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 她是诱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144章 她是诱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泽承幽深的暗眸睨了她一眼,一字一顿的回答她,“安全带。”

    随着他的声音,安全带咔的一声被扣上。

    单渝微才发现自己误会了,憋红着一张俏脸道,“对不起。”

    陆泽承发现单渝微从刚刚开始就像一只惊弓之鸟,神经紧绷的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低沉的嗓音波澜不惊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能不能先离开在这里再。”单渝微是早就想跟陆泽承了,可是她也怕在停车场遇到熟人。

    陆泽承看了一眼她紧张的样子,随后发动了车子,开出了大楼,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他再次问道,“。”

    单渝微就把今杨姐怎么约她,两个人了什么,杨姐给了什么,都给陆泽承了,尽管她不愿意承认,看到陆泽承,她一颗不安的心像是抓到了主心骨。

    慢慢的平静下来。

    陆泽承并未立刻回答她,深邃的暗眸里划过一抹暗光,心里也有了思量,但他并不打算跟单渝微明,只是轻描淡写的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暂时不要去见那个女人。”

    “我是不想见,我总感觉她很奇怪,具体哪里我也不出来,我才见过她两次,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单渝微指的是她跟杨姐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把心思打在她头上。

    “你只是一个饵。”那个女人的目标一直不是她,只是有些人按耐不住想要探一探他的底了。

    单渝微一头雾水的看着身旁冷俊的男人,“我是一个饵,她这是想要钓那条大鱼。”

    陆泽承只是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便不在看她,专注的开着车。

    单渝微还不明白陆泽承为什么要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她。

    等她心理默念了几声大鱼,脑子灵光一闪,立刻明白过来,一下子座位上跳起来,没有防备的撞到车顶,疼的她直皱眉,“嘶好疼。”

    陆泽承眉头微皱,不知道是关心还是责备的语气道,“这么大的人还毛毛躁躁的,还不如一个五岁的孩子。”

    单渝微揉着脑袋的动作一顿,她知道陆泽承指的是谁,睿睿偷偷去见陆泽承的时候,就把年龄改为五岁,没想到陆泽承对睿睿还有几分上心。

    难道这就是父子之间的血脉关联吗。

    她不敢多想,立刻装作没事的样子道,“你是杨姐的目标是你,我只是随便。”

    陆泽承又恢复一惯淡漠的口吻,“还不算太傻。”

    “我本来就不傻。”单渝微声的抗议,收到男人幽暗的视线,乖乖的闭上嘴。

    安静了不到两分钟,单渝微又克制不住的开口问,“杨姐要对付你为什么找上我啊,而且她的离婚案不会是假的。”

    亏她还那么上心。

    “她的离婚案不是假的,只是碰到了更好的条件罢了。”陆泽承眼中闪过一抹锐利。

    人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可以做出很多让自己都意料不到的事情。

    只要提供足够的利益,总会有人做,不是她也是另外一个人。

    单渝微点点头算是赞同陆泽承的话,想到那个女人是要对付的人是陆泽承,她的心又跟着提起来,想要开口问,又怕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让人误会。

    只好泱泱的闭嘴。

    不知道多久,车子忽然停了下来,耳边响起陆泽承低沉醉人的嗓音,“到了。”

    到哪了?单渝微往外看了一眼,发现车子已经停在她的区楼下,一转头对上陆泽承带着一丝戏谑的目光,羞的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装进去。

    没等她逃跑,陆泽承继续道,“晚上七点,我过来接你。”

    “知道了。”单渝微低低的一声,打开车门下去。

    陆泽承没有离开,而是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冷声交代了几句,最后看了一眼单渝微离开的背影,这才踩下油门离开。

    敢打他女人的注意,那就别怪他出手。

    单渝微回到楼上,发现今的自己一点也没有了往日的淡定,这并不是一个好信号,她必须要学会冷静,在冷静。

    等她放松下来以后,想到晚上的酒会,还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穿的礼服肯定不能太花哨,还不能给陆泽承丢脸。

    这一次出席酒会,可是代表了事务所。

    单渝微翻了一遍自己的衣橱,都找不到一件合适那种场合的礼服,指尖滑过了另一层紧闭的柜门,那是她很久都没有碰触的衣服。

    也是她故意封存的回忆。

    良久,单渝微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拉开了柜子,里面摆满的长裙礼服,每一件都是精品,价格不低,对她来根本消费不起。

    也是陆泽承这四年不断给她添置的礼服,很多吊牌还在上面,因为她舍不得穿,也很少有机会穿着跟陆泽承出去。

    他有很多应酬,她也只是默默的在客厅里给她留下一盏灯,并未过多参与。

    这可能就是陆泽承愿意跟她保持这么久的炮友关系。

    因为她进退有度,从不给他添麻烦,也不会去过问他的事情,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烦躁的时候消失,活的像是一个隐形人。

    单渝微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持这她走过这四年,是心理哪一点遥不可及的期望,是他深邃的暗眸中偶尔流露出的温情。

    她不愿意再细想。

    望着满柜子里的衣服,单渝微有些慌乱的随意挑了一件,仿佛害怕里面的衣服会长出一只手将她拖入不可自拔的深渊。

    砰的一声衣柜合上的声音,就像她心里那扇门也被关了起来。

    有失落,有惆怅,还有一丝不出的哀伤。

    单渝微穿戴好衣服,已经快要接近陆泽承接她的时间,踩着一双浅的恨高,挎着自己的香包,出了房门。

    陆泽承时间观念很强,就跟他的洁癖一样,不了解的人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不大不的问题。

    只是单渝微不明白,她上车以后,身旁的男人全程黑脸一句话都不,活像她欠了他几百万一样。

    虽然她是马上要欠他五百万了,可这钱她也没有马上到手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