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 27度有这么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157章 27度有这么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直到医院单渝微还是像一只刚孵化出来的鸡崽贴着陆泽承不放。

    医生还是那个医生,心的拆开绷带以后,看到缝合好的伤口裂开了一半,不由责备的看了陆泽承一眼,“怎么伤口又裂开了,不是让你回去注意一点吗?”

    他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也太不负责任了,三番两次让自己的女朋友受伤。

    单渝微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陆泽承,连忙跟医生解释,“医生是我不心把伤口弄开的,不关其他人的事情,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

    要确切一点,也可以叫做债主or炮友?

    医生摇摇头叹气,“现在的年轻的人,就是不爱惜自己,长的好能当放吃吗?”

    他在单渝微的眼光太差,长的好又不能当饭吃,不如找一个老实对自己好的人。

    某个男人虽然没有辩驳,眼神却阴了下来。

    连带着会诊室内,寒风嗖嗖的刮着。

    医生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冷意,开口问了一下自己的助理,“陈啊,你这空调是不是调的太低了一点啊。”

    陈惊慌的眼神一直往陆泽承身上瞟,医生你这是老眼昏花了,难道看不出来寒气的发源地,他都要被那个男人吓死了好吗。

    “刘医生,现在的室内温度27度。”

    “27度有这么冷吗?真是奇了怪。”医生看了一眼挂壁空调显示的温度,喃喃自语了一番,没有再多问,而是转头对单渝微,“现在伤口裂了又要缝针,今晚你就住院观察一。”

    “嗯,一会儿我就去办理住院手续。”单渝微背对着陆泽承也能感觉到涌动的冷意,迫切的希望医生赶紧处理完,放人她走就好了。

    医生可能是上了年纪,看到这种不公平的事情,还是难免唠叨一句,“什么,你都这样了还要自己去办理住院手续,就算他不是你的男朋友,作为朋友都会帮你这么做。”

    单渝微不用回头身后的男人有多生气,正担心他会不会发怒。

    陆泽承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我已经办理了住院手续。”

    听到陆泽承已经办理了住院手续,单渝微一脸茫然,诶?她怎么不知道。

    医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原本还想以长辈的身份在教育一下这个男人,就好像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话打算侃侃而谈,而那个人直接告诉他任务完成,让他全部的话憋了回去,堵的慌。

    不悦的目光转到自己的助理身上,“陈啊,是这么回事吗?”

    “是,是的刘医生,先前这位先生来的时候,就让护士去办住院手续了。”陈如实道,他是知道刘医生叨叨的性格,倒不是什么坏人。

    刘医生只好作罢,咳了咳道,“好,既然这样那先缝针。”

    单渝微有些惊讶于陆泽承难得的耐心,要是换做平常,他早就离开了,难得是因为她受伤的原因?

    接下来她根本没有时间多想,重新缝合伤口疼的她死去活来,碍于陆泽承还在旁边,她又硬生生忍了一回。

    一只手的指甲差点抠断。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的男人降尊纡贵的俯下身,将她偷偷抠在椅子下的手握在自己掌心,她的尖细的指甲也因为太用力,直接抠进了男人的手心。

    她清楚的感觉到指甲划开他手心粗糙的纹理,深深的陷入进去,丝丝温热的液体随着缝隙涌了出来。

    那是他的血。

    单渝微像是受惊一般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握着自己的男人却霸道的将她抓紧,清冷的声音毫无波澜的道,“别动。”

    单渝微怔了几秒,惴惴不安的心情奇迹般的被他安抚下来,手指的力道也软了下来。

    她有些愧疚的道,“对不起。”

    身旁的男人却没在回答她。

    刘医生不知道前一秒还很痛苦的女人,为什么脸绯红的一直低着头,眼神又溜到了他们两个交握的手,加快了缝针的速度。

    美救人啊。

    因为伤口只是裂了一半,单渝微又一只惦记着陆泽承的手,反而让自己转移了一些疼痛。

    刘医生很快就缝好针,“其他话我就不重复了,要是再裂开了,你就准备打石膏。”

    “知道了,谢谢医生。”单渝微被的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医生的都是为了她好。

    刘医生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的燥红,赶紧摆手装作不耐烦的道,“陈,快点带他们两个去病房,别妨碍我下一个病人。”

    “单姐这边请。”陈已经拿了单渝微的病例表走到门口。

    单渝微正要起身,坐了太久腿麻的又坐了回去,正感觉窘迫不行的时候,身子陡然一轻,人已经被人抱在怀里,往外走。

    她只能将自己的贴回了男人的胸膛里,暗自庆幸,现在是晚上,来医院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陆泽承给她安排的是vp病房,病房内设施齐全,衣柜,沙发,电视,还有一个冰箱,带单独卫生间。

    方便也简单。

    单渝微躺在床上,望着旁边的男人,视线不由往下滑去,隐约可以看到他手心已经凝固的血迹,有些别扭的道,“陆泽承,你要不要去处理一下伤口。”

    陆泽承清冷的声音漫不经心的道,“你是在指需要打一个狂犬疫苗吗。”

    如果有,他不建议去打一个疫苗。

    刚开始单渝微没有听明白陆泽承话里的意思,过了几秒,她有些恼怒的问,“你谁是狗呢。”

    狂犬疫苗,不是指她是狗!!

    “既然不是,那就老实躺着。”

    以前受过更重的伤,有时候来不及处理,伤口发炎流脓他都没有在意,现在只是破了一点皮就要去处理伤口,他陆泽承还没有这么脆弱。

    关心还被人倒打一耙,单渝微有些恹恹的不想理他,可是敌不过心里快要抓心挠肝的好奇,“你知道六耳的用意吗?”

    陆泽承幽冷的目光扫向她,“想知道?”

    单渝微鸡啄米似的点头,“想。”

    “嗯,那就继续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