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 22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22.第 22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荣喜堂太太贾史氏门外看到二奶奶的陪家丫鬟玉钏站在门外,见到二奶奶的陪嫁丫鬟便知定是二奶奶王氏已经到了。

    张氏看到玉钏脸上闪过讽刺。

    自这王氏嫁进荣国府之后每回来请安,那王氏都必会赶在她之前,其目的她又如何不知。

    恩侯在老太太跟前长大的,二叔子是在太太跟前长大的,因为老太太和太太的婆媳矛盾,太太怨恨老太太,连带着在老太太跟前长大的恩侯也不得太太喜欢。

    而她这个老太太亲选的嫡长子媳妇也不得太太喜欢。

    太太喜欢在她跟前长大的二叔子,连带着对王氏也比对她好。

    太太总是开口闭口她与恩侯不孝,总是夸二叔子孝顺。

    二叔子和王氏就住在荣喜堂一侧的聚福院,她与恩候住的怀芳院比聚福院离荣喜堂更远些。王氏就是借着这个优势每回请安都比她早。

    每回请安王氏故意抢在她前头,故意显得她来晚,使得太太以此为由她不孝,使府里奴才传谣言她与恩侯不孝生母。

    婆媳俩打了什么主意她与恩侯再清楚不过。

    真是愚不可及。

    还真以为几句似是而非的流言就能改变朝廷律法,改变嫡长子承袭爵位的律法朝规,真是笑话。

    张氏看了玉钏一眼,让门口的丫鬟进去通报。

    姜宛茵跟在张氏身后,没看见张氏的神情,也不知道张氏心思。

    不过姜宛茵带着一个成年人的芯子在荣国府呆了三年也不是的混的,看到玉钏脸上的假笑,更深刻的体会荣国府大房和二房的不睦。

    她清晰的认识到,荣国府大房和二房不睦并不是未来才有的事,而是早就存在了,或者一直存在。

    “大奶奶,太太请您进去。”

    张点了点头,走在前头进了屋,姜宛茵她娘抱着贾瑚跟在张氏身边,姜宛茵也跟着一起进屋。

    屋里头王氏就坐在贾史氏身边。姑子贾敏今日倒没在。

    “儿媳给太太请安。”

    “孙儿给太太请安。”

    张氏牵着贾瑚上前行礼请安,姜宛茵母女就跪在张氏身后。

    “大嫂您来啦,太太一早就念着瑚哥儿了。”

    张氏话刚落没等贾史氏叫起王氏就插话进来了,贾史氏没开口张氏一直半蹲着。

    王氏在拐着弯张氏母子请安来晚,让贾史氏久等,指责两人不孝呢。

    “我方才来时特地绕过聚福院,本想叫弟妹一起,没想到弟妹倒先来了。”

    张氏冲着王氏笑道。

    王氏闻言脸瞬间不自然,到底是还不足双十的新妇,还没练就不动声色。

    张氏实是在暗讽王氏耍心机算计于她,王氏不敬长嫂,实为不恭不悌。

    “行啦,起来吧。别累着我孙儿。”

    见王氏被张氏给堵了,贾史氏不悦打断两人的交锋。对王氏无能被张氏给堵了更是不喜,迁怒王氏。

    贾史氏虽然迁怒王氏但她更不喜张氏,所以一口就借贾瑚张氏光顾着与弟媳妇斗嘴不顾儿子指责张氏不慈。

    “谢太太。”

    张氏并不在意,她起身牵着贾瑚坐下,姜宛茵和她娘站在张氏母子身后。

    “弟妹这胎该有五个月了吧。瞧着胎形弟妹怀的必是个哥儿。”

    张氏坐下便看着王氏已经隆起的孕肚到。

    “你是个福气的,我瞧着你这一胎也像是个哥儿。”

    贾史氏伸手拉着坐在她身边的王氏的手拍了拍,一脸笑意,和蔼可亲。贾史氏可从没这么待过张氏。

    “多谢太太吉言。”

    王氏一脸娇羞,又抬头看着张氏脸上带着得意:

    “多谢大嫂吉言,若是哥儿回头必叫他给嫂子您磕头。”

    “太太常二叔有福气乃是状元之才,单看着这事便知太太得不错。只是可惜了,若不是周姨娘福薄早产失了哥儿,再加弟妹腹中的哥儿,二叔便同夫君一样膝下也有二子了。”

    “太太您是与不是?”

    张氏一脸惋惜。

    王氏闻言脸色都变了,脸上神情忐忑不安带着惊惧。

    这府里后院的女人都不傻,谁不知道周姨娘那胎是王氏动的手。只不过王氏仗着身怀六甲有恃无恐,而老太太和贾史氏看在嫡孙儿分上也不能拿她如何。至于张氏,事不关己,她根本不关心。

    只是这回王氏手伸得太长,犯了张氏的忌讳张氏才会拿周姨娘来事,揭王氏的脸皮。

    王氏害了周姨娘腹中孩子,贾史氏虽顾及王氏腹中的孩子不能将王氏如何,但王氏害的可是贾史氏的孙儿,贾史氏对王氏未必就没有怨气。

    张氏这般抗兑王氏,贾史氏竟未帮王氏话。

    张氏见此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可惜了,二叔虽然福气可周姨娘早产伤了身子,以后怕是不能再为二叔添丁了;不过好在还有刘姨娘。太太最是会调/教人,那刘姨娘一看就知道是个有福气的,想来不久必也能给二叔再生个哥儿。”

    “来还是太太有福气,夫君孝顺,二叔聪慧,太太儿孙满堂,这满京城也没几个国公夫人能比得上太太您。”

    见贾史氏没帮王氏,张氏放下架子捧着贾史氏。当然张氏也没忘了给自己丈夫刷好名声。

    贾史氏果然喜欢听好话,听张氏捧着果然高兴起来。王氏向来嘴巧,赶紧接了张氏的话捧着贾史氏,哄得贾史氏乐呵呵的。

    正这会丫鬟进报禀报是早膳准备好了,王氏抢先起身扶贾史氏。这一点张氏却是抢不过王氏,因为张氏是裹了脚的。

    用膳时贾史氏和贾瑚先坐下,张氏和王氏执箸站在贾史氏身旁伺候。姜宛茵只伺候贾瑚。

    今日贾史氏心情不错,在张氏和王氏给贾史氏夹了几箸之后,贾史氏便让两人也坐下。

    “你们也都坐吧,让下人来就行。”

    张氏脚站着累,听贾史氏让坐下,张氏正要将银箸递给身边的丫鬟准备坐下,不想就听到王氏道:“太太慈仁,儿媳心里感怀。只是伺候太太乃是儿媳本分,二爷也叮嘱让儿媳替二爷好好孝顺太太。太太便给儿媳妇机会,让儿媳替二爷好好孝敬你。”

    “再了,这下人哪有儿媳伺候的周到。”

    王氏殷勤地给贾史氏夹菜。

    “昨儿听二爷太太想吃笋子,二爷吩咐儿媳让下人送些笋子进府。这笋子是儿媳庄子上送来了,今儿一早不亮就送来了,都是庄子上下人半夜挖的,最是新鲜不过,太太您尝尝。”

    王氏机灵,知道贾史氏偏疼丈夫,喜欢丈夫孝顺便命丈夫当借口。果然哄得贾史氏高兴不已。

    “还是政儿孝顺,我不过了一回他就记住了。”

    知道儿子惦记,贾史氏心里就舒坦。

    “您的事二爷和儿媳可是一直放心上的。”

    王氏哄着贾史氏笑得眼角都起了皱纹。趁着贾史氏不注意,王氏冲着张氏显了一个得意的神情。见张氏微晃站不稳的样子,王氏更是笑得得意。

    张氏见王氏如此,就知道王氏是故意的,心里对王氏暗恨不已。

    王氏知道她是脚站不久,才故意如此。贾史氏被王氏哄得都忘了脚不能久站的张氏。或许是故意忘了。

    姜宛茵只管伺候贾瑚用膳,对婆媳妯娌勾心头角她只看着,她并不关心。

    贾瑚遇事那日她扯上赖嬷嬷已经得罪了太太贾史氏,她万不敢在荣喜堂大意,她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可玩笑。

    张氏明知她得罪了贾史氏和赖嬷嬷,依旧每回请安都必带上她,虽然知道张氏如此是为了保贾瑚安全,且也对她一个奴婢根本不在意。

    如此站在张氏立场并没有什么错,若是其也自就被灌输奴役的下人或许会任劳任怨,但姜宛茵不一样;所以对张氏如此对自己她心里是有怨气的。

    好在她一个奴婢,贾史氏还没将她放在眼里。

    当然也是因为每回来荣喜堂她都足够心谨慎。

    也是贾瑚够乖巧敏/感,或许知道贾史氏不喜他,又或许是张氏和贾赦告诉过他,所以到荣喜堂贾瑚向来乖巧从不耍性子多话。不像在荣庆堂老太太那时那般活泼嘴甜讨老太太喜欢。

    姜宛茵虽对贾赦夫妻不缓和与贾史氏的关系,还拉开与贾史氏距离心有不解,不过那是主子的事与她一个奴婢无关。

    等贾史氏用完膳,桌上的早膳都凉了,张氏和王氏就着吃了几口贾史氏吃过的剩菜,显然两人也胃口只是意识一下就让下人收了。

    等伺候完贾史氏,妯娌俩从荣喜堂出来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一出荣喜堂,张氏整个都脱了力,只能让书芳书颜架着走。王氏嗤笑。

    “嫂子你怎么啦?莫不是伺候太太累着了?”

    王氏话声音可不,她故意这么,目的就是想毁张氏的名声。

    伺候婆母累着,这不是在给婆母上眼药婆母不慈吗。反过来也是在张氏不孝,伺候婆母还嫌累。

    张氏闻言眯眸看着王氏。

    “多谢弟妹关心,我只是昨晚没睡好身子乏了。”

    “来也是我这身子不争气,自养成的坏习惯,只因好读书少动弹身子养得娇弱,不像弟妹出身武将之家,身子壮实。王县伯家家训嫂子未出阁之前就有耳闻,弟妹自是与旁人不同。”

    张氏着脸上浮起一脸笑容,刺得王氏嫉恨不已。

    “时辰也不早了,琏哥儿也该醒了,嫂子就先回去了,弟妹你慢走。”

    张氏的次子满月的时候,贾代善给孩子起名贾琏。这瑚琏兄弟是齐了。

    完张氏在书芳书颜伺候上了软轿,带着贾瑚姜宛茵等人离开。

    王氏看着轿子远处,终于绷不住气得面容扭曲了。

    “好你个张氏……”

    竟敢讽刺笑话她不读书不识字。

    王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家训在京中早就成了笑话了。

    “奶奶您别生气,仔细别伤着哥儿……”

    王氏的丫鬟金钏见她生气忙劝她,王氏迁怒抬手就甩金钏一巴掌。

    姜宛茵跟在一旁看到软轿上的张氏见她阴沉着脸,姜宛茵扯了扯她娘,意示嘴巴个不停的她看张氏的脸色让她别再话。

    姜宛茵她娘毕竟伺候过张氏十多年,一见张氏脸色果然不敢话,甚至抱着贾瑚还故意慢了两步。

    等回到怀芳院之后姜宛茵她娘悄悄拉住姜宛茵叮嘱她。

    “今儿你别往大奶奶跟前凑。”

    “怎么啦,娘?”

    张氏给贾瑚启蒙,她还想蹭课多识几个字呢。

    “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你听我的就是。”

    姜宛茵闻言思索了一下,她知道她娘曾经伺候过张氏十几年,必是对张氏有所了解,想来听她娘总不会错。

    不想没一就真出事了,不过不是怀芳院出事,而是聚福院那传来消息二奶奶王氏动了胎气,府里派人去请太医。

    之后几日去荣喜堂请安都没见到王氏,想来情况不轻。

    只是这事还没完,没几日聚福院那又传来消息王氏产了。

    消息一传来就见张氏一脸震惊忧虑带着人匆匆去了聚福院。

    等到半之后张氏回来时,姜宛茵竟不经意看到张氏脸上露出的笑容,姜宛茵缩了缩脑袋,悄悄地退了回去。

    当张氏叫贾瑚到正房,姜宛茵推了让绿菲伺候贾瑚过去。

    夜里姜宛茵给贾瑚守夜,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起张氏那诡异的笑容,她是吓得睡不着。

    想到张氏那诡异的笑容,姜宛茵忍不住猜测,王氏产,莫不是……是张氏报复王氏。

    “赫,你不睡觉在干嘛吗?”

    姜宛茵她娘进房查夜烛光照到姜宛茵的眼睛将她娘给吓了一跳。姜宛茵从她睡的榻上坐了起来。

    “娘,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得睡,明儿还得当差呢。”

    她知道自己女儿能力,大奶奶可是叮嘱过,瑚哥儿身边可不能离了绿茵。

    姜宛茵对她娘的疾言厉色并不在意。

    “娘,问你个事呗。”

    “你一个丫头又有什么事?”

    嘴上虽这么,但她还是坐到姜宛茵身边。

    “娘,今大奶奶从聚福院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大奶奶在笑。娘,你二奶奶,会不会是大奶奶……”

    “闭嘴。你胡什么呢!不要命了你。”

    姜宛茵话还没完就被她娘给捂住了嘴。她娘狠狠的瞪着她。

    “主子的事,是你能胡的吗。”

    “我不是告诉过你,少话少管闲事吗。”

    姜宛茵倒不怕她娘,掰下她娘捂她嘴的手。

    “我这不是私下里只跟娘你嘛。娘,你不我睡不着。”

    “娘,那到底是怎么回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