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醋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46章 醋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用力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委屈的声调让他听出来,开玩笑的道。

    “谨言,我没有躲着谁,我真的是已经睡了呢,这么晚了,你上来要是被八卦的邻居看到,可是会影响你的声誉。”

    “微微……”何谨言加重的了语调喊她的名字。

    单渝微强忍着内心翻涌的情绪,笑呵呵的打断了何谨言后面要的话,“谨言,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明过来陪我去一趟医院,我的脚好像有些疼。”

    “微微,你脚疼,为什么不早点,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何谨言一听她脚受伤,果然不再多问。

    这样的何谨言也让单渝微心里更加难受,何谨言,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她真的无法回应他的感情,“没事,只是一点事,我好困啦,明再。”

    何谨言听到单渝微打哈欠的声音,顿了顿道,“好,那我明来接你。”

    “恩恩,好的。”单渝微完,也挂了电话,纤细的身影还靠在窗户边,怔怔的看着那个依然没有离开的身影。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时过去了,何谨言还是待在哪里。

    单渝微心里开始着急起来,何谨言不会是要在楼下等一晚上。

    还好,就在她担心不已的时候,何谨言回到了车里,慢慢的车子驶离了楼下的位置。

    单渝微也跟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叮咚

    短促的门铃声,打断了单渝微的思绪,明亮的眸有些惊惧的看着大门,似乎门外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让她恐惧了一晚上的鬼魅。

    更贴切的应该是她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门铃停了,又响起,显示门外的人似乎极有耐心,一遍一遍的重复一个动作。

    如果不是怕扰邻,单渝微真想当做没听见,她咬了咬唇,还是慢慢的挪了过去。

    她的脚踝从回来到现在,已经肿了很大,她也没有开灯查看,所以也不知道具体变成什么样。

    等单渝微挪到了门口,额头已经冒出一层冷汗,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门打开。

    陆泽承高大的身影如期而至。

    看到漆黑一片的客厅,陆泽承粗重的剑眉微微隆起,如果不是门口的身影太过熟悉,他还以为这个女人逃了。

    想到单渝微以往的习惯,他不置可否的走了进来。

    单渝微感觉自己就像是等待临幸的妃子,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木然的将门关上。

    她好像关的不是一扇门,而是一座逃不掉的牢笼。

    “何谨言很在乎你。”陆泽承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这跟你有关系吗。”单渝微攥了攥手心,冷漠的回答。

    陆泽承眼神一紧,面上还是云淡风轻,从怀里取出一个文件扔在桌子上,“签了他。”

    单渝微慢吞吞的移到沙发上,掏出里面的文件。

    灯也没有打开,接着微弱的月光,找到签名处,快速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仿佛那不是几张纸,而是一群洪水猛兽。

    “不要看看里面的内容。”单渝微的举动让陆泽承原本就阴沉的心情,更加阴郁起来。

    “没必要。”看就能改变事实?单渝微自嘲的一笑。

    “过来。”陆泽承不喜欢单渝微这种人命的口气,好像是他逼迫了她一般。

    想到自己在楼下看到的身影,他的眼神越发冰冷。

    单渝微头皮一麻,知道是躲不开,虽然两个人在床上发生过无数次亲密的事情,唯有这一次让她如此抗拒,甚至还有些恶心……

    等单渝微好不容易走到陆泽承的面前,身影还未站稳,整个人凌空而起,已经被人抱在怀里,朝着房间的大门走去。

    就像她去他公寓的时候一样熟悉,陆泽承也了解这间公寓,还是他让人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她。

    这点事,在他心中自然是不值得一提,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对单渝微过。

    单渝微沉浸在自己大学三年,毕业三年,最纯粹的爱情喂了狗的世界中。

    根本没有想到,陆泽承是怎么知道她的住所,又怎么准确的找到她的房间。

    陆泽承心有怒气,动作也变得有些粗鲁,直接将怀里的女人抛到柔软的被褥中。

    明明不是很高的距离,还有柔软的垫子,某个女人还是微不可察的闷哼一声。

    现在想要求饶,晚了。

    陆泽承高大的身影准确的找到单渝微娇的身躯,俯身压了过去,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抚摸上熟悉的肌肤,深知女人敏感的地方。

    带着一丝薄茧的指腹,缓缓的拉下她尖细的裙带,似乎在感受怀中女人的紧张跟无措。

    凉薄的唇,一点点的从她胸口处往下蔓延。

    就像在草原里点上,无数把星火,直至那个女人自动投降求饶。

    单渝微似乎有意跟陆泽承作对,身体明明已经开始战栗,硬是把自己挺成一条咸鱼。

    饱满的红唇快要被她咬出血丝,她绝对不会屈服。

    陆泽承仿佛早已洞悉了单渝微愚蠢的想法,原本停留在锁骨处的薄唇,一下子攫取她的呼吸,微冷的舌顶开她的贝齿,滑入她的口中贪婪的汲取她甜蜜的芬芳。

    用力的探索她口中每一个角落,让她印下他的味道。

    单渝微这条咸鱼有些装不下去,张口报复性的想要咬陆泽承,一张口反而更方便某人的倾入,连自己的唇舌也被人勾了去。

    黑的晚礼服也被人拉到了胸口,那双修长有力的大手,肆意的蹂躏这她的软处。

    “陆……泽……承……不要。”

    她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交给他。

    “你要这样?那这样如何。”陆泽承只当她是害羞,清冷的嗓音染上一丝**的嘶哑,听着更让人迷醉。

    “你,想做什么……”单渝微模糊的声音从嘴巴溜出来。

    似乎印证陆泽承的话一般,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探入她神秘的裙摆之中。

    单渝微浑身一僵,隐忍到现在的情绪忽然,爆发,激烈的扭动,嘶喊着,“陆泽承,我不要,我不要,你给我放开,开放我。”

    即使做了许多心理暗示的单渝微,到这最后一刻,还是忍不住临阵退缩。

    她真的没有办法无视自己内心对他的感情,以这种情况把自己交给他。...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