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章 打架就打架,别虐狗!(大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95章 打架就打架,别虐狗!(大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轻晚的呼吸和心跳同时滞了滞,剪瞳一眨,又一眨。

    识别了他的身份是一回事,可是接受他的告白是另外一回事啊,两者怎么可以混淆?

    “……”陆轻晚想点什么,可嘴巴张开还没来得及出声儿——

    “丸子,差不多行了!”

    满世界都是狗粮的味道,西河已经不敢再老板的脸,在被枪子儿爆头之前,赶紧阻止陆轻晚。

    送命的题目,你丫就不要回答了!

    西河吼完嗓子,也不管陆轻晚从不从,上去就拽她的胳膊,“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好歹是女孩子,也不知道矜持点!”

    陆轻晚的人生啥时候有过矜持?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哦!

    但眼下貌似真不适合打情骂俏,陆轻晚便顺手松开了程墨安的衣袖。

    程墨安知道她心里还有顾忌,只是缓缓松了劲儿,也没有强留。

    走了两步,陆轻晚嘟嘟囔囔,“你干嘛?胳膊要被你扯断了。”

    陆轻晚脸上有一丢丢没褪去的残红,貌似是害羞的痕迹,她搓了搓胳膊,低头看到了一双距离自己很近的黑皮鞋。

    瞅瞅冷劲儿,周公子无疑了。

    西河用缅怀死人的语调,“丸子,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上,不作不会死,你懂我意思。”

    陆轻晚斜楞眼瞥他,“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西河翻白眼儿,往后退了两步,其实想,当然是老板身边最凉快了,不信你试试。

    陆轻晚摸着鼻子,吸了两口气,昂头看到了周公子那双潋滟的紫眸,“知道他什么身份吗?”

    身后那个人,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举动,但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做好了随时跑过去救人的准备,脚尖往前,手臂前倾,完美的进攻手法。

    八爪试图用眼神威吓程墨安,可是对视了一秒钟他发现,好,眼神杀已经 不管用了。

    周公子表情淡淡的,嘴角噙着一丝能把人淹死的毒液,“我管他是谁。”

    “我直接跟你了,刚才跟我告白那位,就是绝世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程墨安,他的名字你不陌生?”

    我滴个乖乖!

    先不周公子什么反应,她自己念出他的名字,心跳都在加速!嗷嗷,程墨安……正经八百的绝世总裁!传中的钻石王老五!

    乖乖!想潜她的人,不是那的矮丑挫,而是一个顶级高富帅,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没原地扑倒啊?!

    “所以?”周公子依然是淡漠的神,对他来,程墨安或者孟西洲,随便哪个人都无所谓,他能对孟西洲下手,还会顾忌程墨安?

    笑话!

    陆轻晚掐腰,鼓起了腮帮子,“程墨安!绝世集团!国内顶级财阀,黑白两道都有他的势力,你确定要跟他拼?”

    程墨安:“……”

    她突然喊他的名字,还以为他该上场了,已经准备迈步,丫头又……

    好,他继续静观其变。

    孟西洲看够了蓝白云,“程二哥,这个姓周的家伙好像并不怕你,查过他的来头吗?”

    程墨安剑眉深锁,“查了,没有结果。”

    “呃?以你的人脉络都查不到吗?这个人似乎什么都不怕,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的冷气,据我观察,他身上应该有剧毒。”

    孟西洲的智商终于上线了,头头是道的分析,“皮肤发白,瞳仁浅紫,身上的温度比正常人低的多,这样的体温最适合病毒生存,不过常规的病毒都不会这么变态,一种病毒也达不到这种功效,我估计,他中了很多毒,这些毒素相生相克,维持了他的基本生命特征。”

    完,孟西洲握了握程墨安的手,帮他号脉,默默数了数他的脉搏频率,点头道,“这才是正常人的脉搏,但是他呢……我怀疑他根本就没有脉搏!”

    程墨安终于沉了沉眸子,“没有脉搏?只有死人。”

    “咳咳!你摸到他脉搏了?”

    “嗯,他体温虽然很低,但心跳脉搏都都有,而且跟正常人没差别。”

    打斗的时候,程墨安也好奇这种人是不是怪物,但鉴定后他发现,周公子除了体温和眼睛颜异常,其余就是正常人。

    这边,周公子并没理会关于自己的八卦,“绝世集团?没听过。”

    “你丫放屁?!我不信你没听过!”陆轻晚不服!绝世集团享誉全球,他不可能不知道!

    周公子蔑视她,“我为什么要知道?我只知道,不管是绝世还是虹,都大不过当年的美国五角大楼,还需要我下去吗?”

    仿佛有刺眼的光打进了眼睛,陆轻晚怀疑自己得了白内障,看不清东西了!

    他什么意思?

    周公子轻蔑的抬抬下颌,远远观望了一下程墨安,“只要我想,明年的今或者某一,就是绝世的忌日。”

    “你特么的敢!”

    陆轻晚羞愤惊恐,牛劲儿突然上来,一把揪紧了周公子的衣服,“你敢!你敢动他一根头发试试!我跟你拼命!”

    周公子就跟哄奶猫似的,拍打她的脑袋,“丸子,你想玩儿,我让你玩儿个够,但是不管你玩儿多晚,都得回来。”

    孟西洲:“……”

    为什么这些话在哪里听到过?

    和当初程墨安的台词谜之相似!

    程墨安举步,踩着满地的落灰走过去,轻而易举就夺走了陆轻晚,他暗黑无底的眼神,与那道紫寒光对视,空气中杀气浮动。

    “想毁灭绝世集团?我随时恭候。”

    陆轻晚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她懂周公子的意思,他的没错,不管她跑的多远,他都有办法让她回去,他的手段远远比她看到的变态。

    心,一点点从喜悦变为冰凉,“我们可以走了?”

    “好。”

    “不行。”

    程墨安和周公子同时话,却是不一样的答案。

    陆轻晚盈盈秋水看向周公子,“今到此为止,以后我会给你满意的答复,我要做的事还没做完,你答应过我。”

    周公子立起一根骨瘦如柴的手指,“不要忘了。”

    那意思,一年,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已。

    陆轻晚咬了咬压槽,“没忘!”

    周公子示意西河,“他想带走两个人,规矩不能破。”

    西河不确定的问道,“老板,他是程墨安,要不给他个面子?”

    八爪已经做好了恶斗的准备,“丸子,你先走开一点,不要误伤你。”

    周公子转身背对众人,用决绝的背影回答了西河。

    面子?他的世界什么有过面子这个词?任何人、任何事,他都不给面子!

    西河领会指令,抱歉的冲陆轻晚低了低头,“丸子,不好意思了。”

    陆轻晚主动挣开程墨安的手,“你刚才打了一架,这次让我来。”

    程墨安却拉住了她的纤细手儿,微微一笑,“让你一个女孩子打架,我看热闹?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陆轻晚笑笑,“这样,他们两个人,咱们也两个人一起,二对二!顺便让你看看我的身手!”

    “好,打累了就让我来,还有……”他从孟西洲的脖子里扯下领带,不顾孟西洲的表情,将领带一层层绕到了陆轻晚的手上,“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人,你也疼。”

    陆轻晚心里暖融融的,“嗯!谢谢!”

    “乖,我们还什么谢谢?”

    孟西洲:“……”

    卧槽!打架就打架,这种时候就不要撒狗粮了!

    西河:“……”

    靠!戏真多!

    西河跟八爪都是顶级个高手,放在周公子的身边都数得上前十名,而陆轻晚败给了西河两次,更别八爪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西河, 八爪,对不住了!”

    言罢,陆轻晚率先出拳!只见拳风如有形的刀刃,横切长空,切开了浓稠炎热的气流,直直逼迫西河的腹部——

    西河转身避让,右手勾拳,左手抵挡,交错只在瞬息!

    快到无法计算时间,两人已经过了一招,紧接着便是眼花缭乱的激烈对打!

    陆轻晚选择了西河,八爪则主攻程墨安,他刚才看了程、周二人的对战,自以为掌握了程墨安的套路,然而他失策的是——

    程墨安居然用周公子的花式打法跟他pk,招数千奇百怪,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以遵循,所以八爪越打越懵逼。

    好在他的体能很强,最不怕的就是持久战!

    陆轻晚的体力禁不住鏖战,只好想歪门邪道找出路,“西河,你上次给我的手机坏了,玛德,质量太差!”

    “不可能!我的货全部是正版!工厂代加工,芯片全都是好货!”西河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给他差评,

    陆轻晚边打边冷笑,“加工厂坑你呢!他们肯定偷工减料,电池续航之间只有三十分钟,你特么在跟我开什么玩笑?!黑心卖家!”

    “靠!有这种事……嗷!”

    终于等到西河走神,陆轻晚趁机加速,纤瘦的身影卷起旋风,黑长发如飞扬的瀑布,在空中抛开一道道帅气的光影!

    接着,她“嘭”一拳击中了他的鼻子!

    西河鼻子吃痛,脚下踉跄半步,直直撞到了墙上。

    陆轻晚也愣了,不是?

    西河摆摆手,一摸鼻子,“卧槽,流血了!丸子你功夫见长啊,我技不如人,认输。”

    陆轻晚更楞,认输?西河居然会认输?

    以西河的抗打能力,一拳头算什么?留点鼻血算什么?

    所以……刚才西河在让她 ?他是故意跑神。

    这边,程墨安和八爪打的难舍难分,程墨安的招数快、猛、狠,不管八爪出什么招数,他都能提前预见,然后见招拆招。

    两人打的遍地狼烟,屋子里仅存的一张桌子被八爪踢的粉碎!

    程墨安勾勾嘴角,目光瞥见头顶上生锈的电风扇,还有被剪断的绳子,附身捡起绳子一端,用力扯了扯,纵身一跳——

    绳子如同铁钩,竟然勾住了八爪的脖子!

    凶悍威猛的八爪,被他钳制在绳索中,如同困兽,“啊!”

    程墨安再一个翻转,将绳子勒紧,“滋味如何?”

    八爪恼羞成怒,“找死!”

    然而,他没有出拳程墨安已经提前压住了他的头,用力一按,再用绳子狠狠一带,一端抛到吊扇的翅膀上,往下拉!

    八爪竟然应声被拽了起来!

    只能单脚着地的八爪重重跺地,脚下激起了一阵灰尘,“擦!”

    程墨安若是再使点力气让风扇转动,那么八爪的脖子一定会拧断,他松开了绳子,拍拍手,“你输了。”

    陆轻晚呆滞了,她摇了摇西河的手臂,“八爪输了?”

    西河擦鼻血擦的正心疼呢,“哦,看到了,所以你们还不赶紧走?让我们鸣炮奏乐欢送吗?”

    “啊?哦!”

    二话不,陆轻晚拽起程墨安就走,“再也不见!”

    跑完,她发现孟西洲在后面,“额……”

    程墨安哭笑不得,“你先上车,西洲受了伤,我去扶他。”

    身后,孟西洲脚步有点不自然的慢吞吞走着,满脸的忧郁,通身笼罩着被狗粮轰炸后的狼烟,“我没事,能走。”

    陆轻晚噗嗤笑了,“孟西洲……”

    “你别话。”孟西洲闷闷的翻白眼,没好气的怼她。

    程墨安拉起她的手儿,“他刚失恋,心情不好,让着他。”

    陆轻晚良心过不去,摸了摸鼻子道,“那个……他毕竟是因为我才被绑架的,我还是过去看看。”

    程墨安拧拧眉,“你会不会因为愧疚……和他……”

    该死,问不下去了。

    陆轻晚调皮的背着两只手看他,左右肩膀交错晃,“你吃醋了?”

    “不……”

    “是”字还没出来,陆轻晚踮起脚尖,往上一跳,粉红的嘴巴覆盖了他的唇,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还有丝丝风尘的余味,但分外撩人。

    “现在好了?”

    程墨安慢慢的将嘴角划开,“收买我?”

    陆轻晚挤挤眼,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跑着去追孟西洲,“喂,孟大夫,别走那么快啊!你还受着伤呢,我帮你包扎一下!”

    孟西洲已经想咬人了,“不用!别理我!”

    “哎呀!不要气嘛,我免费提供医药品!”

    “了不要就不要!”

    两人笑闹着走去停车的地方,程墨安则回头看向了破庙。

    他慢慢的展开手掌,有一道掌纹留下了浅浅的红痕,沉着的目光有着旁人无法看穿的晦涩和光芒,旋即消失不见。

    重新卷起时长指,他迈步远去。

    ——

    nel:看我看我看我!我在这里呢!

    总裁大人:不要随便刷存在感,你爹地还没转正呢。

    nel:所以爹地你需要一个神助攻啊!明是个好日子,让我出场!

    总裁大人:问问你阿姨的意见。

    nel:哪个阿姨?

    总裁大人:楼下都是你阿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