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章 怒气满满的陆泽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156章 怒气满满的陆泽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唐亓冬慢吞吞的放手中的杯子,不慌不忙的道,“想知道啊?”

    众人点头,当然想知道了,老狐狸的八卦谁不想听?

    唐亓冬见他们不断好奇的目光,露出洁白的牙齿,慢腾腾的道,“就不告诉你们。”

    “靠,害我这么期待。”

    “就是,老k你太不够意思了。”

    “卧槽,你还是人吗,这么吊人胃口。”

    话到一半这是要急死个人吗?可是他们看到唐亓冬还是老神在在的当做不知道。

    想掀桌的有没有啊,不过想到老狐狸那个睚眦必报的性格,这股冲动还是被他们很好的压制下来。

    那边陆泽承终于听完单渝微勉强拼凑起来的回答,挂了电话,眉峰紧拧,冰冷的暗眸此刻一片肃杀,冷声道,“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处理了。”

    “阿承,你要去哪里啊。”有人想要凑热闹,假装关心的问。

    收到陆泽承冰冷的目光,自觉脖子一缩坐了回去,妈呀,阿承这个眼神太可怕了。

    没一会儿还站在这里的男人,已经离开。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今的事情有多重要阿承应该明白,这事情还没有完呢就撇开他们走了,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

    接过电话的蒋乐笑的像是一只狐狸。

    其他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蒋老二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快。”

    蒋乐气的不行,“敢喊我老二,还想我,做梦。”

    其他人又在七嘴八舌的问,那可是卫道士外加万年不化冰山男的八卦,想想都让人兴奋。

    除了唐亓冬,眼中滑过一抹深思,难道是微微出了什么事情,也只有微微的事情才能让阿承冰冷的心有稍许波动。

    他们在这里讨论的热火朝。

    陆泽承已经赶到了单渝微的公寓,推开门进去,只看到桌子上摆着的纸盒,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视线一转,发现角落的窗帘被撑了起来,仔细听还能听到是不是的抽泣呜咽声。

    陆泽承感觉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发闷的疼,脚步放的很轻,深怕惊吓到那个原本就已经惊魂未定的女人。

    等他走近,细碎的呜咽声也跟着放大,陆泽承的心也跟着一阵抽疼。

    他伸手掀开了窗帘,看到单渝微蜷缩在最角落,洁白的绷带泛着刺眼的红,一张精致的脸爬满泪痕,清亮的眼神更是写满了恐惧。

    陆泽承眼中杀意顿起,恨不得将那个惊吓她的人碎尸万段。

    目光在看着单渝微的时候又变回了深沉,弯身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单渝微,我来了。”

    他来了,所以不要在害怕了。

    单渝微听到陆泽承的声音,以为自己幻听,等她真实的感觉到男人身上传来的热度,她再也控制不住害怕的心情,紧紧的抱着陆泽承的脖子不放,像一个孩子一般放声大哭。

    她真的好害怕,好想离开这个房间,可是想到那个恐怖的男人可能在外面,她又不敢出去。

    只能躲到墙角处,用窗帘把自己遮住。

    “呜呜呜……陆泽承你为什么来的那么晚,你知不知道我的有多害怕啊。”

    其实陆泽承来的并不晚,她挂断电话不到十五分钟他就出现了,可她就是忍不住责怪他,似乎这样她的心情才会好受一些。

    陆泽承那么洁癖的一个人,竟然没有阻止单渝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自己身上蹭,只是抬着温厚的大手,一下又一下的拍着她颤抖的身子,耐心的等待她的心情平静下来。

    哭了好一阵子,单渝微理智也渐渐回笼,发现自己还抱着陆泽承,脸上一阵烧红,又不敢松开,还是牢牢的抱紧他。

    声的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嗝。”

    最后尾音还打了一个嗝,她是知道陆泽承有洁癖,眼泪还有鼻涕往人家身上蹭,她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陆泽承并未责怪她,转开话题正问道,“你还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吗。”

    单渝微知道他口中的人指的是谁,回想了一下,身子跟着瑟缩了一下,陆泽承像是察觉了她的害怕,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别怕。”

    单渝微耳根一热点头道,“他带着鸭舌帽,我没看清他的长相,不过我注意到,他手腕下有一个蝎子纹身。”

    她也只是不经意的瞟到蝎子特有的毒钩。

    陆泽承嗯了一声,抬脚往客厅的中央走去,他刚刚只顾着怀里的女人,还没有看到纸箱里的东西。

    单渝微感觉到陆泽承走的方向,两只手下意识的攀着他的肩膀,将头买埋在他的胸口处,身子不断颤抖。

    陆泽承脚步微顿,他知道单渝微是在害怕,低沉的声音难得染上一丝温柔,“我先抱你回房间。”

    单渝微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要。”

    她宁愿跟陆泽承待在一起,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

    顿了顿又声的补了一句,“我不怕。”

    所以不要扔下她。

    陆泽承见单渝微坚持不在话,一只手轻松的托着她的翘臀,往前走。

    单渝微就像一只树熊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大树寻求安全。

    对单渝微来,陆泽承就是她的苍大树,只有抱着她,她才有一丝安全感。

    陆泽承清冷的眸扫了一眼纸盒内血淋淋的心脏,里面的冰块早已融化,浓重的血腥味散发着一股腥臭味,难怪怀里的女人会吓成这样。

    他低沉的嗓音冷静的道,“这是一颗猪心。”

    听到纸盒里摆放的是猪心,单渝微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是一颗猪心。

    如果是某个人的心被活生生的摆在那里,她想想胃里就是一阵翻滚恶心。

    陆泽承已经明白了六耳的意思,抱着单渝微不再逗留,离开了单渝微的公寓。

    下了楼,陆泽承直接走向自己的车子,空出一手拉开副驾驶的门,弯腰想将单渝微放在位置上。

    单渝微今受了太多的惊吓,臀部刚碰到椅子,本能反应的以为陆泽承要丢下自己,又抓着他的脖子不放。

    “陆泽承,不要扔下我。”

    陆泽承听着单渝微可怜巴巴的声音,低沉的嗓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先带你去医院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道伤口,单渝微这才感觉到手背传来一阵疼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伤口已经裂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