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33.第 33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张老太爷的书房内,柳芽被守在书房内的张老太爷命人押下去关起来了。柳芽被押走之后,贾瑚从屏风后出来。

    “瑚儿过来了。”

    “外曾祖父。”

    老太爷招手贾瑚便走过去。

    “好孩子下,没吓着吧。”

    老太爷摸了摸贾瑚的头,担心吓着曾外孙。

    “孙儿不没事,外曾祖父不用担心。”

    “外曾祖父,就这么将人抓了真的没事吗?”会不会打草惊蛇?

    贾瑚思考了一会才问,后半句却是没问出来。

    贾瑚已经过了八岁生辰已经虚岁九岁的大孩子了,已经算是半个大人。得张老太爷亲自教导,贾瑚已经是个有主意有主见的孩子。

    “外曾祖父不过是罚了个犯了规矩的丫鬟罢,能有什么事?”

    “这些事还不用着你一个孩子家操心。你还,好好读书就是。”

    “是。”

    知道老太爷不会,贾瑚也没再问,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他再问也不得有结果的。

    老太爷朝屋外看了一眼。

    “雨停了,也晴了,你回去吧。”

    “是,外曾祖父。”

    宁院门口,姜宛茵伸长着脖子朝路的远处望,久久不见贾瑚的身影出现,姜宛茵很担心。

    她又站了好一会终于看到贾瑚带着两个书童出现在路的另一头,姜宛茵一直看着直到贾瑚走近。

    “瑚哥儿。”

    “先进屋再。”

    贾瑚打断姜宛茵的话,又让张有德和赵忠两个书童先下去休息后才和姜宛茵一起进屋。

    姜宛茵有些着急想知道柳芽的事,一进屋她便问。

    “瑚哥儿,柳芽她……”

    “那丫鬟是张府的丫鬟,她犯了张府的规矩,外曾祖父已命罚她,以后你莫再提起她。也莫再跟任何人起这事。那的丫鬟事与你半点关系也没有。明白吗。”

    贾瑚绷着脸严肃地看着姜宛茵叮嘱。

    姜宛茵闻言明白贾瑚的意识,贾瑚这是在保护她。

    “是,我知道了。”

    如今贾瑚年纪大了,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她能哄的孩子了。古人早熟,贾瑚这般年纪已经前世读高中时的她还成熟了,已经开始有自己主见城府。

    如今贾瑚愈发的主子的架势威严,不允许下人违背他的话。

    可以张太爷将贾瑚教导得很好,不仅教贾瑚读书也在教贾瑚做人,将曾经单纯贾瑚教得有见识城府。

    除了自伺候贾瑚的姜宛茵之外,其他下人贾瑚面前也越发谨慎恭谨。

    这两年看到贾瑚的变化,姜宛茵早就明白了为什么张太爷不许她跟在贾瑚身边去书房伺候,也不赵忠和张有德在他教书时靠近书房。

    张老太爷这是防着他们,怕他们这些下人学精了蒙了主子背叛的主子。

    “瑚哥儿,下午大奶奶派人来传话,是后是四姑娘生辰,让你明儿下午就回府。”

    “外曾祖母可知道?”

    “奴婢问过了,老夫人和大夫人都已经知道这事。明儿早上去老夫人请安,你得先跟老夫人一声,再跟老太爷请个假。”

    贾敏可是贾代善和贾史氏的心头宝,也是贾瑚的长辈,虽此次生辰不是整生,但太太发话了要办,贾瑚可不能不回去。

    再了贾敏和贾瑚的关系一直很好,贾敏生辰,贾瑚又已经可么不去。

    “嗯。知道了。”

    “我给姑姑准备的生辰礼物,你放哪了,明儿可别忘了带上。”

    贾敏的生辰礼物贾瑚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你放心吧,忘不了。”

    第二下午姜宛茵和贾瑚一起回荣国府。先是随贾瑚前去荣喜堂给太太贾史氏请安,禀告回府的消息。从荣喜堂出来又去了荣庆堂给老太太请安,或许是知道儿子回来,张氏带着贾琏贾瑶都在荣庆堂。

    请安过后老太太招贾瑚坐到她身边,见众人都喜气洋洋的样子,贾瑚倒是疑惑了。姜宛茵也一样。

    “曾祖母,可是家里有什么喜事?”

    “可不就是有喜事。”老太太喜笑得脸上皱纹都堆起来了。

    “你母亲怀孕了,等来年就能给你们再添个弟/弟妹妹。”

    张氏又怀孕了下。姜宛茵惊讶抬头看向张氏,只见张氏抚摸着肚,看起来已经微微凸起了,看模样应该是有数月了。

    难道是张氏之前一直满着,等坐稳了胎才暴出来。

    姜宛茵在心里算了一下,张氏胎明生年,那就是比贾珠贾元春都。若照红楼原著所,张氏这胎怀的应该是原著中的“贾琏”了。也不知道等张氏生下这胎会叫什么名字。

    姜宛茵想到的还不止这些。

    张氏这又怀上了,不管这胎是男是女,张氏膝下就有四个儿女;可是比王氏还多了两个。如今张氏再孕,王氏那只怕又要不安分了。

    原本就内斗不断的荣国府怕是要更乱了,此时姜宛茵突然想赶紧去张府,避开荣国府这混乱的内宅争斗战场。

    当晚贾赦回来得较晚。

    贾瑚难得在家,所以便去张氏那陪张氏和贾琏贾瑶。因为之前一忙碌,等于黑了张氏这才闲下来了,便招姜宛茵过去问话。

    丫鬟进来通报贾赦回来了,张氏忙叫人去备膳,又打发姜宛茵出去。姜宛茵刚回来这会不用她在一旁伺候,有绿菲在,姜宛茵也不抢绿菲的活。绿菲也是贾瑚的大丫鬟,总得给绿菲表现的机会。

    姜宛茵出去正好贾赦进来了,姜宛茵在屋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放慢脚步慢慢走,所以能清晰听到屋里夫妻俩对话。

    “回来啦?今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了?”

    “老太爷派人给我传了话,我回来先去了趟梨香院。对了,瑚儿不是回来了吗。瑚儿呢?”

    张家老太爷告老后,今年贾代善也从荣喜堂搬到梨香院住。贾代善领着兵部尚书内阁次辅的官职,但手里的兵权几乎已经交出去了。如今荣国府只有贾赦手中有兵权。

    “瑚儿在里头和琏儿元姐儿玩呢。祖父找你是有何事?”

    “不是什么大事,你别担心……”

    姜宛茵听到这就没再听下去,依旧慢慢离开了前院回自己屋去。

    次日贾敏生辰,荣国府来了不少与贾敏同龄的少女,都是京中官宦人家的千金姐;当然多是勋贵武将家的姑娘。

    荣国府是功勋起家,来往的多是勋贵之家。

    因为来的都是姑娘家,为了不冲撞来客,仆丁们都被勒令不许进园子内院,府里各院的丫鬟们也都被调去伺候来客。

    姜宛茵也一样被张氏安排暂时去花园伺候。

    贾敏和一众姑娘们在花园吟诗作画,姜宛茵奉张氏的吩咐将张氏回怀芳院找陈嬷嬷取张氏新得的茶送到花园去。

    姜宛茵端着托盘,端盘上盛着一陶制的茶叶罐。

    姜宛茵端得很稳,脚下步履匆匆。

    此时她却不知道,有人看到她了。

    “二奶奶,您瞧哪是谁?”

    周瑞家的指着步履匆匆正朝她们这边过来的姜宛茵给王氏看。

    “那不是贾瑚那子身边的绿茵吗。”

    绿茵在贾瑚身边伺候,又随贾瑚去张府,经常出入荣国府,荣国府的主子几乎都认识绿茵。

    “二奶奶,就是那绿茵贱/人。”

    这荣国府里大房和二房斗得你死我活,就跟敌人似的。王氏嫉恨张氏,王氏身边的下人自然也和她们的主子一样不喜大房的下人,每次见到到大房的人都暗地里咒骂大房的下人是贱/人。

    “二奶奶,您要不要出口气?”

    周瑞家的凑到王氏耳边声的提议。

    “二奶奶,那绿茵是大房的奴才,若是这会绿茵犯了事,那就是大奶奶御下不力管教无方。若是太太知道大房的下人搅了四姑娘的芳辰宴,太太定会迁怒大奶奶;以太太的手段,大奶奶可有得受了,定讨不好。”

    “还有四姑娘,大房的下人搅了她芳辰宴,让她丢了脸面,她也一定会迁怒大奶奶。如此四姑娘和大奶奶之间……”

    “二奶奶您可是四姑娘的亲嫂子,四姑娘不仅瞧不起您不敬重你,还取笑您让您出丑丢脸,您当嫂子也该好好教导四姑娘才是。”

    原来是王氏在花园出了丑受了气。

    今日来的姑娘都是和贾敏交好兴趣相投的姑娘,贾敏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众趣味想投的姑娘们在一起自然是吟诗作画。

    原本张氏王氏妯娌是陪贾敏一起待客,张氏出身书香世家,亦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然和姑娘们聊得来;唯有王氏出身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王家,王氏斗大的字不识几个,和一群才女们在一起自然是格格不入。

    不仅如此,王氏还因为不通琴棋书画而出了丑闹了笑话,使得贾敏在姐妹们丢了脸面,就是王氏自己也尴尬。出了丑,王氏总觉得别人看她就是在嘲笑她,尤其是觉得张氏和贾敏嫌弃嘲笑她。

    这不,王氏呆不去便离了人群出来透气,不巧正好看到被张氏派回怀芳院取茶叶来的姜宛茵。

    “是该出口恶气。”王氏恨恨地道。

    “你这样子……”

    王氏在周瑞家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周瑞家的连连点头。

    “找个眼生的丫鬟,不要让人认出你来。务必要将史姑娘请来。”

    王氏可是从王家宅斗学塾毕业的,阴私手段自是一等一的。

    为了算计张氏和贾敏,王氏下狠心将史家姑娘都给拉下水了。

    眼看着姜宛茵已经走近了,王氏心里着急,正这会周瑞家的回来了。

    “二奶奶,史姑娘过来了。”

    “那就好。咱们走。”

    姜宛茵端着茶叶罐绕过假山,突然从旁边的道上有人走出来和姜宛茵撞以了一起。

    随即三个声音响起。

    哎哟一声痛呼。

    哐啷一声响起,东西落地的声音。

    “二表嫂!”

    一个娇脆的声音惊呼!

    “二奶奶!”

    迟一步另一个惊呼声响起。

    “二奶奶,您没事吧。”

    姜宛茵抬头就看到焦急不已的周瑞家的,还有跑过来的一位姑娘。

    “二表嫂,你没事吧?”

    “你这丫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走路的,瞎了你的眼了吗,竟敢冲撞二奶奶。”

    周瑞家的冲着姜宛茵劈头盖脸的大骂,根本不给姜宛茵开口解释认错的机会。

    史家姑娘搀扶着王氏,皱着眉头看着蹲在地的姜宛茵,周瑞家的咒骂刚停她便问。

    “这不是大表嫂身边的丫鬟吗?”

    方才张氏叫绿茵去取茶叶时史家姑娘看到了,认出了绿茵。

    “目中无人的这蹄子可不是就是大奶奶身边的丫鬟。”

    周瑞家的一脸厌恶的看着姜宛茵,而被史家姑娘搀扶着王氏一脸虚弱的模样,史家姑娘立即以为她是被姜宛茵给撞伤了。史家姑娘看着姜宛茵的眼神也十分不善。

    被撞人还被臭骂了顿,姜宛茵不傻,这会她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被王氏主仆给算计了。

    “你这丫鬟撞主子还不认错,简直胆大包。”

    史家姑娘冲着姜宛茵怒斥。

    姜宛茵抬头正要解释,突然周瑞家的扬手就朝姜宛茵的脸甩过来。

    “你这贱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