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章 怎么那么坏呢?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56章 怎么那么坏呢?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想离开这里,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大伯故作高深,茶盅只有半口茶,他竟然喝了十几次都没喝完,悠然惬意的姿态,无形中给人威压。

    陆轻晚偷偷在下面扯程墨安的裤子,她不敢乱话,万一坏了大事儿怎么破?

    她的求助,他很喜欢,手悄悄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她的,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那只手乖乖顺顺不动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伯开出条件之前,我们不能贸然答应,万一做不到,咱们都不太好看,您先,我们会尽力。”

    陆轻晚听他话,终于明白了啥叫圆滑,啥叫滴水不漏,高手就是高手啊。

    “年轻人,话很在理啊!行,咱们也不卖关子了,我这里有一串九连环,你们要是能拆开,今就走,要是拆不开……继续给我做鱼!”

    哗啦!

    大伯将一串银闪闪的九连环丢给陆轻晚,从他的眼神判断,鄙视无疑了。

    靠!

    陆轻晚怎么会搞这种东西啊?

    拿在手里,研究来,研究去,她断定大伯在耍她玩儿,“我,这个东西怎么可能解的开,人家扣在一起的,不存在解开一,你要是不愿意让我们走,就直接,反正多给你做两鱼肉也没什么。”

    程墨安不露声,“大伯,一言既出,你可不能反悔。”

    大伯呷了一口茶水,舌尖的茶香味道好极了,“我当然不反悔,但前提是,你不能帮忙,让她自己来。”

    “啊!我自己来?你……你是不是故意欺负我?”

    她看起来很机灵没错,可机灵不代表会搞技术性难题,想骂人。

    “怎么?现在就认输?认输也行,明后,你做饭,一三顿。”大伯似乎是吃准了她的软肋,的漫不经心,可是眼睛不经意的在打量陆轻晚的反应。

    这个丫头……

    怎么就没继承她母亲的端庄娴雅呢?一看就是个不省心的鬼丫头。

    “谁我认输了!我陆轻晚的人生就没有认输两个字,不就是解个环吗?还能难道我?”

    不争馒头争口气,她还不信了,纵横江湖数年,她会败给这么个玩意儿!

    大伯喝完茶,指着窗边道,“去,好好琢磨琢磨,我和伙子下几盘棋。”

    程墨安摸了摸陆轻晚的脑袋,“别急,越冷静越容易想办法,你可以的。”

    陆轻晚眼皮一耷拉,可以个屁,她想哭。

    程墨安做什么都不急,下棋也是,他每一步都走的谨慎、心,走一步能看三步,所以每一次都能赶在大伯之前。

    而且下了三局之后,他已经掌握了大伯的下棋策略,赢他轻而易举。

    为了照顾大伯的面子,他故意把战线拉长,但不管怎么下,最后都是他赢。

    大伯急了,“你这个人,就不能让我赢一次?”

    意思是,你稍微让让我都不行?!

    程墨安放下白子,吃掉了大伯的一片黑子,“拼尽全力,才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大伯咬咬牙,干瞪眼,“再来再来!”

    程墨安收拾棋子,大伯悠然看向陆轻晚。

    她盘腿坐飘窗上,愁眉苦脸的掰扯九连环,似乎耐心快要耗尽了,委屈又气恼,表情比调盘还丰富。

    陆轻晚本就不是特别有耐心的人,这种事简直就是虐心,她跳下窗台,雄赳赳气昂昂的跑过去,“老头儿!我不玩儿了!”

    老头儿?

    大伯拧紧眉心,被她的称呼气到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么叫我?”

    “我管你是谁呢!你逗我玩儿的?根本就解不开!”

    大伯摩挲下颌,生气的时候,倒是跟她母亲很像,只是欧阳渔歌更懂隐藏自己的心情,不会轻易露在外面。

    “解不开是你没本事,没本事就算了,生不出鸡蛋赖鸡窝?拉不出屎赖茅坑?”大伯翻了个白眼儿,那鄙视的眼神别提了。

    “……”陆轻晚磨牙,“这么大年纪了,话真难听!”

    凭什么啊!

    他跟禾助理话都是风花雪月,吟诗作对,跟她话不是鸡窝就是茅坑!

    棋子收拾完了,大伯不服输的换成了白子,“嫌我的难听?你做的好看点不就行了?”

    陆轻晚:“……”

    你给我等着!

    程墨安无奈的摇头一笑,“你别她逼急了,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啊。”

    大伯苦苦思索怎么下棋,哪有太多功夫想那些,“她难道上房揭瓦?”

    程墨安笑。

    上房揭瓦不一定,但依陆轻晚不吃亏的性格,只怕……

    陆轻晚杀气腾腾的握着一把菜刀从厨房冲出来,“老头儿,你话算话!要是不算话……”

    大伯一看她居然连武器都带了,脸还是忍不住变了变,“你……你干什么?”

    “哗啦!”

    陆轻晚将九连环丢在棋盘中间,撸了撸袖子,狡黠的眼睛暗藏诡计,“干什么?你看着……”

    话音未落,她举起菜刀,之间一道银的弧线自半空划过,接着一声巨响。

    咔嚓!

    九连环被她一刀砍断,九个环扣哒哒哒滚落在地。

    大伯:“……”

    程墨安:“……”

    刀用力太猛,卡在棋盘上,陆轻晚试了试没能拔走,索性就这么着了,“解开了。”

    大伯:“……”

    程墨安:“……”

    陆轻晚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捡起环扣一字摆开,“一个三四五……九个,数清楚。”

    大伯干咽一口凉气,“你个……丫头!”

    陆轻晚哼了哼,然后飞快跑上楼,拿了一份合同,将合同和笔放好,“签字。”

    十分钟后……

    陆轻晚和程墨安上了车,动力十足的引擎带着两人呼啸而去。

    大伯一个人愣愣的心疼被她砍了一刀的棋盘,欲哭无泪,“我的金丝楠木棋盘啊!这可是金丝楠木!”

    实在气不过,大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欧阳敬亭。

    “老哥,你得给我评评理,这丫头一点也不知道爱惜东西,好好的棋盘毁了,我的九连环也毁了!”

    欧阳敬亭:“棋盘我再给你一个就是了。”

    他还是咽不下气,“丫头没跟着你长大,性格实在太野了,早晚吃大亏,倒是她身边的伙子,虽然不见得是她丈夫,但人真不错,真不错。”

    欧阳敬亭的短信这次没有那么快,隔了有半时才回复:“臭丫头!”

    ……

    程墨安驱车将陆轻晚送回了酒店,并没马上离开。

    陆轻晚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很多新闻被删掉了。

    欧阳振华的公关实力不容觑,这么大的事他居然能压下去,“禾助理,从客观角度看,我舅舅这次的行动是不是构成了犯罪?”

    程墨安等着她来发问呢,“此事可大可, 如果证监会点名,他免不了要受到隔离审查,名下的所有股权、资产都要冻结,但光影集团是港股上市,他在大陆,这一层保护起到了积极作用。”

    陆轻晚默默的咬住了白牙,玛德,居然这么轻易吗?

    “所以?就没事了?”

    程墨安看她切齿的表情,便能猜到她肯定不甘心,“也不是,欧阳先生是光影的董事长,只要光影的董事力保他,他又能在付款之前筹到资金,他和公司都没事。”

    陆轻晚垂下了盈盈眼眸,光影目前都是舅舅的人,他们当然会保护他了。

    老狐狸!

    程墨安笑着打趣她,“你想看着他倒霉?”

    陆轻晚张口,又闭上。

    “你希望他受到制裁,但你不会希望光影因此受到牵连,一旦你欧阳先生被证监会审查,光影的股价将会出现跳崖式暴跌,届时对光影的名誉、经济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陆轻晚抿了抿嘴巴,“我不希望光影被抹黑。”

    程墨安搂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脑袋靠近自己的胸膛,“惩罚坏人,是为了让好人过的更好,如果杀敌七百,自伤八百,那何必呢?”

    “可是……”

    她真的气不过!

    “你,咬人的狗踩到了夹子,是直接被夹死好呢?还是让他嵌在夹子里头,慢慢的疼痛致死比较好呢?”

    他的那般优雅清越,如籁。

    可是细想之下,句句都很瘆人。

    陆轻晚不禁高高的昂起头,忽灵忽灵的眸子仔细观摩他,他神和眼神都一如既往的绅士。

    好……腹黑!

    “当然是看着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较爽!一层一层的剥掉皮,呵呵呵。”

    程墨安敲了敲她的鼻子,“怎么那么坏呢?嗯?”

    陆轻晚得了便宜就卖乖,“跟你学的嘛!作为你的入室弟子,我要是不学点什么,太对不起你了哦!”

    “孺子可教,我一定手把手把你培养好。”

    他会的,让她变成她渴望成为的人,在她的梦想道路上,为她披荆斩棘。

    “对啦!你什么时候回国?”

    “怎么了?”

    以他的工作量,现在就该回去的。

    陆轻晚咬住食指的指甲盖,坏兮兮的道,“我有一样礼物想送给你你们程总,你回去替我带着呗!”

    呃?

    送他礼物?

    “当然没问题,我一定送到。”

    ——

    叶知秋:晚晚,总裁大人知道欧阳振华是你舅舅吗?

    晚晚:啊……我也不知道。

    叶知秋:笨蛋,人家都把你祖宗十八代查清楚了,你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祝你死得其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