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18.第 1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等姜宛茵再次恢复意识时她全部的神经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锥心刺骨之痛。

    “呲……痛……”

    “绿茵,你醒啦?”

    姜宛茵睁开眼睛,朦胧看到熟悉的面庞。

    “绿菲姐姐?”

    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这是姜宛茵看到绿菲后的第一个想法。

    绿菲是老太太身边陆嬷嬷的曾孙女,张氏不会轻易处置绿菲。这会她竟看到绿菲,这是不是她已证明白无罪了。

    “是我,绿菲。”

    “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了。”

    见姜宛茵要动,绿菲赶紧拦着她。

    “你别动,你伤得重,千万别动。”

    “绿菲姐姐,我这是怎么啦?”

    “傻丫头,你为了救大哥儿被砸成重伤,你忘了吗?”

    “你右手骨断,左手脱臼,连肋骨都断了,差点没要你的命。你这连续高烧不退烧了三,可是将我们吓坏了。”

    “亏得大奶奶仁慈,让大夫和医女给你救治,又赐了不少好药才保住你的命,要不然……”

    张氏赐药给她,这么她真是没事了。

    到底只是个十岁的姑娘,绿菲也是被姜宛茵的惨样给吓着了。

    再想着姜宛茵这是替她挡了灾,姑娘心里愧疚。

    “绿茵妹妹,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若不是绿茵去替她,那受伤的人就会是她。

    姜宛茵听绿菲道歉,她冲绿菲咧嘴扯了一记勉强的笑容。

    “不关姐姐你的事,救大哥儿我是心甘情愿的。咱们是奴婢自是该保护主子。”

    “再了,若是大哥儿有个万一,咱们的命只怕是保不住了。”

    不管当时的事绿菲是故意还是真遭了算计,现在计较都已经晚了。与其计较跟绿菲生分了,还不如让绿菲心里对她愧疚。

    “对了绿菲姐姐,大哥儿呢?大哥儿怎么样了?”

    姜宛茵想起贾瑚。

    也不知道贾瑚怎么样了?孩子受到惊吓,那也是要命的。孩子受惊之后易发高烧,如此没了的孩子也不是没有。姜宛茵真心担心。

    “大哥儿没事。大哥儿那有人照顾着呢,你呀就别操心了,好好把伤养好就是。”

    “绿菲姐姐,事情后来怎么样了?可查出谁要害大哥儿?你跟我。”

    她当时昏过去了,也不知道事情最后的结果是如何?

    也不知有没有查出真凶,尤其是赖嬷嬷,有没有被抓住。

    花园的那个丫鬟和方嬷嬷都赖嬷嬷在,绝不可能两个人都错,这事绝对与赖嬷嬷有关。

    “事情查清楚了,凶手就是府里管着采买丝线的刘管事的婆娘,也就是以前大爷的通房丫鬟银翘的母亲,是她想谋害大哥儿。”

    “刘管事?”

    姜宛茵没想起这人是谁。

    她虽进府三年,可多是呆在怀芳院伺候贾瑚,这些管事们还真接触不多,当然也是因为没有机会接触。毕竟如今管家的是太太贾史氏,她是张氏院中人。

    绿菲见姜宛茵疑惑便解释,只听绿菲声道:

    “你们是随大奶奶来的,这事难怪你们不知道。”

    “刘管事的女儿银翘原是太太身边的二等丫鬟,太太将她赐给大爷的通房丫鬟。大奶奶进府前老太太做主将银翘和另一个通房丫鬟放出府配人了。”

    “原本这事到这也就了,可偏偏这银翘不肯出府。她呀,为了留在府里享福,暗地里偷倒了避子汤,私自怀上了孩子。她以为借着孩子就能留在府里,当上姨娘,享荣华富贵。她却不知大爷最是重规矩,爱重大奶奶,大爷哪里肯做出未娶亲便先有庶长子这等不敬嫡妻不遵规矩之事。”

    “临被放出府前银翘突然暴出怀孕,打了众人措手不及。银翘自以为凭着她腹中的孩子她就就能留在府里当姨奶奶。原本太太都已经同意了,并答应让银翘当大爷的姨娘,连老太太都动摇了。哪曾想啊,这事大爷知道了之后勃然大怒。”

    “大爷银翘这贱婢不知规矩,野心勃勃,竟敢私自违背主子的意思,他最是容不得这等贱婢。大爷大怒之时,竟直接一脚将银翘给踹飞了。”

    “大爷还当着太太的面,他怀芳院以后绝不容这种不懂规矩的奴婢。”

    “大爷竟这么?”

    姜宛茵闻言惊愕,贾赦竟然当着贾史氏的面出这样的。

    银翘可是原是贾史氏的二等丫鬟,也就是从贾史氏那出来的人。银翘不懂规矩,这岂不是在打贾史氏的脸,贾史氏这主子不懂规矩,调/教出不懂规矩的丫鬟。

    当时贾史氏听贾赦这些话只怕会气死吧。

    贾赦如此不给生母留情面,难怪贾史氏不喜她。

    “大爷那也是气极了才那么的。”

    “当时连老爷对这事都很生气呢,还斥责太太管教奴婢不力。”

    那贾史氏必是恨死贾赦了。

    “那银翘呢,她后来怎么样了?”

    “被大爷踹了一脚,银翘当场就产了。老太太仁慈让人请大夫救治银翘,也保住了银翘的性命,可银翘却是伤了身子不能再生孩子了。”

    “银翘折腾了一番还是没能留在府里,被太太发配到庄子上去了。当就被送走了。后来听银翘给配了庄子上的子,再后来怎么样就没知道了。”

    “出了银翘这等事,府里为何还让刘管事当管事?”

    这个时代这治家奴就跟朝廷治官员一样,出事都会连坐。

    养出这样的女儿,刘管事一家不是该被打发出府吗?至少也该是打发到庄子上去才是。怎么让刘家留在府里当差,而且还领着采买管事这么重要的差事。

    “这是主子的决定,我哪里知道。”

    银菲脸上闪过讽刺,倒不像是不知道的样子。

    “那银翘的事也是直到这一回才知道。原来银翘不能生孩子的事被她丈夫知道了,她丈夫嫌弃她就休了她,银翘想不开跳河溺死。”

    “银翘死后,银翘她娘觉得都是大爷和大奶奶害死了银翘,就想给银翘报仇,所以才做出了谋害大哥儿给银翘报仇的事。”

    “竟是这样?”只是这样吗?

    姜宛茵惊讶。

    但姜宛茵心里却并不相信。

    就算是刘管事媳妇想报仇,可哪怕刘管事是府里的管事,可也未必就有能力伸手到大哥儿这。

    不张氏对贾瑚看得严防范得紧,就是她们这些奴婢也轻易不会离开贾瑚。

    而此次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一看便知是早有预谋。

    这根本不是一个管事媳妇能做到的。

    可别忘了,这其中还牵到赖嬷嬷。

    “那赖嬷嬷呢?”

    姜宛茵心中不甘,到底是忍不住问出来。

    “赖嬷嬷是被冤枉的,荣喜堂的人都证明赖嬷嬷一直在太太身边伺候没离开过。”

    所以就是赖嬷嬷没事,而她她这一身伤就白受了。

    姜宛茵越想心里越是不甘。

    可赖嬷嬷是贾史氏的心腹,她一个丫鬟根本奈何不得她。

    姜宛茵不由丧气。

    绿菲见她这般,知道她心里不舒服,绿菲赶紧道:

    “妹妹这银翘的事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妹妹可千万别告诉其他人。我与妹妹你关系好才告诉你,妹妹你可不能再出去,知道吗?”

    “姐姐放心,妹妹嘴最紧的。”

    “姐姐,你再跟我,这事后来怎么处置了?”

    “此番刘管事媳妇谋害大哥儿,害死了方嬷嬷和红绡红绣还有花园的一个丫鬟,不仅大爷震怒,就是老太太,老爷和太太都震怒不已。”

    “老爷发话了,卸了刘管事一家的差事,刘家全家都给发卖了。”

    “大爷发话,刘家全家全都发卖到矿上采矿去了。”

    “刘家是没有活路了,这被卖去采矿那就是死路一条。银翘她娘可真是害了刘管事一家了。”

    绿菲感慨,似乎还同情。

    姜宛茵虽感慨这个时代奴才的命不值钱,但却不同情刘家。

    “那也是他们自做自受。”

    “姐姐你可别忘了,方嬷嬷和红绡红绣都死了。”

    想着之前还在一起有有笑的人,转眼间人就没了,这心里总是不舒服。

    虽然姜宛茵已经慢慢适应了古代的生活,但她还是没法做到漠视人命。

    “是啊。方嬷嬷和红绣红绡,还有花园的那个丫鬟,她们是死得冤,平白无故丢了性命。”

    “花园的那个丫鬟是谁?”

    “具体是谁倒没问,只是远远瞧着人被从荷塘里捞上来时穿着一身翠衣。”

    是她!

    姜宛茵想起来了,那个告诉她方嬷嬷和赖嬷嬷一起抱着贾瑚去荷塘的丫鬟就是穿着一身翠衣。

    她明白了,为了抹掉证据,那丫鬟怕是被人给灭口了。

    姜宛茵心里不由愧疚,是她连累了那丫鬟。

    没想到她就问了一句,竟让那丫鬟丢了性命。

    这事最冤枉的怕就是那花园的丫鬟了,还有红绣和红绡两个姑娘,她们三人才是平白无故被人害了性命。

    红绣红绡两人才那么的年纪,才刚懂事就丢了性命,姜宛茵忍不住心里难受。

    这给人当奴才连命都保不住。

    三个丫鬟都冤,方嬷嬷可不冤。若不是她将贾瑚带到假山上玩,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害了她自己的性命。

    而且这事赖嬷嬷定有干系,否则那花园的丫鬟也不会被人灭口。

    这荣国府果然水深啊,看来她以后得更加心谨慎才行,没什么比保住命更重要。

    “对了,还有一件事,是件事喜事。二奶奶有喜了。”

    “二奶奶有喜了?什么时候的事?”

    还有二奶奶有喜,对她们大房来应该不算是什么喜事吧。

    “就大哥儿出事那,二奶奶看到下人抬尸体给吓晕过去了。太医诊出二奶奶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了。”

    “这倒是件喜事。”

    “太太也是这么,还这喜事算是冲喜了。是冲了喜,大哥儿以后定会平安无事的。”

    “那大奶奶呢?”

    王氏怀孕给贾瑚冲喜,张氏听这话只怕会气得不轻吧。

    “大奶奶给二奶奶送了厚礼呢。”

    “咱们奶奶仁慈。”

    “可不是。”

    “睡了这么些这会你也醒了,可是饿了?我去给取饭来。”

    “不用,敢能劳烦姐姐你。姐姐你赶紧去伺候大哥儿吧,我这让其他丫鬟来照顾就是。大哥儿那可不能少人。”

    绿菲都不在大哥儿身边,她可担心再出什么事。

    “那行,那我先去看看大哥儿。”

    绿菲出门吩咐丫鬟给姜宛茵送饭。大约过了两刻钟,一个陌生的丫鬟给姜宛茵送饭来,姜宛茵在那丫鬟的伺候下洗漱用饭。

    等那丫鬟出去,姜宛茵悄悄将两个馒头藏了起来。现在系统还在升级,储物间暂时不能用,馒头没办法收进储物间里,姜宛茵只能先藏起来。

    一等大丫鬟的膳食都是一样的,不过姜宛茵每顿都比绿菲多两个馒头或是两个包子。

    这是姜宛茵装饿晕了后打着她饭量大的借口求张氏特许她每顿饭比旁人多两个馒头或是包子。

    张氏只以为是因为她有特殊能力所以才饭量大,便特许她。

    其实姜宛茵的饭量和一般人一样,饭量并不大,那多出来的两个包子或是馒头都被她收藏在系统的储物间内。

    来姜宛茵会偷偷藏吃的,还是因为荣喜堂一丫鬟犯了错被太太贾史氏罚两不吃饭喝水。那丫鬟被放出来时奄奄一息,差点给饿死。

    那正好张氏带贾瑚去荣喜堂请安,姜宛茵正好看到那被抬出来的丫鬟,她被这事给吓着,担心自己哪会犯错被罚不允吃饭,会饿死。当时被吓着的可不止是姜宛茵,就是张氏也被吓着了。

    张氏那都吓晕过去,也是那张氏被诊出怀了一个月身孕。张氏差点没给吓产。

    自打那之后,姜宛茵就开始偷偷藏吃的。

    不仅是一三顿每顿多出来的两个包子馒头藏着,还有平时主子们赏的糕点水果,还有在贾瑚屋偶尔剩的点心,她都会找机会偷偷藏一些。

    总之她是习惯了偷藏食物,不放过任何藏食物的机会。

    反正藏在储物间内,食物也不会变质或是变坏,姜宛茵很放心。

    虽然每藏的食物不多,但是三年下来,姜宛茵藏的食物还是很可观的。

    当然若不是偶尔还得喂养爱喵,被吃去不少,她的收藏更多。

    用完膳,等屋里没人就只剩姜宛茵一个人时,爱喵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