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章 跟我回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86章 跟我回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脸上的最后一丝血,在刹那间褪去,望着陆泽承的眸光却无比平静,平静的让她那颗满目疮痍的心在填上了一个新的刀痕。

    “陆泽承,我如果是肮脏的女人,你又是什么,免费的牛郎?”

    陆泽承如闪电一般伸手,粗暴的掐住她的下巴,冷冽的气息随之贴近,灯光下的黑投影,将她整个人全都覆盖住,那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看。

    仿佛要在她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烧出两个窟窿,“单渝微,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何谨言给了你多大的勇气,嗯?”

    “是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单渝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手在渐渐收紧,颚骨处传来收缩的疼意,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愿意在男人面前低头。

    她不知道应该逃到哪里才能够跟面前冷血无情的男人老死不相往来,明明她已经如同一只丧家之犬,远走他乡,为什么还会碰到。

    为什么还要面对这样难堪跟侮辱。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不是超人,也不是木头,她的心也会疼。

    陆泽承压近了鼻息,清冷的声音沉的让人心里发紧,“你以为何谨言为什么会回国。”

    一瞬间,单渝微看着陆泽承的眼眸不断的放大,眼里写满了难以相信跟不可理喻,原来谨言离开前的欲言又止不是没有原因,都是因为陆泽承在国内搞鬼,所以他才不得不回去。

    可是又不愿意让她自责为难,所以才什么话也没有,还安慰着她让她一切放心。

    最可气的是她还心安理得的承受他的好。

    单渝微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硬挤出来,“陆泽承,你卑鄙。”

    陆泽承看着单渝微愤怒的目光却是为了另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心里的冷意不断加深,“呵,单渝微是不是太瞧我了一些,这仅仅是可开始。”

    他的手段多了,多到足够摧毁十个何谨言,十个何家,就看她怎么选择。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谨言他是无辜的,你有什么火可以冲着我发。”单渝微怕了,她真的怕了,如果谨言因此出事,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单渝微的示弱跟害怕并未让陆泽承的心情转好,心里的郁气更浓烈了一些,她就这么在意那个何谨言,为了那个野男人,愿意屈服。

    “跟我回去。”

    他发现这段时间,他就是太过好话,让她误以为他是一个没有脾气的病猫。

    给她空间,她既然不懂得审时度势,那么他也没必要那么好心,就以他想要的模式将她困在身边又何妨。

    “不,我不回去,陆泽承我求你放了我,我再也不跟谨,不,是何谨言见面了,真的,我可以完全消失。”单渝微所有的傲气被陆泽承打散,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况她连胳膊都不算。

    但明睿睿就要进手术室了,她绝对不能在这里被陆泽承困住,她必须走,必须逃离面前的魔鬼。

    陆泽承看着一下子变得慌乱紧张的单渝微,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依照何谨言的背景,留在国内才是最好的选择,为什么会突然带着单渝微跑出国。

    冷静下来以后,他发现,单渝微的所作所为疑点重重,脑子里忽然一丝暗光,他突然记起来,单渝微身上一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六耳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思绪,单渝微这次出国实际上可能跟何谨言无关,而是跟她心里的秘密有关。

    “单渝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没有。”单渝微回答的太快,果然看到陆泽承眼中浮现的不信任跟怀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异常,眼泪嗒嗒的往下掉。

    静了静心,压着嗓子半真半假的将心里的话出来,“陆泽承,我不是木头,我也会伤心会难过,既然你已经跟景诗在一起了,为什么不放过我。”

    最后一句话,她是嘶吼着出来,“你明不明白,我不想给你当情人,我也不想当三,我只想要安安静静的生活。”

    她是真的累了,累的再也爱不动,伤不起,她身上背负的太多,已经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单渝微的泪好像不是落在他的手背上,而是落在了他的心上,灼伤了一片,陆泽承不自觉的眉头紧蹙,“你是在意我跟她在一起。”

    “你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喜欢别的女人跟分享自己的男人。”单渝微心里苦笑了一声,陆泽承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正常那个女人会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其他女人出双入对,又不是脑壳有病,心大也不是这样的**。

    陆泽承没有立刻接话,看了单渝微许久,低沉的嗓音淡淡道,“我可以不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这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

    因为在陆泽承的心里,景诗根本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任务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作为他的女人就必须理解。

    可他忘了,不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想法,不是所有人都应该读懂他的心思。

    单渝微听着陆泽承仿佛施舍的口气,一颗心更是拧着的疼,在他心里自己果然就是一个炮友,他以为只要跟跟其他女人没有发生**关系,她就应该感恩戴德吗。

    她如星空璀璨的水眸,目不转睛盯着面前冷漠孤傲的男人,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一字一顿的吐纳清晰的对他道,“陆泽承,我要的不止这些,我要的你做不到,给你不起。”

    不,她要的不仅仅是这些,而且她也看透了面前的男人。

    他其实根本不懂什么叫**,就算是对景诗也应该不过如此。

    单渝微不知道是同情别人,还是笑话自己,跟一个不懂什么叫爱的男人,谈什么爱,那不是对牛弹琴吗?

    可这咸腥的泪,为什么要往肚子里流,涩的她心尖发疼。

    陆泽承很不喜欢单渝微脸上此刻的笑意,这让他心里极其不舒服,好像所有的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不喜欢掌握不了的感觉,“你不要得寸进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