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0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200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张政光并不买账,他今不仅好几次丢了面子,还被一人踢了一脚,现在胸口还疼着,怎么也无法咽下这口气。

    直接无视掉景诗,走到陆泽承面前,态度嚣张恶劣的道,“你不就是锦安市最好的律师,现在我这个舅子有难,你就帮我解决一下好了。”

    他那仿佛怜悯的口气,硬是让在场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背对着所有人的景诗眼神也是一阵难看阴沉,张政光这个蠢货有台阶不下,竟然还顺杆上爬,不要脸至极。

    她都不敢对阿承呼来喝去,他竟然还舔着脸大放厥词。

    要不是念着姨的面子上,她绝对不管这个蠢货的死活,无奈局面已经铺开,容不得她隔岸关火斗。

    景诗转身正要对陆泽承几句软话。

    只是后者没有给她这个机会,陆泽承清冷的幽默扫了一样面前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男人,脸上毫不掩饰的不屑,“好,这个案子我接。”

    张政光还没来得及高兴,陆泽承后面一句话直叫他变了脸。

    “我帮她接了,明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张先生。”

    陆泽承轻巧的语气直直让人变了脸,下一秒张政光已经破口大骂。

    “陆泽承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让你接我的案子是给你面子,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的律师还有脸追我们景诗……。”

    景诗听到张政光的话恨不得晕过去,难看的脸再也隐藏不住,娇声呵斥道,“住口,张政光,阿承是我的男朋友还轮不到你评头论足,这件事等明在查,你快点给我滚出去。”

    她已经不敢再看阿承会有怎样的表情,她怎么也无法料到张政光是一个这么没有脑子的草包,简直无可救药。

    且不阿承接了单渝微的案子,就以他二世祖的身份给阿承提鞋都不配。

    完,景诗又走到陆泽承身边,柔声歉疚的道,“阿承你不要生气,我这个表哥从被人宠坏了,话有些不经过大脑……。”

    陆泽承直接打断了她的情,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的道,“我想张先生已经成年了,只有孩子的话才算童言无忌,既然作为成年人就应当为自己的话负责。”

    在场的人都是修炼多年的人精,怎么会听不出陆泽承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张政光其实就是一个。

    脑残巨婴。!*!

    但张政光却没有听出来陆泽承的反话,依旧不可一世的道,“我张政光话一言九鼎,陆泽承你要跟我作对,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如果不喜欢你,大姨也不会同意你跟表妹在一起。”

    景诗杀人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跟阿承的关系有所修复,就因为张政光这个蠢货几句话,将她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不用开口,她都能感觉到阿承身上的怒意。

    她再也没办法开口帮张政光话。

    单渝微不想让陆泽承接这个案子,她心里恨不得杀了张政光,可是杀人犯法不,景诗的话已经表明了一切。

    景家一定会袒护张政光,没有监控,没有证人,没有录音,什么都没有。

    只靠一张嘴,她只能咽下这个哑巴亏,再也不想听到他们任何人的声音了。

    “谨言,我们走。”她好累。

    何谨言望了一眼怀里狼狈虚弱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但还是尊重她的决定,带着她走出人群。

    陆泽承剑眉紧拧望着,单渝微仿若受惊的幼鸟将头埋在何谨言的怀里寻求庇护与安慰,而何谨言也像是一个称职的护花使者,将她心翼翼的护在怀里,不让人窥视一分。

    可就是这样和谐的画面,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这一刻他的心有如遭受重击,疼痛中夹杂着不知名的慌张。

    好似心口最重要的东西,随着她的离开剩下一个空荡荡的洞口。

    单渝微,你就这么信任他,信任到心硬如铁吗。

    景诗除了松了一口气以外还有些不出的窃喜,这是不是代表单渝微的名声就这么毁了,她还特意安排了几个狗仔队,把刚刚单渝微跟张政光衣衫不整的画面拍下来。

    明只要一见报,单渝微就无法在锦安市待下去。

    可她的笑容很快就凝固在嘴角,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件事,没完。”陆泽承着的时候是看着景诗的,他眼中的冷意不加掩饰的射向她,让她知道他的每一字并不是开玩笑。

    “阿承……。”景诗心一下一慌,水蒙蒙的大眼柔弱的望着他,企图激起他一点怜惜。

    只是她忘了面前的男人生气的时候有多冷硬,看也为看她一眼,高大的身影漠然转身,大步离开。

    周围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些什么,她们最多是看了一场热闹,难堪的可是景家的人。

    最后还是候雪琴闻讯赶来结束了这一场闹剧,沉着脸将景诗跟张政光单独了留下来,这一场生日宴会也就不欢而散了。

    宾客们是看足了好戏,并不觉得亏。

    客厅内候雪琴绷着脸沉声问,“诗,政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

    她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外甥有多不正经,就算玩女人也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胡来,而且还被这么多人撞见,不仅张家的脸丢光了,景家的颜面也跟着丢尽。

    她心里这是又气又无奈,怎么是自己妹妹唯一的儿子,她自然打心眼里也是心疼,可是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谁也兜不住。

    彼时,她还不知道张政光玩了那个女人就是单渝微。

    张政光还觉得委屈不爽,“姨妈你怎么不问问我受伤没有,把我叫进来就是一顿训,我今晚可是好心来给诗过生日,谁知道那个贱人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弄的我也跟着倒霉。”

    他直接把责任推给了别人,好像他才是最无辜的人。

    景诗撇了撇嘴角有些看不起张政光这样的男人,但也没有多做解释,就让张政光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我怎么听要人要你给一个交代,不然就要准备跟你打官司。”候雪琴问。...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