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一个流氓的基本修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正文 第84章 一个流氓的基本修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彩玲响了大概二十秒,电话通了,听筒里闹哄哄的,应该在会议室,还有争吵和辩论的声音。

    “墨安?哎呀稀客!有日子没联系了!怎么着?来京都视察工作呢?要不要喝一杯?”

    对面是程墨安在中国的好朋友费子路,两人三年前在偶然的机会中相识,当时费子路经营的酒遭遇抢劫,对方持枪入室,枪口顶着他的脑门要一百万。

    酒的人吓得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求饶,费子路手无寸铁,为了保证客人的安全,只好咬牙答应给钱。

    他拿出银行卡,了密码,只是卡还没交给刽子手,一道黑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以他看不清的速度踹飞了持枪的男人。

    男人显然也是惊吓住了,手里的枪“啪嗒”落地,黑衣人的朋友反映过来想要支援,黑衣人一个纵越,长腿就像延长的狙击枪,愣是踢飞了男人的武器。

    费子路就像傻子一样,瞪圆眼睛看完了陌生男人的英雄壮举。

    从此他就成了他的铁哥们兼头号粉丝。

    那个人,就是程墨安。

    当费子路知道他是绝世总裁的时候,差点给他跪下!

    再后来,费子路决定拍摄电影,程墨安给了他施展才华的机会,才有了名震一时的传奇之作《京都的凌晨静悄悄》。

    “这次的制片人大会,你去吗?”程墨安没有回答他的一串问题。

    “去啊,京都的一亩三分地,我还是有点儿分量的。”费子路这话,的实在谦虚了。

    “那好,帮我照顾一个人,只悄悄看着就行,别让她吃亏。”

    费子路八卦的咧咧嘴,手里的电话捂紧,“男的女的?叫什么名字?”

    “女孩,陆轻晚。”程墨安回答的依然云淡风轻,压根不关心费子路在那边是不是激动的跳脚狂嗨。

    “女孩?!!墨安你交女朋友了?!!多大了?漂亮吗?哪家的大姐?怎么认识的?”

    程墨安:“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八卦记者了?”

    费子路笑嘻嘻的,“交给我!我保证她一百斤来,一百二十斤回!”

    ……

    头等舱候机厅在机场二楼,航空公司准备了特糕点和饮品,供人随意品尝。

    陆轻晚的航班还有一个多时,她拿了一些糕点和饮料,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资料。

    对面坐着一个大概五十岁的大叔,发顶有些花白,面容却看不出老态,戴着黑款边框的近视镜,手拿着精装版的《荣格自传》,他看书很认真,手边的咖啡杯已经空了也没意识到,伸手去拿,结果喝了空。

    陆轻晚闲来无事,就跑去给他现磨了一杯咖啡,把空的杯子替换掉。

    大叔终于放下了书,打量陆轻晚,清秀的模样,圆润乖巧的脸儿,笑眯眯的样子如同丫头。

    放眼vp候机厅,像陆轻晚这样的年轻女孩极少,大部分都是中年商务男士,毕竟头等舱的价位太高。

    “谢谢。”大叔简单的道了声谢,咖啡恰好是他喜欢的美式,不加糖,不加奶。

    陆轻晚无害的笑弯眼睛,“事情!您看荣格的书,请问你是研究心理学的吗?”

    大叔砸砸舌,机场的咖啡味道着实不怎么样,“不是非要研究心理学才看书,各行各业都需要涉猎心理学,比起来做事,看人是一门更大的学问。”

    陆轻晚点头,“我认同您的观点,那么您是做什么的?”

    大叔莫测的眸子定睛,“你猜猜看。”

    陆轻晚:“……”她往哪儿猜?

    “您看起来儒雅沉稳,看的书也高深有内涵,我猜您是大学教授。”

    大叔摇头,眸底浅浅的闪过芒点,“不是。”

    广播里通知飞往京都的旅客到16号登机口,陆轻晚收拾收拾东西,“我猜不出来,不过我愿意相信您是教授,在我心里,教授、医生和军人是最神圣的职业!”

    大叔拿起外套搭在手臂上,也要去安检口,“呵呵。”

    大叔和陆轻晚是两个相邻的座位,陆轻晚靠窗,大叔靠过道。

    “这么巧啊!您也去京都?看来咱们很有缘分!”陆轻晚主动帮他举行李箱,装好后拍拍盖子。

    大叔又掏出没看完的书接着看,“参加一个活动,现在的人都喜欢搞虚头巴脑的东西。”

    听起来,他不是很乐意。

    陆轻晚笑笑,那也太巧了,“我也是,哈!”

    飞机起飞前,陆轻晚给叶知秋发短信报平安。

    头等舱的飞机餐很丰盛,陆轻晚吃的乐不思蜀。

    大叔却只是沾了沾牙。

    飞行进入后半段,陆轻晚迷迷糊糊睡着了。

    依稀听到身边身边有痛苦的呻\吟声,陆轻晚张开眼睛,左手边的大叔正张大口吃力的做深呼吸,大手用力的握着脖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咽喉,要扼住他的呼吸道!

    大叔脸憋的涨红,眼白渗透鲜红的血丝,额头上溢出细细密密的冷汗。

    “大叔!你怎么了?”陆轻晚见状吓了一跳,上手要帮忙,可是不怎么怎么帮。

    头等舱和机组乘务员之间隔着一道帘子,后面跟经济舱也隔离开了,属于较为独立隐蔽的空间,飞机的轰鸣声导致声音传播受阻,显然空姐没发现这边的异常。

    大叔左手颤颤巍巍摸索上衣的口袋,但没有找到药瓶,应该是在行李箱里,他艰难的抬起手,指着行李架,“药……”

    药?

    陆轻晚脑袋里灵光一闪,“好!我帮你拿药!”

    解开安全带,陆轻晚越过大叔,手脚麻利的拿下行李箱,“大叔!密码!”

    大叔的脸憋的涨红,嘴唇乌青,一呼一吸引得胸腔剧烈起伏,“三……”

    陆轻晚拨密码,“还有呢?”

    “零……一……”

    咔哒!行李箱开了!

    陆轻晚一通翻找,终于发现了角落的药瓶,哮喘病的喷雾,大叔是哮喘患者?

    陆轻晚见过哮喘患者的急救过程,嗤嗤给他喷了好几下,大叔的症状慢慢缓解,充血的脸一点点恢复如常,生死边缘的痛苦从他的眼睛里弥散。

    陆轻晚腿软的嘘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笑道,“大叔,好点了吗?”

    大叔感激的握了握陆轻晚的手,发现丫头的掌心已经渗透了一层冷汗,“好些了,谢谢你姑娘。”

    陆轻晚深深呼气,脸儿一笑分外可爱,“大叔,这个药得随身放在口袋里哦!”

    “呵呵,一时迷糊,差点把命丢了。”大叔将药塞进了口袋,宝贝似的压了压。

    陆轻晚捡起地上的书放他手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叔以后发了财,不要忘了我哦!”

    大叔顺顺气,“别人做好事都学雷锋不留名,你倒好,呵呵。”

    “雷锋同志让别人学去,我要现世报!”

    ……

    陆轻晚对京都的印象还停留在时候,她和陆亦琛跟着爸爸来这里旅游,当年十几岁的她牵着陆亦琛的手,在京都的标志性建筑城楼门前留了合影。

    此去经年,往事就像飞絮流光,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年。

    制片人大会在京都国际饭店举行,住宿和开会都在一栋楼里,陆轻晚验证了身份领房卡,先去楼上换了一身轻松的运动服。

    当与会者从各自陆续赶到,没有统一的活动。

    陆轻晚决定去办一件私事。

    晚上十点,京都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充斥了繁华都市的每个角落,沿街的银杏树茂盛葱茏,月光被树叶切割成斑驳影子,地面上投下细碎光斑。

    陆轻晚拉低鸭舌帽的帽檐,盖住了清秀白皙的脸儿。

    到了,就是这里。

    “夜撩人”酒,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宾客或围坐在方桌四周,或蜷缩在沙发上,墙壁上一共三个显示屏。

    分别摆放着维密秀、巴西和阿根廷的足球比赛,娱乐头条。

    音响里流淌adele慵懒的歌声,《makefeellove》在撩人的夜里,轻轻诉着听众各自的心事。

    陆轻晚扯扯绯嘴唇,走到了台,腿一翘,坐上高脚凳,“老板,一杯地狱的咆哮。”

    调酒师听到她要的酒,不禁一愣,“美女,这酒很烈啊,要不要换个?”

    “不用。”

    等酒的空挡,陆轻晚掏出手机,短信里躺着三个字,“十分钟。”

    “地狱的咆哮”散发出苦涩的气味,乍一闻像极了荷兰一款众的黑啤,入口温润,回味辛辣。

    陆轻晚细细的手指敲打鸡尾酒外壁,手指和玻璃杯的碰撞声,被歌声吞没。

    十分钟整,陆轻晚的肩膀被一只手按住,力道不到,但足以让她无法动弹,这就是他的巧妙之处。

    陆轻晚笑,举起酒杯,“很准时。”

    清瘦的男人大概一米八五,紧身黑牛仔裤将长腿裹的更显纤细笔长,黑boy londont恤很宽松,晃晃荡荡,看不出上肢的线条。

    衣服的logo处,贴着男人佩戴的金属链子,黑的十字架。

    “准时,是一个流氓最起码的修养。”

    男人灵活的身体像是无骨的软体动物,一滑,坐上了高脚凳,黑的柳钉鞋踩着脚蹬,点点。

    陆轻晚两根手指推动酒杯,“敬你的修养!流氓。”

    男人嗅了嗅酒,性感妖娆的唇嘬了嘬,“你还记得我喜欢喝的酒,我是不是该感动的哭一场?”

    “哭。”

    男人被呛了,只好喝酒假装失聪,“召唤我有什么事?”

    记忆中,她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当然,每个月那几狂躁的时候例外。

    陆轻晚给自己点了一杯无酒精的果蔬饮料,喝了几口,番茄味道让她蹙起了眉头,“姓周的最近在干什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