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 年轻人的世界真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25章 年轻人的世界真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欲哭无泪了!

    陆轻晚你就是太嘚瑟,这回消停了?

    程墨安清雅好听的声音道,“刚才的事,我是不是应该选择性的失忆?”

    陆轻晚“嗤地”笑出声音,连尴尬都被他给没了,“哈哈,不用不用,不过……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恶?”

    想了想,陆轻晚觉得“可恶”两个字比较精准。

    陈纪年也从门内走出来,他和程墨安在里面挑选宝石的时候,听到陆轻晚的声音,本想出来打个招呼,但考虑到身份不方便公开,便选择了安静亲倾听。

    谁知道竟然欣赏了一场唇枪舌战,见识到了陆轻晚毒舌的本事。

    陈纪年笑呵呵的摆手。

    呵呵,呵呵呵,陆轻晚干笑着摆手跟他回应,心道这下完蛋了,程墨安两个助理都在,她的形象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程墨安慢条斯理的回答,“可恶和可爱是近义词吗?”

    陆轻晚懵了,“……啊?应该是反义词?”

    程墨安点点头,“所以,你不可恶。”

    陈纪年吞吞口水,很清楚的嗅到空气中狗粮的味道,他们总裁不动声情话的本事,简直让他膜拜。

    陆轻晚的脸上染上了红润,尽管他没有偏见,她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和白若夕有点不对付,其实她人还不错,一门心思喜欢你们程总,你们程总的母亲是不是要过生日了?她来买礼物。”

    费老板一脸的古怪,看看程墨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很识趣的闭了嘴。

    “嗯,程总的母亲下周过生日,白若夕跟程夫人有些私交,但程总跟她的关系并不近。”程墨安不着痕迹的解释。

    陈纪年趁机补了句,“陆总,其实我们程总的父母,就是跟白若夕的外公有些世交罢了,他们两个不是外界的那样,两人私下甚至不见面的。”

    费老板:“……”

    这些人在瞪眼什么瞎话?

    “这样啊 …… 你们程总和白若夕不是那种关系吗?呵呵。”白若夕过,她是程墨安的清人之一,私下不见面这种解释连三岁孩子都骗不过。

    程墨安淡笑,“哪种关系?”

    陆轻晚忽地意识到,她的话好像无意中在自己在乎,“什么关系都无所谓啊!我不关注你们程总的私生活!”

    程墨安撘眼看到她手中的盒子,“你,这个是孟西洲送的?”

    大概是陆轻晚的错觉,程墨安的语气似乎有些怒意,但他修养极好,就算稍微有点脾气,也不易被人看出来。

    靠……

    陆轻晚想咬死自己,她刚才干嘛嘴贱?

    “昂……不过我准备还给他了,其实就是误会而已,我想刺激刺激白若夕。”

    她的解释,程墨安很喜欢,丫头这是怕他误会?

    “不如我替你还回去?今晚我们正好有事要谈。”

    “好啊!麻烦你告诉他,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我和孟西洲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陆轻晚把烫手的山芋塞给程墨安,心里一颗石头落地。

    这样一来,她就不用面对孟西洲,挺好的!

    程墨安偏头,几不可察的笑了笑,“嗯,你和他的关系,跟咱们不一样。”

    陈纪年强忍住笑的冲动,压住鼻子往外面扭头。

    陆轻晚囧着脸,瓷白的两腮莫名升温,摸出手机胡乱翻,“卢卡斯找我有事儿,我要去片场了,拜拜哈!”

    陆轻晚跑逃离现场,程墨安一直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这才回头道,“费叔叔,这个镯子什么来历?”

    费老板看戏看到现在终于明白了,合着他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合着刚才的丫头跟孟西洲也有关系?

    哎呀,年轻人的世界真乱。

    “乾隆年间的宫廷饰品,去年在京都拍卖会上被孟敖以三千万高价竞拍下来,当时还有一对价值一个多亿的戒指,被mbk的总裁龙枭先生拍走了,那次拍卖会可谓名震京城!这姑娘是什么人?孟敖出手如此大方。”

    三千多万的镯子送就送?

    看来孟敖把陆轻晚当成准儿媳妇了,孟西洲发动父亲助攻,严重破坏公平竞争的规则,看来是希望他出手做点什么。

    “什么人?认错的人,西洲跟他父亲开了个玩笑而已。”程墨安掂量手中的东西,眉心微蹙。

    费老板检查完他挑选的礼物,笑道,“你母亲生日,你送她这个?”

    程夫人过生日,土豪儿子理论上应该送价值昂贵的礼物才对,但是程墨安挑选的白玉吊坠不算玉器上品,价值不足二十万。

    程墨安道,“她身上值钱的东西不少,真正喜欢的没几个,我母亲并不喜欢珠光宝气,她恋旧,喜欢的东西从不看价格,几年前她有一款同样的吊坠,只是摔碎了。”

    都戴玉保平安,母亲坚信她的的玉坠碎掉,肯定给家里化解了什么灾祸,所以一直想找个同样的,但没能再遇到。

    陈纪年低声道,“总裁,上次夫人的玉坠碎,是不是……”

    程墨安点头,“就是那次。”

    陈纪年没再往下,脑海里回想到当年的事,依然会不寒而栗,当年总裁发生意外,如果不是及时送到了京都的华夏医院,恐怕就不会有今的他。

    那段时间程家发生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意外,程墨安没有把实情告诉母亲,谎称自己临时有事要出国一个月。

    程墨安养伤期间,nel的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曾经不喜欢话,不喜欢跟人接触,甚至有轻微自闭症,后来竟然变成了话唠,而且嘴巴很厉害,的话让大人都无法招架。

    “总裁,夫人的生日邀请了白若夕,那么……这次nel恐怕要跟她正面接触了?上次夫人提到要给你安排结婚对象,nel一怒之下偷溜回了中国,这次会不会有更加过激的举动啊?”

    陈纪年打心里担心少爷,这位高智商高情商的太子,绝对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混世魔王。

    程墨安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不会。”

    以前也许会直接暴走,现在么……

    ……

    “陆总,拍摄进度表我看完了,按计划,咱们还有两个月就能结束拍摄,目前整体的节奏把控非常到位,”

    张绍刚在行程表上做了不同颜的记号,打对勾的表示已经拍摄完成并且顺利经过了检查。

    “孩子们快放暑假了,正好把孩子的戏份补拍好,不过这期间咱们得去美国取景,重点是纽约和西雅图。”

    张绍刚把两张表递给陆轻晚。

    “孩子的戏份拍摄难度大,你多跟家长和孩子沟通,至于美国的景点……我亲自去看看,回国前我已经选了几个地方,现在过去确认应该问题不大。”

    陆轻晚做了几个记号,把自己能做的事都包揽下来。

    叶知秋道,“纽约你熟悉,三就够了,我这边有个蛋疼的事儿。”

    “什么事?”陆轻晚嘴巴里咬着笔盖,圈圈点点做记号。

    “联系上方文了,但是他最近心情不好,去夏威夷度假了,是放松好再工作,照他的尿性,八成一休息就要大半个月。”叶知秋郁闷的拍脑门,简直想一把呼死他。

    “擦!这么久?这样,我从纽约直接飞夏威夷,老娘拿刀架他脖子上,特么的敢不写我一刀砍了他!”

    陆轻晚和方文正面接触的不多,但这种矫情的文人一般都是欺软怕硬,哄着他写东西绝对不行,必须用强!

    张绍刚拍拍大腿站起来,“个个都是祖宗啊,一个晏河清,一个方文,圈子里难伺候的主儿都被你们摊上了,慢慢磨,呵呵!”

    此时,一辆黑的辉腾突然停下,陆轻晚扭头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孟西洲?

    “娘子!咱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今穿情侣装 啊!”

    孟西洲跳下车门,今的不是职业白大褂,而是休闲简便的白t恤加黑长裤,白t恤中间一颗硕大的波点心,心脏的右上角嵌着红心。

    陆轻晚有现场表演脱衣的冲动,为了方便做事,她刚才跑去服装间换了件t恤,和孟西洲的一模一样!

    想死!

    “我怎么觉得更像亲子装?乖儿子!”陆轻晚摆摆手,那样子像极了亲妈召唤儿子。

    孟西洲这厮假装失聪,张开怀抱一把搂住了陆轻晚,他身材高大,有力的臂膀轻易把陆轻晚整个包在胸口,“我妈以前都这么抱我,还摸我的脸,亲我的额头,陪我睡觉,你真想当我妈?”

    “你大爷的!占我便宜!松开。”陆轻晚挣扎,反抗,他的怀抱却更紧。

    周围的人傻了眼。

    陆总有男朋友了?

    陆总的男朋友好帅!

    陆总撒狗粮啦!

    孟西洲耳朵灵敏着呢,周围的八卦声怎么听怎么舒服,“娘子,听到没?人民群众一致认为咱们俩般配,你就别逆行道了,乖哈!”

    “乖你妹!我喊三声,你不松手我让你断子绝孙!”

    ——

    晚晚:听今是青年节,我能请假半去浪吗?

    总裁大人:一起。

    胖圆儿:我也想请假半!

    孟西洲:你跟谁一起?你有对象吗?吃个饭都找不到饭友,出门找虐吗?嫌自己命长想被刺激死吗?

    圆儿:你给我等着,老娘虐死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