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26.第 2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行了,这会人都出去了,你吧,到底是什么事?”

    张氏坐着看着姜宛茵到。

    姜宛茵回来后担心张氏怪罪责罚她连累她娘,便告诉张氏她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虽然她娘并不见得多疼她,可到底是她娘给了她生命,她受了生身之恩,若是连累她娘和家人她亦是万分不愿的。

    姜宛茵在心里斟酌了一番之后按照早就计划好的将事详细周全的禀报予张氏,绝口不提她娘,虽然她娘也的确不知道。

    “……后来奴婢还是悄悄地远远地跟着那三人才回到寺庙后门的。只是那三人走得快,等奴婢赶到后门时后门已经拴上了,奴婢又不敢叫门就爬墙进来的。还把奴婢的裙子给弄坏了。”

    为了证实自己没谎,姜宛茵还把她扯下的裙摆拿出来给张氏看。

    张氏听完姜宛茵的话一对柳眉都拧到一起了。

    “你确定没听错?确定是三个人?”

    张氏不放心再确认。

    “奴婢当时就躲在石头后面,奴婢听得真真的。起先只有两个人,后来又来一个人。是有三个人话的声音,奴婢确定是三个人没错。先来两人称呼后来的那个继山兄,后来的那个继山兄称呼先来的两人九爷和友忠兄。只可惜奴婢藏在石洞里只听到声音看不见他们长什么样。”

    这陌生的名字,姜宛茵也不知道三人是谁。

    姜宛茵下意识的没将后来的那个灰衣人的事告诉张氏。直接告诉她不能告诉张氏,否则于她不利。她的直觉一向准,姜宛茵就没告诉张氏。

    “你的玉佩和佛珠呢?拿来给我。”

    “是。”

    姜宛茵赶紧从怀里取出玉佩和佛珠递给张氏。

    “这两样东西就是奴婢在三人站过的地方捡的,奴婢想应该是他们的东西。”

    “大奶奶……”

    “这些东西就先留在我这,你不跟任何人提起这些东西。记住,你从没见过这些东西,也从没捡到过这些东西。”

    张氏盯着姜宛茵,眼神十分凌厉,看得姜宛茵直接打了个颤。

    “是,大奶奶。奴婢记住了。”

    “行了,我知道了。这事你以后不要再跟任何人起。”

    “是,奴婢只告诉了您,连奴婢的娘亲也不知道。”

    “嗯。如此最好。”

    对姜宛茵的话张氏很满意。

    秘密,知道的人越少才是秘密。

    “今日寺里来了不少贵人,回府之前你就不要出去了,免得冲撞了贵人。”

    “是,大奶奶。”

    姜宛茵知道张氏这是以防万一,担心她被人认出来。

    “下去吧。”

    姜宛茵从张氏的厢房里出来,瞬间松了口气。

    张氏是个聪明的,她已经将事情告诉她了,又留下证物;只要张氏能及时将这事告诉张太傅和贾代善,想必两个在朝为官几十年的老狐狸必定会有办法保住家人的。

    如今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现在就只能指望张氏了。若是如此还朵不过将来的劫难,那就只能听由命了。

    她一个奴婢做这些原本就已经越线了,再多她也做不了做不到。

    虽然姜宛茵也知道,知道得越多做得越多对她不利,可为了保命她也是被逼无奈。

    若她们一家人不是张氏的陪嫁,若她们一家人原不是张家的家生奴才,哪怕她家一家人是外买的下人,她也能想办法离开荣国府,而且离开也更容易一些。

    可她们一家都是张氏的陪房,想离开荣国府可是比荣国府的家生奴才脱籍还难,她们一家人的性命已经跟张氏荣辱性命绑在一起了。

    在与荣国府暂住的院落相隔三个院落的一个院落中厢房内,一个灰衣男子正向一个坐着青年男子禀报。

    “主子恕罪,属下去晚了没见着人,只寻到这几个珠子。”

    灰衣男子将拾到的佛珠放到案上。

    灰衣男子木着脸,别人看不出他的心思。其实那灰衣男子是被人引诱走错了方向才没找到那三个人。

    灰衣男子木着脸,坐着青年男子亦是一张冷硬无表神的脸。

    “就这几个珠子。”青年男子拿起佛珠看,凝眉思索:“这应该是一串佛珠。不只几个珠子。”

    他这一问倒是叫灰衣男子又想了起来。

    “对了,主子奴才在树林里发现了这个,想来那些珠子是被人给捡走了。”

    灰衣男子从怀里取一块浅绿色的布片递给青年男子,若是姜宛茵在这一定能认出来,这布片正是她裙摆上缺了的那一块。

    青年男子接过布片仔细看了看。只不过他显然不精通此道,又将布片扔给那灰衣人。

    “去,查清楚。”

    “是。”

    灰衣男子正要退出门去,正这时守在门外的人禀报。

    “爷,九爷来了。”

    “请九弟进来了。”

    青年男子挥手让灰衣男子下去同时叫让请九爷进来了。九爷与灰衣男子错身进出。

    “弟/弟见过五哥。倒是巧了,没想到五哥今日也来进香。”

    九爷随意抱了抱拳,对他口中的五哥并没有多少敬意。

    不过那五哥依旧冷面无情不为所动。

    “过来坐吧。我陪你五嫂来敬香,倒是你,没想到九弟你也信佛。”

    “母亲让我陪舅舅来给外祖母祈福,弟/弟这也是没办法。这女人家家的就信这些东西。”九爷一脸

    无奈。

    “五哥和五嫂什么时候来的,路上竟没遇上。”

    “想来是九弟你来得早,我与你五嫂才刚到。”

    兄弟俩你来我往相互试探。

    这会儿另一边,贾瑚跟个大人似的坐着喝着茶,学着贾赦威严的模样看着姜宛茵;只不过他还太,再加上脸上那肉嘟嘟的婴儿肥,这装大人的模样看起来简直不要太萌了。

    姜宛茵都被他萌得一脸血,若不顾忌身份,姜宛茵都想立即上前使劲揉他的脸胖。

    贾瑚虽然,可怎么也是主子,为了主子面子,姜宛茵装出一副被主子的威严吓着战战兢兢的模样。

    姜宛茵一副可怜害怕的模样看着贾瑚,大大满足了贾瑚装大人的心思,觉得自己威严不凡,底下的奴婢都怕他。

    “你是爷的丫鬟,不在爷身边伺候竟到处乱跑,你眼中还有没有爷这个主子?”

    “爷奴婢错了。您大人大量就原谅奴婢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迷路了。”

    “你真的知错了?”

    “是,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一定改,奴婢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姜宛茵配合在贾瑚增是怯怯地,依着贾瑚的心思也不称呼他瑚哥儿而称呼他爷。就当是配合他玩过家家。

    “你犯了错本该罚你,不过念在你是初犯,又是伺候爷多年的老人,此次爷大人大量就不罚你了。”

    “奴婢谢爷。爷您太好了,爷你慈仁大人大量……”

    贾瑚被姜宛茵奉承得高兴不已,肉脸上那萌达达的威严神情登时绷不住了,咧嘴笑了起来。不过在看到姜宛茵笑眯起来的眼睛,贾瑚又走进策绷着脸。

    “你笑什么?”

    “奴婢不笑。”

    姜宛茵赶紧收敛了笑容,再做出一副怯怕的样子。

    “你这是恃宠而骄,要不得的,知道吗?”

    “知道了。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知道就好了。”

    贾瑚虽然但却是很聪慧的孩子,很会学以致用。

    “之前那回不罚,不过这回得罚你。就罚你……”

    姜宛茵竖着耳朵听,贾瑚到底能想出什么法子罚她。

    这孩子就是孩子,就装大人也装不久。

    贾瑚了好一会,白白胖胖的包子都皱出褶子来了,突然贾瑚盯着姜宛茵的脖子看,姜宛茵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正好看到挂在自己胸口的晶莹剔透的绿色晶核。

    自从知道上木系异植晶核有治愈养神的做用之后,姜宛茵就拿一颗异木晶核编了绳子做成坠子带着。她一直将晶核藏在衣服里,没想到今这晶核竟然跑了出来。姜宛茵想到可能是她之前在后面树林里奔跑把晶核给弄出来的,这会竟叫贾瑚发现了。

    姜宛茵正想将晶核放回衣服里去,不想贾瑚指着挂在她胸口的晶核道:

    “就罚你将这个亮晶晶的珠子给我。”

    贾瑚那和贾赦一模一样的桃花眼直直的盯着姜宛茵的胸口。若不是他还太,那模样还真就跟色狼一模一样了。

    姜宛茵已经摸到晶核的手一愣,她抬头愕然看着贾瑚。

    “瑚哥儿,你要这个?”

    “嗯。我就要这个珠子,你快给我。”

    姜宛茵压根没想到贾瑚竟想要她的晶核。

    虽然她还有不少晶核,可这晶核在古代可是绝无仅有的,绝对是稀世珍宝。贾瑚这个萌娃竟然想要她的晶核,这家伙也太精了吧。

    不过姜宛茵却不想将这晶核给贾瑚,虽然贾瑚现在是她主子,但在姜宛茵的认知里可没有主子要奴才就得给的这种认知。在姜宛茵的认知里,她自己依旧是自主的,她的东西就是属于她的,并不属于所谓的她的主子。

    “瑚哥儿,这个不行,你换别的东西的吧。”

    姜宛茵赶紧将晶核放回衣服里。

    “不,我就要个。绿茵你不给就是欺负我……”

    孩子就是孩子,刚刚还装大人,这一转眼又胡闹起来了。

    “瑚哥儿,这个东西是别人送给奴婢的,奴婢不能将别人送给奴婢的东西送给你。这样吧,奴婢让大奶奶给你找别的亮晶晶的珠子好不好。”

    怕贾瑚闹起来引来其他人更不想让张氏知道,所以姜宛茵试图跟贾瑚解释,又哄他。

    姜宛茵知道若是让张氏知道了,她这晶核必定会保住的。如今她还弱,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东西。

    只是姜宛茵千算万算也敌不过算,她越是不想让别知道,最后还是没能保密,不仅连脖子上带的晶核没有保住,还丢了一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