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章 心机婊是这么炼成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53章 心机婊是这么炼成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纽约的夜晚,比滨城更加辉煌,国际化大都市的内部,光怪陆离轮番上演。

    耸立在繁华闹市区的五星级酒店,所有的灯光都开放,银灿灿的水晶吊灯奢华迷离,映衬出灯下女人纤瘦性感的身影。

    一只红酒杯子险些要被白若夕捏碎!

    助理杜彩彩忐忑不安的帮她叠放衣服,看她一脸的煞气,想了想才放下衣服走过去,“白姐,通过这件事,程墨安对你的态度,你也知道了,你要继续坚持吗?”

    白若夕缓缓的转头,酒杯倒影她垂到了锁骨的钻石耳环,她手指敲打玻璃杯,冰冷的眼神寒风凛凛,“你的意思,我该放弃?”

    杜彩彩轻巧的拿走了她的酒杯,把一碟水果推过去,“你今喝的太多了,不怕胃疼啊?”

    捏了一颗樱桃给她填嘴巴里,“我当然不是让你放弃了,不管从外形、身份、背景和社会影响力,程墨安都是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既然咱们有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

    白若夕慢慢咀嚼樱桃,舌尖都是甜甜的味道,“我当年选你做我的助理,果然没错,你很懂我,知道我要什么。”

    成为白若初助理的这几年,杜彩彩给她铺了不少路,明里暗里,哪怕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时刻,两人都一起经历了,她还能不知道白若夕的诉求吗?

    “你父亲迟迟没有表态,孟西洲虽然对集团的事情不闻不问,但他到底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是集团默认的第一继承人,孟家暂时恐怕不好回去,虹集团的核心位置,你也不太容易进入,”

    分析了局势之后,杜彩彩环臂,绕着沙发走了半圈,“那么,最近的一条路就是程墨安,只要你能和程墨安结婚,你父亲肯定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对你亲近一些,退一万步,就算你父亲依然执着,你也不在乎了。”

    白若夕自己捏了一颗樱桃,含在嘴巴里,“没错,只要嫁给程墨安,虹集团我还稀罕吗?”

    话到了这里,杜彩彩道,“我想问一句,你父亲为什么不肯认你呢?而且你母亲自始至终也没跟你父亲正面接触,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白若夕停止咀嚼,仔细回想了自己和母亲相处的细节,尤其是提到父亲时母亲的反应,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好多次呼之欲出都咽了回去。

    所以她不知道,也没敢问。

    “不知道,我妈没过。”

    正因为没过,恰恰明了问题,两人之间的恩怨只怕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杜彩彩手指戳下巴,尖尖的下巴被她捏的像锥子,“白姐,你想想,你在程家有什么优势?紧紧抓住优势,弥补劣势,争取扳回一局。”

    “程墨安的爷爷跟我外公曾经开玩笑定下过婚约,老爷子也很喜欢我,他妈对我的印象也不错,”

    可是经此一役,白若夕有点不确定了,“老爷子很宠爱nel,但nel似乎很排斥我。”

    杜彩彩在心里分析了一遍,“表面上看,不算乐观,但反过来,其实这些也是你的优势,你需要在他们心里树立一个忍辱负重、通情达理的形象。”

    白若夕擦拭手掌的水果汁,纸巾上被樱桃染了红,她恶心的蹙蹙眉,丢掉纸巾,“你是,让我扮演受害者?”

    “没错!nel排斥你,你越要对他好,而且趁机被老爷子看到,你要把对程家人的好表现的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是真心实意为他们父子着想,不贪图任何目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但凡老爷子和程夫人跟你提嫁给程墨安,你都要婉拒。”

    白若夕摆弄水晶指甲,指甲和指甲碰撞出细碎的声音,“而且我要告诉他们,我只希望他们生活的幸福,就算不能成为一家人,他们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对!就是这样!程夫人心软,老爷子年纪大了,最希望的是程墨安和nel被人真心对待,你就扮演这个角。”

    白若夕拧了拧烟雾眉,纤细的手指弯曲,压住了突突狂跳的太阳穴,“一想到那个死孩子,我就想掐死他!我到哪儿去弄一盆兰花!”

    “哈哈!这件事就更好了!你马上发布一条消息,在全世界范围内高价购买兰花,不惜任何代价,这个新闻一出,不管买不买得到,老爷子都会看见你的诚意,赐良机啊!”

    杜彩彩一番话点醒了梦中人,白若夕如获至宝的仰起头,眼睛雪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就按你的,我现在就发微博。”

    发完微博,白若夕拍了拍杜彩彩的脸,“你这么能干,我该怎么奖励你呢?走,请你喝酒。”

    杜彩彩堵住了她的嘴,“喝酒不行,从今开始,你要减少跟一些场合一些人接触,慢慢着手做慈善,尤其是和孩子有关的,隔三差五发一些跟孩子们的合影,希望学、肺结核患者、山区的留守儿童,放低你的身段,走近他们,你明白我的意思。”

    白若夕更是眼前一亮,“打造出关爱孩子的贤妻良母形象?”

    “对,从此以后,白若夕三个字,将被贴上慈善家、温柔女性、百万孩子的母亲,这样的标签,我不信老爷子不动容,再者,什么样的女人最能让长辈喜欢?程家缺豪门千金儿媳妇吗?”

    “你的意思,我明白,看了这么多戏,演一场而已。”

    白若夕隐隐挑高嘴角,笑意和灯盏并行,在无边夜下荡漾开……

    ……

    晨曦从山头缓缓升起,无边霞光唤醒了新的一,郊外无污染的清新空气,自带花香,飞入窗内都是玫瑰花的味道。

    陆轻晚踢了踢脚,闷哼一声,艰难的撑开眼皮,困意还没褪去,又打滚儿倒向另外一边,单腿骑着被子,准备再睡一会儿。

    显然,她忘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程墨安刚起来,看到的就是这个情景。

    他压了压嘴角,才没让自己笑出来。

    这个丫头,睡觉的时候真是……绝对nel的亲生母亲。

    程墨安赤脚走到床边,单手撑床头,附身靠近了陆轻晚的睡颜,她睡的很香甜,撅噘嘴,的脸舒展开,似乎是一夜好梦,心情十分不错。

    情不自禁的,他修长玉指撩起她嘴角的发丝,粉嫩的唇抿了抿,又噘的老高。

    像是在索吻……

    程墨安压下腹的躁动,一记吻最终落到她的额头。

    被他这么一亲,陆轻晚忽然醒了。

    瞪大的眼睛和程墨安四目相对,程墨安没有来得及离开,就这么被她抓了个现行。

    陆轻晚吞吞口水,“你……在干嘛?”

    程墨安温柔又腹黑的笑道,“想帮你擦口水。”

    啊嘞?

    她流口水了吗?

    陆轻晚赶紧拿手背擦,结果什么也没有。

    程墨安敲敲她的脑袋,怎么那么好骗呢?

    “起床吗?外面的空气很好,可以出去散散步。”

    陆轻晚脸儿通红,默默的把被子蒙头上,含混不清的道,“我……我……还没睡醒。”

    程墨安掀开被子,强迫她正视自己,灼灼目光如窗外的朝阳,“确定没醒?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呢?”

    陆轻晚心道你大爷的,大早上的不要撩我啊,我早上的意志力很薄弱!

    “醒了醒了醒了,我我起床!”

    嗯,这样叫早效率比较高,看来叫她起床要比喊nel简单一些。

    早饭依然是程墨安亲自下厨,陆轻晚则负责手洗两人换下来的衣服。

    别墅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洗衣机,也是蛋疼啊!

    好在夏季的衣服都很薄,洗洗也方便。

    洗好了自己的,陆轻晚站在盥洗台前搓洗程墨安的西裤,手上沾满了泡泡。提着长长的裤腿,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滋生。

    她第一次帮男人洗衣服,真是第一次。

    好神奇……

    程墨安做好早饭,看到陆轻晚站在那里,黑的西裤对她来很大很长,她反复洗了几遍,洗完还嗅了嗅洗衣液的味道,检查有没有冲洗完泡沫。

    程墨安:“……”

    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他以为她是自己的妻子,如寻常的妻子那样。

    平淡、安稳、舒服、惬意。

    陆轻晚用力拧水,衣服大,她拧的有些吃力,程墨安的手及时上来帮忙,“我来。”

    “你做好饭了?”

    程墨安拧好水,“刚做好,晾完衣服就可以吃饭了。”

    “好厉害!那,你帮我把衣服晾出去,我还有两件就洗完了!”

    所谓的两件,程墨安一低头,两人都尴尬了。

    一白一黑,两个物件并排放在水台上,额…… 诡异又暧昧。

    陆轻晚脸红的能滴血,“那个……”

    程墨安把洗好的衣服拿走,好似没看到,“我的衣服都是一一换,不脏,简单洗一洗就好,辛苦你了轻晚。”

    陆轻晚囧的直挠头,这不是关键好不好?

    程墨安晾衣服,她只好红着脸把衣服全部洗完,知道她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饭后,大伯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线,当场宣布,“你们两个,跟我去田里除草,我种了一片洋白菜,最近该除草了。”

    “啊?!除草?!除草?!!!”陆轻晚发誓,她不会!

    大伯一脸的不痛快,“怎么了?管吃管住,连点农活都不愿意干?不愿意干也行,今就走。”

    程墨安按住陆轻晚的肩膀,“她没做过这些,我可以帮你。”

    陆轻晚如遭电击的眨眨眼,“你……还会除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