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25.第 2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停,到了,就在前面。”

    姜宛茵依爱喵指的路偷偷摸摸猫了寺庙后面树林。

    听爱喵叫停姜宛茵赶紧停下。正好她所在的地方有大树和巨石还有石洞,姜宛茵悄悄把自己藏在石洞内,然后侧耳偷听。

    在巨石的另一边不远的树下两个男子正着话,一个青年男子一个更年轻些的少年郎。

    如今是夏季草木茂盛,两人的身影被草丛遮挡,若不注意根本看不清是有人在那里。

    自激发了异能之后,尤其是经过两年的锻炼,姜宛茵更是耳聪目明。隔着巨石听两人话依旧能听得清楚。

    两人都是朝廷官员,正议论着政事,姜宛茵对朝廷政事局面并不清楚,所以她听得云里雾里的。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青年男子。

    “继山兄来了。”

    “下官见过九爷,友忠兄。”

    听到三人彼此寒暄称呼名字,姜宛茵赶紧将其记下。又仔细听三人话,那个继山兄似乎是武将,一来就起兵部之事。

    姜宛茵悄悄问爱喵那继山兄的身份。

    爱喵系统虽能扫描,但对人物的辨识只仅限于红楼原著中提过的人物,其他不在录的人物它是无法识别他们的身份的。

    不过虽不能识别但好在爱喵能记录,姜宛茵便根本爱喵的记录来推测别人身份。

    正是因为猜出先来的两个男子的身份,姜宛茵才来偷听他们话。

    “你确定没错?”姜宛茵有些惊讶那继山兄的身份。

    “绝对没有错。”

    没想到竟然是他。

    不过想到二十年后那人能成为子近臣,位高权重,姜宛茵又觉得这会他出现在这也不奇怪。

    “爱喵,帮我看看那人身上有什么佩饰。”

    她得想办法留下个证据才行。

    “有玉佩,香囊,还有佛珠,扳指儿。”

    板指儿肯定不行,那只能系在腰上的玉佩和香囊,或是手上的佛珠。

    姜宛茵悄悄换了个位置,看得更清楚些好计算。

    “胖妞,你再不动手他们可就要走了。”

    “知道了。”

    姜宛茵心里也着急,可越着急越不能胡来,她得寻到最有利的方位和时机才。

    “爱喵,你替我看着,我要动手了。”

    根据爱喵的精准计算,姜宛茵手中的石子脱手而出,击中不远处一棵枯树,石子没入树中。随后枯树的枯枝吱哑一声断裂掉下来了,断枝下方正是要经过的继山兄三人。

    “九爷,快躲开。”

    那继山兄推开两人,就在这时他身上的玉佩和另一个子润兄手上的佛珠被树枝勾住掉在地上。

    见三人避开了树枝,姜宛茵立即弄出脚步声来。

    “有人来了,快走。”

    三人听到脚步声,立即匆匆离去。

    “爱喵,看一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姜宛茵不敢贸然出去,让爱喵行确定周围没人她才敢出去。

    “现在没人,胖妞你赶紧吧。”

    闻言姜宛茵立即冲出去,拔开树枝将地上的玉佩捡了起来,接着继续找佛珠。

    可惜那串佛珠被树枝勾断了绳子,而且佛珠的颜色和土地近似,姜宛茵找了一会才找来几个佛珠子,正想继续找时爱喵提醒她有人来了。

    “胖妞,有人朝这边过来,你快走。”

    顾不得其它还没找到的佛珠,姜宛茵快速清除她留下的脚印,然后迅速离开。

    就在姜宛茵离开后,从另一个方向来了一个灰衣男子。只见那男子在姜宛茵站过的地方停了一会,然后迅速朝姜宛茵离开的方向追去。

    半路上灰衣男子在一旁的矮树上捡了一块浅绿色的布片揣到怀。灰衣男子一直追后寺庙后门见门关着看了四围都没见到人,他又原路返回,回到树枝掉落的地主,他将剩下的佛珠捡起来后离开。

    见那灰衣男子离开后,姜宛茵从墙解一处的草丛里钻出来。寺庙的后门应该是被方才三人给拴上了,姜宛茵不敢叫门怕惊动其他人,姜宛茵仗着身体好准备爬墙面进了寺庙。

    她刚爬到墙上就又听到爱喵的声音。

    “胖妞快跳下去,那人又来了。”

    姜宛茵心里一慌,也顾不得那墙高会摔伤,她直接扒着墙跳了一下去。

    就在姜宛茵跳下后靠在墙上憋着气不敢喘息时,灰衣男子再次出现在寺庙后门。灰衣男子站了一会才离开,这一切爱喵都告诉了姜宛茵。

    姜宛茵当时可是害怕极了,大气都不敢喘,直到爱喵那人离开了,她才敢喘气。

    “该死的,那人真是太狡猾了。”

    “吓死了。太惊险了。”

    姜宛茵拍拍心口给自己压压惊。

    今真是太惊险了。

    虽不知后来的灰衣男子是什么人,但姜宛茵直觉若是落在那灰衣男子手里,她定也讨不了好,不定还会丢了命。

    以后这种事她还是不做了,太惊险了,她压根不是做种事的料。

    不等她压压惊爱喵又提醒她。

    “胖妞,你已经出来快一个时了,你还不回去吗?”

    “一个时。都这么长时间了。糟了。”

    姜宛茵无暇再想其也,她甚至没注意到自己身上有裙摆缺了一块,她匆忙往张氏等人祝福的大殿去。

    “胖妞,今我可是帮你大忙,还额外帮你这么多,你得再加一斤糖才行,不然以后别想让我帮你。”

    傲娇的爱喵怀里抱着不知从哪弄来的袋子,袋子里装着姜宛茵刚刚付给它的一斤糖,爱喵边吃着糖边撩着眼皮看着姜宛茵讨要糖。

    姜宛茵想着今爱喵的确是帮了她大忙,再给爱喵些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可不能这么轻易就答应它,不然这傲娇喵必定会得寸进尺的。

    于是乎一人一喵便讨价还价起来,最后终于定在了半斤的价码。

    “半斤就斤半,你现在就付糖。”

    姜宛茵死咬不松口,爱喵终于妥协了。

    “知道。”

    姜宛茵取了半斤糖给爱喵,爱喵赶紧拿它的袋子接。

    就这时耳朵突然被人揪住痛得姜宛茵差点嗷叫出来。

    “你个死丫头,你去哪了什么才回来?”

    原来姜宛茵她娘绿晓出来找她,正好在拐弯处遇上了姜宛茵。姜宛茵她娘见姜宛茵身上带着草屑凌乱的样子原本就因为姜宛茵出去半没回来担心恼火的她登时更生气了,伸手就揪了姜宛茵的耳朵。

    “痛痛痛,娘你快松手,我的耳朵要掉啦。”

    见姜宛茵痛得呲牙咧嘴的样子,她才松手。

    “你你都去哪了这会才回来了,瑚哥儿找不到你耍脾气,大奶奶这会也都生气了,你这丫头是想找打是不是。”

    姜宛茵将耳朵从她娘手中救下来边揉着耳朵边道:

    “娘,我又不是故意的。方才人多,我被挤到了别的地方,一时找不到路迷了路,所以现在才回来了。”

    至于她悄悄谋划的事,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

    “你没事吧。”

    姜宛茵她娘一听担心不已。

    “今儿寺里来了不少贵人,你可别是冲撞了贵人。”

    “寺来了贵人?什么贵人?”

    “你无需知道,赶紧收拾一下随我回去,大奶奶那还等着你呢。”

    姜宛茵也没在问,就让她娘给她整理衣服发髻。姜宛茵她娘将她拽到角落给她整理。

    “咦,你这裙子怎么破了?少了一块。”

    姜宛茵她娘拉着姜宛茵的裙摆,只见裙摆破损少了一块。

    “呀,破啦。我也不知道啊。”

    姜宛茵不由心里紧张,因为她想到可能是方才她在后面树林里被东西给勾破了。

    更让姜宛茵担心的是,怕别人会根据那布片找到她。

    看着破了裙摆,姜宛茵灵光一闪有了想法。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粗心大意,这裙子破了还怎么穿。这可关乎着荣国府的体面,若叫太太她们瞧见了非罚你不可。这可怎么是好?”

    荣国府的下人怎么能穿破衣服出来见人呢,这岂不是有损荣国府的颜面。

    太太贾史氏可是最讲体面的。

    姜宛茵她娘头疼不已。

    姜宛茵从她娘手中拉出裙子,两手抓着裙摆一扯,嘶啦一声,姜宛茵就从裙摆上撕下了圈。

    “你这丫头这是做什么呢?”

    “娘,你等等看。”

    姜宛茵拉起另一边嘶啦一声又撕下一圈。

    “娘你看现在怎么样?瞧不出来是破的吧。”

    她这么撕了圈,裙摆短了一截,姜宛茵将撕了的裙摆弄碎丝,看起来更自然一些。

    姜宛茵她娘拉着姜宛茵转了一圈,瞧着的确没有不妥。

    “行啦,就这样吧。”

    “赶紧回去吧,大奶奶那该找人了。”

    姜宛茵将撕下的裙摆收到袖子里便跟着她娘便往荣国府暂住的厢房去。

    在拐弯处姜宛茵便听到有人在话。

    “二爷,奴才遍地找了,并有找到,只找到这个。”

    “佛珠?”

    “奴才在那处发现地面被人清理过,想来应该是有人去过了。”

    “莫不是……”

    母女俩转弯就见院门口站着两个男子,一个锦衣青袍一个棉衣褐袍,应该是主仆俩。

    看到姜宛茵母女俩,主仆俩便噤了声。

    姜宛茵并不认识这对主仆。经过两人时她随她娘屈了下膝,母女俩就进了院。

    姜宛茵听到背后传来声音。

    “二爷,是荣国府的下人。”

    姜宛茵正想问她娘那对主仆的身体就听到书颜的声音。

    “绿茵,你可是回来了,大奶奶找你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