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 4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41.第 4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次到金陵,贾瑚也就只带了六个下人,丫鬟也就只带了她和一个丫鬟,另外还带了赵忠和张有得两个书童以及她爹赵平和陈嬷嬷的儿子安和。

    原本张氏是想再多安排几个人的,但这事被贾史氏给搅了,临上船前见贾瑚带的人多,便当着贾代善的面了句什么去是守孝又不是享福,何需带那么多下人。

    贾代善原本就因为贾史氏闹出的事在京中丢尽了脸色,一听这话脸色就不好了,贾瑚见了立即站出来提出只带亲近的几个下人去就可以,如今将裁了两个丫鬟四个厮。

    当然码头人来人往,又有好事者多,贾史氏话的声音也不,贾赦和张氏无奈只得依长子所言裁了人。毕竟有贾史氏不孝灵堂喜笑在前,若是再传出嫡长孙名去守孝实是去享福这样的流言,那荣国府的下一代承重嫡长孙就毁了。

    贾史氏这个生母是将贾赦当成仇人了,恨毒了贾赦,如此狠毒是想毁了贾瑚。

    二房与大房不对府,贾史氏不喜大房,贾代善始终是偏心‘会读书’的贾政,贾瑚在金陵可谓是孤立无援,姜宛茵是真担心啊。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再了有祖父在呢,太太和二婶还不至于,她们不敢的。”

    虽然祖父最更喜欢二叔和珠弟,但他是祖父的孙儿,如今又住祖父院中,再怎么着祖父也不会眼睁睁看二婶对他下手的。

    “可若要参加县试,那你就得出府啊。这里是金陵可不是京城,出了府门他们若想做什么,咱们根本防不了啊。在这府外你又如何自保?”

    这金陵可不仅是贾家的老巢也是史家王家薜家的老巢。

    贾史氏是史家姑奶奶,贾史氏已经将大房当成仇人了;王氏是王家姑奶奶,王氏恨不得大房都死绝了好让二房袭爵;王氏的亲妹妹是薜家当家主母,依原著上看那薜姨妈对王氏可是言听计从,这薜家也等于是王氏的势力了。与贾史王三人家主长久居在京城不同,薜家的大本营就在金陵,薜家可以是金陵名副其实的地头蛇。

    贾瑚若是要考科举就要出府去,姜宛茵真担心贾瑚会被王氏和贾史氏算计而遭遇不测。若是贾瑚有个万一,她和她爹爹赵平还有她哥赵忠,只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姜宛茵忧心忡忡,她现在只恨不得贾瑚这一年都宅在屋不出去,免得遭了人算计。姜宛茵特地这些就是想提醒贾瑚,好叫他别忘了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贾史氏和二房。

    “你当荣国府当贾家是纸老虎吗?在这金陵城里,还没敢对贾家人动手脚。祖父就在金陵,这荣国公可不是摆设。”

    他祖父可不是那等领虚职的国公,他祖父可是掌过千军万马的。贾瑚对贾代善很是崇拜呢。

    哪怕祖父更喜欢二爷和珠弟,可他怎么也是荣国府的嫡长孙,若敢对他下手,那就是与荣国府为敌,祖父也不会善罢干休的。

    姜宛茵听贾瑚这话,还是觉得贾瑚太过嫩了,不知人心险恶。贾史氏和王氏哪次对大房下手不是暗中下手。

    “明着他们是不敢,可难保他们不会暗中下手。这暗处的黑手更是防不胜防啊。老爷又如何知道暗中下手的是谁。”

    “功名虽重要,但性命更重要。只要活着这功名便晚些再考那也不迟了。可若是丢了性命,就算是过了县试又有何用。而且若是瑚哥儿你出了事,岂不是让二房得意叫大爷大奶奶伤心。”

    为了打消贾瑚去考科举的想法,姜宛茵将事情往严重了。

    “容我再想想。”

    听姜宛茵一番劝,贾瑚有些动摇了。

    姜宛茵见他动摇了,想了想又将自己的猜测出来:

    “再了,老爷一直希望二爷能科举出仕,只是至今二爷考了两次未第。你若是去考中了,那便是二爷不如侄儿,这让二爷和二房还有何颜面。为了二爷,只怕老爷未必会答应让你去考。”

    自贾政启蒙,贾史氏就到处吹贾政会读书,有状元之才,已经将贾政吹成了神童了。

    可这贾政考科举县试连考了两次都不中,如今连个童生都不是,可是让荣国府丢了好一阵的脸面,可贾史氏还是迷一样的自信贾政有大才,将来必定为文榜之首。

    贾政如今还是个白身,若是二房知道贾瑚要去考科举,必会阻止,难保贾史氏和王氏不会做出什么事来了。这些年姜宛茵也是见识了,两人的手段可是从来没有底线的,姜宛茵着实担心自己一个人会护不住贾瑚。

    听姜宛茵这话,贾瑚立即反驳。

    “不会的,祖父一直希望贾家能武转文,我若过了县试府试成了童生,甚至过了院试成了秀才,祖父必定会高兴的。”

    若不是祖父希望贾家武转文,他又怎么会让父亲娶母亲,又怎么会让二叔读书考科举。

    “瑚哥儿你若是成了秀才,老爷必定是会高兴的。老爷是希望贾家能武转文,可依这些年老爷为二爷延请名师,显然老爷是希望贾家武转文是从二爷那开始,可是我担心老爷未必会愿意从你这开始啊。”

    贾赦如今已经是正三品兵部侍郎还手握兵权,可贾政如今还是个白身;这贾赦已经强过贾政一截了,大房也压了二房一头不止;若是再让贾瑚先贾政考取功名,那贾政和二房可就尴尬了。

    贾赦和贾政都是贾代善的儿子,贾代善怕是也不希望看到两房儿子之间差距越来越大吧。

    旁观者清,贾代善对贾政的重视,姜宛茵可是看得清楚的。

    一般人家祖父多会重视嫡长子嫡长孙,可是这荣国府偏偏却与别人家不同,贾史氏疼爱幼子仇视长子也就罢了,就连贾代善也重视幼子胜过嫡长子嫡长孙;如此真是叫人想不明白。

    姜宛茵有时都忍不住想,贾代善的脑子是不是轴了。

    当然这些只是姜宛茵自己的猜测,她只是希望借此打消贾瑚现在考县试的想法,提醒贾瑚贾代善对贾政的重视;只是姜宛茵没想到她这一锤捶重了。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

    因姜宛茵的话,贾瑚听后受了打击。

    “难道二叔若一辈子不第,我就得一辈子不参加科举吗?”

    自到金陵之后,二叔总是仗着长辈训导他和珠弟,只是二叔那水平比他且不如,依外曾祖父的,他二叔就是个读死书,想考取功名难。

    若真如外曾祖父所,二叔若是一辈子考不中那祖父就一不让他参加科举吗。一想到这个可能,贾瑚就绝望。那他读书还有何用?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祖父不会的。”

    姜宛茵看贾瑚受打击不轻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反省自己是不是得太过了。

    哎呀,贾瑚还她实在不该打击的他的。哎,她怎么就不控制一下自己。贾瑚不会是被她的话打击没了信心了吧。可别是毁了贾瑚。

    姜宛茵不敢犹豫着急赶紧补救:“瑚哥儿,也许,也许是我猜错了。老爷或许不会这么想。要不这样,要不瑚哥儿你去请示一下老爷,问问老爷的意思。”

    或许真是她猜错了,毕竟她没与贾代善接触过。

    “再了你要参加县试,也需要告诉老爷一声。不如提前将你的想法告诉老爷,和老爷商量商量。或许,或许老爷会答应让你参加县试了呢。”

    “再了这要考县试也得先报名,还得找人做保等等诸多安排,若是老爷能替你安排的话如此更能方便许多。还有若是瑚哥儿你能从老爷那讨几个身手不错的府兵,在外走动时带在身边,如此你也能更安全些。”

    姜宛茵这前后所的话已经是自相矛盾了,不过她已经看出来了,光想着打消贾瑚去参加县试怕是行不通,她不能毁了贾瑚的自信和信念。

    之前她极力想阻止贾瑚参加县试,现在虽然也不想让贾瑚参加县试,但姜宛茵却不敢再打击样瑚。

    “绿茵,你得对,我这就去找祖父。”

    贾瑚着便要去找贾代善,姜宛茵赶紧拦着他。

    “等等,瑚哥儿你先别急,这会儿二爷还在老爷那呢,你先别去,等二爷走了你再去找老爷。这事最好先不要让二爷知道,你和老爷私下里就是。”

    “我是,我是担心若是叫二爷知道了二爷心里会不舒服。再者若叫二奶奶和太太先知道,只怕她们阻拦你参加县试的。”

    贾代善会不会阻拦姜宛茵不敢肯定,但若是贾史氏和王氏知道,她们必会阻拦贾瑚参加县试的。

    “那我等私下里再跟祖父。”

    听贾瑚这话,见贾瑚没冲动立即去找贾代善,姜宛茵松了口气。

    “瑚哥儿,不如你先缓缓,仔细想清楚了再去跟老爷,最好能服老爷让你参加县试。”

    贾瑚点了点头,他是该准备一些辞。

    见贾瑚似乎不改参加县试的决定,姜宛茵心里决定做两手准备。

    “若是老爷答应了,那你便再与老爷,请老爷帮忙给你再一位先生。这江南文气盛,想通县试也不是容易的事。”若真要参与县试,最后是一次就过了。姜宛茵心里如此想却没出来。

    “找先生倒不必了。你忘了张家二舅父就在金陵任职,等过了热孝我去二舅父府上请教。”

    姜宛茵闻言顿时了然,原来贾瑚已经计划好了。她倒是忘了张氏的二堂哥就在金陵任正五品同知。

    “如此倒好,倒也免让老爷请先生,也不用惊动二奶奶和太太。”

    姜宛茵想了一下。

    “不如出了热孝之后瑚哥儿你直接住到张家二爷府上住,这样即能请教张家二爷学问也能避免了咱们府上不必要麻烦。最好是能一直住到院试结束。”

    张氏的堂兄弟们都极疼爱张氏这个唯一的妹妹,爱屋及乌,贾瑚身为张氏的嫡长子也同样受张家人疼爱,若是贾瑚住到张家二爷府上,想来张家二爷是不会拒绝的。

    老太太是贾瑚的曾祖母,贾瑚只需守孝五个月。不过贾瑚是替父守孝,贾赦是老太太的嫡长孙又是在老太太跟前长大的,所以贾赦要求贾瑚要守一年的孝。不过等过了五个月,贾瑚也算是出了热孝了。

    “住二舅父家,这不大好吧。”贾家祖宅就在金陵,他若住到二舅父家这影响不好吧。

    “这有什么,咱又不是长住,而且你也是为了请教学问,就跟在京城里你到张府一样。张家二爷可是当年二甲第一名的传胪,指点你学问那也是绰绰有余的,想来老爷不会反对的。在京中时老太爷必是也过让你到了金陵多去请教张家二爷的话。”

    姜宛茵连借口都替他想好了。

    “这倒是。”

    这倒是个好借口。

    “不如这样,你参加县试之事先别告诉老爷,等你出了热孝便直接跟老爷你去二少爷府请孝学问,这报名参加县试之事便先满着老爷,报名和保人之事不如也一并请二少爷帮忙。等你过了院试考完了再告诉老爷。等瑚哥儿你成了秀才,老爷必定欢喜,想来也不会再怪罪你。”

    “不行,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着祖父呢。绝不能瞒着祖父。”

    他想通了,瞒着祖父那就不孝,哪怕祖父真为了二叔不允许他参加县试,他也不能瞒着祖父。

    “其实我的意思若能瞒着二奶奶和太太就好。”

    姜宛茵所算计就是希望瞒着王氏和贾史氏。想到仇视大房的贾史氏和贾政,贾瑚也犹豫。

    “让我再想想。”

    “瑚哥儿你要不写信回去问问大爷和大奶奶,看看大爷和大奶奶是什么意思?”

    毕竟贾瑚还,这事还是先报备给贾赦和张氏,免得瞒着到时出了什么,贾赦和张氏全都怪罪到她身上。

    “如此也好,那我立即就写信。”

    贾瑚立即就回屋写信,姜宛茵去叫她爹来了,等贾瑚写好信让她爹送到驿站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