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2章 惊魂的一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22章 惊魂的一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舔你。”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不轻不重的从她身下传来。

    单渝微脸上如火在烧,该死的陆泽承竟然把这么情的话的那么理所当然,她当然知道他在做什么,她是再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你快上来!”

    还要不要点脸了,以前他可从来没有玩这么限制级的尺度,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洗澡啊,跑着过来身上都是汗,虽然是夏每都要沐浴,但是还是觉得很难为情啊。

    不,不,她在想什么,难道洗澡就了就可以让他为所欲为了?

    单渝微好想骂一句自己脑袋是不是被雷劈了,怎么跟着陆泽承一样开始不正常了。

    陆泽承一点也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理,他该怎么做继续怎么做,两只大手掐着她的大腿根部,将她固定住,不让她随意扭动,柔软的舌顺着她迷人的幽谷,一点点的往下延伸。

    身下的女人不断颤栗蠕动,嘴微张,像是一只脱离海水的鱼,口口的呼吸着,一对丰软的山峰,起起伏伏,如同一层层海浪,晃花了他的眼。

    “陆泽承,你,你快点放开我。”单渝微有气无力的道,仿佛胸口有无数之蚂蚁在啃噬,酥麻的电流从尾骨传遍全身,因为看不到,神经线就更加敏感起来。

    她能感觉到陆泽承炽热的舌是怎样描绘过她的幽口,又是怎么样的逗弄她的花蕾,不得不承认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极致快感。

    这四年,陆泽承也不是没有过想过要这样对她,每一次都被她以各种理由躲开,或者是以腼腆的回应糊弄过去。

    不知道陆泽承今是不是抽风了,竟然不管不顾的对她做这样心脏快要承受不住的限制级动作。

    没等她继续沉醉其中,陆泽承一句话如同兜头一盆冷水将她所有的意乱情迷浇的烟消云散,甚至后背不自觉的分泌出一层冷汗。

    “你这里什么时候受过伤……。”

    单渝微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趁这陆泽承闪神的一瞬间,猛地挣脱开她的禁锢,理智也全都回归脑袋,她紧紧抓着被单,死死压抑着快要尖叫的冲动,假装不在意的回答。

    “什么伤,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只有大腿那里有一个烫疤。”

    差一点,差一点就暴露了她生产睿睿的那个侧切疤痕,她真是太不心了。

    陆泽承结实的上半身慢慢挺直,一对好看的浓眉不由自主的皱起,他舌头碰到的位置明明是她勾人的幽口,怎么会事大腿根部,虽然碰到的不多,可是这么敏感的部位,不可能会有刀疤。

    “什么时候你大腿有一个烫疤我不知道,单渝微你是不是在隐瞒我什么。”

    单渝微被陆泽承吓的差点魂飞魄散,抓着的被单已经被她浸湿了一片,可是她也不敢有任何松懈,什么生气,迷乱,现在只剩下害怕跟紧张。

    已经坚持到这一步了,她绝对不能让陆泽承知道睿睿的存在,“陆泽承,我不知道你在什么,现在屋里又没开灯,你能保证自己没有弄错?”

    单渝微的不无道理,陆泽承的确不能确保自己碰到的就是那个敏感的地方,只是单渝微的反应是不是有些太过异常,“开灯证明。”

    单渝微听着陆泽承低沉沙哑的声线,心中警铃大作,绝对不能让他开灯,好在公寓是她的地盘,房间的格局分布她都很清楚。

    她也不管陆泽承会怎么想,一心就想赶紧淘宝,一边裹着被单假装镇定的下床,一边装作恼怒的道,“陆泽承你搞清楚现在我不是你的奴隶,我更没必要让你检查那个部位,你真是疯了。”

    着单渝微已经拉开衣柜,动作迅速的从里面捞出内衣裤,也不管陆泽承会不会看到直接往身上穿,胡乱拉了一条裙子出来,在往头上套。

    屋内虽然没有开灯,月却从窗外折射进来,陆泽承还是勉强能够看清单渝微的举动,只见几分钟的功夫她已经穿戴整齐,那副急切的模样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低哑的声音慢慢恢复清冷的声调,“单渝微,你逃不掉的。”

    单渝微心里一咯噔,纤细的身影贴着柜门,借着朦胧的月,看到那个宛若神的男人,光着强健的体魄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近。

    每一步走近,她都觉得呼吸像是被人扼制住,胸口的心脏急速的跳动,好像她一张口,就能从胸口处蹦出来。

    颤颤巍巍的声音道,“陆泽承你别过来,我跟你已经无话可,我也不会在出现你跟景诗面前,我只要要一条活路。”

    一条她跟睿睿的活路,仅此而已。

    陆泽承脚步微顿,心里因为她话语中的哀伤乞求,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闷的他心口发疼,难道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跟何谨言在一起。

    这四年,不管是金钱还是物质上,他并未觉得有哪里亏待过她,可笑的是,他还没有结束,这个女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但,什么时候一场游戏是她的算了,如果他没有点头结束,她就没有拒绝的权力。

    “活路是吗。”

    单渝微听着他呢喃似思考的声音,僵直的后背不自觉的绷紧,她不觉得陆泽承这是打算大发善心放过她,这个男人有多睚眦必报,她这四年见了太多。

    “陆泽承就算我求你了。”

    这是她今第二次开口求他,每一次求他都是想要离开他的身边,那样坚持直白根本不像她在景诗面前处处隐忍的媳妇模样。

    或者这样的性格才是真正的单渝微柔弱中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倔强。

    话间,陆泽承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在她惊惧的目光中,缓缓俯下自己迫人的身姿,靠在他的耳畔,低沉的嗓音难得温柔,却又残忍至极,“单渝微这场游戏,你还没有资格结束。”

    单渝微瞳孔骤然紧缩,一双水眸波光点点,仿佛下一秒泪水就会从眼眶里决定而下。

    在他眼中,他们这四年的朝夕相处,仅仅是他口中可有可无的一场游戏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