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21.第 2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得到晶核之后姜宛茵并没有立即使用,并不是因为她不想尽快好起来,而实在是她不确定用了是否会有好的结果。

    而且她受的断手断骨的重伤,若是立即就好了,到时候怎么解释。

    怎么使用这晶核寸头姐已经详细告诉过她,姜宛茵也知道异植的晶核有极好的治愈作功。

    交易换得的晶核是经过寸头姐的系统净化过的,姜宛茵便将一个异植晶核随身带着,她想看看这异植晶核是否真有治愈作用。

    如此姜宛茵将晶核佩带在身上带了两个月,让爱喵扫描她的身体发现佩带这异植的晶核的确有一定的治愈效果。

    姜宛茵没经历过末世,并不知道晶核在末世是否也有同样的作用,她只当是木系晶核都有这样的作用。

    养了两个月,姜宛茵的养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因为这次受伤,张氏大方给她放了三个月的假让她养伤,并且还让她在府里养伤。

    只不过虽然给她放假让她不用去伺候贾瑚,可该验毒的事却一样没少。

    姜宛茵也明白,这才是张氏仁慈保住她的命,让她在府里养伤的原因。

    原本将姜宛茵是想等到三个月假期完之前用那晶核,可是五月底孙太医来给张氏诊脉,张氏可能六月初就要生了。

    和之前生贾瑚一样,张氏已经派书芳来过,让她准备着。

    为着张氏生产这事,姜宛茵决定提前使用晶核。

    趁着绿菲当夜值守夜的时候,姜宛茵让丫鬟准备了一桶热水,照着寸头姐的晶核开发异能的方法用木系晶核开发异能,死去活来熬了一作,她全身的伤终于痊愈了。

    趁着绿菲还没回来了,姜宛茵赶将那一桶脏得不能见人洗澡水倒了,又悄悄打水将自己洗个干净。

    姜宛茵盘腿坐在床上,闭目感受了半终于是感觉到了丹田中的能量。不知怎么的,这让姜宛茵想到修真里提到修炼。

    看着手中的木系晶核,这晶核大概就相当于修真界的灵石吧。

    修真中修士修炼不就是如此,修士引气入体后吸收灵气,将灵气纳入丹田。

    她如今用晶核开发异能,将晶核的能量纳入丹田,可不就是与修真一样。

    姜宛茵又突然想到红楼世界可是有神仙的世界,这个世界或许应该是可以修炼的吧。

    得找机会试一试。

    姜宛茵压下心中的想法,握着手中的木系晶核修炼起来,将晶核的能量吸入体内。

    一个时辰过去,手中的晶核耗尽,丹田内的能量感觉又多了许多。姜宛茵照寸头姐的试了一下,除了力气变大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莫不是她激发异能没成功。

    不可能啊,她都能吸收晶核的能量,怎么可能激发不成功。

    姜宛茵又试了试,发现除了力气变大之外,她还变得而耳聪目明,五感也变得敏锐。

    虽然最后也没发出像寸头姐所的木系异能这让姜宛茵有些失望。不过随后又想,姜宛茵也没那在意了。

    她原只想换些药养好伤,如今得了异能已经意外之喜了,姜宛茵也没过分要求。

    再有异能她也有健康的身体和自保的能力,她在这古代又不像在末世需要去杀丧尸,所以发不出木系异能也不太重要。

    在姜宛茵激发异能痊愈后的第三,在六月初二这张氏发动了。

    书芳来叫姜宛茵,姜宛茵立即随书芳过去进了产房。

    此次与生贾瑚时不同,生贾瑚时张氏进府时间不长,又因为是新媳妇做事难免束手束脚,让人钻了空子。

    可如今张氏已经进府数年,又有老太太撑腰,这怀芳院已经被她打理得跟铁桶似的,就是管家太太贾史氏想插手也不容易。

    所以张氏生二胎时倒是比生贾瑚时顺利得多,不过到底是有人不甘心,最终还是让姜宛茵揪出了来。

    张氏在初三午前顺利生个她的次子,荣国府长房的嫡次子,也是荣国府的二哥儿。

    到二哥儿到底是让姜宛茵想起了二房那的事。之前二房的周姨娘怀孕只比张氏大半个月,本来算算日子也该生了。谁曾想在二奶奶王氏诊出有孕之后,三月底时周姨娘突然早产了,生下七个月大的胎儿,还是个哥儿。

    周姨娘是受惊早产的,而且还是难产生下孩子,那哥儿刚生下当就夭折了。

    若是没有这事,若是那哥儿没有夭折,这荣国府的二哥儿怕就得二房的庶长子了。

    就在张氏平安生下二阿哥之后,丫鬟端着产后让产妇补气补血的补汤进来,就在陈嬷嬷接过补汤时,姜宛茵瞬间嗅到了红花的味道。

    “等等。”

    姜宛茵赶紧叫住陈嬷嬷。

    “怎么啦?”

    陈嬷嬷听姜宛茵叫她登时就紧张起来。张氏虽没将姜宛茵的特殊能力告诉陈嬷嬷,但从每次张氏让姜宛茵检查东西,陈嬷嬷也隐约有所猜测;所以这会姜宛茵叫住她可不就叫她担心害怕了。

    “嬷嬷,这汤不对,不是这个味道。”

    姜宛茵上前接过汤闻了闻。

    “这汤里是不是不干净?”

    张氏撑着身子问。

    “大奶奶,这汤里下了红花了。”

    张氏闻言大怒。

    “红花。”

    “好狠的心,好歹毒的手段,这是想要我命啊。”

    她刚生产完,若是喝了这补汤,必会大出血,这岂不是要她命。

    产后大红丢了性命,这在正常不过的事,谁又能想到她是遭了别人暗算呢。

    “嬷嬷你去给我查,我倒要知道哪个吃里爬外的奴才做的这等事,谁的手伸得这么长。”

    张氏一脸憎恨,可见是气极了。

    张氏没有立即让姜宛茵离开,她看着姜宛茵心里不由庆幸,庆幸自己将姜宛茵保下。此次张氏觉得自己当初将姜宛茵保下,这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张氏被收拾好抬出了产房抬去了月子房,姜宛茵一直在她身边伺候。直到张氏喝了书芳亲手端来的汤食之后。

    “你养了快三个月了,你身上的伤也应该养好了吧?”

    “回大奶奶,奴婢的伤已经不疼了。”

    她养伤这近三个月里府里共俸的大夫也不过是给她诊过三、四回脉,这近一个月都没诊过脉。明面上她可是不会医术的,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伤是否好了。

    “不疼了,那想来是好了。正好大夫还在,你去叫大夫给你瞧瞧。若是好了,你就回大哥儿身边伺候吧。”

    今日姜宛茵又立了功,张氏也不吝啬给姜宛茵赏赐,让姜宛茵去看大夫。

    “奴婢谢大奶奶。”

    听张氏吩咐让大夫给她诊脉,姜宛茵虽道谢但心里并不怎么感激。张氏让她看大夫不过是因为她有用罢了。

    “今日你立了功,这是你该得的赏。你好好伺候大哥儿,大哥儿好好的,少不了你的赏。”

    “是大奶奶,奴婢一定好好伺候大哥儿。”

    “去吧,让大夫好好给你瞧瞧。”

    姜宛茵并没有立即出去。

    “大奶奶,奴婢想跟您求个恩典。”

    “奴婢养了三个月的伤,已经三个月没回过家了。若是一会儿大夫看过奴婢的伤好了,奴婢想今儿回家去看看。”

    “奴婢只回家去看看就回来了,黑之前一定回来。”

    养了三个月伤,存的糖快被爱喵吃完了,她得去备些存货才行。

    如今荣国府事多,她如今也不大胆再托人给她买糖。

    至于她爹娘,姜宛茵更不放心了,若是这钱交到她爹娘手中,别给她买糖,不定还会被训一顿。

    “这会儿都过了申时了,今儿就不用回去了。明儿吧,明儿给你放一假,你早去早回。”

    “谢大奶奶。”

    姜宛茵去找大夫诊了脉,大夫的确她的伤已经痊愈了。

    从正房出来,姜宛茵心里一直琢磨着。

    方才她发现补汤中的红花并没有借助爱喵系统,她是一闻就闻出来了。她的嗅觉似乎变得更加敏锐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姜宛茵回屋找了张氏前些日子赐下的药逐一试了一下,她的嗅觉果然更加敏锐了,那些药材她一闻就闻出来了。

    得到证实姜宛茵十分高兴,她有了项了得的能力。果然开发了异能是对的,姜宛茵心里高兴坏了。

    休息了一下,傍晚姜宛茵就到贾瑚身伺候了。

    “奴婢给哥儿请安。”

    “绿茵。”

    贾瑚看到姜宛茵十分高兴。

    “绿茵你病好了吗?”

    姜宛茵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想来是其他人没告诉贾瑚她是因为救他而受了伤,或许是张氏不让人告诉贾瑚;所以才告诉是贾瑚她是病了。

    那日贾瑚都吓坏了,再加上年纪不记得也不奇怪。

    既然没人告诉贾瑚她是因为救他而受伤,那她便也不能告诉贾瑚这事情,至少现在不能。

    “奴婢谢哥儿关心,奴婢已经好了。”

    “绿茵妹妹你终于病好了,大哥儿这些日子常问起你,还常要去看你,还是赵嬷嬷担心过了病气一直拦。”

    话的是暂时到贾瑚身边伺候的书韵,绿菲这会不在。

    书韵所的赵嬷嬷就是姜宛茵她娘绿晓。也不知道书韵这话是什么意思,听着倒像在挑拨她和她娘。

    “自是该拦着。哥儿关心奴婢很感激,可若是使哥儿被过了病气,那岂不是奴婢的罪过。”

    “这些日子有劳书韵姐姐了。”姜宛茵从腕上撸下一个绞丝金镯子塞到书韵手中,这金镯子也是府里主子赏的。

    “大奶奶吩咐让我回来伺候哥儿,让我来换书韵姐姐你回去呢。姐姐你快回去吧,大奶奶那还等着你呢,大哥儿这有我伺候着就行。”

    书韵得了镯子脸上的笑容也更真了。

    “那你仔细伺候着哥儿,我就先回去了。”

    书韵离开后姜宛茵就在贾瑚身边伺候。

    贾瑚已经过了三岁的生辰,张氏已经给贾瑚启蒙了。张氏还在侧间给贾瑚准备了一个书房,姜宛茵来之前书韵正伺候贾瑚在书房读书呢。

    书韵离开后贾瑚迫不及待地问姜宛茵。

    “绿茵,她们娘亲生了弟弟了,你带我去看娘亲和弟弟好不好?”

    “大奶奶是给哥儿生了个弟弟,只是大奶奶和二哥儿这会都在睡觉,不如等大奶奶和二哥儿睡醒了哥儿再去看大奶奶和二哥儿。”

    贾瑚都三岁了,这几年荣国府内也没别的孩子出生,贾瑚也没玩伴,这孩子是太寂寞了,一直盼着有弟弟妹妹。

    “那好吧。等娘亲和弟弟亲了下我再去看他们。”

    贾瑚虽年纪,但却被教导得很好。

    第二放假,姜宛茵一早就出府回家,是和她娘一起回去的。将这几个月主子赏的东西的一部分交给了她娘,姜宛茵只在家呆了一会就出门了。

    找了替别人带东西的借口出门去买东西。

    荣国府的后街占地不,荣宁二府的下人和贾氏族人旁支都住在后街,因为人多需求也多,后街渐渐就行成了一个的商业街,铺面摊子,卖各处东西都有。

    当然卖的多是些平常的东西,毕竟买的多是荣宁两府的下人和旁支不富裕的族人。

    姜宛茵就在后街了买了不少麦芽糖,分在好几个铺子买的,每个铺子就买个一二斤。除了买糖之外,姜宛茵还买了不少零食吃。

    买完东西之后姜宛茵回家了一声就回荣国府了。虽然张氏给她放一假,但姜宛茵并不当真,她还是决定提早回去伺候贾瑚。

    回怀芳院就见绿菲正和几个丫鬟凑在一起话。

    “在什么呢?”

    “哟,绿茵妹妹。”

    姜宛茵突然出声惊着绿菲等人。

    “绿茵妹妹你不是回家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也就回去看看,家里人都好,惦着哥儿就提前回来了。绿菲姐姐,你们再什么?”

    “我们在前院的春芽和草儿呢。”

    春芽是怀芳院的二等丫鬟,草儿是前院的丫鬟。

    “她们怎么啦?出了什么事?”

    姜宛茵一脸疑惑地问,她心里却突然想到昨日的那在碗红花补汤。

    “大奶奶半春芽撵出府去了,还将草儿送到二房去了。”

    绿菲凑到姜宛茵耳边声道:“据那春芽是太□□插在怀芳院的钉子,那草儿是二房派来,她们想谋害大奶奶和大哥儿。”

    “不会吧。”

    “怎么不会。这事完全会。”

    绿菲很笃定。姜宛茵心里也不由信了。

    转眼二哥儿洗三满月就过去了,出了月子张氏也恢复了每日带着贾瑚去荣喜堂请安的日程。

    这一早姜宛茵她娘抱着贾瑚,姜宛茵在一旁伺候着,跟着张氏去荣喜堂。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