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 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 8.第 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另一边在孙太医来之前,张氏和贾赦已经让人伺候着换了身衣服。也不知是出于何心思,两人身上穿的都是张氏陪嫁布料做的新衣服。

    夫妻俩焦急等待了近一个半时辰,孙太医总算是给请来了。

    “今日贸然请孙老来,还请孙老您莫要见怪。”

    孙太医是个年过六旬的老太医,贸然将孙太医请到荣国府来,张氏上前赔礼。张氏和孙太医也算是旧认了,可以孙太医是看着张氏长大,比旁人不同。贾赦却不认识孙太医,毕竟孙太医没来过荣国府。

    一般人家是不会请不相熟的太医的,就像荣国府总是请相熟的王太医一样。当然一般情况下,太医也不愿去没去过的官员府上。

    “大奶奶客气,老夫和老大人也算是旧识。”

    被人拿着张府的名帖请到荣国府来,孙太医心里的确不怎么高兴。他也道出之所以来是看在与张老太傅是旧识的原因。

    “不知是二位谁请脉?”

    “那就有劳孙老了。”

    张氏坐下伸出手来让孙太医诊脉。

    因为孙太医年纪大了无需避讳,再否贾赦也在一旁,所以就没隔着屏风。

    孙太医很快就给张氏把了脉。

    “大奶奶这是已有一个来月的身孕了。”

    得到孙太医确诊,贾赦夫妻俩登时欣喜不已,只不过两人笑脸才扬起来就听孙太医又道:

    “不过,大奶奶您身子虚弱胎像不稳,有产的征兆……”

    “你什么?产的征兆,这怎么回事?”

    贾赦一听激动的抓着孙太医的手臂,可是将孙太医给吓了一跳。

    “你你……”

    张氏见状赶紧拽住贾赦。

    “夫君,快松手,你吓着孙老了。”

    贾赦这才回过神来,他赶紧松开手。

    “对不住孙老,在下失礼了。”虽然贾赦的官职比孙太医高,但却不曾拿官职压人。

    “贾大人客气。”

    孙太医赶紧退离贾赦几步,心里忍不住嘀咕,如此鲁莽真是个武夫。

    “夫君只是太担心了,孙老莫要怪罪。还请孙老告诉我,我这胎像为何不稳?何固有产之征兆。”

    张氏到底是文臣首辅家出来的嫡长女,沉着重稳。

    “老夫不敢。”这贾大人可是荣国公的嫡长子未来的袭爵之人,他怎么敢怪罪。

    “大奶奶您之所以胎像不稳是因为食药不当及接触了有害胎儿的不洁之物。”

    瞧孙太医的神情并不惊讶,孙太医常在官宦人家府邸出入,对后宅阴私那是再清楚不过,以为张氏如此遭遇也是因为后宅阴私之故,所以并不多问。

    贾赦夫妻对视一眼,彼此都想到了。

    食药不当,可能是因为她近来吃那些偏方的缘故。至于不洁之物,夫妻俩都想到姜宛茵臭的手串和衣服。想此夫妻俩脸色都不大好。

    “还请孙老看看这串蜜腊手串。”

    贾赦将之前张氏戴的手串递给孙太医,孙太医接过手串仔细查检嗅了一下,孙太医将手串放到桌上,从药箱里拿出一个锤子敲了几个,其中一个蜜腊裂开露出里面的东西。孙太医拿起手串再嗅,神色凝重地道:

    “麝香,红花……这些是有避孕功效,这些是有使妇人产功效……”孙太医连辨识出数种药材,道出它们的药性,看张氏苍白的脸色孙太医眼神中带着同情。

    贾赦握着张氏的手安慰她。

    “内子的身体还劳孙老开方子调理。”

    “这是应该的。”

    孙太医果然开了两个方子,一个是给张氏调理身体的,一个是安胎的。又详细叮嘱用药忌讳。

    “多谢孙老,在下都记下了。”

    “那老夫……”

    这脉也诊了,方子也开了,孙太医以为完事了打算收拾离开,张氏赶紧叫住。

    “孙老请稍等,劳您给夫君也把把脉。”

    “贾大人?”

    孙太医疑惑看了贾赦一眼,贾赦看起来好好的。

    “夫君。”

    见贾赦不愿意,张氏催促,她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贾赦无奈只能应了让孙太医给他把诊。

    反正已经来了,孙太医也不在意再多诊一个。

    不过等孙太医给贾赦把诊时,他看贾赦的眼神就奇怪了,十分同情的眼神,叫贾赦和张氏的心都提起来了,不约而同地想到最坏的结果。

    “孙老您请,在下受得住。”

    即使心里已经打鼓紧张,但贾赦表面还是镇定。倒是张氏,因为担心夫君脸上神情已经紧张不已了。

    “贾大人是中了慢性药了,此药乃是由西方传入前明皇宫的秘/药。此药在外已经失传,一般人是弄不到此药的。”

    “此药虽不是什么要人命的/药,但这种慢性药药性阴毒,不仅会影响中/药者的生育能力,使其渐渐备懒意志消靡,变得昏庸淫逸,喜爱男女之事;更阴毒的是此药性还会影响中/药者所生的子嗣,影响其子嗣的生育能力,其性情也会被其子嗣继承……”

    这下子夫妻俩脸色已经从苍白变得阴沉黑暗再变到惨白了。

    “孙老,夫君中的药可有解?”

    “孙老,此药是否已经影响内子腹中的孩子?”

    “大奶奶已经怀有一个来月身孕,而贾大人中/药不过半个来月,并不会影响。”

    孙太医着用一副你们运气好的眼神看着夫妻俩。

    “那夫君呢?”

    知道腹中孩子没事,大奶奶更担心丈夫。

    “此秘/药虽药性阴毒,但这解药却是十分简单;所以这药虽是前朝宫廷秘/药,但因其解药太过简单,使得此药显太过鸡肋所以便被弃之不用了。只是如此知此药的人不多,知其解法的人更少。”

    “孙老,此药何解?”

    听孙太医了大段话就没如何解毒,贾赦夫妻心里着急,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孙太医完。孙太医一完张氏迫不及待就问。

    “呵呵,一碗马尿混十个生能鸡蛋。”

    “噗嗤……”

    张氏一听噗嗤笑出来,不过她心细顾忌贾赦的颜面强忍住了。

    听耿太医自己得喝马尿,贾赦的脸色已经黑得能下雨的,尤其在听到张氏的笑声后。

    “此药解可后会有后遗症?”

    见贾赦的脸色,张氏赶紧转移话题。

    “不会。不过贾大人肝火旺盛脾气暴躁,但开个方子败败火气才行。”

    “那就有劳孙老了。”

    孙太医又给贾赦开了败火的方子,又叮嘱平日饮食忌口之类。

    以为事情完了,孙太医又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又被贾赦给叫住了。

    贾赦请孙太医帮忙检查怀芳院屋里内外。

    原本贾赦夫妻是不打算贸然检查的,毕竟这关乎荣国府的颜面,可在夫妻俩身体都出现问题之后,贾赦便有了决定。

    果然经孙太医仔细检查,怀芳院院子里种的不少植物都不利于人身体健康,会影响人的情绪,孙太医也找到了贾赦体内火气大暴躁的原因。

    屋里也找出对人身体不利的物件,也解释了张氏为何大婚后半年未怀上和大婚后身子不好的原因。

    贾赦又想起姜宛茵过他衣服臭,又让孙太医检查了夫妻俩的衣物首饰,还真查出不少。

    这屋里屋外查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孙太医看夫妻俩的眼神越是同情。

    “你二人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不易,便是那里头也不及这院子。”孙太医看着皇宫的方向。

    这荣国府,龙潭虎穴也不过如此。

    孙太医感慨,老太傅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是将孙女嫁到了龙潭虎穴里喽。

    “赦羞愧,此乃是家丑,还望孙老体谅。”

    贾赦亲自送孙老出怀芳院,恳请孙老。

    “贾大人放心,老夫懂的,此事老夫决不外传。”

    他出入官宦府邸,这类阴私遇见的多了,自知什么该什么不该。

    虽然夫妻俩悄悄请的太医,可这荣国府是太太贾史氏管家,她的眼线遍布整个荣国府,夫妻俩请太医的事自然瞒不过贾史氏。

    还有荣国府的老祖宗,荣国公的生母贾赦的祖母贾陆氏也知道这事。

    贾陆氏亦曾执掌荣国府几十年,即使贾赦出生后她将管家权交给了媳妇贾史氏。虽然这二十年来贾史氏管家后将府里的下人更换,但在荣国府里还是有不少老太太的人和眼线的。

    不等夫妻整理怀芳院,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就来传话让夫妻俩去荣庆堂见老祖宗。

    贾赦夫妻刚走,贾史氏大丫鬟鸳鸯也到怀芳院来请贾赦夫妻去荣喜堂,只可惜晚了一步。

    贾赦刚出生就抱到老太太身边,是由老太太养大的,和老太太比与其生母贾史氏更亲近。

    虽然贾赦本不让想让老太太操心,可老太太追问,他到底是没瞒老太太。让大奶奶到次间休息后,贾赦便将怀芳院的事都详细告诉了老太太。

    “祖母,为什么?太太她为什么?”

    贾赦边着忍不住伤心。

    老太太听完之后后悔不已,抱着贾赦痛哭。

    “赦儿,都是祖母害了你啊?”

    “祖母,不关您的事。都是赦儿不好,都是赦儿的错。”

    “你是你的错,都是祖母错了。若是当初祖母没有将你抱到身边来养,就不会有今日之事。我总想着你到底是她亲生骨肉,你又孝顺,她就是再偏心政儿也不会对你太过狠心,如今看来是祖母错了,都是祖母害了你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在红楼当丫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在红楼当丫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在红楼当丫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