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晚晚,你是嫌我太老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92章 晚晚,你是嫌我太老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轻晚:“……”

    尼玛!这么快?!

    陆轻晚怯怯的后退了半步,咽了咽口水,发现咽下去的是血。

    她惊恐的若丢魂的孩子,指甲要嵌入掌心,心跳骤然停止。

    被人追上了,难道她真要彻底栽死在他的手里?老真的要弄死她吗?

    呵呵……陆轻晚,怪你坏事做太多,看,现世报了?

    自嘲之际——

    车门被人由内推开,走下一双锃亮的黑皮鞋,皮鞋上面是黑的西裤,熨烫的很整洁干净,笔直挺拔的长腿,白的衬衣……

    “……”陆轻晚恍惚了。

    程墨安疾步如飞,挺拔的长腿翻山越岭而来,长臂化作了丰满的羽翼,抱住了彻底傻了的她。

    陆轻晚的确傻了,她只觉得一道光从而降,就像上次在山洞一样,她出现了奇幻的错觉。

    可,怀抱是真实的,他的体温和心跳也是真实的。

    程墨安的心脏好似中了一颗子弹,疼到麻木又清醒。

    “轻晚……”

    关切的语气性感优雅,龙涎香的味道窒息魅惑,他的高贵如和风细雨,如星辰浩渺。

    陆轻晚弯弯眼,虚软的伏到他的胸膛,好累,累的脸脑子都不想带了。

    她垂着手,像个软体动物,傻兮兮的问,“你是踩着七彩祥云的至尊宝吗?”

    程墨安心痛如刀割钻磨,痛到无法陈述,抱着她比抱着整个世界还要心、沉重、珍贵。

    她的玩笑话,他笑不出来,疼痛被激化,疼的更加深入彻底,他抚了抚她的发丝,因为别的地方他不敢动,怕弄疼她。

    她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

    “你希望我是谁,我就是谁。”

    他溺宠的回答,字字蘸满了温柔和疼爱。

    陆轻晚笑了,嗓子很干涩,笑的好痛,可是好幸福。

    他是谁……

    她若是将枯的杂草,他就是春风春雨,润物无声将她救赎。

    她若是逆风的纸鸢,他就是空苍穹,胸怀宽厚给她自由。

    他是她的及时雨,是她的护身符,是她的幸运星。

    但,陆轻晚咬咬唇,闭目轻轻的道,“你只要是你自己就好了。”

    不要你是谁,只要你做真实的自己,像现在这样,像往常一样, 从容优雅,矜贵高华。

    那就是最好最好的。

    “好,我就是我,我不是别的谁。”程墨安心翼翼抱着她,轻轻抚她凌乱的长发。

    她什么他都顺着,无条件的纵容。

    陆轻晚无力的苦笑,“禾助理,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那么狼狈那么丢人现眼?明明……我也可以很漂亮。”

    程墨安忍下心头的刺痛,轻柔的笑道,“你这样不就很漂亮吗?在我眼里,你什么样都漂亮。”

    陆轻晚脚上疼的厉害,眉头拧成了死结,“禾助理,你很会情话啊,我不过你。”

    但,我很喜欢听,不管是真是假。

    “你只要享受就好,乖。”

    她腰上一紧,程墨安已经将她横腰抱起,腾空的瞬间,她更紧更密实的靠近了他,血腥味和男士香水共鸣,夜下翩翩起舞。

    她这样一个粗糙的女人,背负着血腥和污秽,踩着淤泥和沼泽,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凭什么让他温柔以待?

    凭什么呢?

    身上的伤太重,陆轻晚自己都不忍看,“禾助理,我这样恐怕不能回酒店了。”

    被人看到解释不清楚的。

    “不回酒店,我送你去医院。”

    这样子不该去医院包扎吗?他的女孩是不是疼傻了?

    陆轻晚第一反应是拒绝,“不行!我不去医院,你给我买点外伤药包包就行了,你千万不要去医院。”

    姓周的既然能查到她在京都,她的动态一定会被盯上,在医院看病要输入身份证,她又要完了。

    程墨安拧拧眉,“轻晚,你这样……”

    “禾助理,拜托了,给我找个地方落脚就行,我这点伤不碍事,我跟你个药品清单,你买来就行,不要问我为什么,总之不能去医院!”

    不能被他们发现她的行踪,至少今不行。

    她眼神焦灼期待,眸子里放大的他随着眸光在动。

    程墨安拧不过她,也不愿意让她生气,只好答应,“嗯,很快就到,你忍一忍。”

    ……

    西河跪在山崖边,捶胸顿足咆哮,“丸子!丸子!你不要死啊!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变成鬼抓我!”

    车窗摇下一半,看不清男人的脸,一身黑笼罩了他的身形,“她死不掉。”

    西河摸一把泪,伤心欲绝,“丸子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变形金刚,这样下去怎么可能幸存?”

    男人冷着脸,声音也是冷的,“我了她就不会死。”

    西河也来了脾气,抹掉眼泪和鼻涕,“你凭什么这么确定?”

    额……吼,西河被自己吓住了,他刚才居然吼了boss,靠……一会儿不会把他拖回镜子房间给他送十个女人?

    女人……

    那送!

    “因为我不许她死。”男人狂狷霸道的撂下狠话,但仔细听就会发现,他话的时候牙齿好像都在喷毒液。

    西河不怕死的走到窗边,附身,手肘架着,“boss,你今问丸子的问题,是不是准备求婚的?”

    黑衣男人推高鼻梁上的墨镜,“是又怎么样?”

    西河差点都要给他跪了,望数了数星星让自己冷静,“所以,你大费周章准备今晚的绑架,其实就是要求婚?”

    黑衣男人闭眼,凌冽的气场如同暴雨中的寒风席卷万物,“是又怎么样?”

    西河想点什么,可是没能找到合适的词汇表达。

    大半年没联系,突然找到他,得知丸子在京都,于是从地球那边飞过来,准备了吊炸的房间,可是为什么要作死的选择绑架这种烂大街的梗!

    求婚啊大哥!走点心行吗!

    不对,走心也要走对方向好吗?

    老爷啊,能把他拉回去重造吗?记得给他安装个叫做情商的零部件,顺便把智商也改造了。

    似乎洞悉了西河的心理活动,男人不高兴了,“求婚失败,改再试,走。”

    西河讷讷的问,“现在不是要下去找人吗?丸子就算不死也会受伤的!她万一死了,你跟谁求婚?”

    男人手指揉揉眉心,星光影射他手指上黑钻指环,熠熠生辉,森寒霸道。

    “丸子的命有那么脆弱吗?我看上的女人,没那么容易死。”

    太容易死的女人,他也不会要,因为今不死,明不定就死了。

    西河:“……”

    绝交!

    车子扬长而去,西河郁闷的抱着脑袋哀嚎,“丸子,你什么命啊!”

    ……

    程墨安的车停在了距离山脚最近的一个私人别墅院子里。

    别墅明显常年没人居住,外观和院墙还很新,院子里种了奇花异草,风一吹花香弥漫,特别有仲夏夜的气氛。

    陆轻晚茫然的问,“这是哪儿?”

    程墨安环抱着她,不方便输入锁密码,“061875,先输入密码开门。”

    陆轻晚怔怔的,输入密码,门开了,房间有淡淡的家具味道,还有空气清新剂的芬芳。

    开关在门后面,程墨安用手肘一碰就开了,悬挂在穹顶正中的水晶大吊灯奢华又好看,通电之后就像精灵苏醒。

    “朋友的别墅,他几乎不回来。”程墨安附身掀起蒙在沙发上的白布,轻轻的将陆轻晚放下,拿了个大靠枕垫在她后面。

    陆轻晚粗粗的打量别墅的内部装潢,走的是欧式简约风,乍看没什么特别,可只要注意细节就会发现,边边角角都精致绝伦。

    就连踢脚线用的都是螺纹大理石,雕刻了精巧的吉梗花的概念图,每一根线条都是匠心之作。

    房子有价,装修无价,这栋别墅的装修至少花了上亿元。

    这还不算摆在架子上的物品。

    “你朋友真有钱啊!不常住的别墅还装修这么豪华,啧啧啧!”陆轻晚由衷赞叹。

    程墨安收下了她的赞美,“喜欢这里?”

    陆轻晚点头,“豪宅呀,当然喜欢!”

    她以前过,她喜欢豪宅别墅,爱钱。

    这里基本上全中了。

    程墨安受用极了,优雅的眉宇流淌满足感,“想住这里吗?”

    陆轻晚按按沙发,皮质真好,“房子太大了,一个人住多吓人。”

    “我可以陪你。”程墨安找到了玄关架子下面的医药箱,拎出来检查一遍,他曾经在这里紧急处理过伤口,医药用品还剩下很多,而且没过期。

    陆轻晚囧了囧,大眼睛闪躲开他的睿智眼眸,“你可是程总的贴身助理,年薪过百万的金领人士,我可请不起哦!”

    “陪你,我可以倒贴。”程墨安附身蹲在她脚边,浅笑着,眼底的温柔和成熟涌动,不动声的散落在空气里。

    呼吸中都是属于他的独特韵味,如同罂粟,一旦染指便成瘾。

    有些事无法浅尝辄止,比如爱情。

    陆轻晚只觉得被他看到的地方都在发烫,“那……我更不能接受啦!我要努力赚钱养奶狗哒!”

    程墨安眼神黯然一些,声音沉淀着儒雅和哀婉,“晚晚,你是嫌弃我太老吗?”

    ——

    晚晚:楼下请放过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