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章 景天阳的官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02章 景天阳的官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看着办,当然是好办。

    “明你去给那个单渝微赔不是,把事情压下来,要是她在不满意就把张政光推出去,一定不能这件事跟景家扯上关系。”

    景阳直接做了决定。

    本来趴在候雪琴怀里假哭的景诗是真要哭了,她猛地坐直身子道,“爸爸,为什么要我去给那个女人赔罪,这件事跟我无关不是吗,要去也是张政光去。”

    真是气死她了,凭什么让她去跟单渝微那个贱货赔罪,想想她就感觉像是吞了一百只苍蝇一样恶心想吐。

    让她去道歉,做梦。

    “你。”景阳见景诗还敢忤逆他,忍不住将手高高的扬起,不管是谁阻碍了自己的官途,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也绝不留一丝情面。

    候雪琴一看这架势,赶忙把景诗拉了回来,对她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再这种时候继续触怒他,然后再转身对景阳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先去楼上休息。”

    怎么还是自己的女儿,景阳在生气,还是没有多什么,转身负气离开。

    景阳一走,景诗的眼泪就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呜咽的道,“妈妈,你看到了,爸爸这是要真的打我。”

    “你爸爸这是气急了,你就听他一句话。”候雪琴心疼的替她擦了擦眼泪道。

    “为什么啊妈妈,又不是我的错。”她好不甘心,今是她的生日,她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现在单渝微又没事,还惹得阿承不高兴,自己还挨了爸爸一巴掌。

    她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诗啊,不忍则乱大谋,只要这件风头过去,你想要怎么对付那个女人,妈妈都不,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啊。”她也知道女儿委屈,但她更知道自己丈夫对自己的官位有多痴迷。

    “妈妈一定要去跟那个贱人道歉吗,她不也没有被怎么样嘛。”景诗还是很排斥,想想都觉得烦躁。

    候雪琴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道,“这件事情必须你去,还得让所有人知道我们景家的态度,还有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来不及了妈妈,张政光那个蠢货把阿承惹恼了,现在阿承还要帮那个贱人控告张政光,你对我们会不会有影响。”

    候雪琴大惊,“陆泽承真的这么。”

    “嗯。”景诗点头,她也正为这件事郁闷不已。

    “诗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你父亲知道,他现在很满意陆泽承,要是陆泽承出面,你父亲必然会生气,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候雪琴旁敲侧击了一番。

    景诗想想后果也觉得一阵后怕,好不容易等到的局面绝对不能让一个单渝微给搞坏了,“妈妈,我知道怎么做了。”

    就算在厌恶,她明也必须去找一趟单渝微了。

    “嗯,妈妈知道你委屈了,在忍忍就好了。”候雪琴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景诗笑的很牵强,没有人知道她现在恨不得生剥了单渝微,在饮她的血,今日的耻辱,她一定会铭记于心的单渝微。

    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何谨言先是把单渝微送到医院检查,幸好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未伤筋动骨,不过还是要休养几。

    处理完伤口,单渝微本想回去,何谨言直接安排她住院观察。

    安静的vp病房内,单渝微身上还披着何谨言的外套,一动不动的坐在床头,好像外界的事情都跟她无关。

    屋内的灯也不让人打开,只有窗外朦胧的月,照射这她的剪影,拉的很长,远远看去即柔弱又凄凉。

    “微微,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何谨言务必内疚的道,音量深怕大一些就将她惊扰道,要不是他自以为的想要给她一点空间,她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单渝微像是一座雕塑一般,空洞的眸望着窗外无边的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何谨言的声音,木然的情绪像是有了稍许波动。

    沙哑而又艰涩的声音从喉咙里爬出来,“谨言,不关你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救我……。”

    后面的话,她已经不下去了。

    “微微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受委曲。”何谨言气不过,抬手握拳用力的锤了一下墙面,发出一声闷响。

    何谨言向来不是一个易怒的人,会有这样的举动也是忍无可忍,想到单渝微一个人遭受的恐惧跟害怕,他就恨不得杀了那个张政光。

    “谨言,没用的,没有证据。”单渝微心里跟着那一声响,眼中有了一丝波动,她委屈后怕,可她不能连累着谨言卷进来,反正,反正她马上要走的人了。

    就当最后还清对景诗歉疚。

    “我有办法,微微你就好好休养身体不要过问这些,我会让那个混蛋给出一个交代。”何谨言心里有数,他猜想陆泽承也会有一些动作,就看景家是什么态度。

    是极力保下那个不争气的张政光,还是把张政光推出来当替死鬼,不管哪一个他都不会善罢甘休。

    “谨言你不用为了我这么做,我心里……。”单渝微心里也恨,恨不得那个男人去死,恨不得直接杀了他,可是恨有什么用,杀人是要偿命。

    她无权无势,在那些人眼中就是一只蝼蚁,翻不出浪花,不是她不想报仇,而是她必须为了睿睿考虑。

    如果是为了争一口气,让睿睿的身份暴露出去,她宁愿吞下这枚带刺的苦果,哪怕心肝脾肺肾都被扎透,哪怕流血不止,她也心甘情愿。

    这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第一反应只想保护好孩子的安全。

    何谨言眉头微蹙,印象中在大学里那个微笑肆意不惧一切的女孩,只是几年不见,身上的钝角不知被谁磨平,甚至连一点脾气都没有,除了忍,就是忍。

    这样的她让人看着心痛也不忍,“微微,你到底在怕什么。”

    是怎样一个存在,让你为了那个人不顾一切摔的浑身碎骨也要保全的人,他到底是谁,是陆泽承吗?还是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我觉得你心里隐藏这一个更大的秘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