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35.第 3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荣国府的清晨,被聚福院的尖叫声给划破了宁静,王氏披头散发从正屋跑出来,她屋里的丫鬟也争先恐后地跟在她身后逃出来了,主仆不停的尖叫奔跑。

    被叫人惊醒的贾政,被叫声引来的下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氏和她的丫鬟们。只见王氏不停的甩,从她身上不断有老鼠虫子掉下来,地上还有不少老鼠和虫子追着她和几个丫鬟跑。

    整个聚福院被王氏和几个丫鬟弄得是鸡飞狗跳,等荣国府的其他主子得到消息赶过来就见贾政和他的几个侍妾姨娘站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氏和她的丫鬟尖叫跑跳,几人也都看呆了。

    王氏主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事根本瞒不住,不到一会荣国府的下人都知道王氏主仆招鼠虫袭击了。

    荣国府的下人各个都是脑补帝,不由猜测纷纷,这个王氏主仆做了缺德的事遭了报应,那个王氏主仆阴狠歹毒犯了怒,另一个又王氏主仆暗地里虐待老鼠虫子,所以现在老鼠虫子来报仇。

    总之王氏的名声是臭了。

    荣国府的下人虽不像几十年后那般没规矩散漫,但这下人的都就嘴漏斗似的,经过这个与那个,那个与别一个,不到半荣国府外的人都知道了王氏遭鼠虫报仇的事。

    已经去张府的姜宛茵在几之后也听张府的丫鬟了这事。

    最先来找姜宛茵的就是她那已经出嫁的堂姐秀伊。

    “这,这,不会吧。”

    听完秀伊的话,姜宛茵一脸惊愕。

    “这事外头传得沸沸扬扬,这京里头已经是无人不知了。也就你整宅在屋里头万事不关心。”

    “你们那荣国府二奶奶王氏都已经成了京城里的大笑话。这京里头就是平头百姓也得有鼻有眼的,都在那王氏被鼠虫寻仇的事。”

    “不仅如此,京中还隐隐在传是那王氏不睦长嫂姑,算计长嫂姑的事,哦对了,就是前几日你们荣国府四姑娘花宴上的事。这可都是得有凭有据的,假不了。”

    “如今不仅是王氏的名声臭了,就连王家和王家那些已经出嫁的姑奶奶们和未出嫁的姑娘们,名声都臭了。那可真是可怜啊。”

    “这么严重啊。”

    这回姜宛茵是真震惊了。

    她原只想报复王氏来着,并没想到会连累王家的姑娘们。

    不过姜宛茵心里也就那么一瞬间有那么一咪咪的愧疚随后就没了。

    王氏是他们王家的女儿,既然他们王家教出这种喜欢随便算计人的女儿,那就该做好遭人报复的准备。

    想到王氏名声臭了,姜宛茵心里大好。

    送走秀伊之后,姜宛茵回屋躲在被窝子闷声大笑。

    王氏陷害诬蔑她,贾史氏想要她的命,如今这可真是报应不爽啊。没想到那药效果这么好,也不枉她用一颗晶核与那太医换的那些医书。

    这几年间,姜宛茵如愿链接到了一位太医,用手中的一颗木系晶核与那位太医换了他所有医书。这些年姜宛茵自学医术,已经看完了所得的所有医术。

    在张府的空闲时间里,姜宛茵试验可是配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药。她也没想到这回竟用上了。

    这王氏名声臭了,她或许也能安分了一段时间,如此张氏也能轻松一段时间,想必张氏也乐意。

    知道王氏得了报应之后,姜宛茵心情大好,就是晚上贾瑚回来时都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

    “你今儿是怎么啦?心情看起来很好啊。”

    见她一直笑容不断贾瑚便问她。

    “我今儿就是心情好。怎么,瑚哥儿你不知道吗?”

    姜宛茵没直接回答反倒是反问贾瑚。

    姜宛茵与贾瑚的情分比其他人要更亲近,或许是姜宛茵自伺候他,几乎是无时无刻陪在他身边,又陪他在张府读书的缘故。

    算起来,不管是亲人还是下人,姜宛茵绝对是陪贾瑚时间最多最长的人,贾瑚待姜宛茵也与其他人不同。因为这份不同这份情分,姜宛茵在贾瑚面前更加轻松自在,相处倒不像其他下人那般恭谨。

    “到底是什么好事儿让你这么高兴,且来我听听。”

    “今儿我堂姐来找我告诉我一件事。”

    “你堂姐,可是在外曾祖母身边伺候过的那位。”

    “就是秀伊姐姐。今日秀伊姐姐来告诉我一件京中传得沸沸扬扬的事……”

    姜宛茵并将京里关于王氏的传闻告诉了贾瑚。

    “我也是听我堂姐才知道这事的,还以你也知道了呢。”

    “你是为这事高兴。”

    听出贾瑚语气不对,姜宛茵瞥了贾瑚一眼,心里没在意。

    “二奶奶过得不好,我当然高兴。”

    姜宛茵直接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四姑娘生辰那日二奶奶和周瑞家的陷害诬蔑我,不就是因为我是大房的下人。二奶奶想打大房和大奶奶的脸故意拿拿我当筏子,不顾大奶奶和四姑娘的颜面,在客人面前做那些样事。”

    “明明是二奶奶和周瑞家的陷害我,我凭白挨了打不,还被太太罚了一年的月钱。”

    “那可是一年的月钱啊。也就是以后一年时间里我辛辛苦苦当差,却一文钱都领不到。”

    姜宛茵忍不住带着怨气道,也是因为与贾瑚亲近姜宛茵才没防备贾瑚。

    “不过是十几吊钱罢了,据我所知你可不缺这些钱。”

    贾瑚瞥了姜宛茵,显然不觉得她会为没了一年月钱而这么大的气。

    姜宛茵是贾瑚的大丫鬟,一个月就一吊钱的月钱,一年的月钱也就是十二吊钱。又因为姜宛茵随贾瑚到张氏,姜宛茵每个月还另得张氏的一份赏赐,而贾瑚偶尔也赏她,所以贾瑚才姜宛茵不缺钱。

    “我缺,谁我不缺。钱这东西谁会嫌多。再了,我是平白无故受冤被罚,我心里有气呢。”

    姜宛茵白了贾瑚一眼,贾瑚摇头笑了笑,没怪她不敬。

    “我受了冤屈是不能对二奶奶如何,可如今二奶奶自己得了报应,我当然高兴。”王氏如今已经是臭名昭著了,她心里畅快着呢。

    “你这丫头,没想到你还真是记仇。”

    贾瑚语气中透着无奈,姜宛茵却很得意。

    “我可是一向恩怨分明的。”

    “再了,二奶奶不好过,咱们大奶奶的日子才好过。瑚哥儿难道不替大奶奶高兴吗?”

    王氏名声臭了,短时间内,在别人忘记之前,她必定不敢再出来做夭找张氏麻烦,张氏的日子自然也会好过。

    这荣国府大房和二房之间的争斗恩怨贾赦和张氏都没瞒贾瑚,贾瑚可是知道的。王氏三番两次想谋害大房的孩子,想置张氏于死地。这些年王氏不停生事搅和,挑拨贾史氏磋磨张氏,找机会打压大房。

    她就不信贾瑚知道这些对二房能没有怨气。

    张氏可是贾瑚的生母,但凡是亲骨肉见自己生母被磋磨心里都不免会有怨恨;若是见自己生母被磋磨依旧心里无怨,那这人也是冷酷无情到极点了。

    知道王氏不好贾瑚自然是高兴的。生母被为难被磋磨,贾瑚心里自然也有怨。只是贾瑚想的和姜宛茵想的不同,贾瑚想的更多,担心的更多。

    “此事有损的可不仅二婶的名声。”还有荣国府的名声。

    身为荣国府长房嫡长子,贾瑚就是荣国府未来的继承人,自然会想到荣国府的未来。

    姜宛茵也听出来了。不过姜宛茵却不以为意。

    “要我,这事瑚哥儿你也别担心,府里的事还有老爷和太太做主,你就是担心也帮不上。再了,这人都健忘的,等几过年你长大的时候谁还记得这事。”

    “而且这事对你和大房影响也不大,经这事京中谁不知道二奶奶不睦长嫂姑,二奶奶的名声不好未必会牵连到大奶奶。”

    王氏自恃出身家世自命清高,在京中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京中乐意看王氏出丑的人多着呢。

    王氏可不像张氏,在京中有好人缘。

    “罢了,你也是。我操心也没用,给我研磨,我练会字。”

    他需要静静心。

    伺候贾瑚睡下之后,姜宛茵也在外间睡下。

    只是今儿她心里高兴,竟然一时睡不着,脑子里想象着王氏的惨样,越想越是兴奋,她甚至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不过姜宛茵万万没想乐极生悲的事竟会发生在她身上。

    听到动静还没睡的姜宛茵立即坐了起来了,不想竟看到一个黑影就站在她榻前,姜宛茵差点没给吓死。

    姜宛茵吓得立即惊叫,只不过她只来得及张嘴连声音都还没出来了,她只看见眼前暗影一闪,她整个人都僵住了,也发不出声音。

    姜宛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穿着夜行衣的人,她在脑海里不停的向爱喵求救。

    “你被人点穴了。我不会解穴,我救不了你。”

    听到爱喵这话,姜宛茵绝望了。

    那黑衣人盯着她的脸看一会,姜宛茵大气都不敢出,害怕黑衣人将她灭了口了。

    就在姜宛茵以为她死定了时,那黑衣突然将她的眼睛蒙起来还将她扛起,接着姜宛茵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扛着上下窜跳,感觉风从脸上吹过。

    姜宛茵意识到,她这是被人撸走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