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第一次看到他发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47章 第一次看到他发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不是交易的货物,也不是明码标价商品,这样的感觉,让单渝微感觉自己是那么低贱……

    “我不是那些卖的女人,陆,陆泽承,求你,放了我。”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夜中那一双**的暗眸一点点的被寒气取代,她竟然自己是卖的女人。

    撕拉一声,是一幅破裂的声音,单渝微感觉身上一凉,愣愣的反应过来陆泽承做了什么,挥手捶打这眼前粗暴的男人,“陆泽承,你干什么,住手,你给我住手啊。”

    陆泽承像是没有听到她委屈的嘶喊,带着一丝惩罚性的意味,粗暴的扯掉她身上的衣服,低沉而又充满魅惑的声音道,“单渝微,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忘了吗。”

    又是这句话,难道就因为这样,所以她就应该被这样屈辱的对待,单渝微眼眶红了一圈,不再言语,真如木头一般任由陆泽承为所欲为。

    脚上因为用力的挣扎,已经疼的快要没有知觉,既然真的,真的要逃不掉,那就随了他的愿望,就当是被狗啃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她又何必这么纠结。

    她应该感觉到高兴,毕竟不是谁的身体多值那么多钱,不就三个条件,忍忍就过去了。

    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心疼的快要窒息。

    突然身上的重量一下子没了,单渝微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泽承站在床下,清冷的声音寒气凛然,“我对一根木头没有兴趣,收起你的假惺惺。”

    单渝微抓着被子退到了床头,脚踝处的伤,疼的她忍不住倒出了一口凉气,只是过了这么一会儿,为什么她会感觉整只脚都肿起来。

    还有一股热热湿湿的东西往脚面上流出来。

    单渝微疼的汗毛直立,脸发白,嘴唇也咬出了血,就算如此,她也不想让陆泽承知道。

    因为她不想让陆泽承因为自己又是在实施什么苦肉计。

    黑暗地方让人紧张,同时也让人其他感官更加敏锐,更别一向如此的陆泽承,单渝微那一声细微的抽气声,并未逃过他的耳朵。

    原本他硬是让自己不要在意,联想到刚刚自己将她扔在床上时的闷哼,脸不由微微一变。

    难道她的脚受伤了,这样想着陆泽承脸一阵难看,他记得,单渝微是被人抱着送回来。

    有没有可能她是因为脚受伤了,所以才会被人抱回来。

    啪嗒一声,卧房的灯被人打开,单渝微一下子适应不了强光,本能的闭着眼睛,等着适应期过去。

    “该死的。”突然一阵暴喝,吓了单渝微一跳,猛然间像是想起什么,下意识的要把自己的脚藏到被子里。

    “别动。”又一声隐含着快要爆发怒气的声音响起。

    陆泽承额头上的青筋随着自己看到的景象,一下一下的跳动,洁白的床单被染红了许多地方,顺着血迹看到她原本巧秀气的脚,肿起了一大片。

    伤口还在不断流血,每一处看上去都那么触目惊心,而那个该死的女人,还一脸不知所谓的表情。

    陆泽承一言不发的抱起她往门外走去,紧抿的薄唇,好像隐忍某些快要喷发的情绪。

    单渝微第一次看到陆泽承如此凶狠的表情,她甚至觉得要是自己开口,肯定会被这个男人给活吞了。

    因为他就是一副快要吃了她的表情。

    整个过程陆泽承都是一言不发,沉默的将单渝微放在副驾驶的位置,沉默的替她拉好安全带,沉默的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

    这种沉默让单渝微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喉咙,现在的陆泽承看着好恐怖,她张了张口想要些什么。

    接收到冰冻的视线,又瑟缩了回去,双手不自觉的放在面前,后背也挺起来,就像一个等待老师批评的学生。

    好可怕的男人,平时陆泽承看上去也是冷冷的,但是还算正常,现在简直化生阿修罗啊。

    车子发动起来,车内狭的空间也依然沉默的让人心慌。

    比如单渝微,受伤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最后大发雷霆的男人是陆泽承,而且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路上,单渝微很难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陆泽承绝对是故意让她难受,所以用这种办法冷处理她。

    等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单渝微又开始乱想,陆泽承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他不是生气的要走,现在又好心的送她去医院。

    谁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更复杂。

    一件外套从而降,伴随着男人冰冷的声音,“穿上。”

    “我不冷……”下一秒接触到陆泽承目光的单渝微,嗖的一下把衣服披在身上,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

    陆泽承收回目光,下车将她从车子里抱出来,往医院走去。

    单渝微呆呆的让陆泽承抱着自己,凉风一吹,像是忽然明白陆泽承的用意,她身上还穿着那一件黑的礼服,而且还被陆泽承粗暴的撕裂了一些,要是不披着外套,绝对走光。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默默的在心里问道。

    陆泽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明明跟景诗在一起,却不愿意跟自己划清界限。

    等单渝微坐在急诊室的椅子上还没有想明白,不过听到那个老中医话的时候,她啥心思都没有了。

    “淤血浮肿,先放血。”

    “医生,我想要保守治疗!”单渝微一脸认真的道,她根本连看陆泽承的勇气都没有,她真的不是怕疼。

    她是怕刀划开的感觉,那是生睿睿的时候留下后遗症。

    老中医扯着那一脸褶子笑的一脸菊,和蔼可亲的道,“姑娘你以为自己是癌症呢,不要怕,放了血就好。

    “我想要麻醉!”单渝微又加了一个要求。

    “你这点伤,不需要麻醉,姑娘有些疼忍忍就过去了,让你男朋友扶一下。”老中医以为是女孩跟男朋友撒娇,很通情达理的道。

    “……”单渝微很想陆泽承不是自己男朋友,可她没有勇气。

    “知道疼,不直接去医院,还让人抱回去。”

    “你什么?”单渝微询问的目光看着身旁的男人,不过他好像全无反应,难道刚刚是她幻听了?

    其实陆泽承根本没有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