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沙发是个道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75章 沙发是个道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身上的男人根本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

    单渝微只恨今为什么要穿一条裙子出去,现在反而方便了男人作恶的大手。

    “陆泽承,你,你手放在哪里。”单渝微忍不住惊呼。

    该死的男人竟然脱下她的……

    陆泽承修长的食指勾着她的遮羞布,深邃的目光有几抹疑惑。

    单渝微看到一个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单纯的盯着她的遮羞布看,她就觉得要疯了,声音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陆泽承你敢再拿着我的东西看!!!”

    她真的好想抹一把辛酸泪,这条情趣的内内,还是思思送给她的,本来一直压箱底,只是今把衣服都洗了,发现没有的穿,只能拿出来应急。

    好死不死的陆泽承就跑过来了。

    “所以你今就穿着两根线出去了。”陆泽承低哑的声音染上一丝危险的气息。

    想到单渝微一整就穿着这件少的可怜的,连布都算不上的东西,心里猛地窜起一团怒火。

    “没有,没有,我有穿打底裤!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真是怕了身上男人折磨人的手法,尽管不甘心,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陆泽承黝黑的暗眸闪了闪,淡淡道,“我不相信。”

    “……”单渝微差点咆哮。

    只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

    霸道的不容她退缩的气息压了过来,趁她呆愣之际,身子蓦地一沉直直闯进她的领地。

    单渝微倒吸了一口凉气,愤愤的瞪着头顶上方的男人,他是野蛮人吗,一声不吭的就进来,要痛死她啊。

    陆泽承似乎也不太好受,额头也冒起一层薄汗,靠在她的耳边道,“放轻松,你想用这种方式抗议吗。”

    单渝微一紧张,更夹紧了一些。

    陆泽承像是得了信号,不管不顾的开始动作起来,“我尊重你的意思。”

    “唔唔唔……”单渝微想哭,她的双手被人绑着根本无力挣脱,而且她也无法挣脱掉身上的男人。

    不知道陆泽承是真的生气,还是借着生气的由头折腾单渝微。

    借着沙发这个道具,让单渝微摆着各种姿势,有时候,她得费力的用手肘撑着沙发,有时候她得趴在靠垫,有时候还得……

    “陆,陆泽承,你轻轻点……”

    最后单渝微的声音也跟着变得沙哑微弱,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可惜男人就像不知疲倦的机器,没有停下来。

    单渝微像是爆风雨里的草,东倒西歪,没有一点依附,只能被动的承受这快要将她溺毙的欢愉。

    一夜无眠。

    日照三干的时候,单渝微才从床上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卧室,身旁的位置却早已空了。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折射进来,落在她的指尖像是星光在手中跳跃。

    单渝微看的有些出神,忽然又叹了一口气,翻身趟的比值,如同一具尸体,两眼无神的望着花板。

    陆泽承这算什么,已经连着好几次晚上跑来找她,最后无非两个结果。

    要么她成功把他气走,要么她舍身取义。

    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慌乱。

    这种抓不住的感觉,让她很是抓狂。

    砰砰砰大门被人用力的敲了好几下。

    “微微,你快点开门。”

    单渝微听到来人的声音,再也没有心情伤春悲秋,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两只腿抖的跟打摆一样,差点就跪在地上。

    不由低咒一声,“陆泽承你个混蛋。”

    好不容易身上恢复一点力气,单渝微手忙脚乱的套了一件睡衣就要往门口去,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往沙发看了一眼。

    她的衣服跟哪一件遮羞布还落在上面,差点一点就忘了。

    单渝微老脸一红,又折了回去。

    门外的人似乎也等的不耐烦了,语气不爽的道,“单渝微,你这是要抛家弃子吗,是不是房里藏了什么野男人,不敢让人知道啊。”

    另外一道一点的声音,奶声奶气的问道,“姨姨什么是野男人啊。”

    单渝微脚下一个蹶趋差点摔倒在地,思思都在什么,睿睿还那么,她赶紧把沙发上的垫子包裹着衣服,扔到衣柜里。

    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去开门。

    “思思,睿睿,你们来了啊。”

    虽然单渝微极力想要装作刚起来的样子,不过于思思眼睛那么毒辣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她刻意压低的呼吸,“做什么呢,这么喘。”

    “没有啊。”单渝微装作没听到于思思话里的意思,牵着睿睿的手进来。

    “妈妈,太阳都晒屁股了哦。”睿睿奶声奶气的道。

    单渝微摸了摸他可爱的脑袋,温柔的道,“妈妈昨太累了,睡的太迟了,睿睿吃饭了吗?”

    “姨姨带我吃过了。”睿睿拍了拍自己圆圆的肚子道。

    “嗯,睿睿真乖。”单渝微牵着睿睿到沙发上坐下。

    “微微,你老实交代昨是不是……”

    单渝微直接打断了好友意味深长的问话,一本正经的道,“思思,睿睿还在这里呢。”

    于思思哼了哼没在什么,往沙发走去。

    单渝微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于思思那边又在问,“微微,你的沙发垫呢,怎么不见了。”

    这一套沙发垫还是她陪着微微去买的呢,昨来的时候还在。

    “噢,那什么,垫子有点脏了,我拿去洗了。”单渝微脸微红,假装淡定的道。

    “洗了?”于思思挑了挑,起身道,“洗了啊,那我去看看花,我上次没看清,也想买一套。”

    单渝微立马拉住于思思,着急的道,“我没放在家里洗,送干洗店去了。”

    于思思伸手去摸单渝微的额头,夸张的问道,“微微你是不是发烧啊,脸这么红。”

    “没,没事啊,我只是有点热,我刚起来,你们先坐着,我去洗脸刷牙。”完,单渝微逃一般的冲进浴室。

    于思思若有所思的看着单渝微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的笑意越发猥琐。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微微昨经历了怎么样的摧残。

    啧啧,没想到啊,陆泽承那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男人竟然会这么狂野。

    真是人不可貌相,不可貌相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