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晚上去我哪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42章 晚上去我哪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在心里喊了一句,老狐狸,脸上也是一脸茫然,“景诗,怎么了。”

    “噢,我刚刚听到别人,好像万宇那个万大鹏受伤被送去医院,也不知道怎么了。”景诗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们。

    单渝微点点头表示知道,她并不是那么好奇的人,所以景诗也没觉得有什么。

    只有何谨言看着陆泽承的表情若有所思。

    “你们三个怎么了,同时都被人点了哑穴?”景诗不高兴的抱怨,怎么今晚一个个都好奇怪,阿承这样,微微也这样,连何谨言也像是吃错药一样。

    这种好似被人排除在外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明明今晚的宴会她才是主角。

    头顶的琉璃灯,忽然暗了下来,换上了晕黄柔和的暖灯,省去了三个人的解释,台上的主办方也宣布了,舞会进入最后的阶段,也是景诗期待已久的跳舞。

    随着音乐缓缓响起,景诗也顾不得生气,兴奋的挽着陆泽承的手臂道,“阿承,舞会已经开始,我们去跳舞。”

    “嗯。”陆泽承没有反对,跟着景诗的脚步向前。

    景诗走的时候不忘催促,“微微,你带着何谨言快点跟上哟,不然今晚的舞后可能就是我了呢。”

    何谨言弯腰伸手,做了一个很绅士的动作,温柔的道,“我的公主,我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吗?”

    单渝微将手放在何谨言的手中,开玩笑的道,“谨言,我更愿意你叫我辛德拉的后母。”

    何谨言微微一愣,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他喜欢的人果然与众不同,所有的女人都想当公主,她却想当后母,真是可爱。

    两个人跟着人群,缓缓走向了舞池,许是灯光太暗,每一对跳舞的男女,都不知道自己旁边的人是谁,只看得清离着自己最近的舞伴。

    优美的悦耳的音乐,在这种朦胧暧昧的气氛中,延伸出一种别样的情绪。

    其实跳舞,其实也是简单的交际舞,旋转跳跃,到了某个环节还有可能交换舞伴,这是交际舞的魅力根源。

    “微微,你自己跳的不好,是不是在谦虚。”何谨言带着单渝微跳了几分钟,才发现单渝微的舞步很精准,甚至比他跳的还精炼很多。

    像是印证何谨言的话,单渝微一下子踩到了何谨言的脚,“哎呀,对不起,谨言踩到你的脚了。”

    “没关系,你只要保持刚刚的节奏就好。”何谨言好脾气的回答,他可能是错觉,因为他完这一句话,微微已经连续踩了他好几下。!*!

    单渝微一直在哪里道歉,心里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好险差点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其实,她是一个跳舞极有赋的人,只是她因为某些原因,不能选择自己的喜好。

    还好谨言没有发现,再踩下去,单渝微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心虚的道,“谨言我太笨了,你还是跟其他人一起跳,我不会建议的,我找一个地方等你。”

    何谨言靠在单渝微耳边,轻轻的道,“没事,微微你踩的不疼,而且这一点疼,我甘之如饴。”

    单渝微脸上跟着一热,不知道怎么搭话。

    正好平缓的音乐忽然变得高昂起来,这是交换舞伴的信号。

    单渝微一个旋转,两个人的手也跟着松开,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落入了另一个怀抱。

    冷冽的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烟味,熟悉的让她全身颤抖的味道。

    为什么,她会跑到陆泽承手上,那么现在谨言的身边是景诗?

    “跟我跳舞,也会让你闪神?”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扣人心弦。

    就像一颗石子落在单渝微平静无波的湖面,荡漾开一圈圈的涟漪,“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陆泽承低声反问,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烫的她耳尖发热。

    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先前踩到何谨言,单渝微只是象征性的踩了一下,没有用力,轮到陆泽承的时候,她就不客气了,似乎在宣泄这内心的不满,每一下都很实在。

    惹的对面的男人好几次闷哼,怎么她今穿了八厘米的根,不是开玩笑的,嘴上还故意假装很歉意的道,“实在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陆先生。”

    陆泽承猛地使力,原本就离得很近的两个人,就像贴在一起一样在无一丝缝隙,清冷的嗓音带着是蛊惑的魔力轻轻的道,“没关系,我不介意。”

    单渝微气的一阵牙痒痒,陆泽承绝对是故意的,还有他的手放在那里,“陆先生,请你放尊重一些。”

    “你什么?尊重吗,像这样?还是这样?”陆泽承着,修长的大手抚摸着单渝微光滑的后背,慢慢的往下延伸,再延伸。

    “够了……”单渝微话的尾音都在颤抖,在下去,他的手就要放在她那个位置了!

    “怎么,刚刚何谨言不也是这么教你。”单渝微只顾着生气,没注意到陆泽承道这里的时候,眼中寒芒一闪。

    单渝微好像为了故意气陆泽承,用那种发嗲的自己也受不了的口味道,“哼,人家谨言不会像你这么轻浮,对我非常尊重。”

    所以何谨言并没有摸到她后背如丝绸一般的肌肤,陆泽承眉眼微松,并未将单渝微赌气的话语放在心上,“嗯,看来何先生很正直。”

    话是这么没错,可是单渝微总感觉从陆泽承嘴里出来就显得那么怪异,但她又无法花反驳,只能闷闷的不话。

    不过陆泽承似乎不打算这么放过他,低沉的嗓音淡淡的道,“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三个约定吗?”

    单渝微柔美的脊背因为陆泽承的话猛地一僵。

    陆泽承抚摸着单渝微紧绷的后背,嘴角勾了勾嘴角道,“看来你没有忘。”

    “你想怎么样。”单渝微现在不仅后背僵硬,连着声音也很紧绷。

    “今晚陪我。”陆泽承沙哑醇厚的嗓音,一字一顿清晰明白的传入单渝微的耳朵里。

    “不可能。”

    单渝微想也不想的拒绝,这个男人当她是什么,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随便女人吗,明明他跟她划清了界限,并且已经跟她最好的闺蜜在一起。

    现在还这种话,单渝微心里一阵瑟缩,他果然是不在乎她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