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0章 和他散步,感觉在陪伴国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210章 和他散步,感觉在陪伴国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的错,我有罪,我不该带坏孩子,求给我一万次机会。

    陆轻晚囧囧的用脚底板搓拖鞋,爆粗口是多年的习惯,一时间怎么改的掉呢?

    程墨安最先打破了安静,“西洲,我帮你按摩,我的指法你懂。”

    孟西洲:“……”

    陆轻晚乌溜溜的美眸瞪的老大,“程总,你……要帮孟西洲按摩?那个……还是我来。”

    人家可是集团的总裁,她得适可而止。

    程墨安自然而然的揉了揉陆轻晚的脸颊,“你欠的,应该我还。”

    等下,总裁你理所当然的语气肿么肥事?

    “程二爷,动不动就摸女孩子的头,你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当着孩子的面儿呢,收敛点儿!”孟西洲实在受不了满屋子的狗粮!

    活生生的狗粮啊!

    程墨安指了指门,“要我送你下去吗?”

    某只泰迪摇着尾巴回到了自己的狗窝。

    虽然很厌恶这个悲伤逆流成大西洋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又那么的可爱有趣。

    ……

    nel乖乖的缩在被子里,露出了的脸蛋,“晚晚阿姨,你给我讲个故事?”

    “好啊,你想听什么故事呢?”

    “什么都可以!”

    只要是晚晚阿姨讲的,他都喜欢听。

    “好呀!阿姨给你讲个……”陆轻晚翻开手机,找到了《睡前故事》,她完全没有讲故事的经验,只能学着电视剧里妈妈的模样,甜甜的变了声调儿,

    “猪妈妈生了三只猪,白猪,黑猪,花猪,有一呀,猪妈妈,你们都长大了,要自己建造房子。于是呢,三只猪就开始……白猪建造了一栋草房子,黑猪建造了木头房子,花猪是石头房子……”

    孟西洲贴着门框,呆呆的注视着nel,“程二爷,你们家儿子什么时候这么低端了?居然听这种没营养的儿科故事?”

    程墨安嘴角带笑,听的很认真很投入,好像自己是猪爸爸,而里面那位是猪妈妈,“我觉得挺好。”

    孟西洲喷血,“你儿子智商一百六十八啊喂!!他是要成为牛顿爱因斯坦福尔摩斯那样的男人!”

    程墨安环臂靠着门边,“嘘。”

    孟西洲:“……”

    我不活了我!我讨厌全人类!

    程墨安听的如痴如醉,仿佛脑补了一场亲子大戏。

    而孟西洲竟然也觉得陆轻晚讲故事特别好听,声情并茂,还会分角配音,每一只猪都有自己的特点,好像在听有声,特别有画面感。

    莫名的……好温馨,好幸福。

    陆轻晚抚了抚宝贝的脑门,宝贝估计是累了,眼睛沉沉的,长长的睫毛终于覆盖了眼睑,“最后啊,三只猪躲到了石头房子里,大灰狼就再也吃不到他们了。”

    宝贝甜甜的进入了梦乡,陆轻晚帮他盖好夏凉被,又确认了一下空调的温度,关掉了床头壁灯。

    “晚安,宝贝。”

    门外的腹黑狐狸久久的勾着唇,然后慢慢离开。

    孟西洲苦闷的坐在窗前。

    陆轻晚是nel的亲生母亲,她很喜欢nel,nel也打心里喜欢她,程墨安对她的疼爱可以深到了骨髓,而陆轻晚嘴上不承认,心里其实很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藏不住,往往欲盖弥彰。

    嗡嗡嗡,电话震动将孟西洲拉回现实,“怎么了?”

    “孟大夫你什么时候销假?二十床的患者刚才突然胃痉挛,我们联系了王大夫。”

    打电话的是同科室的林大夫,林大夫比孟西洲大了几岁,是知心大姐一样的角,女医生和护士总喜欢拉着她谈心,知心大姐特别擅长开导姑娘。

    每次都把她们哄的蹦蹦跳跳。

    “三。”

    自从知道了孟西洲的真实身份,整个医院都在议论他,他负责的患者还发微博炫耀,自己居然被富豪的儿子治疗,病的值得!

    林大夫客客气气的笑道,“孟大夫,最近咱们医院都在传……你可能要辞职,你不会真的辞职?”

    豪门大少爷,放着集团继承权不要,做什么吃力不讨好的医生,今医闹,明医患纠纷,烦都烦死了。

    “谁的?我不辞职,咱们医院这么多美女,我怎么舍得走呢?”

    “那就好那就好,你不走就太好了!不然咱们医院的女医护人员非心碎不可,那你好好休息。”

    “等下,林大夫,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孟西洲想想,决定出来。

    “当然可以。”

    “如果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爱的是别人,而且跟别人生了孩子,只是她不知道孩子的存在,不过她很喜欢那个孩子……那么这个男人还应该继续下去吗?”

    孟西洲也不知道自己哪儿神经了,居然把自己的爱情难题丢给一个不了解情况的同事。

    林大夫似乎在整理人物关系,然后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你?”

    啪!

    孟西洲挂了电话。

    看透不透还是好朋友,以后再也没办法跟知心大姐聊了!

    睡觉!睡觉!心烦!

    ……

    洗完澡,陆轻晚毫无睡意,她蜷腿坐在飘窗上,搂着自己的膝盖,下巴压在上面。

    月华倾盆洒落,轻柔的包裹着纤瘦的侧影。

    欧阳胜宇拿她顶雷,欧阳振华篡夺爸爸的公司,欧阳清清明里暗里陷害她,她要怎么办才能拿回自己的一切?

    外公的身体一不如一,她要怎么融化外公的心?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还有琛……他过的好不好?快乐吗?有没有坚强起来?

    心思混乱,陆轻晚打开了软件开始看。

    几不看,更新了五章,陆轻晚认真的一行一行看,跟着作者的文字哈哈笑,或者蹙眉思考。

    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陆轻晚的独角戏,她歪头看穿外,只见程墨安立在门外,他一身清爽的真丝睡衣,宽松儒雅,尽显成功男士的雍容自信。

    “程总?您还不睡?”

    程墨安抬眸看了看窗外的月,“想不想去露台走走?”

    陆轻晚跳下飘窗,“好。”

    夜正浓,一轮半圆的明月悬在瓦蓝的幕上,幕布缀满了星子,一颗一颗。

    月下,一高一矮两个人并肩走在花丛里,玫瑰的花香馥郁浓雅,顺着风带来了满腔的清新。

    他身上龙涎香很舒适,弥散在夜下能**。

    有钱人的世界啊好厉害,人家散步去花园去区去院子,程先生直接在露台就能散步了……

    露台有喝茶、吃饭的桌椅,还要摇椅、躺椅,总之想怎么舒服就能怎么舒服。

    陆轻晚选了个舒服的躺椅,“程总……”

    程墨安轻轻覆盖她的手背,和着月看她,“现在不是办公时间,别叫我程总。”

    距离感很强,很远,他不喜欢。

    陆轻晚手指触电,不自然的想缩回,但没能,“呃……我觉得还是……”

    “叫我名字。”程墨安对此很执着。

    陆轻晚囧红了脸儿,别别扭扭看空,“我……叫不出来。”

    不要为难我,自从知道你是绝世集团的总裁,我好多次想自裁你知道吗?

    很想马上听到她口中的墨安二字,可她一时无法适应,他也不勉强,于是抱歉的按了按她的手背,托起她柔软的手儿,“是我太急了。”

    陆轻晚最见不得男人温柔,一点抵抗力也木有,“程总,你喜欢玫瑰吗?种了这么多。”

    她转移话题,显然是不想继续尴尬,所以他配合道,“以前不喜欢,现在挺喜欢,主要是有人喜欢。”

    陆轻晚:“……”还能聊吗?

    再换个换题!

    “那个……程总,你怎么知道我今有危险?”

    “我不知道你会有危险,但你单独出门,我不放心。”

    陆轻晚又有点词穷了。

    程墨安道,“你表哥这么对你,你想怎么反击?”

    陆轻晚:“嗯?你想什么?”

    程墨安笑了,“欧阳胜宇在美国开了一家公司,连年亏损,前段时间终于支撑不住,低价卖掉,他现在负债累累,回国只是啃老罢了。”

    “啊?!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发达了呢!不然也不会送我手表。”

    程墨安蹙起眉峰,“你晚上戴的手表他送的?”

    “是啊。”

    程墨安不语,隔了一会儿继续,“如果你想打压欧阳胜宇,其实不需要亲自动手,我手上有他的黑料,随便给媒体一点就够他忙半个月。”

    陆轻晚星星眼崇拜的眨呀眨,“程总,你怎么那么坏!”

    程墨安呵呵朗声笑道,“我不否认。”

    陆轻晚撇嘴,蹬鼻子上脸的讽刺他,“哎呀,程总居然承认自己是坏人!”

    程墨安长指摩搜她的手背,指腹和她的肌肤轻轻擦出了灼热感,“王之春曾在文章中写,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事,论事世间无孝子。你知道下半句是什么吗?”

    陆轻晚被他摸的浑身燥热,电流从手背到脊背,整个人都通了电,简直要炸了,程总你这么撩妹过分了!简直邪恶啊邪恶!

    她哪儿知道什么王之春,她只知道赵立春,大脑都瓦特了呜呜呜,“不……知道。”

    程墨安笑了笑,手指嵌入她的指缝,“我坏,是因为我动了情,情之所至,稍不留神就会被当成yn棍,所以文学家,万恶淫为首,论事不论心,论心下少完人。”

    唯一的观众听傻了,水灿灿的黑眸凝望着那张合有度的薄唇,茫茫然不知道什么好。

    程墨安见她犯傻的可爱模样,忍不住抚上她的脑袋,“是不是又想骂我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