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章 没经验,用力过猛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06章 没经验,用力过猛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个……咳咳!”

    孟西洲掰扯掰扯衣领,抖擞抖擞精神,正八经的放慢语速,“娘子,我很认真的邀请你跟我爸一起吃晚饭,正式认识我的直系亲属。”

    陆轻晚撕油条,慢悠悠放进嘴巴,以0.5倍速咧嘴笑了笑,“孟大夫,你吃饱了撑住了?我什么时候过当你女朋友?我什么时候过喜欢你?”

    孟西洲修长白皙的手指勾着陆轻晚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拉扯,脑袋赖皮狗似的拱了拱,“呜呜,娘子,本官人被家里逼婚,再不带女朋友回家,我爸要打断我的腿,你就当陪我渡个劫好不好!”

    陆轻晚恶寒,嫌弃的甩开他的手,油花花的爪子在孟西洲袖子上留了个印儿,“不好!本姑娘不搞副业,找个你们医院的漂亮妹子陪你。”

    “娘子,咱们是不是朋友?你摸着良心。”诉苦没用,孟西洲决定在情感上服她。

    陆轻晚星眸眯起,“不是。”

    “靠!你个白眼儿狼,我对你这么好你转身就忘?白搭我的一腔热情。那个,我和你那位助理是朋友,你就当绕个圈儿,江湖救急懂吗?哥哥我给你作揖了!”

    孟西洲还真这厢有礼弯腰作揖,动作很滑稽。

    陆轻晚不为所动,慢条斯理晃晃脚丫,“孟西洲,美女千千万,你别在我一个人身上吊死行吗?我知道我漂亮可爱聪明伶俐跟我外面那些妖艳货不一样,但是,不代表谁喜欢我就得喜欢谁?”

    孟西洲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还挺想“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可是听到后半句,他发现女人自恋起来完全不给男人机会。

    于是,孟西洲一屁股坐下,破罐子破摔,“我不管,你要是答应帮我呢,以后咱们还是朋友,有事儿哥们肯定出手,你要是不去呢……”

    孟西洲打开微信,“我现在就发朋友圈、微博、facebook、推特,告诉所有人,陆轻晚是我女朋友,谁也别惦记。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那流氓地痞的劲儿,竟然像极了陆轻晚耍赖的时候。

    “孟西洲,你丫要不要脸了!”陆轻晚刷拉就夺手机,但是没成功。

    孟西洲啪啪打字,“忘了告诉你,我拍了你几张住院的床\照,睡的很甜美,哦,我的手在床沿呢,这个图一旦上传络……我的两万多粉丝一定会躁动,哼哼。”

    陆轻晚算是明白了,没脸没皮的人最特么的难对付,因为人家不要脸啊!

    “孟西洲,我真想咬死你!”

    “嘿嘿嘿,娘子你答应了?乖,明我来接你,明晚宴就我跟我爸两个人,你放轻松就好,我罩着你!”

    孟西洲意得志满,笑嘻嘻的咬了口荠菜猪肉大包子。

    陆轻晚两眼翻白,“吃吃吃,撑死你!”

    ……

    孟西洲玩儿阴的,陆轻晚当然不会让他遂意,所以出发前她非常非常认真的化了个妆,非常非常用心的选了套衣服。

    黑辉腾停在区门口,孟西洲一身高档黑西装立在车头,单臂撑车门顶部,长腿交错,身材颀长,修理过的帅气发型丝丝贴合,肆意骚情的刘海扫到左眼上方,做完保养的面容朝气蓬勃。

    陆轻晚还没到,孟西洲趁机对着后视镜理了理发型,造型师的评价依然在耳边:“孟少爷,您这样的颜值和气质,仙女都愿意跟你走!”

    非常好,他就等仙女上车了。

    陆轻晚姗姗而来,圆边大礼帽浮夸的盖住了整个脑袋,脸挂着硕大无比的墨镜,纤瘦的身上套着宽松的长款防晒服,防晒服里面穿的是什么,不知道。

    “来了。”陆轻晚推推墨镜。

    孟西洲一个趔趄,“娘子……这是什么打扮?”

    陆轻晚裹紧防晒服,把里面的衣服盖的更严实,“连最潮流的法国时尚都不懂?土气!算了,跟你解释不通。”

    孟西洲自我怀疑的回想昨看到的时装杂志,法国刚结束时装秀,没见她身上的元素啊,难道是他漏掉了什么?

    “愣着干嘛?开车呗。”

    陆轻晚坐后排,手指哒哒敲包包,等会儿跟孟西洲的父亲见面会是什么样效果呢?还蛮期待的呢!

    和陆轻晚预想的不同,他们吃饭的地方竟然是滨城最高档的饭店之一玲珑阁。

    档次、品味与京都的容颜饭莊在同一个档次,不同的是,玲珑阁位于外环湖边,雅致、精巧,更具南方园林的秀气。

    孟西洲简单的给陆轻晚暗示,“娘子,我爸很随和,别看他年纪大,思想特别前卫,就是话有点不着调,一高兴还喜欢手舞足蹈乱比划,你就当他是孩子就行,轻轻松松一顿饭就过去了,哈!”

    有这么自己亲爹的吗?到底是不是亲爹?

    “你爸有什么忌口吗?或者……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陆轻晚问的格外体贴,俨然准儿媳的操作。

    孟西洲开心的合不拢嘴,“娘子你好孝顺啊,迫不及待娶你回家!哈哈哈,我爸没什么忌口,哦,对,他不喜欢吃蒜,至于别的……我爸不喜欢人家吃饭的时候嘴巴嗒嗒响。”

    陆轻晚笑吟吟的,“好哦,记住啦!”

    一定好好的表现。

    儿子长期不肯恋爱,当爹的操碎心,怕他压抑太久会不举,也怕他放纵太狠肾亏,怕外面花花草草迷人眼,勾走儿子的魂儿,又怕女孩子太老实,儿子生活缺乏情趣。

    孟敖日盼夜盼,求爷爷告奶奶,终于等到了儿子主动带女朋友见面这!

    祖宗保佑,他的独苗可要开枝散叶哇!

    祈祷着,等待着,时间终于到了,孟敖心翼翼整理好衣服,确保留给未来儿媳妇的第一印象完美无缺,又确认一遍携带的礼物,希望儿媳妇喜欢。

    包厢和包厢之间隔一道雕花屏风,很符合江南园林隔而未隔的意境,此时右边的包厢内,孟家七大姑八大姨翘首以待。

    名为“鹊桥”的古红包厢,很讲究风水习俗,进门就是一条长长的古典案几,左右两边立地大花瓶插满了红豆,迎门的匾额书写“佳偶成”四个大字。

    陆轻晚:“……”

    铺上红地毯就能直接办酒席了,要不要这么着急?

    孟西洲也略觉尴尬,“我爸图喜庆,老人家嘛,理解下。”

    陆轻晚呵呵呵,“理解,希望一会儿你也理解我一下,吼!”

    孟西洲好像嗅到了什么不太美妙的气息。

    “爸,我们来了。”孟西洲拔腿进门,看到盛装打扮的父亲,嘴巴一抽, 笑了笑。

    孟敖想起身,但意识到自己是长辈,便坐定了,“快,进来坐,进来坐。”

    陆轻晚跳进门槛,哗啦摘掉了帽子,霹雳爆炸头轰隆炸开,凌乱的头发像原子弹爆炸后的蘑菇云,脑袋撑大了两倍。

    孟西洲的脸刷地就青了,嘴巴艰难的抖了抖,“……娘……子?”

    陆轻晚随意摸了摸得意之作,“为了见伯父,特意做的,够不够美?”

    孟西洲哆嗦一下,“……美,你怎么样都美。”

    陆轻晚摘下墨镜,两个绿油油的大眼睛比青蛙还夸张,绿眼睛下面,两腮用的是鲜红腮红,白皙脸颊涂抹成了熟透番茄,圆圆脸蛋花里胡哨。

    樱桃嘴巴两片鲜橙,她一笑,唇瓣往两边扯远,像极了游乐场发糖果的丑。

    孟西洲咽下凉气,努力控制住吃死苍蝇的憋闷,“陆轻晚,你搞什么?”

    陆轻晚脱下防晒衣,绿带红花的裙子的宽松肥大,上面盖到脖子,下面包住腿,两边遮住臂,妥妥东北床单风。

    孟西洲只觉得脑袋嗡嗡响,想原地装死一分钟。

    “不满意我的打扮吗?我没见过家长不知道怎么收拾,老人家不都好这口吗?花花绿绿,多喜庆?不对吗?”

    孟西洲不知道什么好了,酝酿好的唯美浪漫气氛,生生被她搞的一口大碴子味儿,“嗯,喜庆,非常喜庆,翠花,咱们进去。”

    孟敖显然也没能消化“儿媳妇”独特的着装,和儿子交换眼神:不是纯洁干净文艺风吗?这……这难道不是奇装异服乡土味儿?

    孟西洲了解亲爹的尴尬,冲他使劲儿挤眼:她头一回,没经验,用力过猛了。

    哦,原来是没经验,这么是头一次跟男方家长吃饭,不错不错,起码儿子占了个第一名。

    陆轻晚乖巧的低头,笑出整整齐齐的白牙,“伯父好。”

    “好……好,呵呵,晚晚啊……第一次见面,伯父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你收下。”孟敖将桌边的礼物袋给陆轻晚,被她一身红绿配晃的眼晕。

    陆轻晚先是推搡客气,“伯父,这怎么好意思,我不能收。”

    “以后就是……”一家人三个字到嘴边又咽下,“西洲的女朋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点收下,收下。”

    孟西洲不客气的把礼物塞给陆轻晚,“爸给的,拿着。”

    陆轻晚咬咬牙,脸上笑出花儿,“谢谢伯父。”

    三人分散在圆桌的三个位置,陆翠花娇羞腼腆状,孟敖尴尬郁闷中,只有孟西洲最先反应过来,“点菜了吗?”

    孟敖也从审视陆轻晚中回过神,“对,让晚晚点菜,喜欢吃什么,多点几道。”

    菜单到了陆轻晚手里,就等于白羊跳进了大灰狼嘴巴,“我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菜……那我随便点了哦。”

    孟敖乐呵呵挥手,“没事没事,随便就好,随便就好。”

    陆轻晚翻遍了菜单,“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孟西洲看不到她点的什么,但媳妇儿点菜必须夸,“好菜, 都是好菜。”

    陆轻晚绿油油的眼睛弯下,对呀,都是好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