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36.第 3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姜宛茵被扛着上窜下跳的,使得姜宛茵头晕目眩,十分难受。这会姜宛茵只盼着扛着她的人能快点停下来,再颠下去她都要死了。

    就在姜宛茵觉得自己快到断气时,那人似乎着地了没再上下窜跳,姜宛茵依旧被扛着走。又过了一会姜宛茵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被放下坐在椅子上。随后又听到那人出去及关门的声音。

    那人应该武功极高,他的脚步极轻,若非姜宛茵耳力非凡怕是都听不到他的脚步声。

    等缓过神来,姜宛茵立即叫爱喵,颤抖着声音问。

    “爱喵,我这是到哪了?”

    她虽被蒙了眼睛,可有爱喵在,这些都瞒不了她。

    “你现在在四皇子康郡王的府上。”

    “四皇子,康郡王?”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姜宛茵整个都傻眼了。

    任她如何也想不到,她一个丫鬟会跟皇子扯上关系。

    康郡王府大半夜派将她一个丫鬟撸来干嘛。

    姜宛茵思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遭人撸走到康郡王府,自己有什么值得让遭人撸劫的。

    姜宛茵这想不明白,心里更加不安害怕。她这被人点了穴,连自求都不能。她的命不会要交代在这了吧。

    在她这世十余年的认知里,这皇家人可比强盗土匪更加心狠手辣,更加无情,皇家人才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几乎每年京中都有官员被抄家砍头流放,这可都是圣人下旨。

    见过别人被砍头流放,姜宛茵心里畏惧,最不愿意与皇家人有联系。而她却万万没想到,以为最不可能的发生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性命攸关。

    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将原本就害怕的姜宛茵晚是吓得打颤。

    姜宛茵想问是谁,张嘴没声音才又想起自己被人点了哑穴。

    听到门又被关上,姜宛茵额上已经是不满额冷汗,面无血色了。

    姜宛茵虽是在荣国府当下人,可到底是生活安逸,从未遇上这般情况,也从未想过会遇上这种事。两世都生活安逸的姜宛茵,这会儿心里已经害怕死了。

    康郡王派人撸她来到底是想干什么?不会是要杀了她吧。

    就在姜宛茵猜测来人会对她如何时,突然感觉到一双手在她身上上下摸了起来,姜宛茵顿时觉得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她心里除了惊恐之外还有气愤,气得整人都颤抖了。

    就这时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我给你解开穴,但你不能叫不能出声,否则就杀了你。”

    姜宛茵立即感觉到杀意。她知道那人没有谎。

    姜宛茵不能动也不能话,就算听到人话也无法回应。不过姜宛茵心里已经答应了。她有自知之明,撸她的人武功极高,她根本无法从那人手下脱逃。

    这是古代,讲的是“溥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除非她能躲到深山老林里一辈子不出来,否则她无处可逃。

    再了她是荣国府的丫鬟,她家人都在荣国府,她也不能舍下他们。

    更要命的是,凭她这三分本事,只怕根本就逃不出京城。

    她没有选择,只能乖乖听话。希望康郡王能放她一条命。

    感觉身上被点了两下,姜宛茵想动下身子时又发现自己不能动。蒙着眼睛的黑布没有被拿下,姜宛茵看不到人。姜宛茵立即想到,他们是在防备她,应该是只解了她的哑穴。

    不过姜宛茵也庆幸那人没揭了黑布。那人不想让她看到他们的面容,姜宛茵自己亦更不想看到他们的面容。若是看到了,只怕就会被灭口命不保了。

    姜宛茵颤抖着声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将我撸来了?”

    “我只是丫鬟下人,除了伺候主子我什么都不会,我什么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姜宛茵颤抖着声音,不敢大声叫。

    她一个丫鬟有能什么值得康郡王派人撸她。康郡王该不会真要杀了她吧。

    “你放心,我不杀你,我只问你要一样东西。”

    “不知公子想要什么东西?”

    是另一个声音,年轻男子的声音。语气音质有些冷,爱喵告诉姜宛茵这人就是康郡王。

    虽然已经知道话的是康郡王,虽然姜宛茵心里害怕极了,但姜宛茵还是强逼自己装做不知道对方是谁。她害怕自己露了马脚,会被人灭口。

    “我就是一个丫鬟,所得皆是主子所赏并无贵重之物,公子若是需要可以都拿去,只求公子饶我性命。”

    “我要的东西别人没有,只有你有。”

    “只有我有!什么东西?”姜宛茵傻眼惊愣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只有她有的,姜宛茵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来。

    “我真不知是什么东西,还请公子明示。”

    这不明,她哪里知道是什么东西。

    “五年前,城西齐庙,绿色的珠子。”

    或许是见姜宛茵像是真不知道,那清泠的声音提醒。

    闻言姜宛茵终于镇定不了脸色剧变。

    姜宛茵她想来起,想起五年前的事。

    五年前,荣国府的女眷去齐庙祈福,她也跟着贾瑚去了。

    也就是那她谋划了那件事,也就是那贾瑚非要她的晶核,也是在那她将她一直带的晶核给了贾瑚。

    康郡王提起五年前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贾瑚,不,不可能。贾瑚不可能与康郡王有过接触;而且贾瑚答应过她不会将晶核的事告诉任何人,贾瑚一向守信用,他绝不会背信的。这些年连张氏和贾赦都不知道,贾瑚又怎么可能告诉外人。

    难道是五年前康郡王就知道晶核的事。

    是有这个可能。

    她记得当年在齐庙出现的九爷,后来她才知道那九爷就是当今的九皇子,也是甄贵妃的长子。

    当日九皇子在齐庙,那四皇子康郡王也有可能在齐庙。这不是不,当日她和贾瑚在屋里是被监视了,她和贾瑚的话被康郡王知道了。

    “想起来了。”

    “你想要珠子?”

    “可是那珠子我已经给我家少爷了。”

    所以你们找错了人,如果想要那珠子那你们该撸的也应该是贾瑚才是,而不是她一个丫鬟。

    不过很快姜宛茵又想到了。

    贾瑚可是荣国府的嫡长孙,其父手里可掌着京畿大营一半的兵权,即便是郡王怕也不敢轻易撸劫荣国府的嫡长孙吧。所以才把主意打到她这个么丫鬟身上,毕竟那晶核是她给贾瑚的。

    糟糕!康郡王不会是让想她去偷已经给了贾瑚的晶核吧。

    她如今的身份虽是个下人,可也绝对是言而有信的,让她去偷自己送出去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不过就是个好看一些的绿珠子罢了,我一个丫鬟能有什么好东西,我家少爷不过是当年年纪觉得亮晶晶的珠子好看才要了去。那珠子根本不值得什么。”所以你们根本没必要为了颗珠子将她撸来了。

    姜宛茵试图以那珠子无用以服康郡王打那珠子的念想,只是她想得太简单。康郡王既然打那珠子的主意,又怎么可能不做了解呢。

    “五年前你亲口跟贾瑚过,那绿珠子带着对身体好。而且据我所知,自贾瑚带了那珠子之后就再也没有生过病。”

    闻言姜宛茵张了一下嘴又闭上,不敢轻易话。

    这会她一回想,还真如何康郡王所,自贾瑚带上那异植木系晶核之后,这五年里贾瑚好还真是没有生病过。

    姜宛茵自己忍不住怀疑,难道那晶核还真能保人身体健康不成。

    当初她只知道那木系异能有治愈作用,压根不知道那晶核还能保人身体健康。她初告诉贾瑚带着晶核对身体好,不过是想让贾瑚保护好那晶核,不要弄丢了罢了。

    已经知道康郡王是打那晶核的注意,姜宛茵她不想去偷已经给贾瑚的晶核,也不想将晶核给康郡王,她不想话,所以她沉默,心里不断的想着应对的方法。

    不过她显然高估了自己,还没等她想出法子来就听康郡王道:

    “我只要那珠子,只要你将那珠子给我,我保证不伤你性命。”

    姜宛茵明显感觉到射在她身上的目光犹如冷箭。

    她听出了康郡王的言外之意,若是不给晶核,康郡王只怕真会杀了她。

    可她不甘心,姜宛茵做着最后的挣扎。

    “公子既然知道我家少爷叫贾瑚,想必你也知道我家少爷是荣国府荣国公的嫡长孙,是正三品兵部侍郎贾大人的嫡长子。”

    她就不信康郡王敢明着去问贾瑚要那珠子。先不贾家显赦,一般人不敢动;就是皇家的那几位皇子还有宫里有圣人,若康郡王明着要珠子,若是让几位皇子和圣人知道了这珠子的存在,康郡王也必定得不到那珠子。

    “我当然知道贾瑚是兵部侍郎大人的嫡长子,而你是贾瑚的大丫鬟,所以我才找你。想必荣国府家大业大,应该不缺一个丫鬟。”

    姜宛茵明白康郡王的意思。

    因为知道贾瑚的身份,所以不能明着要,所以才从她这下手。

    她不过是个下人。这下人在主子眼里就跟不值钱的畜牲差不多,谁家会为了个丫鬟大动干戈。若是她出了什么事,荣国府也不会因为她做什么。

    所以想要保命,那就看她自己了。

    她心里打了个颤,依旧不想放弃。

    “那珠子我已经给我少爷了。我家少爷很是喜欢那珠子,自从我将那珠子送给我家少爷之后,我便再也没见过那珠子。我不知道我家少爷将那珠子放在哪里。”

    “你应该不止只有一颗绿珠子。”

    一听到这话,姜宛茵立即想到一个人,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桃香是你们的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