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痒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24章 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痒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买这个?”

    费老板精于识人看事的眼睛微微眯合,几十年沉淀的睿智看似不经意,实则每一次审视都带着侦探。

    “这个镯子成好,纯度也高,几乎找不到瑕疵,我看过那么多翡翠,没见过这么纯净的,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冰糯种翡翠,比玻璃种的泽好!”

    陆轻晚在柜台后面斜了斜嘴儿,白若夕果然是豪门大户出来的女人,话头头是道,貌似很专业。

    被她这么一,貌似孟西洲那货送的礼物还不错啊。

    费老板听的不住点头,拿走她手里的镯子,仔细的摩挲、观察,“冰糯种倒是不假,但这个镯子不卖。”

    白若夕霎时瞪圆了眼睛,她好不容易才遇到一见钟情的礼物,居然不卖?

    “为什么?是价格还是别的?价格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一定给到让你满意的价钱, 费叔叔,咱们合作几年了,我让您失望过吗?”

    家里的长辈、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每年送礼物都要花掉几千万,白若夕店里的常客之一,要不怎么和店主这么熟呢?

    但是这一次费老板并不买账,而是继续啧啧称赞,“好东西,老祖宗留下来的果然是好东西。”

    白若夕抽出一张金银行卡,“费叔叔,买宝石玉器讲究眼缘,我看上这个镯子了,你开价。”

    费老板撘眼看了下窝在马扎上不话只笑的丫头,“白姐,乾隆年间的翡翠,你我应该开什么价?”

    什么?!!

    陆轻晚明眸霎时染上了厚厚的震撼,瞳仁放大,里面倒映出店铺的花板,呆呆的望着老板,想要分辨他到底不是骗子。

    白若夕的反应没那么大,但乾隆年间四个字还是在她心里敲了个一鼓,“费叔叔,咱们都是熟人了,您卖我个人情。”

    陆轻晚脑袋里嗖嗖计算着镯子的价格,百万?千万?妈呀,她不是要发财了!

    “镯子是客人的东西,我可卖不了,你看看别的。”费老板珍宝般将镯子收起来,心放入盒子,别卖了,他自己都想私藏。

    “哪个客人?你帮我联系他,我跟他谈,拜托了费叔叔,我诚意想买的,拜托。”白若夕双手合十一再恳求,不买下这份礼物,只怕她走遍滨城都没有看得上眼的。

    只要买到让程墨安的母亲心动的礼物,一定会提升好感度,让程墨安也看到她的诚意,那么,她将在程家留下深刻的好印象。

    这次美国之行,她必须有突破性进展!

    陆轻晚慢悠悠的站起,手扶玻璃台,笑眯眯的看她,“白若夕,你就这么想买?”

    “你怎么在这里?”白若夕看到陆轻晚就浑身不舒服,尤其是自己不顺的时候。

    “我要是不来,你能看到这么好的镯子吗?按理,你得谢谢我哦!”陆轻晚把木盒抱手里,轻轻的一晃。

    费老板的心肝儿要被她晃颤了!你可别给晃碎了啊!

    白若夕冷嗤,不屑一顾的眼神外加鄙夷和讥讽,“陆轻晚,你吹牛注意分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就你……呵呵,你这辈子都买不起。”

    “既然有人送,为什么还要买?”陆轻晚精明的狐狸眼闪闪灵动,粉唇瓣傲娇的上扬,坐等白若夕发飙。

    白若夕目光再无刚才的讨好和恳请,看向陆轻晚时只剩下了森寒的敌意,“不可能,乾隆时期的镯子至少价值千万,会有人送你?呵呵,骗的?还是偷的?”

    在白若夕眼里,她就不是个干好事的人。

    玛德!

    陆轻晚懒得跟她理论,直接转向费老板,“大叔,镯子的价值我知道了,谢谢你!但是呢,多少钱我都不卖!”

    白若夕气的咬牙,脸上再也绷不住,“陆轻晚,你把东西拿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卖?怎么,怕我?”

    “是啊,怕你人傻钱多没品位,糟蹋了好东西。”陆轻晚歪歪脖子,轻飘飘的口吻很会气人。

    白若夕讥笑的左右动动嘴角,“品味这个词,你懂吗? 我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运气,个价格,我买了。”

    能让白若夕拉下脸追着买的,必然是好东西,所以孟西洲的父亲真花了大价钱喽!

    陆轻晚更有底气了,也更会刺激人,“西洲啊,这个是他们祖传的宝贝,我怎么能卖呢?”

    白若夕保持极好的笑容彻底青灰,掐在掌心的指甲凶猛加力,巨浪自脑海深处掀翻。

    爸爸居然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都送给陆轻晚,摆明了认定她当儿媳妇,第一次见面就如此手笔,她呢?她的生日宴会他从来不参加,面对她时永远保持刻意的疏远。

    心,到底还是不服气的烧起了大火。

    “穷的揭不开锅了陆轻晚?见面礼都拿来卖,下次是不是要把自己也卖了?呵呵,依我看,恐怕已经卖了?卖了个好价钱啊!”

    愤怒成了嘴角的讥讽,字句皆是谩骂。

    她发怒,生气,明她动了怒,陆轻晚心情更爽,“扯什么淡,羡慕嫉妒哦?真想要啊?”

    白若夕一张嘴,发现她什么都是错,“呵呵!”

    “想要也可以,大家都是生意人,看钱办事儿,一个亿,一手交钱一手送货,要吗?”

    陆轻晚手指敲打桌台,指甲和玻璃发出细碎的碰撞,眼睛里光点斑斑,得逞下狐狸的坏和狡猾,全在一个眨眼之间。

    “一个亿?呵呵呵!”白若夕气极,没能马上回击,而是看看老板,“费叔叔,你句公道话,市场价多少?”

    陆轻晚抢先道,“那你去市场上买喽!找我干嘛?我的东西就是这个价,不二价!”

    白若夕骨节攥的泛白,愤怒和不甘同时跃然脸上,“你是铁了心跟我作对了?”

    “可别,我不喜欢作对,我喜欢世界和平,但是我体质不好,闻到一些味道就痒痒,忍不住想咬人……什么味道呢?绿茶?莲花?”陆轻晚使劲儿吸吸鼻子,故意往白若夕的身上找,“哎呀,就是这个味儿!”

    白若夕嫌恶的后退两步,盛怒下扬手要打人,“陆轻晚,你骂我?!”

    陆轻晚揉揉脖子,盯住她的手,“又要打我?上次教你的动作掌握了吗?要不要我再示范一下?”

    想到上次,白若夕的脸一阵滚烫,**的疼痛隐约又浮现,手缓缓的放了下去,“陆轻晚,咱们以后早着呢,你以为攀上孟西洲就赢了?真!”

    陆轻晚表示老娘不知道你在什么,你的老娘也不关心,“买不起也别废话了!噢,对,你想买礼物讨好程墨安的妈对?我给你推荐一个!”

    “老板,这个给我看下。”

    费老板打开玻璃柜门,给她一副清朝末年外国传教士带来中国的放大镜。

    陆轻晚比了比,镜子里白若夕的脸放大好几倍,五官扭曲,鼻孔朝很滑稽,“喏,这个给她最好了!让程夫人拿着放大镜好好观察一下未来的儿媳妇,不要错把白莲花儿当宝贝。”

    白若夕手里被塞入放大镜,两眼愤怒的呼之欲出,切齿嘶吼,“贱人!我今一定要好好教你人话。”

    陆轻晚一把扼住她纤细的手腕,看起来没用力气,其实足够她疼的脊背冒汗,“跟人人话,但是跟你呢……人话有点浪费哦!”

    费老板十分厚道的当自己是聋子和瞎子,沉默的研究折扇,战场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白若夕气的花枝乱颤,头发梢都在肆意摇摆,“你……”

    “白姐,人生那么短,我不犯贱谁犯贱?你得对,我就是贱人,我开心我乐意我舒服啊!”陆轻晚甩开她的手腕,呵呵,够她疼三。

    白若夕高跟鞋咔哒往回晃一步,险些撞上门,青灰的嘴唇再无血,“你……没教养的东西!”

    呵呵,不会骂人就不要骂,憋半都憋不出新鲜的内容。

    陆轻晚环胸,“哦……那你是什么呢?有教养的东西?厉害了,这年头东西都有教养的?要给你鼓掌吗?”

    白若夕的脸彻底黑了,咬牙切齿之后,没能找到反驳的话,“你……”

    陆轻晚嘿嘿笑,“我是没教养啊,所以下次见到我躲着走,我光脚不怕你穿鞋,你不是早就知道?”

    白若夕的面彻底毁了,“……”

    陆轻晚看她气的嘴唇都在发抖,耸肩道,“白若夕,我不是你妈,不会惯着你!”

    最终,白若夕什么也没买,愤怒的甩门而去。

    陆轻晚嘘一口气,拍了拍手儿,回头发现老板正意味深长的看她。

    “嘿嘿,谢谢老板哈!请问鉴定要多少钱啊?”

    “姑娘,你得理不饶人的本事挺大。”

    “你刚才看到了,不是我挑事儿,对?”陆轻晚笑嘻嘻的辩解,其实心里也挺虚的,为毛她看到白若夕就像斗法呢?

    白若夕其实也没怎么着她?

    费老板但笑不语,而是扭头对着身后的雕花木门道,“二少,选到你喜欢的东西了吗?”

    陆轻晚囧了囧,“这后面还有人?”

    费老板顺顺胡须,“当然有人。”

    语气很骄傲。

    话间,雕花木门被移到左边,走出来一道挺拔又高大的墨身影,随之而来是熟悉又雅致的龙涎香。

    程墨安手中提着黑的木匣子,他一出来,所有的光线都凝聚在眉宇和唇瓣,光华耀眼!

    陆轻晚尴尬的要钻地洞,脸儿拧巴,手指头不自在的往口袋里缩,“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