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2章 跟踪被抓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122章 跟踪被抓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陪着何谨言吃完饭,婉拒了何谨言要送她回来的好意。

    因为她还有一件事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杨姐的事情她无法放下就因为她也是一个母亲。

    心里这么想,实际操作起来的时候单渝微还是控制不住的紧张。

    握着手机许久也没有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单渝微一个人走来走去,焦虑的时候还拿着手机敲了一下脑门,打,还是不打,是个问题。

    最后化作一声抓狂的轻嚎,“该死的,为什么我要跑到陆泽承区门口?”

    没错,她就是那个按耐不住,身体不受脑子控制,自己跑到陆泽承的地盘,还想来一个守株待兔的大傻缺。

    她应该回去的,万一碰到陆泽承带着景诗回来,她这不是自取其辱。

    单渝微不断服自己,回去再给他打电话就好了,又不急一时半会,就这犹豫了一下,又过去半个时。

    等她打定注意要回去的时候,不心瞥见一抹高大冷硬的身影走了进来,心口狂跳了一下,赶紧闪身躲到了大树后面,紧张的眼神注视着陆泽承的一举一动。

    还好,还好,陆泽承脚步并未停留的往里走去。

    单渝微后怕的闭了闭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自己是变态跟踪狂的错觉,呸呸,她怎么可以这样自己。

    她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想要确认陆泽承是不是真的走了。

    “跟着我做什么。”

    后背猛地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吓了单渝微一大跳,她惊魂未定的指着面前的男人,结结巴巴的质问,“陆泽承你不是已经回去了!!!”

    为什么还会出来。

    陆泽承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单渝微,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半个肩膀都露出来,他只是装作没有看到,从另外一个出口绕出来而已。

    低沉的声音不咸不淡的道,“你还没有回答。”

    单渝微感觉自己的颜面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陆泽承抬眸看了一眼自己公寓的位置,眼神略沉,“继续。”

    完也不管单渝微,转身往大楼里走去。

    单渝微看到陆泽承要走,立刻就变得不淡定了,她张了张口又不知道什么,想要拉住陆泽承也找不到理由,看着陆泽承快要消失的背影。

    她豁出去一般朝着他的背影道,“陆泽承,我想去你家坐坐。”

    单渝微听到自己了什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什么叫她想去他家坐坐?坐个屁啊,她只想跟他谈一谈,关键时刻舌头紧张的打卷,就变成这样了。

    她不要坐坐,哭。

    可是陆泽承转身了,容不得她把话收回去,只能装傻的看着他微笑,“那个,陆泽承今月不错?”

    陆泽承冷哼了一声,“蠢货。”

    “陆泽承你怎么可以骂人,我哪里蠢了,你给我清楚。”单渝微抬脚走了两步,想明白陆泽承指什么,抬头看了一眼乌云遮月的空,整张脸都跨了下来。

    今竟然没有月亮,连一颗星星都没有,难怪陆泽承会这样嘲笑她。

    为了今的目的,单渝微还是咬牙跟在陆泽承的身后。

    最后,她是进了陆泽承的房里坐坐。

    一个人坐在陆泽承的沙发上如坐针毯,仿佛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会从沙发上惊跳起来,在夺门而去。

    陆泽承端着一杯咖啡,旁若无人的坐在单渝微的对面,一双幽深的眸淡淡的看向她也不话。

    单渝微被陆泽承这样盯着,感觉更拘束不自在,她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一点气,“陆泽承,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一下。”

    顿了顿,她强调了一句,“是公事。”

    陆泽承两片单薄的唇,优雅的抿了一口香醇的咖啡,那双比黑夜还深几分的暗眸凝视着她,“想要喝什么自己拿,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东西放在那里。”

    单渝微咽了咽口水,假装镇定的道,“我不渴。”

    陆泽承不置可否,高大的身影靠在沙发上,一只手随性的搭在扶手上,整个人看上去即慵懒又危险。

    就是危险,单渝微总感觉陆泽承今晚有些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有些不出来。

    “你不是找我有公事要。”陆泽承打断了她的思考。

    谈到正事,单渝微清了清嗓子道,“我今记录了一个离婚诉讼案,有些地方想要请教一下陆律师。”

    陆律师,陆泽承回味了一下这个疑是尊称的称呼,语气淡淡的道,“。”

    “在证据不能成为证据的时候,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原告?”林海陆泽承很厉害,他应该是有办法的。

    陆泽承语调没有一丝起伏的道,“没有,证据不足只有一个结果,败诉。”

    “不应该是这样,你不了解具体情况,杨姐不是没有证据,只是那个渣男比较阴险,杨姐可能面临人财两空的境地。”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云淡风轻的断人生死。

    对杨姐而言,败诉就是等于失去一切依靠支持,还带着一个孩子,跟死有什么区别。

    “单渝微。”陆泽承语气微沉,一双冷眸透着残酷的淡漠,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是律师,不是警察,不是慈善家,证据都是需要诉讼方自己提供,我们只负责自己该负责的那一部分。”

    “你明白吗。”这社会从来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优胜略汰适者生存。

    单渝微看着冷漠的陆泽承,一时间不知道该些什么。

    她明白吗?她怎么不明白,只是她自以为是的存着一些侥幸,她帮不了那些人,只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

    今晚陆泽承着着实实的给她上了一课,一个叫不该自作多情的课。

    霍地,单渝微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眼中的波动,声音平静的道,“不好意思,陆律师打扰了,我先走了。”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问的了。

    看来她还是太不自量力,以为自己可以帮到杨姐,现在想想果然愚蠢,明明自己还是自身难保的一个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