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4章 发疯的女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64章 发疯的女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不知道于思思为什么突然用那种我懂我明白我理解的眼神看着她,不过到回去,她也发现时间拖了有一会儿了。

    着急的道,“那就麻烦你了,思思我们快点走,睿睿还在家里等我。”

    于思思一边跟着走,一边问道,“你不会没有跟睿睿打个电话。”

    单渝微顿了一下道,“我忘了,回去就我喝醉了跟你待在一起。”

    “……。”她还能什么,当然是同意了。

    景家别墅二楼内,一个长相清瘦猥琐的男人在景诗身旁低语了几句。

    “你什么!你给我再一遍。”原本平静的女人,脸瞬间难看起来。

    猥琐的男人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都出来,“景姐,我们的人真的看到陆律师跟着那个叫单渝微的女人进了一个酒店,守了一晚上没出来,接近中午了陆律师一个人出来,然后那个单渝微是跟着一个陌生女人出来的。”

    “不,这不可能,肯定是你认错了。”景诗不愿意相信事实,恼怒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最近发生张政光的事情以后,阿承就对她不冷不热,她不敢去烦他,可是这么多不见,她实在忍不住想要找他,跑去办公室还扑了个空。

    于是就留了一个心眼,找人去跟踪他,她也知道被发现了后果肯定很严重,可是她实在想的没办法,又想知道他这一的都在做什么。

    没想到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这叫她怎么不气恼。

    “景姐,我们真的没有认错人。”猥琐的男人声的嘀咕了一句,“照片那么清楚,怎么会认错人。”

    何况他们也是辛苦跟了一晚上,怎么也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景诗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得猥琐男人低头不敢在嘀咕。

    “你还打听到什么消息。”景诗也明白他没必要谎,可是心里那股怒火怎么也压不下,没想到单渝微跟着何谨言搞到一起,还跟阿承勾三搭四。

    真是下贱的女人。

    “昨那个女人好像是喝醉了,我们的人只跟着陆律师到了不夜城,高层的地方监控太多,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的人没敢上去。”!*!

    楼上可都是招待的大人物,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可是没有资格上去,万一得罪了哪一个,也别想在这一行里混下去。

    “滚,钱我会打到你的卡里。”景诗心里有气,看着男人猥琐的样子更来气,但在外人面前她还要保持着该有的形象。

    猥琐的男人一听很快就有钱拿,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被骂了一顿也没有不高兴,还继续点头哈腰的感谢,“谢谢景姐,那我先走了,有事您吩咐。”

    景诗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两只手放在底下攥着衣服死紧,好像手里捏的不是布料,而是单渝微这个人,巴不得直接将她掐死。

    猥琐的男人刚走到门口。

    景诗忽然开口了一句,“记得,管好你的嘴,有什么风声漏出去,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的明白,景姐就放心。”猥琐的男人明白景诗话里的警告,保证的道。

    “出去。”景诗不再多言。

    猥琐的男人一走,忍了许久的景诗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怒气,愤怒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在地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玻璃碎裂响声。

    景诗似乎觉得不过瘾,发疯一般将屋子里的东西全都杂碎,往日里的高傲形象早已不复存在,像是一只困兽一般在牢笼里四处乱撞。

    一双美目里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

    她急喘的呼吸显示的情绪波动有多厉害,“单渝微,为什么你一定要跟我作对,为什么一定要把我的男人抢走,我对你那么好,那么好!。”

    只要一想到阿承跟单渝微那个贱人在酒店度过一晚上,她就想到自己上一次穿的那么风凉却怎么也勾不起阿承的反应,这样的落差,让她那可嫉妒的心挤的快要无法呼吸。

    不,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单渝微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景诗拿起台架上的花瓶,发狠的往地上砸去。

    又一件价值不菲的摆件,变成了一堆碎片。

    闻声而来的候雪琴推门看到满地的狼藉玻璃碎片,再看看昔日里宠爱的女人如同一个疯子一般跌坐在地上,她整颗心都跟着揪疼起来。

    “诗你这是做什么啊,要是伤到了自己怎么办。”

    景诗有些茫然的看着候雪琴走了过来,心里像是突然有了依靠,泪水瞬间涌了上来,无比委屈的喊一声,“妈妈,我好难过啊,妈妈怎么办,阿承真的不要我了。”

    “怎么了这是,诗你先别哭,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候雪琴心疼的将她扶了起来,诗不是跟陆泽承的关系一直很好,怎么不好就不好了。

    景诗身体软软的任由候雪琴扶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而无神,期期艾艾的道,“妈妈,都是那个贱人,是那个贱人抢走了我的幸福,呜呜……阿承,阿承昨竟然跟那个贱人去开房了。”

    道这里,景诗又开始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你们的感情一直很稳定,他对你也不错。”候雪琴也很惊讶,还有一点,“诗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们这样有多久了。”

    景诗的眼神微闪,不敢跟候雪琴的对视,她有些恼羞成怒的甩开候雪琴的手,闷闷的道,“妈妈你不关心我,还问这些,我到底还是不是你女儿了。”

    “胡什么,你当然是妈妈的宝贝女儿,妈妈肯定是关心你啊。”候雪琴赶紧安慰的道。

    景诗背对着候雪琴,除了前面那几滴眼泪是真的,现在她的眼角除了恨就是恨,根本没有泪意,假装哭哭啼啼的道,“妈妈,我跟阿承的感情本来就很好,可是因为那个贱人在中间捣乱,阿承才会变成这样,这一切都是那个贱人的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