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8章 哪怕会受伤,也要伸出爪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208章 哪怕会受伤,也要伸出爪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不是亲妹妹,但她是我表妹,她在这儿,我绝对不会逃跑,相信我。”

    欧阳胜宇心虚的咬牙根,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手肘顶了顶陆轻晚的后背,看似不动声,却把陆轻晚的上半身推向了纹身男。

    “表妹的含金量跟妹妹不一样,我很怀疑她值不值这个价钱。”男人低头打量陆轻晚愤然的表情,发现女人长得挺漂亮,眼睛黑压压浮动着精虫,大手不安分的朝陆轻晚后背摸。

    陆轻晚突然一闪,避开了男人的侵袭。

    欧阳胜宇喉结艰难的滚动,挤出一个纨绔子弟的标准笑容,嘴角上扬,眉眼是不屑,“她父亲就是当年光影传媒的董事长,目前是去世的女作家欧阳渔歌,我外公很宠爱他,就连我都要对她客气三分,你觉得够不够分量。”

    男人似乎并不知道谁是欧阳渔歌,但光影的前任董事长不少人都有耳闻,他再度审视陆轻晚那张清汤挂面却俏丽可爱的脸颊,“大作家的女儿,滋味儿应该很特别。”

    眼睛一瞬也不瞬的审判欧阳胜宇,“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要这么做?”

    没有诘难,没有威胁,没有咆哮,她平静的像个精致冷血的瓷娃娃。

    “表妹,咱们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欧阳胜宇别开眼不敢看她,捞起手机就走,被人一把给拎住了领子!

    去你妈的!老娘什么时候享过福!

    陆轻晚一怒之下跺脚大骂,“放开我!我一分钱没有,抓住我没用!”

    男人却兴致盎然的挑高了陆轻晚纤的下巴,“妞儿,长得不错,你表哥真还不上钱,你跟我也可以,对哥哥我经手的美女无数,但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娘子,哥们还是头一次见到,不如从了哥。”

    陆轻晚扭头挣开男人的咸猪手,暗暗攥紧拳头,翻开大片眼白怒视欧阳胜宇,“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给你个机会,别特么把自己玩儿死。

    欧阳胜宇欠下了不少赌债,其中一部分被他蒙混过关,但今这个人不一样,他心狠手辣软硬不吃,真要较真,他捞不到半点好处,为今之计只能先逃命。

    而陆轻晚就是个黄毛丫头,翻不起大风大浪,回头再找个理由点好话,女人耳根子软,哄好她很简单。

    盘算一番,欧阳胜宇咬牙下定了决心,“表妹,时候我对你不错?你父母死后跟我们一起生活,家里有的东西表哥都会给你留一份,做人得有良心,不能忘本,现在哥有困难,你得帮哥一把。”

    陆轻晚想笑,想冷笑,心里的万千感受,都成了嘴角的酸涩,原来人在极度失望时一句话都不出。

    时候拿礼物,都是他和欧阳清清先挑,剩下的才给她和陆亦琛,她会把好的给琛,最后的才自己拿走。

    外公在家的时候,舅舅一家对他们两个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外公不在家,舅妈和表妹表哥对他们呼来喝去,当成出气筒。

    当年寄人篱下的陆轻晚自卑又心,生怕惹怒舅妈,生怕给外公添麻烦,所以瘦了委屈都不。

    有一次外公从美国给琛带了一套最新的乐高玩具,欧阳胜宇想要霸占,趁外公不在家抢夺,琛才八岁,不是他的对手。

    陆轻晚看琛受委屈,抄起凳子砸了欧阳胜宇。

    那之后的三,陆轻晚每顿饭都蹲在门口吃,抱着饭碗,一边吃一边琢磨怎么报仇。

    琛往饭碗里扒了所有的菜,跟陆轻晚一起蹲在门边,他那会儿又又瘦,胳膊腿儿都细细的长长的,筷子还用的不是很利索,把碗里的肉全都给她,还弯着眼睛笑,“姐姐,你吃!”

    欧阳胜宇仗着父母都在,跑过去夺走了陆轻晚的饭碗,“哗”丢到了院子里,“不许吃!陆轻晚你这种人不配吃饭,你跟你爸妈一样坏!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死!”

    那是陆轻晚第一次听到有人骂爸妈坏,她气急了,夺走陆亦琛的饭碗一股脑砸到欧阳胜宇的身上,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咬着牙硬是跟他赤手硬拼。

    最后她头发被抓散,衣服扣子掉了三颗,欧阳胜宇的手臂被她抓了好几道血粼粼的指甲印。

    那时候她学会了一个道理,当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不要沉默,不要忍耐,要法抗到底,哪怕会受伤,也要伸出爪子!

    不然别人会以为你就是个皮球,随便踢打!

    思绪回笼,顿了顿,陆轻晚吁了口气,“是啊,表哥对我真好。”

    欧阳胜宇急切的想要服她,笑容坚硬又难看,他手忙脚乱的拿起随身物品,“你等我一会儿,十分钟就好,我给爷爷打电话,他一定会给我钱,你等我,我一定回来找你!”

    撂下这么一句狗屁不值的承诺,欧阳胜宇连撞了两张桌子,仓皇狼狈的夺门离开。

    陆轻晚心灰意冷的阖上双眸,卷翘的纤长睫毛颤了颤,心里微弱的火光彻底熄灭了,或许她就不该抱有期待,欧阳家的人已经无药可救,不容许她再存幻想,也不由她再宽容。

    那么好,江湖再见,请不要怪我心狠。

    重新睁开眼睛,陆轻晚看到了霓虹灯闪耀的余光,迎着她嘴角淡薄的冷笑,整个酒成了零下一度的冰窟。

    哀莫过于心死,也许就是这样的。

    纹身男人慵懒的抖了抖肩膀,一屁股跳上台,发达的肌肉一使劲儿,陆轻晚纤瘦的身影被他按下去,钉在了椅子上。

    油腻的大手放肆爬上陆轻晚头,附身嗅了嗅她头发丝的淡淡清香,“妞儿,你觉得你表哥会回来吗?”

    陆轻晚冷哂,“你不是巴不得他不回来吗?”

    “哈哈哈!,妞儿比你表哥多了!”男人的大手忽地用力,揪住陆轻晚脑门上一缕头发,向后一掀!

    陆轻晚头皮吃痛,被迫昂起下巴,脸儿登时疼的变了,秀眉深深一拧,眸子里迸射出骇然的寒光。

    “哥们,记住你现在的动作,别后悔。”

    “哟,这是威胁我呢?你以为哥哥我是吓大的,问问你表哥,我怕过什么?哥们出来混的时候,你特么还穿着开裆裤呢!”

    男人弹了弹烟蒂,烟灰剥落,星星点点的红光隐约可见。

    陆轻晚瞥见红点正在逼近自己的手背,脊背森寒,拳头绷紧!

    “欧阳胜宇欠债,有本事找他吐出来,哥们,都是出来混的,欺负女人的名声一出去,你还怎么闯江湖?”陆轻晚头皮刺痛,他再不松手,她头皮恐怕要被掀掉一层。

    “欺负女人?哈哈哈!周围打听打听,够得着跟我话的女人有几个,不过妞儿,看你有几分姿,老老实实跟哥哥玩儿几,把哥伺候舒服,你表哥的两个亿我可以考虑给他打个折。”

    我呸!

    陆轻晚手指偷偷探入口袋想要拿手机,她一个人打不过这么多,而且她的脸很多人都认识,万一闹大了影响不好,但她手机还没到手,被人“啪嗒”一把打落!

    你奶奶的!

    陆轻晚缓缓抬起漆黑如夜的眸子,眼底压抑着愤怒,“看来,你要用强?”

    水眸飞快扫过八个敌人,陆轻晚很快有了新的主意,不得已的话,她不介意血洗酒。

    “哟?怎么着?火了?想打我?”

    陆轻晚头皮疼的厉害,身侧的拳头奋力抓紧,手肘外翻甩开了肥厚大手,再反手,她户口恰好卡住男人的手腕,咔一声!

    “嗷!”

    男人吃痛松开她的头发,抱着被卸了关节的右手嗷嗷嚎叫。

    几个弟面面相觑,接着一哄而上!

    陆轻晚左脚踢飞高脚凳,右脚勾住一个椅子,哐、哐两声,击中了进攻的两人。

    男人的双节棍正对她的侧脸劈面而来,陆轻晚抄起没喝完的酒杯“啪”砸中男人的脑袋!

    打斗的声音引起了酒的轰动,宾客们循声跑过来凑热闹,有人还故意吹口哨叫好,“打!继续打!”

    “这女的是谁?身手很厉害!”

    糟糕!

    陆轻晚担心身份曝光,抓在一支鸭舌帽盖头上,挡住了大半张脸,牛仔裤包裹的长腿笔直的横踹来者。

    嘶!

    手肘被人踢了一脚,陆轻晚疼的拧眉,紧了紧绯的嘴儿,陆轻晚发狠抄起两瓶没开封的啤酒,哐当砸碎一瓶,尖锐的棱角正对前方。

    “站住!”

    准备进攻的男人一怔。

    陆轻晚晃了晃啤酒瓶子,斜睨地上抱着伤处闷哼的刽子手,“不想跟他们一样的,给我老实点,不然今我让你们都断胳膊断腿,老娘到做到!”

    几个人见情形不太对妙,怯怯的征求大哥的意见。

    纹身男人手腕疼的厉害,呲牙咧嘴咆哮,“给我上!弄死她个死娘们!”

    陆轻晚压了压帽檐,玛德,她不想挂彩,最近总打架太伤元气。

    弟们不敢不从大哥的愤怒,重新捡起武器,四个人并称一排,嚯嚯嚯咬牙,“上!”

    陆轻晚一个帅气的扫堂腿,高脚凳又飞出,但被男人避开了。

    前台调酒师吓得抱头求饶,“别打了!大爷,姑奶奶,别打了!别打了!”

    “报警啊!快点报警!”

    陆轻晚啤酒瓶哐当落地,满地的玻璃渣子,鞋子碾压碎玻璃,手肘利落的弯曲,缠住了男人的双节棍,再一用力,双节棍已经成了她手中的武器。

    “玛德!给我上!抽死她!”

    “围攻!”

    “今儿别想站着出去!”

    陆轻晚哗啦啦啦玩转双节棍,“呵!行啊!来!”

    嗖!

    对方一记棍棒扫来,速度极快,快到能直接戳瞎她的眼睛。

    陆轻晚眸子狠狠瞪大,尼……玛!

    但片刻后,她并没有感到被击中的刺痛,就连四周的喧嚷喊声也被按了消音器。

    寂静,令人惶恐的寂静,令人胆寒的寂静。

    “……”

    陆轻晚慢慢儿撕开眼缝儿,一点点看清了眼前的黑影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