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拥抱的两个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50章 拥抱的两个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微,我不跟你了,阿承来找我了。”景诗雀跃的声音急急的道。

    单渝微眼里一片苦涩,轻声的道,“嗯,那你快去。”

    景诗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她清晰的听到男人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景诗,我来带你出去吃饭。

    何谨言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单渝微手里握着手机,单薄的身影靠在床头,明亮的眼神再无亮光,暗淡的看着房间的某一处,安静的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这样的单渝微,让人看着无比心疼。

    “微微……”

    何谨言轻柔的声音喊道,他深怕自己声音大一些会吓到她,因为此刻的她看上去是那么脆弱。

    “谨言,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单渝微怔了一下,侧身的时候已经收起眼中的伤痛,她还是那个乐观的单渝微。

    “我刚刚才到,你的脚还好。”何谨言走了过去,看着她高高吊起来的右脚。

    既然微微不想让他知道她的难过,他就当不知道好了。

    单渝微语调平和的道,“还好啦,我没事,昨放过血了,只是缠着绷带有些不好看而已,昨回来的时候不心扭到的而已。”

    “你早饭还没吃?”何谨言看到桌子有一份没有打开的饭盒。

    经过何谨言的提醒,单渝微才发现身旁的桌子有一份精致的饭盒,安安静静的摆放在哪里,她什么点餐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对,她根本就没有点餐,这么做的人也只有那个人。

    “噢,那个,我刚刚接了景诗的电话忘了。”

    单渝微将视线从饭盒上收了回来,脸上扬起淡淡的微笑,轻声道,“谨言,你可以帮我把这个饭盒扔了吗。”

    她不想到任何关于陆泽承的东西,也不会接受他突然好心的施舍。

    如果,如果景诗没有打电话的话,她心里或许还有波动,可是刚刚从景诗哪里听到陆泽承的声音,看到这盒饭,让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陆泽承昨可以兴致勃勃的找她,第二又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去找景诗,她单渝微没有这么低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何谨言明明单渝微眼中一闪而过的差异,她应该也不知道这个盒饭是谁送过来的。

    “嗯,没问题。”何谨言拎着手中的饭盒,心里疑惑更深,这份海参粥,应该是城南哪家百年老店买来的,医院在北边。

    一个最南,一个最北,相隔极远的地方,如果不是很用心的人,又怎么会特意跑一趟。

    摸了摸精美的饭盒,还有一丝余温,看来送粥的人,应该是一大早就去排队送过来,放到现在还有些温度,正好等等微微醒来就可以吃。

    会是谁呢,何谨言抿了抿唇,不愿意往那个方面去想。

    “微微,你还没吃饭,我去买两份饭回来。”何谨言扔了饭盒重新回到病房,温润的声音问道。

    “不用了谨言,我不饿。”单渝微没什么胃口。

    何谨言不赞同的道,“微微,你现在生病不能不吃,你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见何谨言执意,单渝微不好在什么,点点头道,“嗯,那就麻烦你了,谨言。”

    “只是一件事,而且我也没有吃饭,刚好一起。”何谨言朝着单渝微眨了眨眼道。

    单渝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自己不想吃,忘了谨言这么早过来也没有吃饭。

    何谨言一走,单渝微又是一脸木然的靠在床上,手中一直握着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两声。

    单渝微拿起来看了两眼,上面清晰的字体,刺的她的眼睛有些疼。

    微微,阿承准备带我回去了,我好开心啊。

    单渝微回了恭喜两个字,关了手机,抛在一旁,她除了恭喜还有什么?好像没有什么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像缺了一个口一般空荡荡的让她心慌,那缺口也因为这条短信,不断的扩大,扩大到她差点以为自己连心跳都没有了。

    互相见家长了?呵呵,真好。

    她努力了三年的成果,还不如景诗回来半个月的时间,人,果然是很奇妙,撞破了南墙,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也该放手了。

    何谨言的到来,稍微转移了单渝微的注意力。

    两个人安静的吃饭,何谨言时不时的一些笑话,单渝微也配合的跟着笑几声,两个的气氛看上去很融洽。

    但何谨言总感觉单渝微脸上的笑不是真的在笑,反而让他感觉她是在强颜欢笑,只是不想扫了他的兴致。

    何谨言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微微如果你不开心,不要勉强自己去笑。”

    单渝微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笑的眼眸都看不见,只剩弯弯的月牙,“没有,谨言我很开心啊。”

    突然,何谨言伸手将单渝微揽入怀中,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心疼的道,“微微,不要这样,我会心疼的。”

    清冽的男性气息淡淡的包围在她身边,单渝微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饱满红润的唇瓣紧紧的咬在一起,用力的克制这眼中快要决堤的泪意。

    现在的她确实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简单的安慰,她真的好累,好累,累的她快要坚持不下去,快要喘不过气来。

    只是等她想要放声哭的时候,脑海中那种稚嫩的脸,一下子将她从恍惚中拉了回来。

    单渝微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将那股泪意憋了回去,轻轻的推开何谨言,满脸笑意的道,“谨言,你这是干什么呢,我只是脚受伤,还没有脆弱到这个地步啦。”

    何谨言张开想要些什么。

    门外一阵戏虐的声音响起,“哎哟,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呢,你们继续,继续哈,当做没有看到我们就可以了。”

    景诗一手挽着陆泽承的手臂,一手装模作样的捂着眼睛,实则什么都没捂,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

    嘴里还不断念叨着,“没想到啊,没想到,让我们撞见这么温馨的一幕,微微,你会不会觉得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知道来了不是时候还进来。”何谨言脸很自然的搭腔,并未因为外人撞见而尴尬。...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