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睿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正文 第30章 睿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单渝微一口气跑到了自己的公寓,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就怕万一陆泽承知道了打电话过来的人。

    跟着陆泽承三年,她也学了很多,第一个就是掩藏痕迹,就像这个备注,因为重要,所以备注了一个自己明白的字数一。

    放在心里第一的位置,比陆泽承还要重要。

    单渝微顾不得呼吸还未平复,着急的拨通了电话号码,无法平静的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心里默念着,快点接啊,快点接。

    平时不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都是她打回去,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发生。

    好在电话在她叨念中接通,不等对方开口,单渝微就心急的问道,“外婆,是不是睿睿身体又不舒服了。”

    “微微不好了,睿睿发高烧一直不退,乡下医疗条件有限,该怎么办啊。”电话那头的外婆不比她心急的少。

    单渝微一听到睿睿高烧不退,整个人跟着晃了一下,在公寓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恨不得长一双翅膀,立刻飞回去。

    她心里固然着急万分,嘴上还要安慰着同样担忧的外婆,“外婆你别担心,我马上回来带睿睿去医院。”

    “好,微微我知道你也急,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外婆怕单渝微心急如焚路上会出现什么意外,关心的叮咛。

    “我知道了外婆,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很快就回来。”单渝微心里一暖,自从父母去世,只剩下年迈的外婆关心自己。

    匆忙挂了电话,单渝微拿上钱,也顾不得去车站买票,直接包了一辆的士,怀着担惊受怕的心情往乡下赶去。

    幸好离她在的锦安市不远,车程只要一个时。

    车子很快驶离了市区,奔走在空旷公路上,漆黑的周围只有车头两盏近光灯,单渝微安静的坐在后车厢,看着窗外的景不断倒退,倒退,在倒退……

    她的记忆也跟着回到了三年前那个火热不眠的夜晚,陆泽承跟她的第一次,就在他们住了三年的公寓里发生,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一个是单身许久的男人,一个是心翼翼爱慕着他的女人,只需要一点星火足以燎原。

    许是大家都是第一次,疯狂了一夜,睡到了中午,谁也没想起来要做什么措施,陆泽承更像是开荤的野兽,不知疲倦。

    而她是根本没有力气去想什么后果,结局很显然,因为那几个月她月事不正常,三个月以后,她发现自己中标了。

    没有预兆,没有反应的知道自己突然怀孕了,而且已经三个月之久,就她也美誉在意单渝微起先是害怕激动,到慢慢的坚定跟决然。

    她要这个孩子,要一个属于她跟陆泽承的孩子,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只是普通的关系,就算多,也只是多一层炮友关系。

    她不敢,不敢告诉陆泽承这个消息,不用想陆泽承的反应会是什么,最主要她私心里也想留下这个孩子。

    哪怕两个人分开了,她也有一个孩子。

    之后她也害怕陆泽承发现,时间久了,肚子也会一点点的变大,到时候根本瞒不住,所以她找了一个借口回去照顾生病的外婆。

    不管是陆泽承还是店里,没有一个人怀疑。

    她就一个人偷偷的躲回去,前期三个月并未有孕吐的她,以为是自己比较走运,等回到乡下不久,她才知道真正的考验才到。

    吃什么吐什么,闻不得鱼腥,肉味,只能吃一些青菜蔬果,比没怀孕的时候还瘦了几斤,惹得外婆一直紧张担忧。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几个月,肚子就像吹皮球一般大起来,孩子挤压着五脏六腑,时不时的让她喘不过气来,晚上频频起夜,也是她一个人在黑暗中摸黑过来。

    有时候想到别人怀孕,都有老公陪着,自己什么都要一个人,也会流几滴眼泪,肚子里的孩子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的踢了她几下,她知道自己的坚持都值得。

    只是没想到她会早产,孩子不足七月就着急的出来,她也跟着孩子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回,其中的艰难跟凶险只有她自己知道。

    好不容易孩子生下来,医生却告诉她,孩子有心脏病,长大一些必须做手术,而且是分批次做,一次还做不好。

    这需要一笔昂贵的费用,前期几次她都用自己的存款补上,自己紧巴巴的过活,纵然艰难重重,她也从未放弃,从未在陆泽承面前表现出来。

    这一点她做的很好,因为陆泽承三年都没有发现一丝蛛丝马迹。

    只是现在睿睿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就差最后一次手术,正好国外一支顶尖专研心脏的医生团队有这个空缺,可以帮助睿睿完成手术,只是需要昂贵的费用。

    不管是前期的手术费,还是后期的营养护理费,至少需要五百万。

    她想到睿睿时常渴望的看着其他孩子蹦蹦跳跳,欢乐的在田野上玩耍,那个羡慕的眼神,让她至今心疼不已。

    这些简单的几个动作对其他孩子而言是多么平常的事情,可是对睿睿却是那么奢侈,她知道不管如何她也要放手一搏。

    景诗回来只是一个导火线,促使这这件事的发生而已,作为睿睿的父亲,这一笔钱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应该,只是她有不能的理由。

    应当是没有办法出口,还记得那她压抑着紧张激动的心情问陆泽承是否喜欢她的时候,他的沉默的目光已经击碎了她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

    她明白陆泽承不爱他,也明白睿睿的事情不能告诉陆泽承。

    她不能失去了爱人,在失去仅有的骨血,所以她下了一个决定,所以她才能痛快的答应陆泽承过分的要求。

    因为她决定带着睿睿出国动手术,或者应该是以后永远也不会回来。

    回忆就像老电影不断的在脑中播放,她作为一个局外人,无论如何用力度改变不了事实。

    “姑娘,已经到地方了。”司机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却久久得不到回应,他疑惑的扭过头去看,那个精致漂亮的女孩却早已泪流满面。

    司机心的声音深怕在刺激到那个看上去无比哀伤的女孩,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子要哭,但是这么晚还包车回乡下可能是有什么急事。

    “姑娘,你没事。”

    两声以后,单渝微像是从梦中惊醒,猛地回神,抬手一抹手上都是泪痕,她胡乱的擦了擦,打起精神道,“师傅,我没事,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接一个人,我们再回市区,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双倍的钱,这是定金你先拿着。”

    单渝微深怕司机不等,从包里掏出两百块钱给司机。

    司机摇摇头,憨厚的道,“姑娘没事你去,大叔在这里等你。”

    单渝微也没有勉强,感激的道了一个谢,打开车门下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亲爱的律师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亲爱的律师大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爱的律师大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