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27.第 27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不行,我就要这个。你不给我就告诉母亲。”

    “瑚哥儿……”

    贾瑚撅着嘴,傲娇的扬着脑袋。

    姜宛茵见他不听劝,这会气得恨不得抓住他狠狠揍他一顿。

    姜宛茵赶紧深呼吸。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跟个五岁的孩子生什么气。

    这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尤其是这个熊孩子还是主子的时候,任性起来那便是如何也劝不住。

    姜宛茵想尽了法子,提出各种条件依旧没能让贾瑚改变想法,贾瑚就是盯上她的晶核了。

    姜宛茵气极又无奈,盖因她不能将眼前这熊孩子如何。

    姜宛茵虽恼怒,可也知道孩子闹起来讲理是讲不通的,光跟孩子生气也不能解释事情。

    贾瑚扬了半脑袋也不见姜宛茵答应将东西给他,他回头就见姜宛茵还未收敛的带怒的眼神,家伙顿时就被吓着了,瘪了嘴就要哭出来。

    “绿茵,你欺负我,我,哇……”

    一听贾瑚哭出声,吓得姜宛茵赶紧捂住他的嘴,就怕引来其他引来张氏。

    “行啦行啦,别哭了,我给你就是了。”

    对这固执执拗的家伙,姜宛茵是彻底没法了。

    一听姜宛茵给他,贾瑚立即就不哭了,手掰下姜宛茵的手。干净又狡黠的眼睛没有半点眼泪,带着喜悦看着姜宛茵。

    “真的给我。”

    姜宛茵见此立即知道自己被这狡猾的家伙给耍了,这子太精了。

    “行啦,算是我怕了你了。”

    姜宛茵无奈解下晶核给贾瑚。

    “这珠子是别人送给我的,带着对身体好。现在我将这珠子送给瑚哥儿你,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要弄丢了。瑚哥儿能答应我吗?”

    “绿茵,你放心,我一定好好保管不会弄丢的。”

    贾瑚迫不及待的将晶核戴到脖子上,爱不释手握在手里把玩。

    “瑚哥儿你可是男子汉,男子汉要言而有信,你可不失信哦。”

    知道贾瑚爱学贾赦装大人,姜宛茵就用跟大人话的语气与贾瑚话。

    “我当然是男子汉。绿茵,我不会失信的。”

    贾瑚绷着肉脸做出严肃的模样。

    “还有,这是绿茵和瑚哥儿秘密,只有咱们俩知道,瑚哥儿不要告诉其他人。”

    “母亲也不行吗?”

    “不行。”

    若是让张氏知道,必定会逼问她晶核是从哪来的,或许还有逼她再交出晶核。她在怀芳院当了五年差了,她可知道张氏也不什么善良人。

    “那好吧。”

    贾瑚点头答应,姜宛茵松了口气。

    瞧着挂在贾瑚脖子上的晶核,姜宛茵觉得这晶核就这么挂在贾瑚的脖子上怕是瞒不住其他人。现在她的后悔直接就将晶核戴在身上,若不然也不会被贾瑚瞧见。

    姜宛茵装作从袖兜里其实是从储物间内取出一个新的荷包,荷包绣着两个只可爱的狗。

    姜宛茵让贾瑚将晶核放到荷包里,然后再将荷包戴到贾瑚脖子上。

    “这样就好了,这样别人就知道瑚哥儿你有一个漂亮的珠子了,就是曦姐儿也不知道,这样就不会被曦姐儿拿走了。”

    曦姐儿是张氏长兄的嫡幼女,比贾瑚还一岁。是张家下一辈唯一的女儿,比当年张氏在娘家还得宠。

    之前张氏带贾瑚去张氏给张老夫人过寿,贾瑚带着姜宛茵给他编织的可爱的猫去张府,那猫就是被那曦姐儿给要了去。贾瑚最后还没要回来还被张氏给训了顿。这事贾瑚可一直记着呢。

    果然一提起曦姐儿,贾瑚立即将荷包拽得紧紧的,赶紧藏到衣服里。

    “我要藏起来,不给曦妹妹。”

    “那瑚哥儿你可要藏好了,若是叫大奶奶知道,等去张府时必定会让你将珠子给曦姐儿的。”

    姜宛茵直接拿张氏当筏子。当初贾瑚的猫就是让张氏从贾瑚手上走拿给曦姐儿的。她可记得那猫给了曦姐儿之后,贾瑚好几日都不高兴,甚至都不理张氏。

    “我一定会藏好的,一定不给曦姐儿。”

    “好。不给曦儿。”

    见贾瑚如此,姜宛茵才彻底放心。贾瑚虽但聪慧,姜宛茵相信他一定能将这晶核收藏好的。

    “瑚哥儿,你该午睡了。奴婢伺候你歇息吧。”

    “嗯。”

    或许是真累了,家伙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

    看着睡着后跟个使似的贾瑚,十岁的身板里装着个怪阿姨的姜宛茵叹息。

    到底是从出生在襁褓中就看着张大的孩子,姜宛茵心里无奈,可也生不起气来。

    罢了,就晶核就当是送给贾瑚了。希望这晶核能保他平安长大。只要贾瑚平安长大,她或许便能早一日脱籍离开荣国府,不用再给人当奴才。

    此时姜宛茵根本不知道,就在她与贾瑚话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屋顶上趴着一个人。

    出来一趟比在府里连着干十活还累,傍晚回到荣国府后与绿菲换了值,姜宛茵回屋洗漱后就直接瘫在床上了。

    原想睡个好觉补充体力,毕竟明她还得当差。只是刚睡着没一会就被书芳给叫醒了,原来贾赦回来了,叫她过去问话呢。

    贾赦是上过战场杀敌武将,当初刚从战场回来时一身煞气,可是将府里众人都吓着了,尤其是府里丫鬟都不敢靠近贾赦。

    如今贾赦虽已收敛了身上的煞气,可武将的气势还是叫姜宛茵瞧着心惊胆战。

    站在贾赦面前姜宛茵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将白她和张氏过的话重复了一遍给贾赦听。

    “那你可知道那九爷和继山兄友忠兄是谁?”

    贾赦虎眸盯着姜宛茵问,姜宛茵心里直发颤。

    “回大爷,奴婢不知道。”

    “奴婢自就进府当差,除了和大奶奶去过去张氏以为寺庙,奴婢没去过别的地方,也没见过什么世界,大爷您的奴婢不认识。”

    姜宛茵哆嗦地解释,恨不得自己没出过门,就怕贾赦不相信。

    虽然她的确不知三人是谁,可睢贾赦这般情形,她就是知道也不敢知道,她怕贾赦会杀了她灭口。

    “不知道。不知道好。”

    贾赦如此了一句,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起来,姜宛茵的心都随着他手中的茶杯被提了起来,就怕贾赦下一句是将她灭口。

    姜宛茵的心跳加快,此时她心里后悔啊。她干嘛要多事去做那些原本她不该做的事情。就算事发张氏被张家连累死了又如何,那也是几年后的事,几年的时间不定她会想到离开荣国府的法子。

    不姜宛茵心里如何后悔,贾赦终于发话了。

    “闭紧你的嘴,若让爷知道你和其他人了什么不该的话……”

    “奴婢发誓,奴婢绝不再和任何人半句这事。”

    一听到有转机,姜宛茵立即发誓。

    “行了,下去吧。”

    “是。”

    姜宛茵吓得脚软踉跄了一下。等出了门,姜宛茵快步离开,半步也不敢停,直到回屋将房门紧紧关上她才松了口气,整个靠房门滑坐在地上。

    方才生死一线,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以后她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再也不会了。

    “恩候,你绿茵的事会是真的吗?”

    姜宛茵走后,张氏忧心忡忡地问贾赦。

    “太子殿下已经当了三十年的储君,可圣人如今依旧年富力强,甄贵妃宠冠后宫,诸皇子中除了太子之外九皇子最得圣人宠爱。”

    贾赦顿了顿又继续道:

    “甄家占了大半个江南,拢尽江南绝大部分的钱财,是江南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如今圣人不仅让九皇子在兵部当差还让其在军中历练……甄贵妃母子野心勃勃,所谋乃大……”

    圣宠,宫权,钱贱,兵权;甄贵妃母子都尽得了。

    “恩侯,那绿茵的事是真的啦。”

    “恩侯,若是东宫真的出事,我祖父他,祖父他可是太傅啊。若真出事,祖父必是首当其冲……”

    张氏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见张氏掉泪,贾赦心疼起来。

    “明淑,你先别急,这事不还没发生吗?再了,咱们既已经知道那便可提早防范,以祖父的智谋必能想出法子保全张家的。”

    “恩侯,殿下那,真的没办法了吗?”

    张氏心里不忍,不忍心看着那个曾叫她师妹的太子哥哥被人算计。

    自太子启蒙就是张太傅教导的,太子年少时亦曾出入张府,逗过还是娃娃时的张氏。

    贾赦也感慨,想他大婚时太子还来贺喜,当时太子是何等意气风发,何等风姿。如今不过数年,太子的储君之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这事咱们力所不及啊。”

    他如何不想帮太子,可太子这储君之位挡了太多人的路,后宫可不只有一个甄贵妃,圣人也不仅只有太子和九皇子两个儿子。更重要是的太子近年来已渐失圣宠。

    早两年老爷已经让他暗中与太子拉开距离,只是他曾给太子当过几年伴读,与太子的关系不是想扯开就能扯干净的。

    之前他还犹豫,如今看来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明淑,你先歇息,我去老爷那一趟,很快就回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