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候雪琴的约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107章 候雪琴的约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在家养伤的期间,陆泽承下班之后都会回到这里,甚至让她有时候产生一种错觉。

    就好像他们还是原来的关系,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尽管每个晚上男人都陪在自己身边,单渝微却是感觉同床异梦而已,她很心的保持着某些界限,即不让自己去触碰,也不允许陆泽承靠近。

    事务所也没有给她打电话催着回去上班,不用问这肯定是陆泽承吩咐过,她也乐得清闲。

    可惜清闲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短的让单渝微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每当她有些松懈的时候,就会有人给她当头棒喝,让她从梦里回归到现实。

    今的气格外的沉闷,空中漂浮着浓厚的阴云,像是一座山压在人的头顶,让人心里无端升起一股烦躁的感觉。

    单渝微坐在一间靠窗的咖啡厅中,望着行人低头匆匆离开的景象,似乎想的有些入神。

    “单姐,久等了。”

    单渝微听到声音,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来人轻点了一下头礼貌性的喊了一声,“候阿姨。”

    候雪琴拉开椅子,坐在了单渝微的对面,语调疏离的道,“单姐还是叫我侯夫人。”

    单渝微嘴里微涩,还是重新喊了一遍,“侯夫人。”

    服务员也跟着走了过来,恭谦的寻问,“这位女士,请问需要喝点什么。”

    “一杯咖啡。”候雪琴一边,一边细细的打量起单渝微,以前诗带回来的时候,她没怎么细看,现在看来,面前的女人的确有几分姿,也难怪陆泽承会看上她。

    服务员点头退下。

    靠窗的位置只剩下她们两个。

    单渝微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只是没想到候雪琴的轻视这么浅显,浅显的连一丝顾及都没有。

    “你脸上的伤,我听是诗打的。”候雪琴扫了一眼单渝微脸上的痕迹,轻松的语气像是在谈论一件廉价的衣服。

    或者在候雪琴眼中她就是一件廉价的商品,“只是一点伤。”

    候雪琴轻哼不置可否。

    许是快要下雨的原因,咖啡店里并没有几个人,服务员很快就把咖啡端了上来。

    候雪琴也不动,仿佛面前的咖啡不过是一件摆设,她也不话,就这么盯着单渝微看。

    单渝微知道这是有钱人喜欢玩的戏码,总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你,让你觉得自惭形秽,然后在狠狠的碾压这你卑微的自尊心。

    可她并不卑微,也不觉得自惭形秽,她做到了她所应当的努力。

    “不知道侯夫人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情。”

    候雪琴不得不承认单渝微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女人,可这并不代表着什么,“单姐,我也不跟你卖关子,我找上你,你心里不是应该明白吗?”

    单渝微清楚的看到候雪琴眼中的鄙弃,她紧了紧手心,清晰缓慢的回答,“侯夫人还请直。”

    单渝微不冷不热的回答让候雪琴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端庄的脸上微微有些愠,“单姐明知故问真的好吗,如果不是你做出那种事情,诗又怎么会那么伤心。”

    “那种事情?是哪种事情。”单渝微觉得有些好笑,面前保养得当的女人看着就像刚刚三十出头的女人,明明很生气却还要维护这自己高雅的形象。

    候雪琴见单渝微油盐不进也有些动怒了,“单姐这样不知好歹不知道是因为父母疏于管教,还是年迈的老人根本放任不管。

    话的声音顿了顿,用着更加不屑的语气道,“或者应该是单姐性格从来就是这样不知礼数。”

    “侯夫人,首先我尊重你是长辈,所以没有因为你的质问而表现的很不耐烦,更没有因为我才是受害一方,而去质问侯夫人,所以麻烦侯夫人能够拿出长辈应有的涵养吗?”

    单渝微这段的时候是微笑着跟候雪琴的,她可以接受候雪琴的质问,但并不代表,她可以侮辱自己的长辈。

    如果先前候雪琴还有些轻视单渝微,现在她觉得自己是太瞧面前的女人,她根本不像诗的那般逆来顺受,“单姐似乎忘了插足别人的感情,那是三的行为。”

    “虽然我真的很不想再解释一遍,不过既然侯夫人这么问,那我就再重申一遍。”

    单渝微平铺直叙的道,“我跟陆泽承是有过一段时间的亲密关系,但并不是我插足,景诗那时候也跟陆泽承分手了。”

    “那你现在还对陆泽承纠缠不清又算什么。”候雪琴不以为然,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就是上不得台面,怎么也摆脱不了三的名号。

    “侯夫人多虑了,我会跟陆泽承保持距离。”单渝微垂眸道,她以为自己可以跟候雪琴好好解释清楚,看来是她想多了。

    如果这是景诗想要的结果,她可以做到。

    但也只能保证她自己一个人。

    “我记得单姐还有年迈的外婆在乡下,生活应该很艰难,也难怪阿承那个孩子确实优秀,某些阿猫阿狗想要粘上来也无可厚非。”

    候雪琴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着的话却无比残忍,“单姐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去做这低贱的事情。”

    单渝微一双手久久的捏在大腿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要显得太低微,她真的很努力了,良久以后,她重新抬眸看向候雪琴,面上无波无澜,“我明白。”

    明白饱含了单渝微全部想要的话,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定位,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很好。”候雪琴对单渝微识趣的回答还算满意,伸手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推到了单渝微的面前。

    施舍一般的口吻道,“我知道这点钱不算多,就当补偿一下单姐脸上的伤,希望单姐不要介意。”

    呵呵多么冠冕堂皇的话,单渝微看着面前摆着五十万的支票,觉得无比可笑,她平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完不等候雪琴反应,挺着脊背缓缓离开。

    候雪琴看着桌子上的支票,轻蔑的一笑,单渝微以为自己不收支票就清高了,这样欲擒故纵的女人她见多了,也收拾的多了。

    如果单渝微懂得见好就收,那她也会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如若不然,她有的是办法收拾单渝微。...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