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8章 可以啊,吻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88章 可以啊,吻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孟西洲是医生,有严重洁癖,当他看清楚破旧房间的摆设和满地灰尘,鸡皮疙瘩哗啦啦全冒出来,肌肉在收缩,想找个玻璃框罩住自己。

    但洁癖在生存面前,很快就显得微不足道,孟西洲呜呜呜挣扎,眼神控诉,试图获得话权力。

    男人踢了踢他的脚,“富家子弟,一点皮肉之苦也吃不起啊!你这样的男人啊,她怎么看得上?”

    孟西洲能触到地面已经很不容易,被他一踢整个人剧烈的摇动,手臂又是钻心的疼,“呜呜!呜呜!!!”

    是他得罪了什么人?还是陆轻晚被人盯上了?她现在怎么样?

    他被人绑架,那么妮子呢?还好吗?

    孟西洲很愧疚,如果不是他太鲁莽,或许不会发生今的一切,或许陆轻晚可以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做个快乐的姑娘。

    ……

    两个时后,陆轻晚到达京都机场,她刚打开手机,看到了“禾助理”发送的短信和未接电话。

    “你在哪儿?”

    两个多时前。

    “晚晚,给我回个电话。”

    一个时前。

    陆轻晚心跳突然加速,手里的文字似乎产生了某种神奇温度,开始是热的,她眼睛都要为之湿润,渐渐又转凉,令她不敢多看第二眼。

    她咬了咬牙关,选择忽略。

    “丸子,京都的空气是不是比滨城好?”

    西河搭上了陆轻晚的肩膀,仰望星空,晚上有轻薄的雾霾,几乎识别不到星星的位置,但话的人不怕闪到舌头的语气,也是够够的!

    她才下云梯,西河竟然跑到飞机到达站直接找人,那么知道她的航班信息,知道她的抵达时间,精准的活捉她,也就不奇怪了。

    陆轻晚吸了口气,“我瞎,闻不出来。”

    西河也没跟她掰扯眼睛和嗅觉有啥关系,热情的张罗着要载她回去,“丸子,难道来京都,想吃什么特菜?我让人给你准备哈。”

    陆轻晚全副武装,五官全部被遮挡,造型跟不愿意透露身份的明星如出一辙,或者……在逃嫌疑犯。

    “我想吃人脑,姓周的头颅,你敢开吗?”

    西河恶寒,“丸子,你好歹是女人,少一点血腥,多一点温柔,不定更可爱啊!”

    离开出站口,一辆黑的沃尔沃停在不远处,半旧的沃尔沃至少用了三年,而且最近一次清洗应该是半个月前,陆轻晚真心不愿意上去。

    “谁的车?”

    西河拍拍车头,“我的啊!别看哥们的车破,但是性能不错!最高时速一百二,但是开到一百以上的话,有点晃,劝你不要尝试。”

    陆轻晚绝望的翻白眼儿,“尼玛!就不能换台车?你倒卖手机的钱呢?咱能不丢人吗?太磕碜了!”

    西河把她塞进了副驾驶,扣紧安全带,“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四个轮子比两条腿快,你要是实在看不下去,回头你给我买个新的?我一点也不介意哦!”

    陆轻晚懒得理他,“孟西洲呢?姓周的把人藏哪儿了?直接带我去见他。”

    “我不知道啊!我的任务是接你,对了!老板给你准备了风声夜宵,吃完饭再战斗,我看好你哦丸子!”西河发动车子,沃尔沃艰难的挣扎一下,发出了沉闷吼声,摇摇晃晃涌入了车流。

    陆轻晚:“……”

    啊啊啊啊啊!奇葩!

    好久没正面和姓周的打交道了,陆轻晚路上想了几个应对的策略。

    但不知道现在的他,是更加变态,还是长出了叫做“人性”的东西。

    破车终于停下,车窗外悬挂一盏简陋的路灯,庞大的建筑是一栋别墅,外观线条粗犷简陋,院子里稀稀拉拉一些草丛,自然生长的野草没有经过任何修剪,乍一看像个鬼屋。

    “他在这里?”

    西河吸吸鼻子,“老板,要找个地方住,前提是别墅,然后月租金不能超过三千,我找遍了整个京都,月租金不超越三千的别墅就这么一个,据几年前死过人,后来就再也没人敢住了,你猜租金多少?嘿嘿嘿,一千!嘘,别告诉老板啊,我跟他三千租的。”

    陆轻晚脚底下蹭地打滑,“……”

    她还能什么?

    一毛不拔的老板,钻到钱眼儿里的气鬼下属,绝配!

    一只脚踏入别墅的院子,夏季的夜风吹透了纤薄的衣服,脖子上的丝巾顺风翻飞,缓缓缠住手腕,纠缠的发丝像黑暗中的鬼手……

    阴风如鬼魂,阴气从地表爬满了空,诡异的气氛越发强烈,要用无形的绳索禁锢她的四肢。

    “西河,姓周的请我吃什么?不会是人肉?”

    “人肉也是肉啊,你觉得老板舍得给你吃肉?哦,也许有肉,野地有青蛙蚂蚱什么的,不定捉了几只,但是不是油炸不一定,毕竟油也很贵,你懂。”

    陆轻晚:“……”

    怎么不去死死死死!

    壮壮胆,陆轻晚提腿上了台阶,别墅大门敞开,里面白炽灯明亮,空荡荡的大厅内,家具少的可怜,中间一个半旧西餐桌,铺了张洁白的桌布,桌布很整洁没有半点褶皱,上面整齐摆设十个盘子,用不锈钢外罩套住。

    鬼知道里面是啥玩意儿。

    陆轻晚一进门,西河就很自觉地转身撤退,顺便关上了双开的实木大门。

    嘎吱。

    门关闭的瞬间,陆轻晚触电般转身去看,但目光所及只有一片遮挡物。

    陆轻晚手儿松动,舒展了几下,“还不出来?”

    “这么想我?”

    清冷如冰的声线,伴随着衣服上金属装饰品的叮当碰撞,自旋转楼梯下来。

    周公子一袭的改良军装制服,的立领修饰了他的脖子,脖颈如黑鹅,肩膀呈一字,体态像极了训练有素的军人,如果忽略他身上那股子阴气。

    他歪戴美国海军的大盖帽,修长煞白的手指扶了扶帽檐,遮住了半张脸,还有两只眼睛。

    玛德,上次见他穿了身中国挖煤工人的工作服,这次是军装,异装癖啊!!

    陆轻晚心脏紧紧一缩,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往上跳,想要踢开皮肤。

    “想!”陆轻晚咬牙,切齿!

    周公子慢慢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歪靠扶手,长腿交错叠加,如同享受镁光灯的绝顶大腕,“既然这么想我,为什么不早点乖乖过来?”

    他指着桌子,仿佛上面都是世界上最珍稀的美食佳肴,“知道你来,我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你会喜欢。”

    亲自下厨?!!

    陆轻晚可以接受青蛙蚂蚱,但是不能他亲自下厨,他不怕弄死自己,因为他早就百毒不侵,可是她怕他弄死她啊,她没那个特异功能。

    陆轻晚心里跟钻了个兔子似的乱跳,脸上却不露痕迹,“亲自啊,辛苦啊!”

    周公子勾住椅子腿,移开,“嗯,很辛苦,所以……吃完。”

    陆轻晚在想吃完还能不能活下来,腿一软被按下了。

    周公子摘下大盖帽,左手撑桌子,右手撑椅背,附身逼近了她的眼睛,那张白的过分的脸一寸寸放大,“丸子,我的厨艺进步很大。”

    陆轻晚忍住了后退的冲动,一眨不眨眼盯着他那双淡紫的眸子,琉璃般的紫,妖娆魅惑,又有无法言的幽冷邪魅,像暗夜中的魔鬼,笑微微的搜索可以生擒活剥的猎物。

    而她无疑就是那个猎物。

    “他呢?我什么时候能见他?”

    陆轻晚揪住坐垫,手指头一根根弯曲抽筋,她能把坐垫给扣出窟窿。

    周公子无辜的紫眸转了几圈儿,“唔,你的情人啊,先吃完饭就能见到了,来……”

    他拉着她的手,不顾她的表情,慢慢打开了第一个餐盘——

    盘子里是、是一只被活剥的青蛙!没有皮,两只大眼睛凸出,皮剥的一干二净,血迹还没干透,斑斑血迹渗透了它的身体,染红了瓷白的盘子。

    陆轻晚吞了一口冷气!

    周公子留了透明指甲的手指,敲敲盘子边缘,“是不是很精湛?像艺术品?剥完皮它才死,很新鲜,很细嫩。”

    陆轻晚干呕,想吐,她不敢想象其余盘子有什么,“呵……呵……”

    周公子阖眸,然后想到了什么好的好主意,“青蛙皮难度太低了,等下咱们一起去剥人皮好不好?”

    陆轻晚嗓子里一股浊气翻滚,“呕……唔!”

    周公子堵住了她的嘴,妖治的紫眸无辜的弯下,“丸子,你嫌弃我的厨艺吗?唔……生鱼片好吃,生的青蛙也不错呢,来,我给你切一片,你尝尝。”

    陆轻晚湿漉漉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你不喜欢吃青蛙吗?唔……那试试下一道菜?”

    他牵着她的手,打开第二个盘子,里面是切成段的蛇肉。

    一截一截,剥了皮,露出了可怖的血迹!

    陆轻晚胃里的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撞开了周公子的手臂,蹲在门口哇哇大吐!

    周公子高大的军装立在她身边,轻而易举拎起她的领子,将她拽到怀里,冰凉的手指划过她柔软的面部线条,“丸子,你这种行为我很不高兴,我精心给你预备的美食,你居然不吃……还吐脏了我的院子……”

    陆轻晚胡乱擦掉嘴角的东西,呕吐的太厉害,她眼睛冒出泪花,盈盈闪闪,“他人呢?我要见他!”

    周公子捏住她的下颌,勾高一些,“可以啊,吻我。”

    ——

    西河:果然还是有肉啊,果然没有油炸……嗯,很符合老板的气质。

    叶知秋: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剥了他!

    孟西洲:娘子……救……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