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9章 成功的激怒了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99章 成功的激怒了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够?单渝微你欠我的远远不够。”陆泽承凉薄的唇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出来的话却残忍无比。

    单渝微微颤,让自己不要去在意他的话。

    侧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景物,发现车子开动的并不快,死就死,顶多破相,咬了咬牙,把手扣在车门上,想要趁机打开车门跳出去。

    陆泽承一看单渝微这一举动就明白她要做什么,眼里顿时燃起一簇火苗,声音冷到谷底,“单渝微,你要是敢跳车,我就把何谨言的公司搞垮,相信我,我道做到。”

    单渝微也不跳车了,疯了一般朝着陆泽承扑过去,攥着细的拳头,对着他又打又骂,散乱的头发,让她看上去像是一个疯婆子。

    可她真的忍不了,不管是精神上还是心理上,她都憋疯了。

    “陆泽承,你混蛋,我欠你的?你要这么逼我,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你才会放过我,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逼我,为什么!”

    打到最后,她自己都觉得脱力,一颗心重的发沉,她真的好累,只想要睿睿平安的长大,难道就这么难,她已经错了,不敢了,不再去奢望了。

    难道退让的还不够,还要她怎么样,,他们这些人才能满意,才能罢休。

    陆泽承不知道单渝微为什么突然爆发,但是却敏锐的捕捉到她用了你们着个词语,莫非还有其他人去找单渝微的麻烦,突然他想到最近变得极其安分的景诗。

    太安分就等于不安分,面前的女人之所以会离开他,是不是因为景诗的教唆,“她去找你了。”

    单渝微两手撑着身体坐直,扭头不愿再看陆泽承,微凉的唇瓣嚅嗫了一下,否认道,“没有。”

    她不是圣母玛丽,自带原谅光环,她也希望景诗得到惩罚,但她更想要睿睿的安全,因为她明白,陆泽承绝对不会对景诗出手

    就算是惩罚,不仅不会让景诗认错,可能会激起景诗更大的反应。

    她怕了,也赌不起,景诗那一次釜底抽薪的办法,让她明白了什么叫身份的悬殊,什么叫螳臂当车。

    “看着我。”陆泽承不行。

    单渝微咬了下唇,又松开,抬眸毫不退缩的看向他,“景诗没有找过我,陆泽承,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你的钱,不应该威胁你,不应该踢你。”

    顿了顿,她像是想开了一般,长舒了一口气,还有心情对着他笑,“我在这里跟你郑重的道歉,求你,放了我好吗?”

    单渝微突如其来的转变,让陆泽承的好像心口跟着被人凿出一个大洞,汩汩的流着血,他不喜欢这样的单渝微,剑眉深深的皱了起来,冷硬的口气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

    单渝微敛眉,越发的低眉顺耳,“陆泽承,钱我可以一分不差的还给你,至于其他,你可以开个价,我可以慢慢还你。”

    她已经受不了陆泽承的精神折磨,哪怕再不想跟谨言开口,只要跟陆泽承划清关系,她愿意开口跟他借这笔钱。

    起码欠谨言的钱,她有还完的希望,但欠给陆泽承的钱,还上遥遥无期。

    “让你的未婚妻替你给这笔钱。”陆泽承怒急反笑,越是笑的一脸平静温和,越能表明他此刻的愤怒值。

    比如现在已经到了顶点。

    “是,只要能还给你,怎么样我都可以接受。”单渝微并未抬头,不然她绝对不会这么。

    可惜一切都完了,陆泽承低沉的嗓音像是裹上寒冰的利剑,一下子渣穿了单渝微满是伤痕的心,“可以,只要你陪我睡一个晚上,所有的帐一笔勾销。”

    单渝微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波澜不惊的男人,仿佛那一句残忍至极的话并不是从他嘴里出来,她抖了抖唇,微颤的开口,“你什么。”

    “单渝微不要在装了,你不是早就听明白了我的话。”陆泽承看着单渝微水润的眸子聚集快要决堤的泪意,硬是撇开心理的不适感,鄙夷的道。

    “你无耻。”单渝微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朝着陆泽承冷俊的脸刮了过去。

    预期的巴掌声没有响起,单渝微纤弱的手腕被一只铁掌牢牢捏住,好像只要男人稍微一用力,她的腕骨就会被轻易的折断。

    男人危险的眸半眯,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他清楚的看到女人脸上闪过一抹隐忍的神,却有倔强敌视的望着自己,蓦地,他轻轻一笑,如寒冬里的飘雪,落在人心上,寒彻心骨。

    “单渝微,恭喜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他以为自己的心性已经修炼的足够平静,不会轻易的被任何人挑起怒火,只有面前的女人一次次的挑衅,一次次的成功,未有这一次是真的触及他的底线。

    单渝微,你还真是有本事,做到了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

    单渝微望着陆泽承冰冷的暗眸,心理一阵阵发凉,她知道面前的男人真的被自己激怒了,可是她不能留在车里,“陆泽承,你放了我,放了我。”

    陆泽承这次什么话也没有,伸手扯掉领带,粗暴的抓起单渝微的双手,毫不怜惜的将她困在一起。

    单渝微看到陆泽承这个举动,害怕的不断挣脱,只是她的力气对常年健身训练的陆泽承而言,不过就是挠痒痒的力道。

    她不能被陆泽承带走,睿睿还在家里等着她,谨言是那么相信她,她不可以跟着面前的男人走。

    绝对不可以。

    “单渝微,你在干什么!”陆泽承爆喝一声。

    原来单渝微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咬出血来,猩红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一点点的滴在她的衣服上。

    单渝微嘴里一直声固执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不要跟你走,我不要,我不要。”

    陆泽承见她还死死咬着嘴不放,想也未想,直接伸手顶开她的嘴,用自己的指头替用她的唇瓣,下一秒,皮肤传来一阵刺痛,这一次流出来的血,却不再是她的。

    “单渝微,你就这么想要跟我划清界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