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4章 陆泽承,不要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344章 陆泽承,不要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没想到突然闯到病房的人会是陆泽承,不过看着他粗喘着气,那双幽深的眼眸仿佛要吃人,还是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这个人男人又发什么疯了。

    而她着本能的举动落在陆泽承眼里,心里蓦地一阵刺痛,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开始怕他了。

    是他将她从高速上扔下,还是当着她的面跟景诗逢场作戏,还是更早……。

    陆泽承不敢再往下想。

    单渝微看到陆泽承高大的身影一动,立刻紧张的问道,“陆泽承,你干嘛,你不要过来,你要过来我就按铃了。”

    她怎么那么倒霉,才休息没多久,这个煞神就杀上门,她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应对呢。

    陆泽承什么也没有,一步步朝着单渝微走进,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可怕。

    单渝微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一手紧张的抓着被单,眼睛直直的看着陆泽承一点一点逼近的身影,仿佛周身的空气也因为他的到来,一下子抽空了一般,呼吸都变得紧凑起来。

    “陆泽承,你,你别过来。”这样的陆泽承是她不曾见过的样子,人对未知事物本能的害怕,她也一样。

    心里莫名的发慌,恨不得立刻逃开这样奇怪的氛围,对就是奇怪,就好像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不出具体的感觉。

    让人抓心挠肝的难受。

    陆泽承没有理会单渝微抗拒的表情,霸道的将人用力揽入怀中,健壮的手臂紧紧的将她锁住,不留一丝缝隙,好像恨不得就这么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才甘愿。

    “陆,陆泽承,你干什么啊!你快放手啊。”单渝微对着突然起来让人窒息的拥抱,只是愣了一秒钟,就开始剧烈的抗拒,她不喜欢这样的陆泽承。

    她宁愿陆泽承冷着脸不阴不阳的话。

    “别动。”陆泽承沙哑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可见他压在心里的情绪是怎样的汹涌澎湃,只因为他不想吓到她罢了。

    从办公室里出来,他就迫切的想要看到她,抱紧她,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确认她还留在他身边的真实感。

    “……”单渝微气不打一处来,奈何她手脚都受伤了,只能暂时任人宰割。

    就在单渝微扑腾的厉害的时候,陆泽承忽然开口,缓缓吐出一句话,“我都知道了。”!*!

    单渝微就像是施了定身术,整个人都僵住,心里压抑了整整四年的委屈跟痛苦像是开闸的洪水快要将她淹没,明明已经到了舌尖,又被她硬生生的咽下去,所有的情绪全都被压在候间。

    发涩,发疼,折磨着她每一根神经疯狂的跳动。

    可她还要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出声谩骂,“陆泽承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要有病可以去看医生,你要是想要找人演苦情戏,可以去找你的景诗啊,跑到我这里发什么疯。”

    为什么在她已经不愿意在想的时候,又要将她的心里的伤疤揭开,抹上盐,是不是看到她痛苦的不能自己,他就能开心?

    她可以坦然接受任何人提及,就是他不可以,唯有他不配提起!

    女人的身体像是没有温度的冰块,明明已经抱在怀里,却让陆泽承心里感觉一阵恐慌,好像手里握着的沙,越是用力收紧,手中的沙流失的越快。

    他不准!

    “为什么不。”如果她了,他一定不会让她受一点苦,也不会误会了她这么久。

    怎么办,心里明明一点都不在意,可是眼角该死的发酸,不知道什么时候单渝微眼中已经腾起一片雾气,还好她是背对着陆泽承,那个男人看不到她此刻眼中的脆弱。

    让她什么呢?她这四年有多艰苦吗,孩子是她要生的,有没有人逼着她生,在苦,那不是矫情嘛。

    况且,是她不吗?是他从没有给她过的机会,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只靠孩子去捆绑维系。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做这么卑微的事情,单渝微冷硬的声音,一字一顿清楚的告知他,“陆泽承,如果你在多一个字,别怪我不客气。”

    何况,他根本不懂她的心……

    “回到我身边,我保证不会让人伤害你们母子。”

    陆泽承是霸道睥睨一切的王者,他可以在惊险万分的杀局中面不改,也可以杀伐果决的让一个人乃至一个公司一夜间消散,却无法出那些服软的话。

    能够出这句话,对他已经是极大不容易。

    但听在单渝微耳朵里,却像是一个怜悯恩赐,她是不是还要跪下来感恩戴德呢,嘴角不自觉扯出一个自嘲的笑。

    “呵,真不好意思,我可能还是要辜负陆大律师的好意,我想我的未婚夫会保护好我们母子,不需要你代劳。”

    所以听明白的人,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在她面前假惺惺可以好呢?

    陆泽承听到未婚的时候剑眉还是忍不住蹙紧,想到单渝微心里有气,也就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不要赌气。”

    单渝微真是被陆泽承气笑了,莫名其妙跑来一通,他知道了,她就应该原谅吗,他不就是想要这个答案吗。

    好啊,她要的要求也很简单。

    “陆泽承你不是让我不要赌气吗,好啊,只要你拿刀往自己身上扎一刀,我就原谅你。”单渝微故意挑衅的道,她就笃定了陆泽承绝对不会那么做。

    可惜她忘了面前的男人有多可怕,“只要这样?”

    什么叫只要这样,好像往身上扎一刀对他而言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单渝微不知道是慌张还是气愤,冷笑的道,“是啊,就这么简单,就不知道陆大律师敢不敢。”

    陆泽承突然松开单渝微站起,单渝微一看他这个举动,面的讥讽更浓郁了,心里虽然已经预料他不会那么做,竟然还会有一点失望。

    单渝微不有厌弃自己的虚伪,从某一个方面其实她比陆泽承还虚假。

    陆泽承什么话也没有,直接走到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手起刀落的瞬间,寒光一闪,只听到单渝微不敢相信的尖叫声,“陆泽承,不要!”...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