,一下子被点燃。

    紧张兮兮的拿着手机:“微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是在哭吗?”

    “谨言……出事儿了……睿睿不见了,我找不到睿睿了……”单渝微颓废的哭着。

    “我马上过来,你先不要着急,也许睿睿只是一不心出去玩儿迷路了,别担心,先别哭,等着我,我马上到!”

    那端似乎传来机动车发动的声音,何谨言抓着电话边边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电话挂断,单渝微脸上的表情还残存着茫然。

    陆泽承脚下一个用力,腿上的石膏瞬间裂开脱在一旁。

    单渝微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男人眼眸底部散发着浓浓的黑雾,将人卷在其中看不清楚方向。

    “单渝微,你倒是对一个外人很有依赖感嘛!”危险的声音阴测测的在耳边响起,反射性的让单渝微抖了抖。

    陆泽承冷哼一声,眼看着刚刚出去的院长又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那额头上滚落的汗珠和脸上焦躁的表情,让他心中一沉,已然猜到了什么。

    果然,院长战战兢兢的站在二人面前,微微弯着身子,搓着手:“陆先生,单姐,抱歉,整个医院都找遍了,还是没有看见睿睿的下落,不过我们已经让人去调监控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线索了。”

    越,院长的腰弯的越低。

    已经从保证将人带回来变成提供线索了。

    这就代表,结果越发不妙。

    “医院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封锁,所有人接受盘查,你最好祈祷睿睿没事!”陆泽承眼神微眯,脸带着风雨欲来的可怖。

    院长身形抖了抖,点头:“是,是,院方一定全力配合陆律师。”

    “何必这么麻烦,陆泽承,有时间在这里警告院长,为什么不敢给景诗打电话?”单渝微质问道。

    她混沌的脑海之中唯一能清晰思考的线索,只有这么一条。

    那个女人对她恨之入骨,更是多次在伤害睿睿,除了她,她根本不做他想!

    正是因为笃定,所以现在陆泽承的所有所作所为,在她的眼中都是包庇。

    为了包庇景诗,所以甘愿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吗?

    “不要做没有证据的臆测!”否则可能会错过更重要的线索和时机。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亲生总结出的经验。

    单渝微深吸一口气,还未干涸的泪痕和狼狈的眼神之中迸发出一股凶狠的恶意:“陆泽承,你最好祈祷这次真的不是她,否则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陆泽承心口一滞,一口气憋在心中不上不下,难道他以为他就不在意自己的儿子吗?

    难道在她眼中他就是令智昏人吗?

    最后在女人走后,狠狠地暗骂一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