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我想带走的不是云彩,是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94章 我想带走的不是云彩,是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程墨安一把捉住了她的手,包在掌心里握了握,“傻丫头,女人是用来珍惜呵护的,而不是用来亵渎,这种事,我不允许你为我做,也不要为任何人做。”

    陆轻晚伏在他身\下,他若是强势一点,她今晚肯定要衣衫尽褪,可他忍住了,他到底有多强大的自制力?这种时候居然能偃旗息鼓,只为了让她全身而退。

    目光胶着,各自的心事在空中交汇,陆轻晚更加意识到自己的猥琐低俗,他是高岭之花,她呢?

    陆轻晚心中发笑。

    “禾助理,有时候真怀疑,你压根就不是个简单的助理,你是个修士,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那种。”陆轻晚羞窘难堪,几乎无法思考,可心里清楚,这个男人不简单。

    程墨安释放她的手,大手探入她的身后将她扶正,眼底的火焰还没熄灭,“晚晚,我可不是什么修士,我想带走的不是云彩,是你。”

    陆轻晚的大脑就当机了!

    这个话题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结束?

    还能不能单纯的上药?

    她瑟瑟缩缩的傻笑,指了下医药箱,“好像差不多了,帮我缠上。”

    程墨安也实在没办法继续跟她这么近距离下去,他非破功不可,“嗯,这几伤口不能沾水,不能剧烈运动,老老实实的。”

    陆轻晚吞吞口水,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嗯嗯嗯!都听你的!那……我晚上怎么洗澡啊?”

    程墨安包扎的动作停了下,熄灭的火又要烧起来,“你在暗示我什么?”

    “地良心啊!我什么也没暗示!我……我就是单纯的问问!”陆轻晚发誓,这次她真没撩汉!

    她煞有介事的证明自己的无辜,程墨安只好摇头一笑,“等会儿我在浴室给你放个椅子,你坐在上面,脚别碰地,戴个手套,简单的洗洗。”

    陆轻晚想想那画面,自言自语,“洗得干净吗?”

    她晚上被一帮禽兽摸了脚和手,她想狠狠搓掉!

    “或者,我可以帮你洗。”程墨安包好她的手,两个白白的爪子猫儿一样。

    “啊!不不不!洗澡这种事,我还是自己来,禾助理你辛苦了,我就不继续打扰了啊!”

    自认不锈钢的心,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扑通扑通乱跳。

    程墨安扶着膝盖,静静看她,“我去帮你放水,坐着别动。”

    看他离开的身影,陆轻晚一口气终于喘顺,手和脚被他细细的摩挲过,他的体温还在上面,绵密温柔。

    第二次了。

    这是什么缘分?

    放好水,程墨安抱起陆轻晚,丫头好像又轻了,“晚上没吃饭?”

    “啊?没有!哎呀你一我好饿。”陆轻晚夸张的揉揉肚子,她的确饿了,敷药的时候心思不在肚子上,这会儿饿的想吃一头牛!

    “派对上没吃东西吗?应该与很多你喜欢吃的。”程墨安把她放好,椅子的高度恰好可以让她够着盥洗台,水池里面放好了水温。

    “有也不能乱吃,那种场合还是心为好, 哎,贵圈实在太乱!”陆轻晚啧啧咂舌,今晚的一幕幕不堪回首。

    程墨安帮她戴好防水手套,扎紧口,确定不会渗水,“你先洗澡,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好啊!辛苦你啦禾助理!”陆轻晚眨眨眼。

    程墨安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这里没有女士的衣服,你先穿这些。”

    那些,是男士的衬衣和t恤,很大,还是新的,还有男士的运动短裤,特别宽松,穿上肯定很安全。

    ……

    听到浴室的哗哗水声,程墨安的薄唇莫可奈何的牵牵。

    “总裁!你终于给我回电话了,找到陆总了吗?再听不到陆总的消息,叶知秋恐怕要疯了!”

    卢卡斯给他打了三个电话都石沉大海,急的要炸毛。

    叶知秋已经发动了所有的人脉,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后,依然没有陆轻晚的消息,还定了飞京都的机票,她那架势能把京都拆了。

    程墨安拿起车钥匙,大步走出门,“找到了,人在我这里。”

    “啊!摘哦到了!那就好那就好!既然找到了,怎么不跟我们一声啊,叶知秋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卢卡斯不敢责怪大老板,可是叶知秋心急如焚的样子,他竟然觉得挺可怜。

    他有病!

    程墨安打开车门,附身上去,“我跟你过这里交给我,还需要我重复几遍?”

    卢卡斯干咳,他的确是过,可可可也没……

    “陆总没事就好,那……那我跟叶知秋一声,这么晚了,总裁早点休息。”

    是,这么晚了,凌晨两点半,而他正驱车去最近的便利店买食物。

    夜深沉,墨的空星子闪烁,车灯照亮了盘山公路,寂静的山林隐隐能听到动物嘶吼的回声。

    程墨安踩下油门,想到别墅里的丫头,他情不自禁想笑。

    嗡嗡嗡嗡,电话此时又响了。

    这次是费子路。

    程墨安打开车载电话,“子路。”

    费子路人在海关办公厅,一顿忙活下来简直焦头烂额,“墨安,你找到人了吗?”

    心好虚啊,万一找不到那丫头,他八成要被揍成猪头。

    程墨安声音在深夜中越发沉稳,“找到了,比我想象的糟糕,大概有人绑架了她。”

    “卧槽!!”费子路直接跳起来,吓得尿意和睡意全无,结结巴巴道,“谁干的知道吗?她有没有被威胁什么?”

    女人被绑架,通常情况下就是劫啊!

    程墨安这个洁癖变态,会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碰一根手指头吗?

    果真,那边的人很不爽,“受了皮外伤,但她不愿意出真相,其中一定有隐情,你在京都人脉比我多,着手查查可疑人员,她从派对出来上了车,应该有监控。还有,重点排查山脚附近的建筑物,她坠落山崖的位置我发给你,你派人往上找,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马上告诉我。”

    费子路眼睛一眨不眨听他完,“墨安,你当时真的不在现场吗?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我怎么想不出来?”

    “因为我不是你。”程墨安淡淡回应。

    呃……

    费子路揉眉心,这个解释他必须服气,“好,我现在就派人查,那啥,视频和照片你也看到了?打算怎么做?这帮人都在别墅呢,这个点儿……估计都在埋头苦干。”

    费子路很期待,程墨安会以什么方式出击呢?

    谁知,程墨安云淡风轻回答,“应该已经有人出手了,我不用做什么。”

    费子路:“……”

    切断信号,程墨安嘴角的弧线更高。

    以轻晚有仇必报的个性,会让他们安生吗?

    这个丫头可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无害好欺负。

    ……

    一夜狂欢后,别墅杯盘狼藉。

    按照陆轻晚的提示,胡单枪匹马折回了别墅,刘俊生住在二楼右边第二个房间。

    胡偷偷打开房门,浓郁的藿香味提示着他这里曾发生的一切,凌乱褶皱的床单,没有丢进垃圾桶的纸团,情趣用品的包装盒,白被单上还有几道口红痕迹。

    胡戴上手套,扒开垃圾桶,果然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一个两个三个……靠,八个套儿,以刘俊生的战斗力,没那个本事?所以昨晚这里到底几个人,还真是不太好。

    圈子有多乱,也只有身在圈内的人 知道, 想想真是可笑又可悲。

    胡把东西装进袋子,有了这些东西,下一步要做什么就简单多了。

    搞定后,胡翻出昨保存的手机号码,却被告知已关机。

    也对,昨晚那么累,陆轻晚大概还在睡觉。

    没关系,他自己也能办成后续工作。

    他很多次都想掐死刘俊生,可又怕刘俊生断掉他财路,只能忍受,陆轻晚告诉他,娱乐圈其实还有另外一套规则——借刀杀人!

    刘俊生的老婆,就是一把最好用的刀。

    没耽误时间,胡打车去了一家有熟人在的鉴定中心。

    ……

    亮了,陆轻晚赖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阳光流转的温度。

    窗外鸟叫声一阵阵,郁郁葱葱的绿就要从玻璃窗外流淌进来。

    山中无岁月,一梦已千年。

    陆轻晚突然有种隐居山野的惬意,如果……她没有记起昨晚的话。

    昨晚……

    她洗好澡,拧拧巴巴换好了衣服,程墨安买好了食物回来。

    她喊了声,“我好了!”

    程墨安及时推开了浴室门,氤氲的水雾中,她看到他的五官都如梦似幻。

    蜷缩在他怀里,被她抱上沙发,一身宽松男士t恤和短裤的她,像极了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程墨安一个一个打开食盒,“都是便利店的简餐,你稍微吃一点再去睡觉。”

    陆轻晚捧着下巴,洗澡后粉嫩粉嫩的脸别提多娇软,“禾助理,你怎么不敢看我啊?”

    她衣服宽松肥大,可没有bra包裹,实在……

    程墨安把一份微波后的鸡腿饭给她,撕开筷子塞她手里,“不饿了?”

    陆轻晚咬着筷子,笑嘻嘻的道,“禾助理,按照一般的套路,不都是给女人一件衬衣吗?露出长腿……飘飘荡荡。”

    程墨安喉咙一紧,一本正经的语气,无奈的道,“那样的话,我今晚还要再换一条底裤。”

    ——

    花痴圆儿:这样的好男人请给我来一打!

    孟西洲:一次吗?

    圆儿:你在什么?我听不懂耶。...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