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作为准儿媳,我爸要见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105章 作为准儿媳,我爸要见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程墨安宽阔的衣袖垂下马背,露出修长干净的手。

    看着红衣女孩的背影,他情难自禁的摸了摸纠缠的发丝,他的长发飞舞,她的也是。

    此时此景,此装扮。

    他很自然的想到了,“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他的臂弯,温柔像一道暖风,划过她的肩膀,丝绸锦袍绕发,“你以为我是谁呢?”

    陆轻晚娇躯怔忪,秋水剪眸掀起巨浪。

    禾助理的声音!

    她快快的扭头,闯入的是一眼白,“你怎么在这里?”

    太巧了,巧的无法用科学知识解释啊!

    程墨安扶住她的肩膀,帮助她下马,等到女孩稳稳当当落地,他才翻身\下马,摘下了斗笠,露出面容来。

    衣服和斗笠都很热,程墨安额头溢出细细汗珠,晕染了皮肤的颜。

    陆轻晚痴痴对望,“禾助理,你……好好看。”

    他的古装打扮,秒杀涯四美,秒杀夜华帝尊,什么是云中鹤?什么是上仙?

    陆轻晚没见过神仙,可眼前这位不就是吗?

    她的花痴,他看的很喜欢,“没伤到你?”

    他最担心的是她。

    “没有没有!我没事!好好的!”陆轻晚怕他不相信,特意转一圈证明。

    程墨安这才点点头,“片场难免有各种突发情况,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要往有遮挡的地方去,或者转方向,马不会跟着你转方向的,知道吗?”

    陆轻晚扯扯他的衣袖,擦自己额头的汗,“我就不,我要是转弯还能遇到你吗?”

    程墨安:“……”

    很让他喜悦的回答,非常非常的喜悦。

    糟糕,又调\戏他呢!

    “咳咳,话你怎么穿成这样啊?工资不够用需要做兼职赚钱啊?”

    程墨安很认真的点头认同了,“是啊,自从决定养个陪练,生活压力就变大了,一份工作不够用。”

    他着,自己笑了。

    陆轻晚“噗嗤”,“哈哈哈哈,你再等等我,以后我赚了钱就能养你啦,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程墨安甘之如饴,这个傻丫头啊,总有办法让他欢喜,“好,我等那一。”

    “你的手怎么了?”

    陆轻晚看到他背过手的时候好像有红。

    程墨安卷着拳,盖住了掌心被绳索勒出的血迹,“没事,你看错了。”

    有吗?难道不是红?

    “晚晚!晚晚!你怎么样了?”

    叶知秋庄慕南他们终于找到了陆轻晚,跑的气喘吁吁,一个个弯腰抱着膝盖换气。

    陆轻晚嗖地拿起斗笠,“快戴上!”

    程墨安戴上斗笠,“为什么?”

    陆轻晚狡黠的眨眨眼,“你这么好看,我怕被别人相中!”

    怕被人相中,这是在捍卫属于她的东西吗?

    总裁大人很开心。

    “球儿,你们都来了啊,我没事,没受伤。”陆轻晚踩着草丛走过去。

    庄慕南急切的上前一步,“……没事就好。”

    很想伸手扶她,但手还是及时收回。

    叶知秋指指白衣程墨安,“那位谁啊?技术太帅了,迷倒亿万女人。”

    陆轻晚摸摸鼻尖,“他啊……传中披着五彩祥云骑着白马从而降的王子呗!”

    “靠!真当自己穿越了?”叶知秋不禁多看了一眼,可不知道是谁。

    庄慕南则认真研究了一番,没有结论。

    陈纪年胆儿都吓破了,一路上狂奔,“总裁!您……还好?”

    “没事,走,回公司。”

    “总裁你的手受伤了!你给孙医生打电话让他去办公室。”陈纪年手忙脚乱找手机,然而,繁复的衣袍里面貌似没有手机。

    “不用,这点事没必要。”

    程墨安摘下斗笠,脸上依然是笑容,这样的伤,他不介意多受几次。

    陈纪年:“……”

    总裁真的……恋爱了!

    ……

    程墨安换上自己的衣服,手机响了。

    “爹地。”

    那边是nel奶声奶气的呼唤。

    程墨安现在的心情很好,基本上可以有求必应,“nel,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睡觉?”

    nel盘着腿儿坐在卧室的贝壳沙发里头,脸儿很严肃,“爹地,你开通了朋友圈,还写了个性签名,心理学,一个人的行为习惯突然发生改变,是生命中发生了让自己愿意退让的事,比如……”

    “你晚晚阿姨。”

    nel雪亮雪亮的眼睛放大,“晚晚阿姨答应和你在一起了?你和晚晚阿姨谈恋爱了?”

    程墨安揉揉眉心,有些挫败,“还没那个程度,但正在往那个方向走。”

    nel好着急,“爹地,我放暑假可以去中国吗?我还有半个月就放暑假了!”

    暑假……程墨安长指点着西裤,“nel,爹地现在的身份……”

    “我知道,你骗了晚晚阿姨,隐瞒了身份,晚晚阿姨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程墨安:“……”

    儿子这么聪明。

    “你的个性签名很明显,而且我上次在中国和晚晚阿姨在一起,她的话有点奇怪,所以我明白了。”

    儿子太懂事,程墨安十分欣慰,“好,等你放暑假了爹地让你来中国。”

    “谢谢爹地,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其实中国有个数学家破解了一组哥德巴赫猜想,侯绍胜爷爷的《奇合数的分解公式、素数的分布及一个新筛法》你可以看看,论文还没被国际认可,但我希望他的证明可以经受过考验。”

    程墨安曾经留意过,但长期远离数学世界,他已经不再关注,“数学也没有固定答案,人类科学在建立和推翻、证明和破解中才得以前行,今的真理,明也许就是谬误。”

    nel在学术上对爹地很敬佩,所以非常听话的点头,“爹地,今爷爷跟我了《谎者悖论》,epmendes埃庇米尼得斯我的这句话是假的。

    话者不断推翻自己,不断证明自己,人永远也不会知道,到底是真还是假,霍华德教授告诉我,大人的世界,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爹地也这么认为吗?”

    怪不得儿子给他打电话呢,原来是遇到困惑了。

    也是,儿子长久跟比自己大很多的人一起做研究,难免受到影响。

    “nel,爹地问你,王子假扮成青蛙,青蛙假扮成王子,这两个谎言哪一个容易被原谅呢?”

    程墨安张口就想到了陆轻晚的例子。

    nel思索一下,“王子变青蛙。”

    “为什么?”

    “王子本来高高在上,他愿意降低身份当青蛙,是谦虚的表现。”

    程墨安欣慰极了,“没错,真真假假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假话的动机和目的,一个善良美好的谎言,值得被接受和原谅,你还得以前爷爷跟你讲过《最后的常春藤叶》吗?一片假的叶子,救了一个人,你这样的谎话好不好?”

    nel懂了,“那么,爹地现在跟晚晚阿姨的谎话,就是欧亨利的叶子。”

    “不,爹地希望晚晚阿姨看到的是没有光环的普通人,而不是所有人都追捧的富豪,爹地现在是一只青蛙。”

    nel撅噘嘴,他不太希望爹地当青蛙,他的爹地,要永远当国王!

    “爹地,你快点变回国王!”

    程墨安温和的应了下来,“好,我的王子,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去睡觉了?”

    “goodnght,爹地。”

    ……

    “娘子!娘子!”

    尼玛!

    怪不得眼皮一直跳,孟西洲这厮!

    陆轻晚套了个宽松的居家服,哈欠连的给他开门,“孟大夫,你作什么妖?”

    孟西洲提提手里的塑料袋,“我来陪你吃早饭呢!听你从京都回来,我特意调休,感动不?”

    感动你大爷。

    陆轻晚趿拉拖鞋,蓬头垢面,“自己找个地方坐。”

    孟西洲环顾她的窝,“你闺蜜不在?”

    陆轻晚挤牙膏,刷牙,含混不清的吐泡泡,“你想约她啊?我打给她。”

    “不不不!我是谢谢她,真是个懂事儿的闺蜜,知道你要约会,大清早就出去了,今咱们两口儿愉快的吃顿家常饭。”

    孟西洲一个个揭开塑封盒子,饭香扑鼻。

    陆轻晚擦擦嘴,“孟大夫,你知不知道外带盒饭影响健康?尤其是热粥,吃多了会死人的。”

    孟西洲:“……”

    陆轻晚拽个凳子坐下,“还有,油条这种高热量油炸食品尤其加速衰老和死亡, 麻球也是油炸食品,吃一个要跑步六十分钟。”

    孟西洲:“……”

    陆轻晚啧啧舌,“昂,这个……糖糕?卧槽,不光油炸还高甜,减肥杀手啊!”

    孟西洲:“……”

    逐个把他带的东西骂一顿,陆轻晚撸起袖子开吃。

    还别,油炸食品长盛不衰有道理。

    孟西洲:“……”仿佛被欺负了!

    “娘子,你到底有没有节操?有种你别吃啊!”

    被骂成狗了!

    陆轻晚啜了啜手指头上的油,“我没种啊,我又不是男人。”

    孟西洲:“……”

    饭吃了一半,孟西洲笑嘻嘻问,“娘子,我爸想让我带你吃顿饭。”

    陆轻晚呼噜呼噜喝艇仔粥,“我为什么跟你爸吃饭?我又不认识你爸。”

    “你是他儿媳妇啊!我都好了,今晚八点。”

    陆轻晚到嘴的粥差点吐了,“啥玩意儿?”

    ——

    纪年:总裁,孟西洲要带少奶奶见家长,这事儿您怎么看?

    总裁大人:孟西洲皮松了,帮他紧紧。

    纪年:得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