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1章 孩子是她的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91章 孩子是她的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没听到,诗的话吗,全都清理干净。”李鳌似乎很喜欢景诗凶狠的模样,这让他有一种自己身边养了一只猎犬的感觉。

    一瞬间,十几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单渝微的方向。

    景诗立刻张狂的笑了,“除了单渝微,其他人都给我弄死。”

    “记得别伤了何少爷。”李鳌虽然自傲,还不想为了一个蝼蚁惹上何家。

    十几个黑衣人点头,枪口直接对准何谨言的人,带着消音器的枪口发射出来的子弹,从肉里穿透,只是发出一声闷响。

    咚咚咚,地上一下子倒了七八个人,全都是一枪毙命。

    从枪法跟准度上来看,李鳌带的人绝对都是经常做这些事情,杀人在他们眼里就如同杀鸡一样简单。

    “微微,心。”空荡荡的走廊里并没有遮挡的位置,何谨言还是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单渝微的面前,清雅的眼中散发着冷意。

    他以为李鳌就算带人来,也无法带着枪支过海关,是他低估了他,让这些人白白牺牲。

    单渝微瞪着眼看着前一秒还活生生的人,一下子就倒在自己的身边,眼睛里已经猩红一片,忍不住吼道,“够了,都给我停止。”

    李鳌从刚进来就没有注意单渝微的长相模样,突然听到她爆发性的喊声,不由多看了她几眼,长的的确很美,有一种不出的气质,身形孱弱眼神却有着不出的坚硬。

    有点意思,他忽然抬手,十几个黑衣人像是得了命令,全都停了下来。

    “李鳌,你干什么,你不会也是看上这个贱人了。”景诗看到李鳌让人住手,生气的喊道。

    李鳌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戾气,愣是让刁蛮的景诗心里跟着一阵阵发凉。

    杀手果然跟普通人不一样,只是一个眼神,竟然也会让她打心底害怕。

    李鳌满是戾气的眼神很快又恢复如初,好像刚刚那个恐怖的男人并不是他,语气温温柔柔的对她道,“诗,你不是想要报仇吗,都弄死了,怎么报仇。”

    经过李鳌的提醒,景诗的理性也一点点回归,她差点忘了自己来的主要目的,抬手整了整仪容道,“去,把里面的孽种先给我带出来。”

    这一次李鳌没有阻拦,让他的手下朝着手术室走去。

    何谨言的人只剩下三三两两根本挡不住,他们也无法挡住。

    何谨言面肃然的想要上前,忽然感觉衣角被人拉住。

    “微微,我不会让他们过去的。”

    单渝微面惨白的朝着何谨言摇了摇头,松开手,朝着景诗走进,伸开胳膊,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哪怕她心里紧张的要死,她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不就是想要折磨我吗,怎样,你才愿意放了我的孩子。”

    景诗看到单渝微乞求的声音,心里畅快无比,单渝微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往日里在傲气,在枪口下在高傲的头颅都得低下。

    想要她放了那个孽种,做梦去。

    不过可以先玩一点大餐娱乐,景诗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停在了单渝微的面前,一双阴狠的眸直直的打量起单渝微的表情,玩味的问道,“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是。”单渝微落在大腿两侧的手抖了抖,一点一点的攥紧。

    景诗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夸张的笑了几声,猛然收声,阴森森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好啊,想要我放了他,那,你,就,给,我,跪,下。”

    “微微,不要。”何谨言想要上前将她拉回来。

    直接被单渝微头也未回的喝住,“不要,谨言,不要上前,就算是我求你了。”

    何谨言听到她近乎哀求的声音,心里一阵阵的发紧,一种无形的挫败感席卷他的全身,攥紧的双手无力的松开。

    都是他,如果他早点发现,也不用让微微陷入这般绝境。

    单渝微清亮的眸盯着景诗得意的表情,语气很轻的问,“只要我给你跪下就可以吗?”

    “看我心情。”景诗装模作样的弹了弹指尖上不存在的灰,豆蔻的指甲盖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透着一股锋利冷光,“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但那时候你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景诗的话完,就听到扑通一声,膝盖与坚硬地板的碰撞声,单渝微挺着背脊直直的景诗面前跪了下去,眸光澄澈而清明。

    对,就是这样倔强不低头的眼神,彻底点燃了景诗心里的那股怒火,她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朝着单渝微的脸上呼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刚想起,又是连续好几个啪啪啪的响声跟了上去。

    挨了景诗好几巴掌的单渝微从头到尾都没有吭过一声,除了脸上肿起的幅度跟嘴角破裂的血迹,证明了她被打过以外,她镇定的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人。

    好像那些巴掌不是落在她的脸上,而是落在别人身上。

    何谨言眼睛都红了,恨不得冲上去将跟他们拼命,可是之后呢,睿睿的安危怎么办,他想微微现在所忍受的一切都是为了睿睿,他不能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让微微白手了委屈。

    他发誓,今以后,跟景家势不两立,跟李鳌不死不休。

    景诗呼吸微喘,她以为单渝微会哭,会求饶,会认错,可是她打了这么久,单渝微还是一声不吭任由她发泄,她心里并不痛快反而更加恼火。

    “为什么不哭,为什么不求我,贱人。”

    景诗气不过,抓着单渝微的头发又是一阵撕扯。

    就算旁边的几个男人看着都不忍心的撇过头,只有李鳌跟他带来的手下面无表情。

    李鳌颇有些兴味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他算是有一点明白为什么陆泽承还有何谨言这些男人会看上这个叫单渝微的女人了。

    这个女人很有骨气,也很能忍,这出戏越来越了。

    单渝微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浑不在意脸上火辣辣的疼,轻缓的声音从口中一点一点的挤出来,“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的孩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