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7章 什么样的目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67章 什么样的目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到了地方,景诗还没有来,她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并不意外。

    等了接近一个时以后,景诗挎着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姗姗来迟,嘴上虽然这不好意思的话,脸上却毫无愧疚的意思。

    “微微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有。”单渝微勾了勾嘴角回答。

    景诗等着服务员给她拉开椅子以后才坐下,看着单渝微脸上的微笑,眼里闪烁着不为人知的阴暗,贱人,昨跟阿承去酒店开房,现在还能心安理得的对她笑。

    她还真低估了单渝微的贱性,脸上依然挂着明媚的笑,“微微你想喝点什么,我请客。”

    “不用了,我喝水就好了。”单渝微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凉白开。

    景诗也没有什么,给自己点了一杯果汁就让服务员离开,盯着单渝微看了好久,久到单渝微觉得开始不自在,才收回目光。

    无辜又可怜的道,“微微实在不好意思,你出院我都没去接你,实在是我最近太忙了。”

    “没事,我挺好的。”单渝微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从景诗的眼中看到一闪而过恨意,是她的错觉吗?

    景诗听到单渝微很好,也跟着露出欣喜的笑容,“那就太好了,我以为你身体还没好,真是万幸啊微微。”

    “是啊。”单渝微敛了敛神,万幸她没有被张政光得逞,不然现在她也不会平静的坐在这里跟她谈话,“景诗,你今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她总感觉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景诗精致的指甲在阳光的折射下有些发亮,她轻轻的敲击了几下桌面,睁着刻意伪装的纯真跟懵懂,笑呵呵的问,“微微,这几阿承都不在办公室,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单渝微心下猛然一紧,面镇静的回答。

    景诗也没有怀疑她,有些可惜的,“哎,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最近阿承都不来找我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就昨我竟然听人阿承跑去不夜城了,你这像话吗?”

    单渝微能够感觉到景诗那双探究的眼眸不断在自己身上扫射,仿佛要从她嘴里听到某些答案,可是她不确定景诗知道了多少,但一定是故意这么问。

    她抬了抬眸,平静的看着她,“我不知道,还有如果你是想跟我他的事情,抱歉,我不想听。”

    “微微,你为什么要生气呢?”景诗很惊奇,又很委屈,的话却恶毒无比,“明明该生气的人是我不是吗?你跟阿承去酒店开房,被戴绿帽子的人是我呀,难道我错了吗?”

    咔的一声细微的轻响,单渝微放在桌子下的手不自觉的扣在椅子上,景诗果然知道了昨的事情,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告诉景诗她是被下药的,陆泽承正好救了自己?出来连她都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又怎么服别人相信。

    但事实上她就是跟陆泽承开房了,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景诗看着单渝微沉默的表情,牙根差点咬碎了,不过为了后面的事情,她还是忍了下来。

    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按下键,继续悲伤的道,“微微,我真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你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却被着我跟好闺蜜的男朋友在一起,你对得起我吗?”

    单渝微因为愧疚,哪怕景诗歪曲了事实,她还是没有给自己辩解,“景诗,我知道我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不过我保证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为她马上就要走了,再也不会打扰到他们的感情。

    保证?呵呵,她再也不会相信单渝微口中所谓的保证,景诗还是一副宽容大量的嘴脸,做戏还是要做全套,“微微,我只想要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我对阿承的感情。”

    “我……。”单渝微看着伤心欲绝的景诗,心里更加内疚了,其实她比景诗还早认识陆泽承,只是阴差阳错罢了。

    改变不了,陆泽承是跟景诗最先在一起的事实,她以为他们分手以后,她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也不知道景诗会回来。

    “你是因为嫉妒我所以才跟阿承在一起吗,微微没想到你这样的人。”景诗不等单渝微话,直接将罪名扣到了她的头上。

    “对不起。”单渝微微低着头错过了景诗眼中的怨毒,张政光的事情以后,她的确不觉得自己欠景诗,可是昨的事情发生以后,她无法在那么心安理得了。

    景诗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将手中的东西关掉重新放在包里,脸上的伤心难过全都收了起来,略有嫌弃的抽出一张纸点了点眼角,看着单渝微犹疑的眼神,冷笑一声,“怎么,没看到我哭很失望?”

    “不是,景诗,你这是……。”单渝微对景诗前后情绪转变速度之快有些诧异。

    景诗没吱声,因为服务员正好送着果汁过来,她拿起果汁抿了一口,又轻轻的放下,服务员也已经走远。

    这才冷声开口,“我怎么了?单渝微你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我就不能了,单渝微你你还能下贱到什么地步。”

    单渝微听到景诗侮辱性的词语,眉毛忍不住皱了皱,话的语气也跟着沉了几分,“景诗,我只能告诉你昨的事情是意外,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发誓?单渝微你过几次了,可是呢,我一次次的看到你从阿承的公寓里出来,这一次更迫不及待的去酒店开房,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景诗顿了顿,忽然将身子欺近了几分,怨恨的眼眸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看,“还是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何谨言那个乌龟王八蛋知道你给他带了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吗。”

    “这件事跟谨言无关,麻烦你不要牵扯到其他人。”单渝微不想将何谨言牵扯进来,语气也有些严厉起来。

    景诗不屑的冷哼,“什么时候,你也开始这么硬气了,你不是圣母吗,你不是善良吗,单渝微你才是最会演戏装可怜的女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